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热点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门外吵吵嚷嚷的,好像有人从外面进来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

    新兵们好奇地走出会议室,只见在基地门口来了两辆军卡,上面坐着齐装满员的政府军士兵,在军卡前面还停着辆小轿车一个黑人军官和一个东方人相貌的男人正站在那里,背着手,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而晖哥正皱着眉头向他们说明些什么。

    小林凑近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是附近的政府军驻军声称他们没有在这儿的开发权,让他们马上滚蛋,把地盘交给身边这位台籍商人,要么就缴纳巨额赔偿金。

    “嗨嗨嗨,先生们,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们已经在你们的所有部门里都登记注册过,并且缴纳了所有应缴的费用,你们没权赶我们走。”晖哥说道。

    那个黑人军官重重哼了一声,扬起头用鼻孔对着晖哥。

    “那些蛀虫说话算个屁,告诉你,黄皮猴子,这儿是老子的辖区,老子说不算就不算,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带着你的人滚蛋,二是交出一千万美金来赔给这位宋先生,不然……哼,我的手下可没什么好脾气。”

    被称为宋先生的男人用一嘴别扭的普通话帮腔道:

    “喂喂,长官说话你们聋了没听见吗,马上滚蛋,艹你们妈的,谁给你们这些大陆乡巴佬说话的胆量!”

    就在这时铁老板来了,拍拍晖哥的肩膀示意他让让,他的手掌刚一挥,围观的华裔雇佣兵立刻齐刷刷闪到了一边,给他让出一大块空地来。

    “咳咳,两位先生,早上好,我就是这儿的主官,请问,你们刚刚说我们需要怎么样来着?”

    黑人军官被这个阵势弄得有点发懵,不过缓缓神后,他马上恢复了之前的神气。

    “都说的很清楚了,要么带着你的人滚蛋,要么赔钱!”

    “哦,那我想冒昧问一句,需要赔多少呢?”

    “妈的,你聋了,我刚刚不是说了,一千万美金吗?”

    “哎呀,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人老了听力就不行了,唉,可是长官啊,你看我们这里小门小户的,也没什么本钱,一千万是不是太多了,能不能打个折五百万吧。”

    今天铁老板态度好得出奇,甚至到了有点别扭的程度,看得所有华裔雇佣兵后背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杨子捅了两下小林,压低声音道:

    “喂喂,这老鬼是不是昨晚喝了假酒,把自己喝成傻逼了?”

    “………我哪知道,要是真这样就好了。”

    黑人军官一看对面态度那么好,一下就来精神了,本来对于欺软怕硬这套,他从来都是极为擅长的。

    “放屁,一千万,少一毛钱都不行!”

    “哎呀,长官,大家出来赚钱也不容易,要么五百五十万?”

    “都说了一千万,没听见吗?”

    “长官啊,我们上有老下有小,口袋里实在没钱,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们吧,六百万?”

    “没钱就拿你的房子抵债,一千万!”

    “…………”

    铁老板看着卑躬屈膝,就差没给对方磕头了,这浮夸的演技看得小林眼睛疼,忍不住扭过头去。

    “砰”

    一声枪响,黑人军官一头栽倒在地上,胸口被打出了个大洞,鲜血狂喷。铁老板像是变脸一样翻出平时最常见的那副凶神恶煞表情,手里挥着一把点45口径p220手枪。

    “妈的,给脸不要脸,老子跟你客气两声你他娘还当真了,来人,除了这条湾狗,把他们全毙了!”

    下一秒钟,推油大神和猪头就操纵着两挺kpv大口径机枪开火了,猛烈的机枪火力如同暴风骤雨般扫过军卡没有任何装甲防护的车厢,那些政府军士兵顷刻间就如同穿糖葫芦一样被机枪弹一排排射穿打倒,连人带成一起被打得稀巴烂,血肉浆糊如同瀑布般流下来,三四十号人连还击都来不及就被杀了个干干净净。

    小林皱着眉头蹭到铁老板身边低声问道:

    “喂喂,这可是官方那边的人,你就这样动手真的好吗?”

    “哼,杀就杀了,那帮连城市都不敢走出来的软蛋官员敢拿老子怎么样,只要老子高兴,两个小时内就能打进首都把他们全杀了。”铁老板蛮横地说道。

    晖哥一把揪住了那位“台商”,把他丢到铁老板面前,后者早就没有之前的神气了,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说吧,小子,给我老老实实回答,不然你就会深刻体会到,什么叫比死还难受。”

    铁老板眯起眼睛盯着他。

    “首先,你到底是什么人,千万别告诉我你就是个普通商人,那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那家伙哆哆嗦嗦地回答道。

    “长官,长官,小的是台籍……哦,国防部直属,‘复兴’兵团少校参谋。”

    “艹,不就是个雇佣兵嘛,怎么连军衔都有了?”

    “报告长官,国……国防部为了振奋士气,在我们出发前每个人都给了临时军衔,声明只要有功,回来就可以转正。”

    “哦,听起来,你们那地方还挺大方的。”

    铁老板用酸溜溜的语气道。

    “第二个问题,你们的部队是来干嘛的?”

