第1197章 审案子龙霄训逆子

唤春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过了两个月,王文江跟王文河两兄弟又来县丞衙门了,进门两个人就喊冤。龙霄就不解:“你们两个有什么冤情?”,王文江就说道:“县丞大人,您要个我们做主啊,我父亲死了”。龙霄一听,甚是惋惜,刚刚给王银匠处理好了家事,让两个儿子正着养老,就这样死了,真是人生无常。

    龙霄:“你们父亲死了就厚葬就是了,来找我有什么事情?”,王文河:“县丞大人,我们已经厚葬我们父亲了,我们现在是状告胡氏钱庄”。龙霄听了就是一愣:“胡氏钱庄跟你们父亲的死有关?是他们害死了你们父亲?你们有证据吗?”。王文江:“不是啊,是这样:我们兄弟两个厚葬了我们父亲,就把我父亲留下了收据找出来,去胡氏钱庄去领取宝贝,可是,胡氏钱庄就给我们了一个木箱子,上面有锁,我们就用父亲留下的钥匙打开一看,里面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宝贝,只是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忠孝传家;其余的什么也没有,我们怀疑,是胡氏钱庄贪墨我们父亲留下的宝物”。

    龙霄听了就是哈哈大笑,终于明白了。这根本就是自己的一个计策,当初,王银匠根本就没有什么宝贝,龙霄就写上了一句话,忠孝传家,来骗王银匠两个儿子,结果,王银匠的两个儿子就上当了,正着孝顺王银匠,王银匠就得以善终。现在,王文江跟王文河竟然真的以为,王银匠有什么宝物放在胡氏钱庄了。

    龙霄就大怒:“呸,你们两个不孝儿子,还状告胡氏钱庄,人家只是存放木箱,根本就没有打开过,里面是什么根本就不知道,怎么会贪墨你父亲的宝物,再说了,你父亲根本就没有宝物,当初,我就是看你们兄弟两个不孝顺,才使了这个计谋,你们兄弟两个才是上当的,不然的话,你们能管你们父亲吗?”。

    王文江还想狡辩:“县丞大人,当初您可是说是一个宝物啊,又不是我们说的”。龙霄哼了一声:“哼,难道忠孝传家四个字不是宝物吗?你们兄弟两个要是好好记住这句话,等你们来了,你们的孩子也孝顺,难道不是宝物吗?”,王文河:“可是。。。。。”,龙霄:“可是什么?你们不好好感谢与我,还敢来状告胡氏钱庄,人家胡氏钱庄算是给你们父亲帮忙了,你们还不知足,我看你们是想挨板子啊,来人,大板子伺候”。

    张成几个就喊了几声堂威“威武~~威武~~”,王文江兄弟两个就吓坏了:“县丞大人,我们明白了,回去之后,就牢牢记住这句话,一定要忠孝传家,我们不告了”。龙霄就放了王文江兄弟两个,两个人就悻悻的回去了,回去之后,两兄弟想了许久,总算是明白了,就把忠孝传家私自雕刻起来,挂在了各自的家里,以后,他们的儿子倒是很孝顺,两个人也得以善终,此是后话。

    王文江兄弟两个走后,捕头张成就笑着对龙霄说道:“龙大人,还是您有办法,写了四个字,就让王氏兄弟争着孝顺了,可怜的王大锤,有好日子了也过不长,竟然一命呜呼了”。龙霄:“是啊,这人就是这样,没有吃不了的苦,只有享不了的福,太舒服了不行,就容易生病,也许,要是王氏兄弟不孝顺,王大锤还能多活几年,这也说不定”,张成笑道:“龙大人,以后再遇到不孝顺的,我看您就别管了,这样的案子不管也罢,清官难断家务事”。

    龙霄笑笑:“也不能这样说,毕竟咱是县丞衙门,按说这样的事情他们应该去找知县,可是人家找到咱县丞衙门,也是对咱的信任不是,不能不管”。龙霄刚说完,就进来一个中年人,一见龙霄就给扑通一声跪下了:“县丞大人,您给做主啊,我活不了了啊”。

