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新军 2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我自己的雇佣兵团?

    “等等,怎么还要建新兵团,你手下不是已经有一大堆华裔雇佣兵了吗?”小林大惑不解。

    根据他的了解,仅仅还在战场上活跃的华裔雇佣兵就接近一千人,而且这些部队的武器,弹药,被服,器材,食品,几乎样样都缺,更重要的是来自国内的援助资金可怜到等于没有,有的兵团甚至沦落成了捡破烂的,完全靠战场缴获苦苦维持着物资存储量,无形中让战场伤亡率大大增加了。

    就这种情况安全局竟然还要扩军,莫不是嫌华裔雇佣兵死得不够多?

    “哼,跟你这什么都不懂的蠢蛋说个屁。”冯云翼哼哼唧唧道。

    “虽然数量上是很多,但是都没什么用而已,既没有情报支援,也没有稳定的战备基地,只能到处流动,到处挨打,到现在已经有三支华裔兵团不复存在了,其中最扯的一支竟然是被南美毒枭给全歼了,他们的脑袋现在还挂在别墅门口当装饰品。”

    查尔斯耸了耸肩膀,语气说不出的嘲讽。

    “妈的,但是他们拼到了最后一个人,最后一发子弹,最后还上刺刀挑死了十几个人,而不像你手下那些大炮一响就跑掉一半的废物!”冯云翼猛地跳起来咆哮道。

    “是的,他们很英勇的去死了………被你送去死了。”查尔斯冷笑道。

    小林原来一直以为查尔斯是个黑傻子,现在他却意外地发现,这家伙的口才一点都不差,用词甚至比他这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都要犀利。

    k先生挥挥手,示意两人都先冷静一下。

    “好吧好吧,先生们,我想,既然冯处长好不容易从外交部弄来接头关系,不是用来打口水战的不是吗?还有查尔斯先生,你应该也对这次合作抱有些许期待吧。”

    小林一直在观察这家伙。

    从表面上看,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发表过意见,只是在关键时刻出来协调,平衡军阀和安全局两派势力的矛盾,似乎是个人畜无害的调停者角色。

    但是小林记得铁老板曾经和他有一段对话。

    “老板,听说你在江湖上混得久,肯定是经验老道,阅历过人是吗?”

    “哈哈哈,太夸张太夸张了,我也就是一般人多点判断力而已,有什么事赶紧说吧。”

    “怎么样才能放着别人害自己?”

    “嗯……你这个话题给的面也实在太宽了,人有五花八门,狗有黑白黄棕,什么样的货色就有什么样的手段,但是有一点是最要小心的,就是那些从来不说出自己的主见,到处当着和事佬,看上去总是一副好好先生模样的家伙,他们是巧妙的把自己从炮口前挪开,然后拉着大炮轮子把炮口转向自己希望的位置,也就是扮猪吃老虎的恶心人。”

    对的,眼前这家伙就是这样的人。

    “话说,我一直很好奇,这位克朗先生究竟是做什么的,看样子好像是会议的主持人来着。”小林果断把“炮口”转了过来。

    正在争吵的冯云翼和查尔斯愣了一下,你看我我看你,似乎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非常难回答。

    火炮的发射药包好像被一泡尿突然浇灭了,一时也没法打响。

    “嘿嘿,还真是直切要害的回答。”

    k先生微微一笑。

    “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白裔雇佣兵团‘ie’手下,副指挥官,达尔卡;克朗,有幸见面,小林先生。”

    ie?就是之前和他们交手,打得血流遍地的ie?

    “真是幸会。”

    小林咬咬牙槽,使劲把紧张的情绪吞下去。

    “像你这样的人再加上在场的另外两位大爷,想必不是为了再拉个人打麻将吧?”

    “是的,这次我们主要就是谈一笔生意,”k先生直接把话甩上了台面,“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出情报和交通工具,查尔斯总统出地盘,冯处长出人,我们三方共同拉起一支雇佣兵团,当然,指挥权由查尔斯总统和冯处长共同协调,我们一点都不会插手。”

    这家伙还真是够狡猾的,知道两边人都是疑心重重,能面对面坐下来谈已经是不容易了,这时自己这个第三方再插上一脚,只会让整个谈判彻底崩盘,于是明智选择了放弃自己那份权利。

    “什么意思,难道冯处长是要放弃自己一手拉起来的华裔雇佣兵团了?”小林从喉咙里发出冷笑声。

    “放屁,老子就是换一种运作方式而已………”

    “然后只要方法合适,那些新兵团就是备胎,就是弃子了是吗?”

