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章 坎坷归途

陈风笑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冯君的治疗方案……其实也有人支持的,起码首先驱除鬼脸藤这一步,有人高度认可。

    所以,林祥东的问题才一提出,马上有人出面表态:后果可能有,但是局面是可控的。

    其他人的虽然心有不服,但是看到冯君治疗方案上,还考虑到了各种生克冲突,以及一些简单的处理手段,也不得不承认,此人在医药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

    这个治疗方案里没有相关的解释,这似乎有点不妥,但是事实上,很多时候,不解释本身就是一种傲慢——看得懂的人,不需要解释。

    至于看不懂的那些人——就算人家做出了解释,你就能听懂了?

    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装逼还真的是一种减少麻烦的手段。

    冯君的医术,没有得到修仙界的认可,但是有意思的是,他现在已经是出尘期上人了,旁人想要置疑他,也得考虑一下冒犯上人的后果,所以没有人敢站出来,毫无理由地指责。

    于是,林祥东最终宣布:瑞兽的病情不能再拖下去了,没有实锤的证据的话,我就要按照冯上人的方案治疗了。

    对冯君的治疗方案,还是有人明确地表示出了不满。

    不过他们不是反对冯君,而是根本抗拒这种治疗方式。

    这是医师流派的不同,导致了治疗思路的不同,也算是道统之争。

    他们对冯君的方案不做评价,而是表示,我们根本不认可这条思路,我们有自己的方案。

    对于这种声音,林祥东直接选择了无视——等这不同的流派吵出结果,瑞兽的尸骨已寒。

    开始治疗之后,真的是一天三惊,要知道,从十一种混毒里驱毒,最凶险的时候莫过于此,混毒越多越难处理,等驱除第十种毒的时候,比现在的危险要小一点。

    冯君设计的路线图是最直接有效的,但是有一点不好……比较忽略患者自身感受。

    不看广告看疗效——错了,是不看感受看疗效。

    驱毒期间,玄龟疼得不住地在地上蹦跳,经常就跳得四脚朝天了,如果没有别人帮忙,它都无法翻身过来。

    还有一点,就是阳气被从脉络里逼了出来,玄龟四肢较短,撸啊撸之类的,根本无法自己操作,幸亏冯君的预案里有这样的估量,林上人早早地备了好几只灵龟。

    结果到最后,一只被弄错了性别的灵龟,都派上了用场……

    简而言之,青背玄龟在这一次的治疗中,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求生欲,虽然过程是痛苦的,但是结果是可喜的——拔毒成功。

    拔毒成功之后的第三天,冯君结束了在洞府的修炼。

    他收下了万福台送来的新的符箓,不过对于大家的问询,他非常直接地表示无可奉告——我不会跟你们解释,爱信就信,不信拉倒。

    这个态度令一些人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才是高人该有的姿态。

    万福台林上人表示,我们愿意付出更多,冯道友你能不能继续待在坊市里,完成对瑞兽的驱毒治疗?

    冯君却是已经喜欢上了这种装逼的感觉,他非常干脆地表示,“我如果留下,争执反而会多起来……林道友,我离开的话,你和我都会少很多麻烦!”

    林祥东双手一拍,“来人,给冯道友送上两只飞行灵兽!”

    送上的灵兽,是两只黑羽鸥,这玩意儿速度奇快,而且性情凶猛战斗力不俗,有一定的几率晋阶为荒兽,驯化好的黑羽鸥,价格可是不低。

    冯君当即就谢绝了他的好意,“我此次回去要带很多人,不可能坐黑羽鸥的。”

    黑羽鸥速度快,但是承重能力不强,甚至还不如紫金雕,成年紫金雕的背上最少能坐三个人,黑羽鸥背上只能坐一个人。

    林上人倒是不介意,“反正是送你了,你可以让它们在天空飞嘛,万一你有什么急事,就用得到了。”

    其实对冯君来说,黑羽鸥也是有价值的,真要赶路,坐上这玩意儿的话,一小时也是六七百公里,紫金雕都没它飞得快,关键是没它飞得远。

    以黑羽鸥的速度,从郑阳到魔都,也就是一个多小时,比冯君权力驱使光阴梭,一点都不差,甚至还要强一些。

    如果是极限速度飞行,破一千公里不是问题,郑阳到魔都,一个小时都用不了。

    冯君觉得这玩意儿确实不错,他推辞过了,对方执意要送,那他也只有笑纳了。

    在出行日期被推延了十几天之后,冯君终于带着大部人马回转止戈山。

    才出了修仙界不多远,梁易思悄悄走到了冯君旁边,低声发话,“身后有人盯梢。”

    梁易思是战修出身的斥候,感觉十分敏锐,不过冯君也没有他想像的那么迟钝。

    光阴梭飞了一阵之后,选一个空旷无人的场地,冯君将人放下,随手拿出一个防御阵来,“平安,来,帮着布置一下。”

    季平安玩这个东西太熟了,战修里出来的,能不熟悉这个?

