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俘虏 2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铿锵”

    几个新兵一起使劲,合力推开了仓库大门。Om

    一股浓重的油漆味扑面而来,呛得众人一通咳嗽,小林赶紧弄来一箱口罩,一人一个严严实实把半张脸给罩起来,这才能走进去。

    仓库是全新的,涂料质量非常烂,明明都过去快三天了,油漆竟然还没干透,地上一踩一个印子,排风扇是坏的,照明灯有一大半是不能用的,空气里刺鼻的味道越发浓重,让小林深刻怀疑猪头是不是就想用这些劣质涂料毒死他们。仓库里面空空荡荡,只有在角落货架的上层零散的堆着一些铁皮箱子,下层则是一些稍小一些的长条箱,从外观上看就不是什么新东西。

    大小箱子都被撬开了,众人一看里面的东西,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二十来把缺胳膊少腿的破旧ak步枪,一些前南产m58手枪,还有几千发锈迹斑驳的子弹,这就是这个基地里储存的全部军火了。

    就这点东西怎么防御一个基地,而且特么还是个要什么没什么的光头基地。

    “妈的,我就说那铁老板那老狗不安好心,这分明就是想搞我们嘛!”杨子气得一脚把盖板踢飞出去老远。

    小林也觉得心里郁闷,不过他知道这应该不是铁老板的锅。

    “铁老板没这个闲心,他要是真看人不爽,直接就把我们都毙了,只有猪头那货才会玩这种下三滥手段。”

    “管他娘的,反正是那老鬼的宠臣,狗咬人,狗主人肯定得有份!”

    杨子用力哼了哼。

    半只耳在飞起一脚踢开了一个箱盖,在里面摸索了一阵,竟然拎出两套58式喷火器,半只耳抓起喷火枪晃了两下,对准人群轻轻一比划,这架势瞬间把一群人吓得魂飞天外,连滚带爬从枪口前闪开。

    “卧槽,二当家你悠着点,你这一扣扳机今晚上就有烤肉加餐了!”

    “艹,我可没兴趣吃汽油味烤肉。”

    半只耳哼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装备。

    “机构都还是完好的,虽然在平地使用射程有点近,但是在热带雨林中使用应该能发挥很大威力,要试试吗?”

    众人摇头如同拨浪鼓。

    大家战争片也没少看,《拯救大兵瑞恩》之类的片子里喷火兵可死得太惨了,一发子弹就连人带装备一起变成火球,谁都不想背那么大个的**在身上。

    “你们片子真是看太多了。”

    半只耳摇摇头。

    “那这玩意儿我就转别的用途了,现在伙计们,我们面临的最大麻烦,就是这鬼地方连基本的野战防御工事都没有,要是有别的势力攻过来,就靠我们这些人很难守住。”

    杨子皱了下眉头,扭头问小林。

    “军需官,我们有多少支援火力?”

    这方面小林实在太清楚了,所以他连笔记本都没翻就径直回答道。

    “迫击炮三门全是60mm轻炮,弹药二十发。一门105mm无后坐力炮,弹药十三发;重机枪是一挺**和一挺**,虽然搞不清楚你们是从哪儿弄到这些老爷货的,但是机件状态都不怎么样,子弹也不多,只有五百六十二发而已,刚好能整除出两个不满装弹箱。”

    “也就是说弹药也不够了,干,这破基地还怎么守啊!”杨子这下显得更烦了。

    “冷静点老大,你可是指挥官。”半只耳冷冷提醒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发泄一下。”

    “那就麻烦你别当着那么多兄弟们的面发泄,搞得大家都很没情绪,下次自己找个厕所就捂着。”

    “干,就你他妈事多。”

    “………”

    两个人一来二去差点又要吵起来,小林只好努力上去分开他们。

    “行了行了,你们都别折腾了,我看这非洲大地虽然资源挺丰富,但是变不出硬通货来也是白搭,既然如此我们只好找邻居借一点来了。”

    话一出口,众人全部傻眼了。

    什么叫借一点,这意思分明就是要抢啊!

    “这段时间我在采购生活物资的时候,一直在周边打探着,到目前我可以确定的两点是,第一,这帮土财主都没有银行账户,估计连**都没有,第二,这些乡巴佬所有的对外交易都是在中转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金交易,也是所有交易形式中最有风险的一种。”

    “那还愣着干什么,反正是不义之财,抢他妈妈的!”

