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巴尔干战争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呼,这鬼地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热。”

    猪头用力拉了拉衣襟,把鼓在棉质布料和肥肉之间的热量统统赶出去,好让烦人的湿热感稍微挥发掉一些。

    时隔两年半重新回到这个国家,感觉和十年前相比也没什么变化,破旧的老式楼房东一堆,西一堆,冷战时建造的旧式碉堡像某种古怪的棺材板一样,不合时宜的竖在公园和商场边上,河岸边,广场上,到处都是作业的工程机械,作业噪音连绵不绝,让人不禁怀疑他们是在拆城市还是在建城市。

    不过,这些都是小问题,最让猪头开心的事,就是他终于摆脱了那个烦人的小鬼,现在他终于可是独掌军需大权了,让他在热带雨林里慢慢喂蚊子吧,哈哈。

    这一次铁老板亲自带队前往巴尔干半岛部署行动,为的就是把赖在半岛上不走的新营挤出去,把这块地盘重新划入疯鼠的怀里。为了达成战役目标,这一次铁老板动用了庞大的兵力,一共四个突击连被他抽调出来,分批进入战场。当然,调动那么多人员,铁老板和猪头的另一个企图就是兵不血刃,用强大的实力把那些碍事鬼吓走,用低消耗换取大利益。

    “猪头,过来下。”

    这时,铁老板冲着他勾勾手指,猪头马上屁颠屁颠跑了过去,铁老板亲切地揽住他的脖子,低声叮嘱道。

    “你去把这一批来的兄弟安排一下,住所,护照,当然,最重要的是武器,这一块你门清,应该没问题吧?”

    “放心,老板,不是我吹牛,这一块我比自家后院都要熟悉。”

    “好,看来老子果然没看错人,好好干!”

    铁老板比枪托都要硬的巴掌在猪头后背重重拍了两下,差点把他打吐血,不过猪头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妈的,怎么样,这疯鼠里还是老子最吃得开。”

    只是他很奇怪铁老板今天的装束,本来大家都是从公开渠道入境,为了避免引起怀疑穿便装也不是什么怪事,可是这次铁老板穿的也太………也太他妈帅了。

    上衣,长裤,背心,全部是著名服装师手工缝制的,法兰绒西装是灰色和深蓝色混合色调,看上去有些深沉,正好衬托出穿着者成熟的中年男人气质,西裤出烫得笔直,鳄鱼皮鞋铮亮干净到无可挑剔,甚至连已经有点发白的头发也仔细用溶剂重新染过了,让他看上去精神又雄武,好像年轻了十岁。

    猪头突然想起来,对了,老大好像有个女人在这儿,这就难怪了。

    铁老板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冲城区方向,二十分钟后,他已经坐在一家高级餐厅里,借着优雅的烛光开始点单了。

    这个城市里的亚洲人并不多,有也基本上都是一身冲锋衣加大背包的旅行者打扮,像这样穿得正正规规来用餐的实在是罕见,一时也吸引了不少服务生的目光。

    淡淡的香水味飘来,阿尔巴尼亚女人准时出现了,带着温和的笑容坐在铁老板对面。

    “好久不见,陈铁。”

    “你也是,好久不见,米拉,最近生活还好吗?。”

    “我当然很好,普通的工作,普通的住房,普通的生活,唯一有点为难的就是学校里的孩子太吵吵了,没有人愿意认真学习,都急着想出去找生活,赚零花钱。”

    “呵呵,可以理解,读书本来就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我可是从小就对读书恨得要死,你看我现在就拿个破初中文凭,不照样比那些名牌大学生发财多。”

    两个人一开始用阿尔巴尼亚语交谈,不过,米拉就敏锐地意识到接下去聊的话题可能有点敏感,于是就自觉切换到英语。

    “拜托陈铁,你不用拐着弯安慰我,如果你真有那么讨厌学习,那你现在就只能打着手语和我交谈了,更何况你脑子里装的那一大堆天文地理历史艺术知识呢,要知道,我们学校的很多老师可能学识深度都不如你。”

    谎言一秒钟就被戳穿,铁老板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示意服务生先上红酒和餐前点心,随着食品的上桌,两人的谈话转到了另一个方向。

    “倒是你,陈铁,每次我都担心下次再也见不到你了,最近还在打仗吗?”米拉关心地问道。

    “啊啊,当然,我毕竟是吃这碗饭的嘛,不过没关系,最近我的小弟多了,他们干重活,我在后面指点江山就行了,相当安全………”

    “唉,真是拜托你了陈铁,我又不是没经历过战争。”