    他摆弄两下,将一行十来人都收拢进了防御阵盘里,灵石也放到了阵盘上,一触即发。

    众人都开始防御,只有梁中玉站到了冯君身边,他信奉的是高风险才有高收入,所以居然能很轻松地笑着发话,“有人敢挑衅冯上人,我可是以死博富贵啦。”

    “想死你自己去死,别来我这儿博富贵,”冯君拿这货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毛病确实很多,但是这时候敢跟他站在一起,也算有魄力。

    “有啥呢,”梁中玉笑一笑,一脸满不在乎的痞相,“大道当前,绝不退缩。”

    “这劫道的也能成了大道?”冯君不屑地笑一笑,直接放出了气势,看向身后的一个方向,“来吧,我这儿有十多万灵石的货呢,谁来劫?”

    “这个朋友有点狂!”空气中一阵扭曲,一个女人显出了身形,她身体粗壮,冲着冯君不怀好意地一笑,粗声粗气地发话,“兄弟,我来自铸剑峰,劫个财而已……”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眯着眼睛发话,“你若是不识趣,姐姐我就连色也劫啦……”

    这是典型的女流氓做派,在手机位面很少见到,但是不能说人家不存在。

    冯君却是摸出一根烟来点燃,抽了一口之后,悠悠地发话,“哥们儿,装得累不累?本来是个男人,非要假装女汉子?”

    天地良心,他是真的没用手机,就判断出了这位的身份,虽然他没有鉴宝眼,但是稍微分析一下就能知道——对方气息收敛的水平,实在是太粗疏了。

    女人闻言怔了一怔,又笑了起来,声音越发地粗犷了,“冯上人的脾气不错啊,我还当你把我喊出来,要大打出手呢。”

    冯君眼睛一眯,也笑了起来,“先动手的要被追责,这个规矩我是懂的。”

    出尘期修者在凡俗界打斗的话,先出手的肯定会受到惩罚,除非将对方全部杀掉。

    对方以为他是新丁,不懂这些弯弯绕,可是他早就了解过了。

    事实上他也很想动手,哪怕对方是出尘中阶,遗憾的是,身边的旁观者实在太多了,而且他不相信,对方只有这么一人。

    女人见他不上套,只能冷哼一声,“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道友手上的四个通慧丹丹方,我非常感兴趣,那代表了不同的炼丹思路,你开个价吧。”

    冯君听得有点意外,能有这样的见识,此人还真是有些眼光。

    这是其他人不怎么在意的地方,靠着一个残方,补出四个丹方,而且还都好用,其中意义之重大,冯君非常怀疑,那个不胜真人是否能明白。

    苏老头对此是知情的,四个丹方一起琢磨,品味和借鉴其中的炼丹思路,其价值远远超过补全一张丹方,能带给炼丹师极大的触动和提高,一朝顿悟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苏老头交出断青罗功法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不舍——他赚大了。

    正经是季不胜讨要丹方的时候,没有提这一层,说明他未必能领悟到这一点。

    而暗中跟踪的这位,却是一口道出了真相,正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冯君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丹方我已经卖了,还不至于卖第二次这么卑劣,还有,我正告阁下,这丹方的最终买家是天心台,你确定要抢天心台的生意?”

    女人愣了一愣,脸色微微一变,“好笑,你说天心台,就是天心台了?”

    冯君拿出一个白色的牌子,微微晃一下,漫不经心地发话,“天心台引贤牌在此,有种的,你再说一次不相信?”

    女人的脸色再次一变,扫了牌子一眼之后,冷笑一声,“不过是三十年期限的引贤牌,我还以为你得了两百年期限的引贤牌呢。”

    她的话听起来很不以为然,但是事实上,她一转身,身形电射而去,“看在天心台面子上,这次就放过你了!”

    女人眨眼间就消失得不见踪影,冯君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招呼大家再次启程。

    梁中玉此前也听说,冯君得了不胜真人的引贤牌,见状就要过来,仔细地看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