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1章 翁婿再见初定婚事

唤春归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马婷强忍着眼泪没有掉下来,挤出一丝笑容,对龙霄和凤云二人说道:“你们聊,我有事先走了”,说着,飞快的跑出了龙霄的宿舍而去。留下了表情尴尬的龙霄与愕然不知所以的凤云。

    不过,凤云感觉的出来,以女人天生的直觉,凤云知道,刚才的女孩是龙霄的追求者。虽然她不明白,也不清楚她是什么人,但凤云清楚的知道,这个女孩深深的爱着龙霄。

    凤云看着龙霄一脸无辜的脸色,说道:“霄哥哥,刚才的女孩是谁啊?”。龙霄见凤云问起,就说道:“我高中时期的同学,马婷,与我一块考进的京都大学,现在医学系”。龙霄也不好隐瞒,就实话实说了。

    凤云听了,微微一笑,说道:“霄哥哥,一定是你的追求者之一了”。龙霄连忙辩解道:“跟我关系不错,算不上追求者,也没有之一,其他的真没有”。凤云见龙霄急着辩解,心中就觉得一阵欣喜,道:“霄哥哥,有就有呗,我又没吃醋,你紧张个什么啊?”。

    要说不紧张也是假的,马婷喜欢龙霄,龙霄也喜欢马婷,但在龙霄的心底里,还是喜欢凤云更多一些,说实在的也难以取舍,这就使龙霄尴尬的原因。

    虽然,在前几年,凤云就离开了兴龙湾回到了京城,不过,在龙霄的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凤云,也许是从小在一起的原因,龙霄的内心深处时常的想起凤云。龙霄心中始终有一种念头,那就是还会再见到凤云的。

    在凤云的心里也有同样的想法,当年离开兴龙湾,离开龙霄,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回京后,父亲官复原职,自然有了极大的权力。凤云通过父亲的关系,悄悄关注着远在凤城县的龙霄,就连龙霄爱吃什么,跟谁在一起,凤云也都想知道,并且也知道了一些。

    因此,凤云在考大学的时候,就直接选了京都大学,因为龙霄就是在京都大学。凤云因为生病,留级了一年,因此心情很是迫切。因为,凤云知道,在大学里,龙霄将接受到的诱惑太多。整个京都大学,有才有貌的美女数不胜数。自己若是不抓紧靠拢,很难说龙霄不落入她人的怀抱里。

    凤云见龙霄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还没有从尴尬的状况之出来,就说道:“呆子,还愣着干什么,坐啊”,龙霄“奥”了一声就坐下了。龙霄说道:“今天你来的这么早,一定有事吧?”凤云扑哧一笑:“什么叫来的有点早啊,是不是破坏了你们的良辰美景啊?”,说的龙霄有点脸红了。

    凤云见龙霄脸都红了,就不再开龙霄的玩笑,说道:“霄哥哥,我爸要见你”。龙霄不禁吃惊:“你爸要见我?做什么?”。凤云见龙霄吃惊的样子,笑道:“你吃惊什么啊,我爸你又不是不认识,看你吃惊的样子,就好像我爸是大老虎似得,还能把你给吃了?”。

    龙霄之所以吃惊,是因为凤云的父亲,已经不是当年的“凤橛子”了,凤南山现在是高干。至于高到什么程度,龙霄也是不知情的。反正,在龙霄的心里,那是一个高不可攀的位置。因此,龙霄的心里有一点惴惴的心理。

    再说了,虽然当年凤南山与自己的父亲约定了与凤云的娃娃亲,那是在以前。以凤南山现在的位置,想悔掉这件事,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龙霄的心里不禁的打鼓,自己也摸不清现在的凤南山是个什么态度。

    凤云见龙霄有点犹豫,就有点生气,说道:“霄哥哥,怎么了?不想去啊?”。龙霄一听,连忙说:“没有,没有”。凤云接着说道:“你可一定得去,还得要快,最好在这周末,这可是我爸交给我的任务,我完不成可要挨训的”。龙霄一听,问道:“你爸现在这么厉害了?”。凤云见龙霄有点害怕,就笑道:“现在知道怕了,那最好快去,不然我老爸就派兵来把你抓去,这可是老爸说的。嘻嘻。”说着,看着龙霄一脸诧异的脸色,不禁大笑了起来。

    转眼道了周末,凤云来找龙霄,说是一块回家。龙霄与凤云走出校门,校门外停放着一辆进口越野车,凤云拉着龙霄上了车,车子就启动了。龙霄问道:“小云,这是你爸的专车吧?”凤云扑哧一笑,说:“这是我的专车,我爸的车可比这辆要好的多了”。龙霄对于车辆的认知度基本等于零,也不知道什么是好车,就茫然了。

