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俘虏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陈茂摘下耳机丢在桌上,那笨重的玩意儿砸在桌板上发出巨大的一声响,震飞起一片烟灰。om

    “妈的,还是太迟了。”

    前安全局少尉长叹一口气,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情况不妙?”

    查尔斯在剥着不知名的果子,态度悠悠然。这个“朋友的朋友”是昨天晚上坐走私船来的,被一路颠簸折磨得胡子拉碴,眼眶凹陷,好像随时会猝死一样,查尔斯都有点担心这货要是一口气没顶上来挂了,自己在小林那边可不好叫道。可是陈茂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泡面,还有卫星电话和高频无线电台”。

    一口气吃了三袋方便面后,陈茂就坐在机子前面用各种频率和号码呼叫,不是在笔记本上记录些什么,整整搞了一个晚上,但是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工作进展一点都不顺利。

    “新营和老营开战了,仅仅是在昨天,就毫无意义的死伤五百多人,现在两边的矛盾彻底激化,任何调解都不再有用了。”

    陈茂用力抹了一把脸,抹下一层滑腻腻的油垢。

    新营失去了巴尔干半岛,又死了那么多人,尤其是齐哥的第四兵团,几乎全部葬身大海,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股狂热的复仇气氛,绝不会善罢甘休。现在就算安全局出面恐怕也制止不住,更何况这个本应该是刹车的幕后老板现在完全成了油门,接下去他们的决策只会加速把华裔雇佣兵往战争方向推。

    “老冯啊老冯,你他妈可害死我们了。”陈茂仰天长叹道。

    “老冯就是你整晚上一直在说的,你的长官吗?”查尔斯好奇的问道。

    “是,不过更准确的说,他倒是更像我老爸。我老爹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挂了,而且还是不知道死在哪里的那种,那时候老冯是他的老战友,主动上门帮忙,给我转户口,给我找学校,后来又介绍我进了安全局,我出成绩的时候他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我犯错的时候,他把我打得像孙子一样,哈哈…………”

    “可是你还是和他闹崩了,就因为一件事上的冲突,而且还是跟你的利益毫不相关的东西。”查尔斯耸耸肩。

    “大丈夫总要有些担当,不然整日尸位素餐,与家畜何异。”陈茂断然回答道。

    “唉,有些时候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东方人脑子里想什么,”查尔斯把果肉弄出来,一片片丢进嘴里,“有在这儿常住打算吗,以我在政府的关系,帮你弄个新身份并不成问题。”

    “算了,这事等我六十岁后再聊吧。”

    陈茂转身正对着查尔斯。

    “我想问一下,你的部队里缺参谋军官和优秀的战术教官吗,我想找份活干。”

    巴尔干半岛,红一号基地。

    “妈的,抽了那么多牌子的烟,果然还是国产中华最够味道,看看那些洋鬼子的产品,又是环保,又是添加改良,问道淡出个鸟来。”

    铁老板坐在堆积如山的战利品上,悠然点着了一支烟。

    枪支弹药营房车辆,这些还都是小意思,最让疯鼠雇佣兵们满意地是,在离家那么远的地方,竟然还能抽到家乡烟,喝到家乡酒,这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这多亏了老板神机妙算,料敌于千里之外,不然兄弟们哪有这等口服!”猪头照例在一旁马屁不绝,让铁老板觉得十分受用。

    “对了,给国防部的东西发出去没有?”