    龙霄赶紧问道:“你是何人?是不是有冤情?还是怎么?”,来人就痛哭流涕的:“县丞大人,我叫吴东,原来是一个商人,常年在外经商,家里只有我妻子跟我一个儿子,我这几年也在外赚了一些银子,不敢说多,每年也有几千两,可是,今年我回家一看,家里竟然一贫如洗,原来都是我那不孝之子给挥霍了啊”。

    龙霄一听,又是一个家务事,这不属于治安的事情,是要到知县衙门去的,就说道:“吴东,你这是家务事,不是治安事件,不是我管辖的范围,你应该去知县衙门去才是”。吴东:“县丞大人,您就管管吧,我刚才就是去了知县衙门,可是吕知县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就把我轰了出来,可是,我该怎么办啊?”。

    龙霄:“你这是家务事,我也管不了,都是你教子无方,这能怪谁啊”,吴东一听,龙霄也不愿管,就给龙霄一个劲的磕头,龙霄无法,只好叫吴东站起来:“吴东,你起来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吴东就说了一遍,原来吴东有个儿子叫吴向寿,自小非常的溺爱,尤其是他的母亲,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吓着,只要儿子说要什么东西,就是想尽办法也要给儿子弄来,久而久之,就养了即兴索性的脾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留恋上了青楼,自从在青楼上跟青楼女一夜缠绵之后,就念念不忘,几乎每天都在青楼过夜。吴东常年在外,他的母亲又不管,只会拿银子给儿子。吴向寿就养成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性格,尤其是跟青楼女有了交集之后,就一不可收拾了。吴东也是一个不大的商人,每年赚几千两银子,哪里够得上吴向寿挥霍,吴东只要把钱汇到家里,吴向寿就拿去青楼潇洒,不几天就没了。

    吴东在外几年,以为每年给家里汇钱几千两,家里的日子肯定过的不错,没想到,回家一看,家里竟然一贫如洗,吴东就绝望了,就跟自己的儿子吵了一架,谁知道,儿子竟然不回家了,就住在了青楼里。吴东无奈,就到知县衙门告状,把儿子告了,希望知县出面,吓唬一下自己的儿子,以便让儿子回心转意。可是,知县大人见是家务事,根本就不管,只好到了县丞衙门。

    龙霄也是难办,就问吴东:“你知道你儿子在哪家青楼吗”,吴东:“就在如意馆,我去找他,他也不回来,我是没有办法了”。龙霄就张成去如意馆,把吴向寿给拘拿了过来。龙霄一看就乐了,吴向寿瘦的很皮包骨一样,就这样的身板还住青楼,也不怕自己肾虚。龙霄:“吴向寿,你父亲来县丞衙门告状,说你不孝,挥霍了家里的钱财,你怎么说?”。

    吴向寿:“县丞大人,我老子赚钱,不就是给我花的吗,他告我什么?要是连自己的儿子都养不起,要这样的老子有什么用?”。龙霄一听就火了,好小子,竟然跟本县丞抬杠,我还没说什么,竟然给我讲歪理:“张成,给我板子伺候,先打2o大板,然后传令青楼街,任何青楼都不能接客吴向寿,我看你怎么还在青楼混”。

    吴向寿就挨了2o大板,就有些害怕了,龙霄继续说道:“吴向寿,只要你父亲再来告,我就再打你4o大板,每告一次加2o大板,我看你还去不去青楼。吴东,你也是,就知道赚钱,忘了家教,也不是一个好父亲,回去之后好好的过日子,别常年在外,好好管理自己的家务,你们回去吧”。

    吴东连连称是,领着儿子就回去了,张成就笑道:“龙大人,今天您这个案子审的利索,2o大板子就行了,还不让人家去青楼”,龙霄也笑:“这样的家务事太难处理,要我说,那个吴东也该打,只会赚银子不会管理家务,还给我们县丞衙门找麻烦,岂不是该打?怪不得知县大人不愿管,这样的案子太多了,要是每天都这样,我们县丞衙门甭想干别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