    新兵们急不可耐的一通吆喝,转身各自准备家伙去了。

    人散得差不多了,小林这才长长叹了口气。

    巴尔干半岛争夺战已经结束十天了,遭受重创的新营官兵全部退出了疯鼠的势力范围,安全局的情报网络安安稳稳,没有任何动作。这一段时间也没有发生任何战争,一切风平浪静,好像战争已经结束了一样。

    小林很清楚,这不过是拳击赛的第一回合打完而已,双方都在场下喘气,喝着运动饮料回血,下一轮的拼杀只会更加残酷。

    就现在的形式而言,新玉门基地还算风平浪静,不过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谁也不敢保证,小林唯一的能做的,就是在下一轮恶斗爆发前,尽可能被这个破基地整得稍微清爽一些。

    由十二人组成的突击队在下午就出发了。

    噜噜和洗脚大仙带着一队老兵就住在基地里,带太多人出门动静太大恐怕会引起怀疑,而且新兵们也完全没有和老兵一起分钱的打算。

    行军时间定在白天。与电影里常演的,黑色交易经常是在月黑风高的时候进行不同,这儿的部族武装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违法行为,大中午的就拉出大车队往中转站出货,似乎在自己地盘上搞这个就是心安理得的一样,一点都不把政府军放在眼里。

    扛着超过二十公斤重装备,顶着炎炎烈日行军绝对不是什么让人身心娱乐的事,但是好在新兵们的实力已经大大增强了,每个人的步伐都很快,身形都像敦实的骡马一样稳定,没有一个人掉队落伍。经过一阵紧张的急行军后,突击队在地图指示的公路位置埋伏下来。

    说是公路,实际上也就是一条比较平整的土路,车辆在走,牲口居民也在走,特别是车轮子滚过的时间,那飘起来的烟尘简直像是烟雾弹,完全是人间噩梦。

    公路边有一些残破的碉堡工事和塌了半截了检查站,似乎是殖民时代留下的痕迹,这下连掩体都直接有了,雇佣兵们立刻钻了进去,架好武器对准公路。小林和半只耳一组,半只耳从来是一杆狙打天下的独行侠,主副射手自己一个人扛了,小林有点放心不下,坚持给他当了副射手。

    半只耳指了指没了顶盖的碉堡,小林心领神会,操起随身的akms突击步枪,一下闪进去,半只耳端着他的56c短突击步枪紧随其后。

    碉堡里空空荡荡,各种生活垃圾堆起来差不多有一米高,恶臭熏天,看来这是被当地人当成垃圾场用了。两人搜索了一圈没有发现活人,这才把突击步枪放下来,在垃圾堆里挖出一个坑,把消毒水洒上去,可是异味依然大到让人恶心的程度,这时候又不能泼香水,只好临时凑合一下。

    小林举起八倍望远镜观察了一下道路,非常好,路上并没有布置警戒,来往居民如常,似乎对悄然埋伏在路边的危险分子毫无察觉。

    ok,到现在为止都超级完美。

    “军需官,放松些,战场突发因素是很多的,你这样盯着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白白增加心理压力而已。”

    半只耳在一旁说道,这家伙竟然已经铺下毯子,悠闲地在垃圾堆里休息了。

    “至少确认一下而已。”

    小林说着,也缩回了碉堡里。

    “军需官,我能说句实在话吗?”

    “自家伙计,随意啦。”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想说,到现在为止,你应该是新兵队伍里唯一一个还和当初一模一样的人,不管是思维,行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都是,就和我们刚入伙时几乎一模一样。”

    “你是想说……我还是像个白痴?”

    小林大为气馁。

    “不,并不是,其实大家伙还都挺羡慕你呐。”

    半只耳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无奈。

    “我能感到,我们都变了,像当初,我第一次打碎人脑袋时,背着你们找地方就吐了半天,可是现在内,我就算看到被重机枪打成肉泥的人我都没有任何感觉………其他伙计们也一样,有的一开始怨天尤人,有的一开始怜悯万物,有的干脆就想罢工不干了,可是现在,大家都变成了对死亡无动于衷的战争机器。”

    “那岂不是挺好?”

    “一点也不好,我敢说这种生活真他妈会上瘾,现在我如果身边如果不放把枪根本就没法睡,好像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有一次我火大了,直接找了家五星级大酒店,最好的床铺,最好的酒,干完一**了就躺下,结果我他妈就瞪着眼睛看了一晚上天花板,脑子发昏,却想睡又睡不着,简直难受得要死。可是转天回到哥伦比亚森林,在硝烟弥漫,死人成堆的战壕里我反而能睡得特别踏实,简直就像神经病一样。”

    “战后心里综合征,ptsd,我以前一直以为是战争片里为了渲染悲剧气氛瞎编出来的玩意儿,没想到有一天我自己竟然会患上这种鬼毛病,而且只要还在枪林弹雨里拼命,那问题就会一天比一天严重。”

    小林哑口无言。

    他可以肯定,自己到目前为止都还睡得挺踏实。

    “所以你们拼命都要逃出兵团?”

    “是的,趁着现在中毒还不算深,要是再深陷进去就再也拔不出来了,说不定就会变成铁老板一样的疯子,我可不想这样。”

    小林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

    “但是老哥,在这儿我们至少不是社会垃圾,也不是失败者,我们是精英华裔雇佣兵。”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