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外线失利 2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拿下新玉门基地!”

    孔明涛在临时指挥部内,给手下下达了死命令。

    今年刚满四十岁的孔明涛已经在军队里摸爬滚打了整整二十年,从训练场上的靶子一路打到各种叛军和恐怖分子,但是却从没有打过像现在这样的窝囊仗。倒不是说疯鼠雇佣兵的战力有多强,而是他们的训练和战术完全是走和他们一样的路子,也就是中**队标准模式,这样就搞得沙豹作战非常吃力。

    沙豹特种兵在素质上自然比这些雇佣兵强一些,可是疯鼠雇佣兵却能凭借以前接受的训练及时判断出沙豹特种兵的进攻方式和战术应用,导致沙豹特种部队惯用的传统打法几乎全部破产。

    现在孔明涛心里除了咒骂那些狗日的退伍军人办公室,全是一群连管好几个精英退伍兵都管不好的废物外,只能一点点下狠心。今天空中出现了一架美式无人机,虽然被他几枪干了下来,但是这绝不是什么好兆头,他们这场战斗的时间拖的太长了,甚至已经拖过了沙豹执行任务的最长记录,以至于吸引来了其他势力窥视。

    而且隔壁华裔雇佣兵团的状况也让人堪忧,尽管给他们的任务只是最简单的牵制,但是那毕竟那都是一群新兵,能和疯鼠那些老兵油子对抗多久谁都说不好。

    排在孔明涛面前的是一张张充满稚气的面孔,上面充满了昂扬斗志,似乎只要孔明涛一声令下,他们马上就能去上刀山下火海,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他们都是从小训练出来的,不抽烟不喝酒没有命令连灯红酒绿地方的招牌也不会看一眼的好孩子,不管是多么危险的状况,他们都无所畏惧。

    孔明涛努力不去看他们的脸,用极低沉的声音下达命令。

    “准备一下,进攻!”

    新玉门基地,所有人都感觉到今晚的空气不同寻常。

    风还是那个风,月还是那个月,但是却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力,好像有人把气氛给压缩成一团一样。

    小林觉得自己的膀胱收缩的有点厉害,只好和身边的杨子打了个招呼,飞速跑回行政楼上厕所,可是跑到一楼,却发现公共卫生间大门紧闭,门口贴着“禁止入内”的封条,下面还画着个老大的狗头。

    小林只好往二楼三楼跑,却发现所有的卫生间门都被锁死了,而且都贴上了同样款式的封条。

    就在这时,无线电里响起了飞狗的声音。

    “全体兄弟,全体兄弟,都注意一下,从今天六点钟开始基地厕所禁用,二十分钟后,基地内水箱也要停用了,要洗脸刷牙灌水洗菊花的都快点了!”

    小林有点傻眼了,他不知道这位智商超群的哥们到底是要玩哪一出,不过这语气可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赶紧去水龙头边接满了一个水壶,拎着带子就在楼下鬼鬼祟祟找起了方便的地方。

    经过几天的战斗,基地附近的绿化带不是被炸飞就是被当成射界障碍给挖掉了,小林竟然一时找不到个隐蔽的坑,急得团团乱转。最后好不容易在东南角落找了一块仅存的隐蔽处,小林这才长松一口气,卸下腰带扣准备释放一下水压。

    “咯吱咯吱”

    奇怪,非洲林子里还有这种叫声的虫子。

    “咯吱咯吱”

    等等,这虫子嗓门好像有点大。

    “咯吱咯吱”

    去你妈的,这是屁个虫子,分明是机械轮轴摩擦的声音!

    小林急忙拉远视线,只见在黑暗中,一排排的人头正在晃动,眼睛里闪动着凶光,三三一组,推着某种巨大的带轮子“推车”敏捷而快速的前进。

    “艹,妈的,见鬼,有人,有………”

    小林大叫,可是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十几条机步枪就对准他猛打起来,子弹嗖嗖的从军需官身边飞过,小林人一哆嗦,一脚踩进了面前尿湿的泥巴里,一记摔倒在地上。

    军需官明显感觉内裤里一阵“温暖”。

    他奶奶的混蛋啊,这是他手上最后一条干净的内裤了,还是他费尽千辛万苦做假账弄来的,现在也报废了。

    好在突击步枪就被在身后,小林捞过枪械就架在面前就对着看得找的人头连续打了数个长短点射,可是着弹位置却发出古怪的“啪啪”声,对手的行动完全没有停止。

    这不对劲。

    小林伸手在杂物袋里一通乱摸,好不容易才把小型枪挂式战术手电摸出来,大拇指抠了好几下才把电源开关扣开,一束白光直射而出,照亮了昏暗的战场。

    在防线前沿,至少有三十名以上的武装士兵在行动,分成十个小组,每个小组头推动着一台架设在简易轮架上的127mm重机枪,枪机前方还有类似防盾的厚重防弹玻璃,把操作者牢牢遮蔽在后方。

