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短兵相接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啪”

    空气里响起了奇怪的击发音,正准备开火的非裔雇佣兵手一扬,立刻倒下去,胸口一团血迹缓缓扩散开。

    其余的非裔雇佣兵们大惊,常年训练的技能让他们立刻以车辆为掩体隐蔽起来。塞亚姆瞄了一眼尸体躺倒的方向和创口位置,立刻对射手的位置有了大概的判断,这绝不是个合理的狙击位,而且再加上这个古怪的枪声,他可以肯定,对方手里拿的肯定也不是正规枪械。

    非裔雇佣兵头目一挥手,指挥手下贴着墙边的阴影快速移动,很快从防线侧翼绕进了小区,这下在场的华裔雇佣兵全急眼了。

    闪电熊:妈的,狙击手你眼瞎了,那么多目标你都不打

    飞翼:对啊,射他妈的啊

    一杆鸟枪:你们以为我不想啊,我是狙击手,但是现在我手里就一把从射击场上顺来的破气步枪,上个子弹都要人命

    运动用气步枪的口径还不到8mm,射程不足两百,以军用步枪的性能对比,简直就是废铜烂铁,也着实苦了这倒霉哥们了。

    就在这时,陈茂和小林终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凑了一支十四人的机动部队敢过来,此时整个战场已经是鲜血淋漓,小林急忙在群里狂喊。

    红鲱鱼:枪,谁手里有枪分一些过来

    原来,他们也是严重火力不足,除了三把制式手枪外,就只有一把仿六四和一把小口径气步枪,剩下的都是些砍刀弓弩之类的破玩意儿。

    闪电熊:保安室,我这边还有三把“单打一”,可是每把枪就只能分一颗子弹了。

    小林立刻猫着腰向保安室跑去,眼前血淋淋的场面让他大吃一惊,内心一下整个扭起来——他本无意让他们来送死啊。

    健壮的小伙子吃力地把枪械递过来:“老弟,好好打,小心他们的冲锋枪。”

    小林觉得自己应该有一堆话要说才对,至少得说声谢谢,可是让他憎恶的是,自己竟然冷酷到连一点这方面想法都没有,最后只是点了两下头,接过武器就往战场跑去。

    机动部队面前武装了起来,可是装备依然是杂七杂八,根本没法和非裔雇佣兵的正规枪械抗衡。但是这时,非裔雇佣兵已经插入了小区腹地,再不把他们挖出来恐怕会出大麻烦,于是两人只好带队硬着头皮往里冲。

    好在这个老式小区并不大,仅仅跑了不到四百米,两队人马就在一条狭窄的巷子里遭遇了。

    “哒哒哒”

    塞亚姆立刻端起冲锋枪发射了密集的火力,其他非裔雇佣兵也紧跟着开火,华裔雇佣兵火力不足,一下被推出了巷子。

    这些该死的华裔雇佣兵真像是虱子一样,杀不完了。

    塞亚姆的心里越发狂躁起来,他命令手下顶住防线,自己带着两个手下先从二单元杀进去,情报显示这一家住着两户华裔雇佣兵家属,而且刚好是上下楼层,正好一起做掉。这家伙的动作华裔雇佣兵看得真切,可是两枝冲锋枪密集的火力完全封锁了路口,让他们根本无隙可乘,那该死的71发弹鼓就像是打不完一样。

    “卧槽,这帮孙子在打掩护,我们怎么办?”阿丘急得大叫道,可是这时他手里就一把弓弩,连射兔子都别扭,更不用说打人,饶是有一万种怒火都无力发泄。

    小林迅速一扫建筑外墙,他的眼神立刻盯上了墙体水管,这种老式小区的水管用的还是粗壮的不锈钢管子,虽然外壳锈迹斑驳,但是内部依然坚挺。

    “茂兄!”

    小林一招呼,对着管道做了下手势,陈茂立刻意识到他的意图,收起手枪,在小林的手掌上一踩,扒住管道蹭蹭几下就冲上了三楼。翻墙砸门扒楼,这可是任何特工都必须练的基本功,一时把小林都看傻了。

    小林像是只倒霉的大熊一样,费力在管道上扒了好一会儿,这才冲上了二楼,最后还是陈茂伸出手来,一把将他拽上去。

    “呼,谢………”

    小林的话才开了个头,塞亚姆那张黝黑的大脸就从楼道尽头闪出来,六目相对,两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骇,但是非裔雇佣兵头目的速度明显要快一些,举起冲锋枪就开火,枪声在狭窄的楼道内简直震耳欲聋,两名华裔雇佣兵也毫不示弱地举起手枪还击。

    枪弹横飞,子弹打在墙壁上向多个方向反弹,呼啸着从射手耳边擦过,恐怖的场面让小林忍不住想起以前玩的一个叫“三维弹球”的游戏,只是这一次球的数量多了几十倍,而且被命中一下也不是简单的加减分,最轻也得被撕掉一块肉。

    “他妈的,又是你这小杂种,等着,我都打听清楚你名字了,老子待会儿就杀光你全家,把你老娘吊起来日了!”塞亚姆一边开火一边疯狂骂着粗话。

    “去你妈的!”

