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绝后患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一共九条非裔雇佣兵的死尸,整整齐齐排在那儿。

    他们的眼睛里透着愤怒和惊讶,而一大半人甚至连摆了个什么表情都看不出来,因为他们的脸已经完全被打烂了。

    黑狮的雇佣兵们叫来一辆破吉利车,从后备箱里拿出警示带,警服,还有各种零零碎碎的装备,在华裔雇佣兵们惊骇的眼神里,他们只用了一两分钟就把自己装扮成威风凛凛的警员,并且用娴熟的动作拉起警示带,用白布遮蔽尸体,布置好现场,有模有样的劝阻围观的居民。

    很多华裔雇佣兵们都不清楚陈茂的真正身份,不过看到这么多训练有素,行动诡秘的武装人员,就算脑子再不好使的人也能察觉到一些异样,一时间,底下议论纷纷。

    几分钟后,两辆警车和一辆打着警灯的小斯柯达呼啸而至,尸体被很快抬上了车,估计在晚间新闻里,很快就会出现“某地小区发生激烈枪战,疑为黑帮人员火并”之类的标题,然后在未来几天内就被海量的信息流淹没。

    黑狮的人员也火速收队离开,临走前,烟鬼用力戳了两下小林的胸口:

    “听着,小子,回去让那条老狗稍微安分一点,不然我会亲自上门去,拔光他的狗牙……”

    “好了,烟鬼够了,马上去给我联系距离最近的,我们的人开的殡仪馆,让他们准备好骨灰盒子,妈的,真是受不了,今天晚上又是一大堆工作。”

    老胡摇着头道。

    “哦,对了,老陈,冯处让你去他办公室谈谈,立刻。”

    “好吧,我知道了。”

    陈茂苦笑道,然后对身后的华裔雇佣兵们一抱拳道:

    “今晚多谢诸位兄弟相助,否则陈某人就算浑身是铁也打不出几颗钉子,只是我这边也没什么钱,只能改天摆个小宴席请大家,务嫌简薄。”

    “唉,大家伙出门在外,都该互相帮助,茂哥这说得是什么话。”众人异口同声道。

    众人当下纷纷散去,小林找到陈茂,深深致谢道:

    “这一次多谢老兄帮忙了,救了疯鼠一大帮伙计家人的命,只是害得老兄又要倒霉受罚,实在过意不去………”

    “好了,好了,就像之前大家伙说的,互相帮助,有什么好见外的,以后多联络吧,要是疯鼠那边有什么信息需要传达,随时告诉我。”

    “好。”

    两人当下互换了通讯方式,小林把借来的np22手枪交还给了陈茂,在小区门口道别。

    陈茂驾车离去,可是小林却没有动,他皱紧了眉头,一下下用力搓着手掌,似乎有什么事让他非常不安似的。

    然后他一伸手,拦下了一个背着长包裹,正准备骑电动车离开的华裔雇佣兵。

    “搞毛,怎么了?”那个华裔雇佣兵一脸莫名其妙。

    “老哥,身后被的家伙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那个华裔雇佣兵脸上立刻露出警觉的神色,小林急忙连续解释道:

    “放心放心,我拿个上子弹都要半天的破气步枪还能干什么,无非是这一波事搞下来,觉得没件防身家伙心里发慌,等我放身上捂两天,等没事了马上就给你送回来,拜托,别哼哼了,我的脸,我的名字你也都记住了,要不行我现在就让你拍张全身像留证据好不好!”

    话说到这份上了,那个华裔雇佣兵有些不情愿地把枪交给陈茂,然后给他连人带枪照了一张全身像,一再叮嘱这是严厉管制品,绝不能搞丢了,不然他们两个马上都得进号子。

    小林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能找到的所有美金,欧元,人民币,甚至上欠亿的津巴布韦一股脑给对方塞过去,可是他坚决不收。

    “说实话,我们兵团最近也被你们疯鼠削过,我一点也不喜欢你们的人,但是看在你和茂哥熟悉的份上,我才愿意帮你,不然你给我一百万我都不干。”

    那家伙说完,发动他的小电瓶车就一溜烟走了。

    小林也转身撤退,不过他并没有回原来的宾馆,而是在客运站边找了一辆黑大巴,讲好了价钱就上车直奔自己老家而去。

    那座小城市还是那么俗气,还是那么无聊。

    下车后,根据之前查阅的新闻里的内容,小林很容易就找到了坐在局子门口的阿玲,一段时间没见,这个高傲漂亮的女人已经变成了类似疯子一样的货色,头发披散着,眼睛大大地瞪着,衣服已经脏乱地看不出本色来,身边摆着一桶红漆,她就用那玩意儿沾着毛笔,一点点把那些被雨水冲淡的字迹描鲜艳了。

