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反狙击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半夜小林突然惊醒。

    在眼睛睁开前,ak刺刀已经脱鞘而出,向前方快速划出去。

    “啪”

    一只大手挡住了小林的手腕,卸掉了大量动能,同时一个充满烟草味的声音响起来。

    “闪电。”

    “雷鸣。”

    小林下意识地回答道,原来对面是自己人。

    洗脚大仙看小林的眼神有些复杂,刚加入疯鼠的时候,这家伙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又什么都不懂的笨蛋,那时候洗脚大仙甚至觉得他可能活不过一个礼拜。可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个青年的反应却像是狼一样迅速,凶狠,迅速,刚睁开的眼睛里透着刀锋般的杀气,就连洗脚大仙也觉得有点无法直视。

    这家伙已经完全被战争改变了,连原来的渣子都没剩下一点,变成了和他们一样半人半鬼的妖孽。

    “话说,老哥。”

    “怎么了?”

    “你的眼神怎么跟要嫖我一样?”

    “滚你娘的蛋。”

    好吧好吧,看来还是有一些恶劣的本质保留了下来。

    洗脚大仙定了定神说道:“准备去搞点小破坏,提前和你打个招呼,别到时候兄弟们好不容易枪林弹雨里跑出来,还没进门就被你一通黑枪给毙了。”

    小林抬起手腕看了看,军用手表上显示现在是半夜十一点二十分,还有四十分钟就轮到他执哨岗了。眼前有七八个伙计,都是老兵,脸上涂满了伪装迷彩,迷彩服上挂满了各种手雷,微雷和爆破装置,一副要在对手那边大干一场的模样。

    “那你们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以爆炸事件起算,最快二十分钟,慢则半个小时,过了点就不用等我们了,直接通知机枪把阵线封锁了。”

    “明白,那你们小心。”

    洗脚大仙点点头,带着一众兄弟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中,小林这时候也睡不着了,从床上跳起来,转来转去后了几分钟后,干脆在健身房里对着沙袋练起了拳击,小林记得,如果是一年前的话,自己打个五分钟就会累得气喘吁吁,可是现在他已经用最大力气挥了十五分钟拳头,力量却仿佛源源不断。

    等到灰子来找小林接班时,他已经打得一身大汗了,赶紧道了声歉,从灰子手里接过长枪就急匆匆跑上哨位。

    夜晚的森林里响彻着清亮的虫鸣,空气清新怡人,透着一股潮湿的水汽,小林刚刚滚进战壕,连屁股都没有坐热,就听见远处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团火球从暗夜中飞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爆炸火光,从方位上来看应该是沙豹部队的驻地,看来洗脚大仙的时间卡得非常准确。

    “豆豆,豆豆,那边情况怎么样,你看得见吗?”小林敲了敲无线电,向在楼顶上监视的新人狙击手发了条讯息。

    “我这边什么都看不见啊,能见度实在是有点………”

    豆豆的话说了半截突然戛然而止,小林一开始还以为自己的无线电信号出了问题,可是很快,从无线电那头传来沉闷的一声响,就像是塞满东西的麻袋砸在了地上。

    “豆豆,豆豆,喂喂,听到请回答!”

    小林紧急呼叫道,可是无线电那头悄然无息,再也没有动静了。

    情况不妙!

    明明天气还有点热,军需官的身上却涌出一片汗珠。他小心翼翼地扒出战壕,伸长脖子,试图看清楼顶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呜”

    突然,小林感觉到脖子后面的空气似乎有了异常变化,没有任何原因的,他的神经颤抖起来,驱动脑袋就是一甩。

    轻微的刺痛从脖颈上传来,清晰的破空气流擦过皮肤,下一秒钟。一团泥花在小林面前爆散开。

    “艹!”

    小林大惊,急忙缩回战壕,抓过无线电话筒大叫。

    “狙击手,他妈的附近有狙击手!”

    话一出口,各阵位上立刻乱成一团。在士兵眼里,除了飞机大炮之外,再也没有比躲在暗处盯着人的狙击手更可怕的东西了。

    “哪儿哪儿,在哪儿?”

    “不知道,刚刚豆豆被干掉了!”

    事发突然,小林一时也没有分清弹道走向,而且那家伙肯定有消音器,在这样相对安静的环境下,自己竟然没听到什么枪声。

    这下情况可有点麻烦了。

    小林只好寄希望于还活着的两个狙击手。

    “二当家,小绑,你们看见什么了吗?”

    “没有。”

    “我这边也什么都没有。”

    半只耳的声音很稳,可是小绑的声音里却透着些焦灼,显然是还不习惯这种自己在明,敌人在暗的猫捉老鼠游戏,小林只好安慰他稍微冷静一些。

    “灰子,你用机枪往我这边扫个大概六十度扇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小林只好呼叫起后方的灰子,他的位置在大楼内,在所有机枪阵地中位置最偏远,被发现也不至于被轻易射杀。

    “哒哒哒”

    灰子毫不犹豫的拉过机枪开火了,m58机枪吐出一串又一串长长的火舌,火光撕裂夜空,把阵地正面的灌木丛打得枝叶横飞,可是五六十发机枪子弹砸上去却没有任何异样,好像完全没打中什么活物。

    “射界扩大到九十度,再来!”

