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补充及正文完结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失效的五十五节

    “什么鬼,枪声!”

    半只耳猛地停下脚步,大惊望向声源方向。

    此时,疯鼠雇佣兵们也正在前往s3号小镇的艰难行军路上,突然爆发的枪响把一群人吓了一跳,纷纷操起手里的武器。

    飞狗飞快的窜了出来,大概半小时后,他就跑了回来。

    “西北方向,有两支队伍在交火,人数大概在三十人上下。”

    “是当地武装分子火并吗?”

    “不像,两边的装备都不错,甚至还有军用载具,另外………”

    飞狗犹豫了一下道。

    “我听到了中文,好多中文,其中有一支应该是华裔部队。”

    疯鼠雇佣兵们顿时一片哗然,他们和之前小林一样,都是刚入行不久的新人,对行业里的弯弯绕绕知之甚少,根本没人想到竟然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别的华裔雇佣兵团。

    半只耳吸了一下鼻子,深沉的视线在那个方向上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扭头下达命令:

    “我们绕道走。”

    雇佣兵们再次哗然,飞狗不满道:

    “嗨,等等,二当家,那是我们的同胞在遭罪,我们不应该上去帮一把吗?”

    “不能,这年头我们国家的人太多了,什么样杂七杂八的人都有,在街上卖早点的是我们的同胞,逃课打架的是我们的同胞,不能就因为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贸然去救人,况且我们现在还有任务要做。”

    半只耳一通话说得有理有据,华裔雇佣兵们一时无话可说,只好悻悻然地背起装备绕道前进,部队绕开激烈的爆炸和枪声,选择了一条干涸的河道向沙漠深处切进去,半只耳估算了一下,如果顺利的话,天亮之前他们就能见到加沙封锁墙。。

    “砰”

    沙漠里突然响起低沉的枪响。

    绰号“螺丝”的弟兄腹部喷出了鲜血,他像是不可思议一样瞪大眼睛,甚至还踉跄着走了两步,突然捂着肚子猛地扑倒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身下的沙子。

    “狙击手!”

    半只耳大叫起来,华裔雇佣兵立刻就四下找掩体扑倒在地,不到一秒钟地面上就没有一个还站着的人影了。

    这有点出乎ie狙击手的意料。

    本来他们狙击小组的任务只是守在这里,必要的时候为战场提供一些火力支援,但是没想到战斗刚刚开始,就有一堆神秘武装人员出现在战场侧后方,更可怕的是,他们交谈的语言里赫然出现了中文。

    这不会是要抄他们后路吧。

    主射手二话不说,立刻就开了枪,一发子弹就洞穿一个看你上去反应最迟钝的武装人员的非致命部位,可是其他武装人员迅速就开始闪避,他一个人都没有咬住。

    “咔嚓”

    加装消音器的g22狙击步枪退出一发带着余温的空弹壳,狙击手重新把视线钉在施密特—本德瞄准镜的分划板上。

    他就开始静静地等着,等着猎物上钩。

    “来吧,黄皮猴子们,尽管来吧,来多少就让你们死多少!”

    华裔雇佣兵们一时陷入了混乱,谁也没想到在这远离战场的位置会遭遇狙击手的打击。

    “妈的,是谁开的枪,人在哪儿?”

    “卧槽,谁躺了?”

    “奶奶的,什么都看不见啊!”

    “………”

    最后,半只耳巨大的声音打断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废话。

    “都给我闭嘴!”

    所有人立刻闭上了嘴巴,他们都知道,半只耳是新兵中唯一的狙击手,也是罕见的没有任何指导,就靠看几本教材就混出道的狙击手,在几次任务中救了无数弟兄的性命。

    半只耳吼停了华裔雇佣兵们,然后开始在河道里缓慢地匍匐前进。

    他开始猜测对手是否发现团队里的狙击手,思索的结果是令人振奋的,因为那家伙如果发现的话,那么刚刚挨枪子的就是他而不是螺丝,毕竟对于狙击手来说,威胁最大,第一批需要击毙的就是敌方班组武器操作手和狙击手。

    m76狙击步枪是从ak步枪简易改装而来,几乎就是把换了枪管的ak,所以这玩意儿有着无法掩盖的粗糙外壳和相当差劲的精准度,不过有一点却是任何专用狙击步枪都比不上的——那就是隐蔽性。

    就算是职业老兵,在混乱的战场上也很容易走眼把它看成普通步枪。

    枪响的一瞬间,他就捕捉到了枪口焰,但是那只闪了一下而已,他无法确定狙击手的详细位置,而且根据标准惯例,狙击手开一枪口都会转移阵位,只是一个点无法作准,他只能期待这家伙继续开枪。

    “砰砰砰”

    半自动武器的射击音不断响起,子弹破空的厉啸在沙漠里回响,华裔雇佣兵中有的忍不住了,架起突击步枪开始噼里啪啦的还击。

    半只耳立刻识别出这是副射手的武器射击音,目的只是扰乱视听而已。

    下营狙击手继续挪动着。

    “砰”