    小林马上熄灭了灯光,就地一滚翻出去。

    很快,猛烈的弹雨呼啸而来,把小林刚刚所在的位置打得泥土飞扬,而且全是大口径子弹。

    此时,整个基地都被枪响惊动了,华裔雇佣兵们迅速进入了阵位,曳光弹被机枪步枪和榴弹发射器投射出来,化学药剂燃烧产生的白光,把战场照耀成一片凄惨的白色,就像是墓地一样。

    更多的机步枪开火了,各种口径的子弹在夜幕下划出炫目的弹道,不过火力密度明显比之前有不小的减弱,突击步枪全部变成了单发点射,而机枪手则小心的用两发三发点射攻击,节约弹药箱里每一粒子弹。

    沙豹特种兵毫不畏惧,争先恐后,推着机枪车奋勇前进,这些该死玩意儿上的防盾至少有十厘米厚,中间威力步枪弹打上去只是浅浅一个白点,只有机枪弹才能造成稍微大一些的杀伤,不过也无法击穿。

    “砰砰砰”

    半只耳和小邦从侧面开枪了,两个狙击手的位置选得很好,都是从防盾保护不到的角度开枪,两个沙豹特种兵应声被击倒了,鲜血从他们破碎的凯夫拉头盔里泊泊流出。但是两杆**的火力毕竟有限,无法压制住沙豹整条战线的进攻,特种兵们不顾同伴纷纷倒下,顶着机枪勇猛上前,一步步把机枪推进一百五十米的距离内。

    “打!”

    伴随着指挥官一声令下,十挺重机枪一起喷射出死亡的火舌,而在对面的疯鼠雇佣兵却觉得自己正在面对一场风暴。

    大口径子弹如同雨点般猛砸过来,所有疯鼠雇佣兵几乎在同时被压到了护墙和战壕下面,有的人一抬头,却惊恐的发现,护墙的边缘像是被一把无形的泥瓦刀砍过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层被削了下去,战壕的边缘就像是被一把巨大的十字镐重击着,大量的土方崩解塌陷,如同泥石流般滚下来。

    大家伙甚至不敢伸出手脚,因为不同于**子弹,127mm重弹一万多焦耳的动能,哪怕是擦到都有可能撕裂一大片肌肉甚至骨骼,造成致命伤害。

    “他妈的,他们的火力太猛了,我们需要大枪!”

    杨子大叫道。

    估计是快被打傻了,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现在整个基地里的人和家伙都在这里了,去哪里找所谓的大枪。

    正面阵地的枪火完全被压制住了,沙豹特种兵们立刻分出两挺重机枪对付狙击手,强大的火力打得地面一片沸腾,甚至把根茎极深的草皮都成片铲起来。

    小林看见小邦大吼大叫着跳起来,抱着**疯狂射击,他的表情是狰狞的,眼神是癫狂的,早就没有一点狙击手的样子,似乎是被猛烈的火力压制给刺激发疯了,他的枪法还行,几枪就打死了一个沙豹特种兵,但是他也被两挺重机枪套进了瞄具里,一通乱射,把他的半截身子打成了乱飞的肉碎。

    疯鼠雇佣兵们被迫把防线后缩,退至办公楼楼梯和大门内继续战斗,沙豹特种兵们受到了很大鼓舞,推着他们的机枪车继续向前冲击。

    “对不住了,伙计们,别怪我们心狠。”飞狗在无线电里幽幽的说道。

    小林听出他的语气不对,正想询问,突然战场上出现了异变。

    几束火焰从黑暗中飞快的窜出来,向战场迅速逼近,就像是驶出隧道的火车一样快,但是和之前所有的战场闪光不同,这些火焰不是从空中来,而是紧贴着地面来的,而且越靠近阵地越旺,最后完全变成了熊熊烈焰!

    沙豹特种兵一下被罩在了中间,火焰飞快地贴着他们的衣料燃烧上来,可是这按理说应该都是阻燃的啊!突然的变故让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也变得有点惊恐,很多人马上就地打滚试图灭火,可是没想到地面却窜起了更大的火势,把他们完全点着了。

    很快,有技术的扑救行动变成了最原始的嚎叫和挣扎,十几个火球在地上疯狂翻滚,大概是因为身体素质还算不错的原因,他们整整过了五分钟才死去,恐怖的烤肉味扩散开来,熏得人几欲作呕。

    小林恍然大悟。

    原来,飞狗早就料到了基地可能不支的状况,于是他把基地油井生产的,只经过粗加工的石油从马桶里倒进去,通过污水排放管道源源不断输入外围壕沟里,把整个阵地变成了巨大的石油库,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他还灌了整整一水箱的石油,随时保证火力!

    毫无疑问,飞狗的战术获得了成功,可是战场恐怖的惨状和满地扭曲的焦炭让没一个人能向他道谢。

    “砰砰砰”

    突然,从后方传来了激烈的枪声,而且枪响越来越近。

    坏了,正面这帮竟然是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