    闻言,冯云翼勃然大怒。

    “你他妈懂个蛋,你就以为打过几场仗了不起了是吗,老子打越猴子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喝奶呐,谁给你的脸在我面前嚷嚷,去你妈的吧!”

    安全局九处处长摔门而去,可是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留他的意思。

    “冯处长就是这样的人,让他冷静下也好,反正,最终他也得回来。”k先生无所谓似的耸耸肩,“不然以他连续损失三支华裔雇佣兵团的失败,光是安全局你不的追责制度就足够把他打趴下了。”

    “不过,查尔斯先生,我记得你也是急需人力和武器弹药来支持你的战争吧,退让一步对大家都有好处。”

    查尔斯哼了一声道:

    “我只是不喜欢这家伙一副自以为是的模样而已,放心,条件我会退让的,但是有一条我必需坚持,那就是小林必须是兵团指挥官,其他的指挥官我一概不认!”

    这哥们脑子是有坑吧?

    小林正想说关自己屁事,你他妈没事把我拖进坑里干什么,就被k先生抢了先。

    “可以,这件事我会极力说服冯处长的,不用担心,至于你,小林先生………”

    “不好意思,我可没什么追求,事实上,在两分钟前,我连为什么会被弄到这儿来都不知道。”

    小林以极快的语速回答道。

    “呵呵,现在或许是,不过,我想未来,小林先生,你会很庆幸自己能得到这个机会的。如果你再能拉一些有经验的华裔雇佣兵来,那就更好了。”

    “我最多能把基地看门的大狼狗带上,其他两条腿的你们基本就别想了,不管那黑家伙说了什么,你都不用怀疑,我就是那么菜。”

    查尔斯笑得很尴尬,一个劲的冲小林使眼色,意思是我好不容易给你介绍了机会,你别拆台好不好。小林只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呵呵,小林先生还真是谦虚,”k先生的眼睛里闪烁这金属般的冷光,“不过这也不是件坏事,至少作为初次见面来说是如此。”

    “这么说,我要当头头了?”

    “我可没那么说,只是查尔斯先生的坚持,而且我认为你也确实有这个资质而已,剩下的……就等我们的通知吧。”

    “听着像是企业招聘会赶人用的标准说词。”

    “嗯,这个比喻很不错,好吧,很好,情况我记下了,很高兴我们在合作路上踏出了重要的一步,现在,你可以滚蛋了。”

    k先生轻松的笑了,他的眼睛依然一点情感也没有,就像是机械制品。

    谁他妈要和你合作,去死吧你。

    谈判结束,小林以最快速度冲下了楼,他可不想和这些讨厌的家伙多呆一秒钟,他现在只想知道铁老板那老混球滚哪里去了,这件要命的事急需向他报告。

    “嗨嗨嗨,伙计,伙计,等等我!”

    身后传来令人头疼的声音,查尔斯急急忙忙追下来。

    “伙计,那么好的事,你怎么就不干啊?”

    小林的一肚子火腾的一下就窜上来,他怒目圆睁,转身直视查尔斯。

    “你他妈是不是有病,这叫好事吗,这叫天坑还差不多!外籍雇佣兵再加上安全局,光是听名字就让我直哆嗦,我只是个普通人,一个混饭吃的小雇佣兵,现在被当成危险分子盯上我已经觉得很糟糕了,我可不想再为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烂事,把自己再加上全家的人命都搭进去。”

    “听着,查尔斯,就在一百多个小时前,我刚参与了一次好莱坞大片似的救援行动,救了一堆人全家,也救了我自己全家的小命。我从那天开始一直紧张到现在,紧张过度的结果就是我连夜冲回家,把一个看起来对我家有那么一丁点儿威胁的女疯子给毙了………我发誓,要是谁再让我家里受到一丁点麻烦困扰,我就要他的命!”

    查尔斯低下头,喃喃自语。

    “对不起,对不起,小林,我没想到这个………我只是觉得,觉得,你可以信任而已,对于其他人我就一点没有这种感觉。”

    “信任,为什么?只是因为我救了你一命?拜托,那只是我收钱办事而已!”小林大叫道。

    “是………不,也不完全是,嗨,我知道这个解释很搞笑,”查尔斯的嘴角抽搐着,似乎是想笑,似乎又突然变得沮丧起来,最后在他那张硬朗的黑脸上变成了一种哭笑不得的古怪表情,“大概就是伯乐看到中意的马匹差不多吧,眼缘到了,感觉也就来了,嗯,这个比喻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再想想………”

    小林翻了个白眼。

    好吧好吧,没想到这家伙除了gay佬之外,还连牲口都不放过。

    不过,这个想法在他的脑袋里一转,让他的心情倒是好了不少,于是他果断丢下还在冥思苦想的伯乐先生,一溜烟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