    单调而沉闷的射击音敲击着半只耳的耳膜,听起来就像是一个深度抑郁症患者的咳嗽声,他可以肯定对手加装了消音器,而且是那种只能降低噪声分贝的简易消音器。

    “噗”

    螺丝的大腿中弹了,他疼得大叫着蹿起来,满地打滚。华裔雇佣们狂急,更加猛烈的开着火,试图压制住狙击手,把伤员给抢出来。

    半只耳不为所动。

    确定两个点,狙击手是在横向移动吗?

    ie狙击手很满意对面激烈的反应,这才应该是乌合之众的表现,看来对面没有狙击手,这种状态下把人引诱出来只是时间问题,他只希望能尽可能少浪费点子弹,毕竟这年头比赛级狙击弹的黑市价格也不便宜。

    “砰”

    第三发子弹落在了螺丝的腰上,这一下把他痛得窜起来老高。但是出乎ie狙击手预料的是,这个半死的伤员竟然抱起了突击步枪,开始扫射起来。

    “走,你们快走,我拖住他!”

    螺丝含着血沫低吼道,他已经整个人发起狠来,扣着扳机一刻都不松手,打光一个弹匣换了弹匣继续打,就像是不要命了一样。

    “二当家,二当家,你他妈好了没有!”飞狗急眼的大吼道。

    半只耳抱紧了怀里的m76狙击步枪,丝毫不为所动,他手里只有一杆只有四倍瞄准镜,准头一团糟的二手狙击步枪,他的机会不多,无论如何也不能失手。

    ie狙击手开始厌烦了,这些华裔雇佣兵真有点不上路,一般情况下,这时候战友就该争先恐后地冲上来,然后被他一枪一枪射死。

    最后一枪,再没人出来就都去死吧!

    “砰”

    这一次子弹直接贯穿了螺丝的胯部,甚至可能击穿了骨盆,螺丝的惨叫声惊天动地,像是恨不得连声带都吼撕裂开,他的大小便都在剧痛中开始失禁,和鲜血一起趟了一地。

    “艹你妈的,二当家,开火啊!”飞狗咆哮起来。

    这时,半只耳终于看清了。

    不是偏左,也不是偏右,而是呈一个奇怪的三角形结构。

    半只耳迅速调整瞄准镜,不一会儿,狙击手的身影就从瞄准镜里探出来,他还很小心的缩了一下头,然后再重新架起狙击步枪,但是这一点儿用都没有。

    “砰”

    半只耳的枪响了,狙击手猛地向后一仰,从心口射出一道血箭,那家伙不可思议的瞪起眼睛,双手在空中胡乱挥动着,半只耳还以为他要爆发起来复仇,但是狙击手却一下泄了气,咕咚一声翻倒在沙地里。

    副射手慌乱地转过枪口。

    但是半只耳早就已经掌握了他的位置,瞄准镜一转就对准了他的脑袋,只听一声枪响,副射手的脑袋进开了花,噗通一声跟着他的战友魂归天堂。

    华裔雇佣兵们冲了上来,气急败坏的把尸体一通乱踢。

    “妈的,二当家你搞毛啊,再慢点儿螺丝就被打死了!”飞狗骂道。

    “要是我打不准一点儿,大家都得被打死,有这闲工夫跟我扯淡还不如去救治伤员。”半只耳毫不客气地回答道,并且顺手捡起了尸体上的枪械,一杆是英国佬产的g22,另一杆是galil99sr,都是在军火市场上口碑一般般的家伙,但是都久经考验。

    半只耳用g22狙击步枪瞄了一下,他很快就看到了战场,一群精锐和一群乌合之众厮杀在一起,奋力争夺着两台全地形车上的重机枪。虽然乌合之众的抵抗非常英勇,但是他们的技巧实在太差了,很快就到了失败的边缘。其中一个军官模样的家伙放倒了一个华裔雇佣兵,抡起刺刀就往他头上扎去,而稍微远一点的距离上,一个华裔小兵正奋力抽出一把左轮手枪来试图射击。

    可惜这是个无比鲁莽的动作连半只耳都觉得辣眼睛,他见一堆突击步枪和手枪立刻瞄准了他,只要一两秒钟的动作,这家伙就会被乱枪射得稀巴烂。

    等等,为什么,枪和人都觉得有点儿熟悉?

    卧槽!

    半只耳一瞬间就架起狙击步枪来,拉动枪机就就放出一枪,不同于m76粗糙的手感,英国货精密细腻的质感让他在一扣扳机时就产生了一种奇异的自信——这货死定了。

    军官的脑袋上被打出一个大洞。

    762mm中口径步枪弹的弹尖以二点七倍音速飞驰,轻易击碎了坚硬的头骨,像个高速旋转的电钻头一样把一大块脑组织绞得稀巴烂,脑浆和血浆四处喷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