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0章 牵扯胡少有些麻烦

唤春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胡强的几个手下,一听所长要回办公室眯一会,就明白了所长的意思,这就是要对吴秃子几个上点手段的意思。几个警察就把审讯室的门一关,对着吴秃子就是一阵胖揍,只揍的吴秃子哭爹喊娘。开始的时候,吴秃子换是嘴硬,高喊着:“警察打人了,警察打人了”,可是到了后来,就没有力气了,几个警察都打累了,吴秃子要是还能受的了,那他就是超人了。

    几个警察轮流审讯,折腾了大半夜,吴秃子终于熬不住了,就来了个竹筒倒豆子一干二净,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就连前几次作奸犯科的事情都招了。其中的一个警察就得意的说道:“我说吴秃子,你不是嘴硬吗?怎么不喊了啊?是不是再撑一会啊,反正也快天明了,我们哥几个也不打算睡了,咱再聊聊?”。

    吴秃子就吓得跪下了,求饶道:“报告政府,我可是什么都说了,要是有一点隐瞒我不是人的”。几个警察见吴秃子连政府的话都喊出来了,不愧是坐过几回监狱的人,连监狱的口头禅都背熟了了,就拿过笔录来,让吴秃子看了一遍,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摁了手印,连同钱老三的供词,一块放到了胡所长的办公室上,几个警察就去卧室梦游周公去了。

    胡强第二天起来,到了办公室,看见桌子上的供词,就知道吴秃子招了。胡强也知道吴秃子这样的惯犯,是不肯轻易的招供的,不实行的手段根本就不可可能拿到供词的,要是文明执法,也只有让吴秃子这样的人逍遥法外了。

    胡强就让手下警察没收了吴秃子的非法所得,一万多块,吴秃子只花了不到200元,这一万多块就算是派出所的劳务费了。胡强拿起笔录仔细看了看,吴秃子招的还真不少,其中有大段的篇幅是说的县城里那个叫王义的人,胡强不禁思考起来。

    王义这个人,胡强可是很熟悉的,也跟他打了几回交道,是个难缠的人物。王义不是本地人,他是原本是省城的下乡知青,因为没有关系就留在了凤城。可他不好好上班,经常的纠结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吃喝玩乐,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帮派,在这个帮派里,大家都拿他做大哥,他就成了这个帮派的头头。

    他们的人不少,天天在一起吃喝,就会坐吃山空,王义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开始跟一些外地人在凤城的商家合作,只要外地商家受到本地人的欺负,王义就派人把本地人摆平。外地的商家就拿出一些钱财谢谢王义,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惯例,只要是外地商家进入凤城,王义就派人找上门去收取保护费,时间长了,集少成多,王义手里就有了不少的资金。然后就在凤城开设了几家录像厅跟酒吧,倒也收入不菲。

    后来就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跟县委胡书记的大公子胡少辉认识了。自从认识了胡少辉,王义的胆子就更大了,触角就触及了建筑行业。凡是在城区内搞什么大的建筑,只要不是私人的,王义就找上门去,要求承包土方或者进料。这可是利润很高的项目,几年下来,王义的腰包就鼓了起来,修起了别墅,坐上了好车,自然女人更不在话下了。

    胡强曾多次想动他,都是事先有人打招呼,使胡强的行动趋于无形,最后不了了之。现在胡强不明的是,既然王义已经是有不少钱的大款了,为什么还要插手造纸厂进料这样的小动作。象这样收取过路费的事情都是一些新起的团伙所做的事情,象他这样的已经富起来的道上大哥,是不应该做这种小事情的。

    胡强不是王义,自然不知道王义的心思。其实,这都是王义精心安排的。王义之所以插手造纸厂,就是听说造纸厂是一个女港商投资的,在本地也没有什么关系,就想插手造纸厂的业务。不过,王义很狡猾,他没有马上行动,而是先从这样的小事入手,试探一下造纸厂的反应。看看造纸厂有什么的背景,如果造纸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就说明十全镇的造纸厂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准备对造纸厂下手。如果,这次行动招惹了造纸厂,造纸厂反应很大,而且有官方人物出面,王义就打算放弃对造纸厂的算计,等有机会再说。

    胡强看完口供,就觉得这事有点问题,就拿着供词去了龙霄的办公室,递给了龙霄。龙霄接过就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胡强,看来吴秃子只是一个小喽啰而已,真正的大鱼是这个王义啊,你们派出所打算怎么办?”。