    女人轻轻叹气。

    “97年阿尔巴尼亚内乱,我只有六岁,战斗就在我家的街区,甚至就在我家门口爆发,可是我知道,真的厮杀起来哪有什么前方后方,子弹,炮弹,碎片,一秒钟内就能杀死一个人,死神随时都可能降临到战场每个人头上。”

    “放心,我的命很硬。”

    铁老板用叉子叉起一块点心,塞进嘴里用力嚼着。

    “没问题吧,放心,一点问题都没有,哦,对了,我刚好带来一些非洲的土特产,那些当地人都喜欢戴这个,虽然我觉得有点胡里花哨,但是你应该会喜欢…………”

    铁老板伸手在口袋里胡乱摸起来。

    不过,米拉知道,这个男人早就知道礼物在哪里,他只是在掩饰内心的紧张而已,紧张自己即将要说出来的,而且已经重复了很多遍的话。

    “好了,等一下吧,陈铁,你应该知道,我只希望拥有一样东西……………”

    “啊啊,没关系,尽管说好了,不过我可不保证什么时候能到,毕竟有些国家的快递慢得要死,就像上次我往国内邮寄一些东西,结果给我在路上滚了两个多月还没到……”

    “那就是你的订婚戒指。”

    “………”

    铁老板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

    米拉叹息,她知道这个男人很爱自己,但是他同时也极度疯狂地爱着自己的兵团。她想要的,只是安安静静的生活。而这个男人则是有巨大的野心,他要打倒,摧毁一切的敌人,建立自己的霸权,他不介意杀戮和战争,甚至无比欢迎这些,这些都让生活在和平中的女教师胆寒战栗。

    裂纹一直就在,而且每天都在以细微的幅度变大。

    “米拉,或许你,不,我们可以………”

    “不,抱歉,陈铁我做不到。”

    “为什么,米拉,你是我的女人,你应该要理解我,应该在背后支持我,我能让你在地球任何一个地方过上比现在富有十倍的生活,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这个态度!”

    陈铁有些激动起来,不自觉地抬高了嗓门。

    “不用急着回答我,陈铁,我没办法走进你的圈子里,我尝试过,但是我做不到,我没法适应这种可怕的生活。放心,我可以等下去,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走出这个圈子。”米拉的眼睛里带着悲伤的泪珠。

    “…………谢谢。”

    陈铁仿佛突然失去了力气,一屁股坐下来。

    两人心里都明白,与其等这一天到来,还不如等世界末日降临比较实际一些。

    中非,新玉门基地。

    小林,杨子等人在黑暗中焦急等待着,此时天降暴雨,黄豆大的雨点倾盆而下,把方圆几十公里浇成了一片泥沼,而新玉门基地就成了泥沼中的一座孤岛。

    “卧槽,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少他娘乌鸦嘴,你以为这是民航飞机啊,说几点到就几点到,迟个把小时是常有的事。”

    新兵们暗中咕哝着,把雨衣抖得哗哗作响,雨水从雨衣上流淌成了一条条小瀑布。

    突然,远处一束手电光闪了一下,紧接着又闪了一下。

    “艹,等死老子,一群王八蛋终于来了!”

    杨子把手里的手电筒挥了一下,然后又挥了第二下,对面响起一片人声嘈杂,三四十个全副武装,穿着雨衣的华裔雇佣兵跑了出来,直冲进基地里面,两边一见,立刻开始激动地打闹起来。

    “艹,你他妈还没死啊。”

    “你死我都不会死,老宋那逼呐。”

    “老子在这儿。”

    “靠,别踢我大腿,还带伤呐,喂,艹,刚刚谁摸我屁股,滚出来老子打断你的手!”

    “…………”

    一个背着svd狙击步枪的高大华裔雇佣兵径直走到小林和杨子面前摘下兜帽,半只残缺的耳朵在风雨雷电中格外显眼。

    杨子立刻激动地抱住他。

    “艹,老哥啊老哥,我们红军三大主力终于会师陕北了!”

    半只耳和小林也激动地和他抱在一起,三个人从新兵时代开始就配合战斗到现在,感情也算得上久经战火考验了,只是最近任务频繁,三个人被调到了不同方向作战,小林留在兵团本部给铁老板干杂活,杨子带着一票新兵在非洲打仗,半只耳则跑到了南美洲,一转眼就十个月左右没见了。

    “好了好了,伙计们,里面请,火锅已经给大家炖上了。”小林大声宣布道。

    众人大喜,欢呼狂叫起来。

    “呀活,牛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