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必死之地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一天时间内,新玉门基地的人员得到了重新编组,新兵分编为三个小队,每个小队二十五到三十人编制,每个小队配备两挺机枪(装备不足,通用机枪和班用机枪混装),老兵则独自编成一个小队。Om

    令人感觉尴尬的是,上百人的队伍里竟然只有半只耳一个狙击手,这显然是完全不够用。本来这段时间半只耳一直带着他的徒弟小邦和豆豆做训练,这时候都还是半吊子水平,预计最快还有两个月才能出师,可是现在人手紧张也没办法了,大家翻箱倒柜弄出两把m76狙击步枪和一些装备塞给他们,勉强把狙击小组弄成三个。

    本来三个小队的小队长应该是由新兵的三位当家人担任,可是小林却坚决把自己那份给辞去了表示自己手里的活已经够多了,实在带不动作战部队,至于小队长人选,他推荐飞狗。

    飞狗有点听傻眼了,众人也都有点晕,因为谁都知道飞狗之前和军需官闹出了一堆毛毛刺刺的事情,虽然最后算是和好,可是终归有那么一段不愉快经历,现在小林竟然愿意把这个重要的岗位让给飞狗,怎么不能让人觉得奇怪。

    小林耸耸肩道:

    “放心啦哥们,要是我真是那么小鸡肚肠的人,我早就在你的季度纸巾配额里掺些砂纸进去了。”

    众人闻言大笑,也包括飞狗,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对于军需官来说,他总算是卸掉了一些要命的压力,他觉得如果以自己现在的心态,再让自己负责二三十人的生死,他可能会忍不住发疯,或者在某一天按耐不住一枪打爆自己的大头。

    就在那天下午,杨子小队手下的麦饼带队准备进行每周照例的取水工作。因为基地没有接通自来水,所以所有的饮用水都需要派人带着装水桶的小手推车,前往三公里外的小河边抽取,然后扛回来灌入基地的水箱,经过一系列过滤程序后才能作为饮用水,整个过程费时又费力。

    麦饼是最新一批的新兵,也是小林为数不多的老乡,这家伙是个性格不错的好人,据说是个餐馆厨师,生得腰阔膀圆,因为沉迷赌博输得一屁股债,所以被捆过来抵账,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输到只能卖肉了”。

    麦饼力气有余可是身体协调能力很糟,往往三个连续战术动作都做不到就连人带枪在地上滚成了一个球,搞得新兵队里也不知道该怎么用他,索性安排他当抽水大队大队长了,三天两头带着一帮壮汉在基地和小河之间来回跑,他倒也从不生气。只要手里有空,他就会给大伙做家乡特色的煎麦饼,这家伙的饼做得太好吃了,只用一点腌菜和肉就能制造出一流口感,伙计们往往不吃菜就能直接啃掉两三张。

    不过,麦饼今天的模样有点奇怪,按理说这打水是个脏活累活,为了省水省力气,大家伙都是回基地再洗漱,可是现在的麦饼却明显刚洗了澡,整个人干干净净,甚至还带点洗发水的香味。

    “卧槽,饼哥你在搞什么,这是要去找当地黑娘们约会?”小林奇怪地开起了玩笑。

    麦饼嘿嘿一笑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没什么没什么,老乡,我想问一下,你上次说给我们每个人都买好了墓地,是吧?”

    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继续说道。

    “那个,说来惭愧,我小时候跟小伙伴一起去乱葬岗玩,玩到深夜都没回家,结果那帮小王八蛋丢下我就自己回家了,我就在坟堆里哭了一整个晚上,那一点生气都没有的感觉,我现在想想都觉得挺恐怖。”

    麦饼的胖大的身子微微哆嗦起来。

    “所以,小林哥,要是以后我挂了,麻烦你个事,一定别把我埋在那种鬼气森森的地方,我害怕…………”

    “停停停,你他妈在说什么狗屁东西,快闭嘴!”小林越听越不对劲,立刻跳起来大叫道。

    麦饼真的立刻闭嘴了。

    “不,对不起,我是说,出发前别说这种话,一点都不吉利。”小林缓了缓情绪,赶紧解释道。

    “没事没事,我也知道这是乌鸦嘴,就是这两天,这两天晚上做梦………唉不说了,算了算了,回来再聊,我这边还有**老酒。”

    “行,那饼哥你路上小心。”

    七个新兵组成的取水小队出发了,然后基地里的伙计们就一直等啊等啊,可是一直等到黄昏时分,取水小队都没有回来。

    杨子首先意识到不对,跳起来道:

    “妈的,才六公里怎么会走那么长时间,是不是出事了?”