    胡强就道:“大哥,您有所不知,这个王义有些门道,不太好对付,以前我在刑警队的时候,很多案子都牵扯到他,可是查着查着就断线了。而且,只要一有动他的迹象,县里就会有人打电话过来给他说情,据说他跟县委胡书记的儿子胡少辉关系不错,我们要是强行动他的话有点困难”。

    龙霄问道:“有什么不妥?”,胡强就道:“一是证据不足,我们不能只凭着吴秃子的证词就就拘捕他,没有物证,缺少证据链,二是,一旦动他,胡少辉肯定出面,胡书记也会打招呼,这就麻烦了”。龙霄道:“雷局长知道不知道王义的事情?”,胡强道:“当然知道,雷局长还亲自告诫我,不到时候不可轻举妄动,要等待时机,不动则已,一动就来个雷霆万钧”。

    龙霄道:“雷局长说的对,既然那个王义有那么大的势力,凭我们目前的处境还是暂且不去惹他,就让他逍遥几年。不过,不去惹他不等于害怕他,要是我们露出胆怯,他就会得寸进尺,你瞅机会去王义那里去一趟,一来是敲山震虎,吓唬吓唬他,让他老实一点,以后别来找我们的麻烦。二来也是去摸摸他的底细,心里也有个数”。

    龙霄虽然不认识王义,可是龙霄会揣摩这类人的心思的。知道这样的人最会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要是不假以眼色,给他三分颜色他们就会开染坊的。胡强自是从警察的角度看问题,对于社会学和人的心理就没有龙霄看得透彻了,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胡强之所以佩服龙霄,其实,也不是只看重了龙霄的功夫,还看到了龙霄的为人处世,所以才让胡强死心塌地的跟着龙霄,马前鞍后的效力。

    胡强回到派出所就派马建领着一个警察去了王义的家里,跟王义对质口供的事情。王义见十全镇派出所还真来问询自己,知道十全镇造纸厂就有不小的势力,就马上熄灭了对造纸厂的染指**。但是,对于吴秃子的指控,王义可就丝毫的不承认,说是吴秃子瞎说,还说自己还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吴秃子。马建也没有办法,只好对王义录了一份口供就回来了。

    胡强见马建回来的很快,早就料知了情况,就安排属下对吴秃子跟钱老三移交法院,对其公诉,最后判了吴秃子跟钱老三5年的徒刑,此事才算有了一个了结。

    胡强以为此事既然结了案,事情就过去了,可是过了几天,胡少辉找上门来了。胡少辉一进胡强的办公室,就大声说道:“胡所长啊,好久不见了,日子过的怎么样了啊?我说胡老弟,你是不天天喝酒把自己喝糊涂了啊,好好的县局刑警队副队长不坐,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干什么啊?就是熬资历也不是这个熬法啊?是不是我给你想个办法再调回县城里去啊?”

    胡强见胡少辉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的,非常的反感,但因为是跟他同一个系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不得不虚与委蛇,说道:“吆,我以为是谁啊,原来是胡少啊,你不好好的做你的交警队办公室主任,是什么风把你给吹到我这小庙里来了啊”。

    胡少辉就哈哈一笑:“呵呵,胡所长,看样子你这个所长当的还很滋润的啊,怪不得都说宁为鸡头不做马尾,确实不假啊,我在交警队上有队长政委,下有科长股长,我这个办公室主任就是打酱油的,什么都说了不算啊,还是老弟厉害,怎么说也是一所之长啊”。

    胡强听了不禁一阵恶寒,胡少辉的所作所为胡强是听的耳朵满满的。听说有一次,他开着交警队长的轿车去市里开会,半路上大风把轿车的前盖刮了起来,把驾驶室都遮住了,胡少辉愣是没刹车,开出去了100多米才停了下来,吓得交警队的邓队长从此再也不敢坐他开的车,只好又添置了一辆新的,把自己的座驾送给了胡少辉开着。

    还有一次,胡少辉喝多酒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在十字路口被一个新调来的一个副队长看见了,上去就拦住了他的车,把他喊下来说服教育,不能酒后驾车,结果,胡少辉二话没说就给了这个副队长一脚,只把这个副队长的下巴都踢肿了,还掉了两颗门牙。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作者有话说editorbyjack2014-09-19-->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236.html"<!--二维码广告start-->.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qu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微信,最新章节也可以在微信上看啦!点击微信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qq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qq会员等您来领!<!--二维码广告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