    有人想拉起她,她就像被激怒的母狗一样,踢打,撕咬,甚至用头撞对方,发出阵阵嚎叫声,吓得人远远逃开,然后她又继续开始自己的工作。

    “杀了他,小杂种,小杀人犯,一定要杀了他,杀了他,杀他全家,杀…………”

    小林的心脏多跳了两下,一股无法抑制的厌恶蔓延上来。

    果然,这对家里人是个威胁,必须解决掉。

    气步枪的有效射程只有两百米左右,再远一些小口径子弹的弹头能量估计连鸟都打不死了。他四下观望了一下,最终确定了附近一家小宾馆的消防梯,瞅准四下没人,他手脚并用,迅速抓住扶梯爬上去。

    但是等小林气喘吁吁的爬到位时,却惊骇地发现,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

    而且还是他的熟人。

    “妈的,你小子动作也太他妈慢了,老子酒都快喝完了你他妈还没上来。”铁老板晃动着手上的一小瓶二锅头,喷吐出的句子里已经有三分醉意。

    “你你你你………你他娘怎么在这里!”小林惊得话都说不齐整。

    铁老板却一点都没有解释,把小林的背包拽下来,拉开拉链,把里面的气步枪拖出来看了眼。

    “哦,原来是峨眉牌的,你不会就想用这种鸟枪杀人吧?”

    “嗨,什么杀人,我还什么都没有说………”

    “拿着吧,自己去校枪。”

    铁老板随手把身边的一个大黑防水袋丢过来,小林下意识的接手,入手沉重的手感差点让他脱手。

    拉开袋口,一把铮亮的m93黑箭反器材步枪暴露出来。

    “偷渡运来的,到时候记得把运输费给我。”

    铁老板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拎着酒瓶就转到一边去了,一副看戏的模样。

    小林觉得整个人都别扭起来,好像是自己就完全被铁老板捏在掌心里了,他甚至想一枪托直接甩到铁老板那张令人厌恶的大脸上去,可是,这情绪也仅仅维持了一秒钟,他以一种无比熟练的动作架枪,校枪,校正瞄具,顶上子弹。

    “砰”

    巨大的枪口焰喷射出来,大口径重尖弹以二点五倍音速飞出枪口,裹挟着强大的动能向阿玲的背脊猛击而去。

    女人的上半身犹如内爆一般,瞬间整个爆碎开,骨头,血肉,内脏,喷得到处都是,下半身摇摇晃晃了几下才摔在地上,把剩下的半坨子宫给甩在地上。几个离得近的小记者和小市民瞬间被溅了一身血污,当即趴在地上吐,警员们听到情况不对也跑出来,结果一看之下也忍不住恶心狂吐,整条街上乱成一团。

    小林一拉枪柄退出空弹壳。

    向左上角倾斜零点五个密位,确认目标死亡。

    趁着一片大乱的机会,小林和铁老板从消防梯内门走进了宾馆,然后大摇大摆地从大门口溜达出去,把反器材步枪和气步枪丢上铁老板的车口,转身找了一家小拍档用餐。两个人点了咸菜烧黄鱼,芹菜炒鱿鱼,家常豆腐,红烧鸡等几个家常小菜,铁老板吩咐点单的先上碟牛肉和两瓶啤酒,他们先喝点小酒。

    排档摊破旧的风扇咯吱咯吱转动着,这个点离正常饭点还有点时间,用餐的食客并不多。啤酒的瓶盖被铁老板用大拇指轻轻一推,撬飞出去老远,他给自己倒了一满杯,然后是小林的。

    军需官并没有拒绝,拿起酒杯就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他觉得自己的内心都在哆嗦着,就像抽风了一眼,一大杯酒精饮料下去,这股古怪的感觉很神奇地好了很多。

    这种让人难堪的感觉在以前杀掉二肥时也出现过,不过这一次程度似乎轻了一些。

    “老板,你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很难得的,铁老板并不在乎手下的无礼,慢条斯理地把自己那杯也灌了下去。

    “很简单,因为就在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关于你个人原则的小理解误区,你那最恶心的一条,对,就是事不关己那个,就像某些烂片一样竟然还有个续集,更准确的来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事若关己,至死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