    小林咬着牙继续道。

    又是一通机枪扫射狂风暴雨般扫过去,可是子弹就像被吃进了深不见底的黑洞里,没有激起一点涟漪。

    远处的爆炸声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零星的枪响,小林立刻意识到洗脚大仙他们的任务完成了正在往回撤,急忙拉起无线电就开始大叫。

    “老哥,停下先别回来,这里有沙豹狙击手!”

    无线电里立刻响起一片稀里哗啦的卧倒声,过了好几秒钟,洗脚大仙的声音才从无线电里冒出来。

    “妈的逼的,运气有那么差吗,出门才小半个钟头家里就叫人堵上了!能解决吗?”

    “还在尝试。”

    “别试了,让半只耳快点,追兵就跟着我们屁股后面!”

    话是这么说,但是对眼下紧张的局势却毫无缓解作用,半只耳和豆豆扫视了一圈,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对面的狙击手既没有出声,也没有开枪。这不禁让人产生了一种古怪的错觉——“那家伙不会是已经跑了吧”。

    另一边的机枪手磊子忍不住了,叫道:

    “我也来,把整个林子都扫一遍,我就不信那狗日的不出来!”

    小林一看发现磊子的位置是个比较暴露的机枪阵位,急忙想出声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脾气暴躁的机枪手已经操纵机枪开火了。

    “啪”

    一个怪异的响声传入小林耳朵,就像用装满水的**子轮在石头上一样,那是消音武器特有的枪声。

    机枪声戛然而止,片刻后,磊子被从机枪阵位上架了下去,他的胸口被打出了个大窟窿,鲜血喷涌。看来这杂种并没有走,而且还是个相当挑的货,专门找班组武器操纵手和军官下手。

    密林里的枪声逐渐紧迫起来,似乎是沙豹的追兵已经冲了上来,洗脚大仙在无线电里急得一遍遍大叫,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准备牺牲两三个人硬冲过来。

    “嗨,军需官,算下来那货都打了三枪了,你的枪感不是很不错吗,能划出个大概方位吗?”这时,飞狗的声音在无线电里响起来。

    小林几乎想骂他娘了,现在整个小队都被狙击手压得像孙子一样,这货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

    “也只是大概而已,而且这划出来方位估计用大炮都覆盖不了。”小林有些灰心道。

    “没事,用手机,大概给我划一下。”

    小林只好拿出了手机,叫出照片和画图软件,大概勾勒了个超大的三角形方位,连小林都觉得给出这种东西就跟放屁一样,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好嘞,没问题了,伙计们,先把夜视器材拿掉,然后把狗眼闭上三秒钟。”飞狗大声嚷嚷道。

    众人不知道他要搞些什么玩意,只好照做。

    “啪啪啪”

    一连数道巨大的光柱突然从办公楼顶部发射出来,每一个的照明面积都有屋顶那么大,三四道光柱一起,瞬间把密林照得透亮。

    那是楼顶配的防盗用探照灯啊,一直就架在楼顶,因为基地一落成贼一个都没来,反而先来的是大队正规军,这些体积庞大易受攻击的玩意儿一下没了用处,只能丢在楼顶发霉,没想到却被飞狗翻了出来。

    大型探照灯在一定距离上甚至能烧伤人的皮肤,亮度极高,小林眯起眼睛,隐隐约约看见在白光照射下,一个身披吉利服的男人“咕咚”一下从树梢上翻下来,把夜视仪从头上撸下来,痛苦地揉着眼睛。

    “妈的,原来你个王八蛋在这儿!”

    疯鼠雇佣兵们勃然大怒,一个个操起武器就对对准了他,那家伙一看形势不妙,马上一个就地十八滚,拼命向密林深处逃窜。

    要是真让他跑脱了麻烦可就大了,雇佣兵们哪里肯放,纷纷开火射击,小林首先一枪击中了他的后背,杨子又放枪打穿了他的臀部,大家一顿乱枪下去,顷刻间把人打得体如蜂巢,当场死亡。

    随着他倒下的动作,他手里的家伙也摔了出去,小林立刻拿起望远镜。

    是88式狙击步枪。

    “妈的,这小子是诱饵,是副射手,他要掩护主射手逃跑!”

    小林大叫道。

    88式狙击步枪没有装备消音器,也不具备长距离精确射击能力,所以刚刚射击的绝不是这货!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人影从树上溜下来,敏捷的就地一滚,就要从探照灯的照射范围脱离。

    “砰”

    狙击手的脖子上射出一溜血箭,他腿一软,沉闷的倒了下去。

    不远处位置上,半只耳冷冷放下了手里的svd。

    “目标确认击毙,安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