    龙霄与凤云一路攀谈着,凤云时而的大笑,并没有引起前面司机的任何兴趣,那司机就好像一个雕塑一般,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直到到了目的地,才下车替凤云跟龙霄打开了车门,面无表情的说道:“大小姐,到家了,请下车”。龙霄一听,就诧异了:连大小姐都叫上,厉害。

    凤云领着龙霄,一路的走去,直到走进一套古色古香的房子面前,凤云才说道:“霄哥哥,到了,这就是我们的家”。龙霄木然的跟着凤云走了进去,只听凤云喊了声:“爸,我们来了”,才听见里面有一阵大嗓门传出:“来了还不快进来”。龙霄一听,这不是当年“凤橛子”的声音吗?只不过声音里面有了些许的威严,比当年的“凤橛子”的声音,可是洪亮多了。

    龙霄进了房间,就看见一张硕大的办公桌,桌子后面坐着一个有些白头的老人,只是一身的戎装,看起来威严异常。龙霄定神一看,认出了就是凤云的父亲凤南山。就上前问候道:“凤叔叔,我来了”。

    凤南山听见龙霄说话,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抬起头,定神看了看,说道:“龙霄,好小子,都长这么高了?来来来,坐坐”,连忙拉着龙霄的手,把龙霄按到了沙上。

    凤南山接着就问道:“龙霄啊,你父亲身体可好?我可是有些年头没见到老伙计了啊”。龙霄见凤南山相问,就干脆的回答:“风叔叔,我爸很好,他也常念叨你啊”。龙霄的一句话说的凤南山有点激动,眼角竟然有了眼泪,连忙擦了擦,说道:“是啊,在兴龙湾的日子,我终生难忘的,虽然很清苦,可是有你父亲这帮亲人在,过得还是很快乐的”。说着笑了笑道:“你看,我让你见笑了啊,我老了啊,一想起这些就忍不住掉眼泪”。

    这时,凤云插话道:“爸,您才多大啊,一点也不老”。凤南山见女儿说话了,就说道:“爸还不老啊,你都长大了,都是大学生了,再过几年就嫁人了,你说我老不老啊?”,说着,看了看龙霄,哈哈大笑起来。

    凤云给了父亲一个白眼,嘟着小嘴说道:“爸啊,我才不嫁人来,我照顾您一辈子”。凤南山一听,看看凤云,又看看龙霄,说道:“丫头,真的不嫁人?到时候可别反悔吆?”。凤云见凤南山说话的时候尽是看着龙霄,知道父亲有所指,自然明白父亲的意思,就嗔怪道:“爸啊,您最坏了”。凤南山听了,又是一阵笑声,说道:“是啊,是爸爸最坏了,哈哈哈”。

    龙霄坐在沙上,目睹了这个情景,不禁的感慨:真是时势造人啊,这才几年,凤南山竟然有了如此的变化。就连凤云,都变化的跟大小姐一般了。

    这时,凤南山见了龙霄楞坐在沙上不言语了,就说道:“龙霄啊,你知道我把你叫来是什么意思吗?”。龙霄老实的回答:“风叔叔,我不知道”。

    凤南山郑重的说道:“本来我恢复工作,早就想跟你父亲聊聊,可是,都是因为工作太忙,没有时间。后来你考进了京都大学,想叫你来家吃顿饭,一块坐坐,可是云丫头不让。说是要等她也考进大学再说。事情就拖了下来。现在云丫头也考进京都大学了,你们都是同学了,所以把你叫过来跟你唠唠嗑”。

    说着,凤南山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当年我受迫害,下放劳改道你们兴龙湾,多亏你们一家照顾,才使我这老骨头能活到今天,是大恩不言谢啊。当年,我一时兴起,把云丫头跟你定了娃娃亲,虽然有点封建,可是只要你们能互相喜欢,我凤某人岂能说话不算数?龙霄啊,你就放心,只要你喜欢云丫头,这件事今天就这么定了,你以后就是我凤南山的女婿”。

    龙霄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今天凤南山会说这样的话,还真是不好回答。龙霄打心眼里是喜欢凤云的,可后来事情变故,遇见了马婷,在龙霄的心里就多了一份感情,虽然龙霄喜欢凤云的成分多一些。可是,三年来,马婷的形影不离,娓娓多情,龙霄想把马婷忘了,那也是不可能的。

    本来这事,龙霄好好好想想,或者等毕业了,参加工作了再经过冷处理,就有么眉目了,那里会想到凤南山大刀阔斧的说出来,要龙霄当场表态。龙霄还真不好取舍,龙霄怕的就是取此舍彼,都会伤了另一方的心,龙霄就楞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