    这一带局势鱼龙混杂,谁也不敢保证发生了什么,伙计们一下都急了起来,纷纷准备操起家伙前往接应,可是这时,半只耳却和洗脚大仙打了个招呼。

    “抱歉,我们这边的人没什么小分队作战经验,现在的形式也没法调动大队人马,所以,能不能请你们带人跑一趟。”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可是这个时候提出总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小林想说话,可是一旁的杨子给他使劲使了个眼色。

    “我是没问题啊,噜噜,你带五个弟兄走,你们这边出不了人手的话也就算了。”洗脚大仙竟然一点不犹豫就应承下来,然后瞄着小林。

    小林只好死命给噜噜递眼色了。

    “好啊,晚饭记得给我剩一份。”噜噜竟然满不在乎道。

    小林心里骂了句去你妈的,只好一步跨出来。

    “我也去吧,我一个人就行。”

    小林明显感觉到噜噜冲他挤挤眼,做了个夸张的鬼脸。

    只是杨子和半只耳的脸色不太好看了,过了几秒钟,半只耳一脸郁闷道:“小邦,大奔,磊子,阿蛋,你们四个也跟着走吧,锻炼一下也好。”

    于是十一人组成的小分队出发了,虽然时间不算晚,但是高大的热带雨林植物极大遮蔽了光线,让视野变得很糟,小分队摆出战斗队形,徐徐搜索前进,两边各排出四把突击步枪,警惕地对准深邃的密林,每走一步都是小心谨慎。

    噜噜和小林走在最前面,这次噜噜没用突击步枪,而是一挺mk48轻机枪,这玩意儿结构紧凑程度惊人,和一把突击步枪差不多大小,却保持了和通用机枪相当的火力。

    “唉,果然你还是屁颠屁颠跟来了。”

    噜噜轻轻笑起来,声音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得见。

    “别误会,可不是专门跟着你来的,只是不放心麦饼他们而已。”

    小林故意板起面孔道。

    虽然他极力想否认,但是理智让他悲伤的发现,后者相对来说,只能算是次要原因。

    “好吧好吧,我觉得,我们的攻受关系好像有点不太正常。”

    “………什么鬼!”

    两人小声咕哝着,然后带着小队慢慢推进。

    大约一个小时后,小队抵达了河边,那是一条大约六十米宽的中等规模河流,两岸灌木密集,搜索队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了取水的疯鼠雇佣兵。

    只是不是活着的人。

    四个人倒在岸边毙命,两个人则有一半扎进了河流中,双脚挂在河岸上,而麦饼的尸体则在河流中央的石块上挂着,这块和八仙桌差不多大的石头顶住了河流冲力,让他的死尸没有被冲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尸体整个已经血肉模糊。

    鲜血淌遍了河流和两岸,手推车就翻倒在离他们不远的位置,水桶则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而且都被打碎了,风一吹就从破洞里发出古怪的呜呜声,让一行人毛骨悚然。

    噜噜检查了一下尸体,然后翻动了一下随身携具,冷冷道。

    “机枪用的重尖弹,所有人都是背部中弹,水桶只有底部有一些水,应该是在取水时受到了突然袭击,对方的手段很毒,时机卡得恰到好处。”

    小林的脑海里开始逐渐还原着当时的场面:麦饼他们聊天说笑着,毫无防备的来到河边,他们马上就分散开,有的开始接水,有的开始洗脸喝水,就在这时,早已埋伏,或者尾随许久的袭击者发动了攻击,用猛烈的机枪火力对他们后背扫射,四个人当场就被打死了,剩下的人慌忙向河对岸逃窜,试图求一条活命,但是机枪火力依然追着他们继续打,又是两个人被打死了。

    麦饼和剩下几个伙计的动作稍微快些,或者说求生的**更强些,他们已经扑进了水里向对岸扑腾,可是他们的逃亡之路也就到此为止了,机枪甚至是步枪火力对着河面展开毫不留情地覆盖扫射有的人被打碎了头,有的人被射穿了后背,麦饼拼命游到了河中央,但是没有人放过他,集束火力瞬间把他打得体如蜂巢………

    “艹你妈的,艹你妈的,一群王八蛋!”

    小林从牙缝里挤出咒骂的词语。

    “砰”

    突然,从丛林中传出了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是密集的枪响爆发式响起,大批东方面孔的武装士兵从灌木丛里冒出来,对这支小分队发起了进攻………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