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致命一击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林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在一瞬间变得清醒了。

    在他的印象里,铁老板不是应该还在上万公里外的巴尔干半岛指挥战斗吗,就在前天,自己还在新闻里看到了他的影像资料,现在转眼人就在自己面前了,莫非他会瞬移不成?

    可是不管怎么样,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实打实的铁老板本人,他的头发丝上沾着水雾和叶片,迷彩服上横一道竖一道的都是草汁,裤腿上全是泥浆,好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惨烈的野外求生活动。

    “老板,你这是来………”

    小林能明显感觉到,现在铁老板的狂怒已经达到了顶点。他并没有直接回答道小林,而是伸长脖子,用**般冰冷严酷的眼神在小林的房间里扫视了一圈。

    秉承勺哥严厉的内务教育,小林的房间在男生中间算是相当整洁的,床铺叠的整整齐齐,桌上和椅子上除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些书籍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这让铁老板觉得很满意,他的视线稍稍放缓和了一些。

    “知道吗,小子,看到你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是今天难得能让我开心一下的事。”

    可是小林却一点也开心不出来,铁老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傻子都能理解。

    “走。”

    铁老板一招手转身就走,小林只好飞快地穿上军装,也找不到别的配枪了,只好先把挂在墙上当纪念品的p99带上,跟着铁老板在走廊里一路小跑。

    现在,新玉门基地已经变成了个巨大的监狱。到处都是叫骂着的老兵,到处都是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新兵,很多人都是只穿着睡觉的单衣就被押出了寝室,小林可以肯定,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他们安排的哨兵可能在第一时间就被干掉了。

    很快,小林就看到了两个哨兵像死猪一样被几条彪形大汉拖过来,脑袋上破了个大洞,一头一脸是血,看得小林一阵揪心。

    “放心,他们没死,只是被打晕了而已,我对手下的这点宽容度还是有的。”

    铁老板哼哼道。

    “那个………请问能宽容到什么程度?”

    “看老子心情,老子爽了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要是老子不爽了,全他妈剁了喂野狗!”

    正说着,猪头兴冲冲地拎着挺pkm机枪跑过来。

    “报告老板,那些黑鬼们已经被我们打跑了,被我们打死了七八个人,应该短时间里不敢凑过来了。基地上下所有的反叛分子都已经被镇压完毕,几个头目都没跑掉,他奶奶的简直轻轻松松,没想到这帮孙子竟然敢和当地叛军勾结起来,真他妈的,罪……罪…该万死………”

    猪头的后半句话明显结巴起来,因为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铁老板身后的小林。

    “卧槽,你他妈的怎么还在!”

    猪头惊骇的要死,说着就哗啦哗啦拎起机枪来,小林看到这家伙简直恨极,不用想就知道今天这事肯定有这混蛋煽风点火的一份功劳。

    军需官几乎就想拔出手枪和这混球来场一对一了,不过在关键时刻,理智极力劝说住了他体内的冲动成分,现在他特别想看看铁老板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尤其是在这种杀气腾腾的状态下。

    结果铁老板一巴掌拍掉了猪头的机枪,狠狠瞪了他一眼。

    “去你妈的,他怎么不能在了,他是纯洁的,根本没和这些捣蛋鬼搅在一起,你他妈别乱放屁!”

    这一下有很明显的卖人情意味了,表面上是骂猪头,实际上是向小林表示,他依然是受信任的,完全不用担心。

    这是一次最能体现疯鼠战斗作风的突袭战斗。

    在猪头不断的“提醒”和情报网各种消息源源不断送上铁老板的办公桌,经过各种汇总得出新玉门基地动向不稳,有脱离疯鼠控制倾向时,铁老板毫不犹豫的就采取了行动,首先就是在电视新闻里频繁露面,做出疯鼠主力部队依然在巴尔干和新营武装死磕的假象,另一方面,则是调兵遣将,全速向中非进发。

    铁老板能调动的兵力不多,也就是一个分队,再加上他自己的贴身卫队而已,但是都是在他手下作战多年的老部队,反应快,作战意识好,是铁老板手里的王牌。

    铁老板就带着这些精英部队迅速出动,先是用走私飞机登陆,然后全部人马不停蹄的向新玉门基地直扑过去,不走大路,甚至也不经过村庄,而是在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中推进,悄然避开了新兵们设下的所有侦查队和耳目,因为攻击发起的极为突然,两个哨兵连反应都没有就被打晕,其他的人就更惨,都是直接是被从床上拖起来捆走的。

    也有人试图抵抗,拼命从窗户里窜出来冲向军火库拿手榴弹和机枪,可是刚跑到门口他们就绝望的发现,至少有一个小队的老兵早就把住大门在等他们了,一顿枪托加上拳脚,这些侥幸逃脱者也被制服。

    杨子和半只耳被抓了俘虏,连踢带打弄到铁老板面前,铁老板看见他们两个就是气得不行,照着杨子的脸就是一脚踹上去。

    “他妈的,狗杂种,老子给你吃给你喝,还给你洗掉了一屁股债,你小子竟敢吃里扒外!”

    杨子用力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毫不示弱地瞪着铁老板,像是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妈的,说得你什么时候把我们当人看过一样,你的钱,你的大房子,你的豪车,甚至你女人的胸罩不都是从我们身上剥削来的,老子们这些年给你做牛做马,像孙子一样给你干活,你他妈把我们当什么?今天我们要起来当人!”

    铁老板勃然大怒,又是一脚踹翻了杨子,其他彪形大汉一拥而上,把两个人按在地上一顿暴打,杨子和半只耳都被打得头破血流,可是他们两个没说出一句软话,咬着牙死扛着,最后铁老板不耐烦了,一挥手示意手下们把两人拖出去,等一会儿再做处置。

    其他俘虏也被逐个押出来验明正身,每个人的眼里都闪烁着极度愤怒,老兵对此都是毫不客气的回以耳光和拳头,但是这让新兵们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不过,他们仿佛很有默契一般的,没有把空着手站在铁老板身后的军需官框进去。

    在这中间小林并没有看见飞狗的身影,他的几个贴身手下也没有出现在俘虏队伍里,这让他暗中松了一口气。

    但愿这个脑筋转得奇快的家伙能创造奇迹吧。

    噜噜也拎着步枪出来了,她就站在铁老板面前看着他冷笑道:

    “干得好,干得不错啊,不管是对付敌人还是对付自己人都一样,真是充满了你的风格。”

    这句话充满了挑衅语气,让小林捏了一把汗。可是铁老板延续了之前对噜噜的奇怪态度,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转身对小林道。

    “好了,把你这身破睡衣换了,弄身干净点的来。”

    “什么,是有重要行动吗?”

    “对,今天晚上,我刚好在这儿开个庆功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