    “我们原来接到的任务,是积极插手各大局部战争,打出名声,并寻机歼灭新老两派华裔雇佣兵,但是………但是,我们也知道,这难度也太大了,”参谋哭丧着脸道,“我们不过是来混军龄的义务兵,都想保命啊,于是就借着任务便利在非洲躲起来和当地驻军头目合伙搞血钻走私,每日编造战绩问国防部骗些经费和物资,可是就在今天,我们得到消息,说疯鼠的基地就驻扎在我们隔壁,大家都很恐慌,于是就想利用当地人脉,把你们………”

    “等等,打住,你是说……血钻,你们手里有货?”

    铁老板的眼睛诡异地亮起来。

    “现在换个新问题,你们的驻地现在在哪儿?”

    “西北方向,大约四十公里。”

    “哦,谢谢。”

    说完,铁老板举起手枪一枪打碎了参谋的脑袋,带血的头骨碎片飞溅到周围人的裤子和军靴上。

    “哦,该死,又要洗裤子了,但愿这儿配了洗衣机。”

    小林懊恼地想着。

    铁老板却显得好像和这件事毫无关系一样,拍了拍手道。

    “好了,伙计们,先把手里的事放一放,我们有一票开门大生意要来了。”

    与此同时,西北部边境丛林。

    十几人组成的华裔雇佣兵分队在密林中急速穿梭着,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大量的武器装备和弹药,稍微一跑动就叮叮咣咣作响,在寂静的森林里显得格外刺耳。

    扛着近五十公斤的物资,先是坐各种走私车辆船只车马劳顿,然后再一路狂奔十几公里,无疑对每个人的体能和意志都是巨大的消耗。但是熊向方也没别的选择,他们没有兵站,也没有补给点,只能在每个人的背包里尽可能多的塞上物资,以应付沿途不断的消耗,饶是如此,消耗速度依然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还没到目的地华裔雇佣兵们已经和各种武装进行了三四次交火,经验不足又进一步加剧了消耗。

    现在以他们手头的剩余军火,还够发起一次进攻的,年轻的华裔雇佣兵团指挥官只能祈祷别在节外生枝了。

    这时,小雷从身后摸上来,悄悄问道:

    “唉,熊哥,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个事儿,你这情报到底是哪里来的?反正茂哥是绝对不会提供这些东西的。”

    安全局虽然赋予了派遣兵团远超正规军的自主权,但是也严格规定了他们的行为,要求在无论何种情况下,黄赌毒加走私都绝不能碰,所以这方面的情报也一律对他们封锁,长期以来,新营只能拿到一些处理过的政治和军事情报。

    “放心,放心,绝对有准头。”

    熊向方压低声音道。

    “这是我刚联络上的一个洋人情报贩子,这家伙提供的信息超级准确,几乎每次都中,要价还不高,简直没比这更实惠的事了。”

    “我去,这年头还有那么好的人,熊哥,你可别掉进套里了。”小雷毕竟入伙前在社会上混过两年,警惕心要比熊向方高上一些。

    “嗨,兄弟多虑了,我们也就是一群穷光蛋佣兵而已,就算那家伙有心欺瞒,那我们手里又有什么东西可供他谋取的,根算计我们本就是件赔本买卖。”

    熊向方满不在乎道,他抬头一看,立刻发出了惊喜的叫声。

    “到了,就在前面!”

    一座用帐篷搭建的简易营区出现在他们面前,华裔雇佣兵们立刻四散埋伏下来,熊向方举起夜视望远镜,透过布满噪点的模糊图像,他看见大量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正在营区里行走着,把一辆辆手推车从库房里推出来。

    廉价货的成像品质很低,但是从体型上模模糊糊可以分辨出,是东方人种,这也一定程度上验证了情报的真实性。

    一个武装人员掀开手推车上的帆布,从里面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掂了掂,然后扭头和身边的同伴开起了玩笑。熊向方的眼神完全被这块石头给吸引了过去,人都有点魂不守舍了。

    “老天,这就是传说中的血钻,他妈的,竟然有那么大,光这一块就够兵团一年的开支了吧,现在还有那么多车………”

    “小米,小飞,把六零迫击炮架起来,对准人群狠狠打,尽可能杀伤有生力量,反正钻石也炸不坏。”

    小队仅有的一门轻型迫击炮被迅速架设起来,其他华裔雇佣兵也纷纷打开了武器保险,把子弹顶上膛,像等待鸣枪的赛犬一样静静潜伏在那里。

    “咚”

    一道火光飞射上天空,划出一个小弧线后,直接扎进了营区,只见一道火光闪过,那个正在开玩笑的武装人员被炸飞上了天,另一个也被气浪掀飞,不知道死活。

    熊向方一跃而起,抱起突击步枪就是一通扫射。

    “弟兄们冲啊,干掉他们!”

    ps:部门春检,查公厕,查厨房卫生也就算了,连寝室床铺是不是整洁都要查,烦得要死,未来三四天可能无法保证稳定更新,请见谅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