    “已经到货了,国防部的大佬们对我们弄来的台巴子战利品和打击台籍雇佣兵的行为非常满意,表示会继续支持我们的行动,让我们尽可能多歼灭一些台籍雇佣兵,把他们逐出佣兵圈子。只是安全局那边,他们表示无法控制住………”

    “没关系,只是千把菜鸟不足为惧,安全局直属特种部队也就那么点人,现在沙姆那边打得火热,到处都需要派人,肯定舍不得把这些宝贵的兵力投入雇佣兵战争,顶多派个把特工搞个暗杀什么的,他们要是能摸到老子面前,那都算老子输。”

    “是是是,谁不知道老板武功盖世,当年在军区里也是打遍全军无敌手,一般小特工哪是您的对手。”

    铁老板满意地哼哼了一声,在弹药箱里躺了下去。

    想搞疯鼠可没那么容易,自己也是有后台的人,只是这感觉有点怪怪的,怎么感觉像是变成给国防部打工了…………妈的,自己肯定不是对p还有感情,绝对,肯定,坚决不可能有,硬要说的话………妈的,不说了,老子就是喜欢又怎么样!

    铁老板正满脑子胡思乱想,猪头却不失时机的在一旁插话

    “老板,最近新玉门基地,似乎有些不稳动向啊。”

    铁老板刚闭上的眼睛睁开了,射出两束寒光。

    “什么意思。”

    “新兵队的头头之一半只耳,带领他的两个小队华裔雇佣兵现在也回到非洲了,老板可知道这事?”

    “这是我下的命令,弥补二师兄他们走后留下的战力缺口。”

    “可是,据我所知,半只耳这一队新兵并没有到新大庆基地,而是在新玉门基地驻扎了,这也就是说,现在新兵队的大佬们都已经全部在新玉门基地集中了。”

    铁老板皱了下眉头,但是语气依然漫不经心的。

    “没关系,小林绝没有叛变的心思。”

    猪头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词,继续劝道。

    “老板,小林那小子有没有心思我不知道,关键是他只是军需官,不掌兵权啊,要是整个新兵队被杨子和半只耳两个不安定分子带起来,那小子恐怕立场也得跟着一起飘。”

    铁老板闭上眼睛,什么话也没说。

    猪头继续进谗言道:

    “老板,新玉门基地可是花了我们一千多万美金才盖起来的,怎么也不能被人给刨走了啊,防人之心不可无,更何况这些小兔崽子本来就不算我们弟兄。”

    铁老板的眼睛重新睁开了。

    “这边的战事结束后,让二师兄带一个小队回去,协助噜噜和洗脚大仙。”

    猪头什么也没说,他知道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点一点做,要是一下贪大,反而会把计划搞砸掉,既然铁老板会选择怀疑一点,那就是个良好的开端。

    这时,晖哥一路小跑过来,向铁老板报告道:

    “老板,按照你的指示,人全部联系当地人挖坑埋了,土地费加上劳工费一共是一千零二十美金。”

    “他妈的,一群吸血鬼,我敢说他们至少多讹了老子三成的钱。”

    铁老板骂骂咧咧的,但是还是从皮包里掏出了钞票。

    “老板,那墓园的其他设施………”

    “行了行了,给他们刨坑已经是很看在同胞面子上了,还想问老子要墓碑,要墓地盖子,去他们妈的。”

    “……那么至少给大使馆发个通告。”

    “可以,但是话费你自己掏,用你自己的电话,别用兵团公共座机。”

    晖哥一时有点无语,只好说起了另一个话题。

    “老板,那俘虏怎么处理?”

    “俘虏?”

    “是的,这一仗我们抓了一百二十四个人,其中还有些是家属,现在没地方关他们,只能临时丢在厨房里缩着,怎么办?”

    以往疯鼠在对待俘虏的态度都是一致的。为了避免他们浪费粮食,战后直接就地枪决,有时候为了节省子弹钱就是更干脆的大刀砍死,反正那些战乱地带一条人命不比一条狗命值钱,所以疯鼠从来没有这方面的担忧。

    可是这次情况不太一样,抓住的俘虏全是华裔雇佣兵,其中不乏老乡和近邻,随随便便就把人全枪毙了怎么都觉得不太对。

    铁老板摸了摸刮得铁青的下巴,思索良久后开口道。

    “我们应该有缴获新营对国内秘密通讯频道和密码吧,行,给我把消息传到局子里去,让他们交钱赎人,算他们友情价,一个人一万块,美金!”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