    小林大怒,把手枪伸出护栏猛烈开火,但是冲锋枪的火力实在太猛了,两把手枪根本压制不住,反而是两人好几次差点被塞亚姆打中。

    在该死的老兵油子枪法实在是太准了!

    “上楼!”

    陈茂大叫一声,拖着小林就往四楼跑去,塞亚姆带着两个非裔雇佣兵在后面猛追,军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和枪声交替响起。

    “妈的,要是我能活着回去,我一定要在家里藏一把冲锋手枪!”

    小林死命扣着扳机,把子弹一发一发射出来,温吞的火力让他恼得几乎要爆炸,可是在猛烈的冲锋枪火力下,他们只能又往上爬了一层。

    这座破楼也就只有六层而已,再退他们就要上天台了。

    因为是老式小区,上层的楼道显得乱糟糟的,每个能利用的地方都堆满了杂物,墙角堆着椅子,旧家具,箩筐,还有一卷一卷的白铁皮,两个人一见之下都动了把这玩意儿当防弹掩体用的想法,但是没想到一般之下才发现是厚度不到两毫米的薄铁皮,根本挡不住威力强大的51式手枪弹贯穿,只好作罢。

    非裔雇佣兵逼近上来,娴熟的使用两把50式冲锋枪进行交替射击,火力密不透风,打得两个华裔雇佣兵几乎抬不起头来。

    “妈的,我们要死了!”陈茂叫道,从十二岁接受训练开始到现在,他还没用对形式如此悲观过。

    “未必!”

    小林咬着牙关,在楼道里到处找着能用的工具,突然,他斜眼瞄见了在白铁皮上映出的个黑影子,晃来晃去,鬼鬼祟祟往楼梯上摸。

    小林吸了口气,突然一转身闪出去,举起手枪连射三枪,其中一发子弹从一个非裔雇佣兵的耳朵擦过去,打出了一个血窟窿,那家伙惨叫着,怒骂着,举起冲锋枪就要开始射击,但是小林早就迅速缩了回去。

    好的,比估计的方位稍微差一些,但是这样就有底了。

    “你干了什么?”陈茂大吃一惊。

    “没什么,有点底了而已。”

    小林咕哝着,继续盯着白铁皮上映出的影子,这该死的破金属板反光效果很糟,人影一会儿变大,一会儿变小,很难分辨,但是脚步声近在耳边,小林也只能凑合了。

    两个非裔雇佣在冲锋火力掩护下,沿着楼道冲上来,小林尽可能蜷缩着身子,猫着腰闪出来,依靠着模糊的手感,把np22手枪的机械瞄具对准上去,但是没想到,竟然一下圈中了一个非裔雇佣兵的脑袋。

    艹,lucky!

    枪响,自动手枪轻快地向后跳了一下,那个非裔雇佣兵的脑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大洞,他瞪大眼睛,双手张开,带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倒下去。

    第一个!

    小林立刻调转枪口,另一个非裔雇佣兵受了惊吓,立刻把手里的64式手枪转过来试图还击。

    但是动作太慢了。

    小林甚至都没有瞄准,只凭感觉扣动了扳机。

    非裔雇佣兵身后的墙壁上喷溅上一片血浆,那家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个麻袋一样滑下去。

    “啊啊啊!!!”

    50式冲锋枪吼叫着,塞亚姆疯狂扣着扳机开火,但是连一枪都没打中小林,那家伙早就闪到了安全地带。

    “再上两个人,快点!”

    塞亚姆咆哮道。

    立刻有两个拎着64式手枪的非裔雇佣兵冲上来,二话不说就向楼上冲去,这一次,小林看得更真切了,连扣扳机两枪放出去,两个非裔雇佣兵几乎是同时中弹,9mm子弹刺透了他们的肺叶,他们踉跄这从楼梯上翻了下去。

    塞亚姆几乎傻眼了。

    第一次,他强悍的内心感到了无法抑制的寒意。

    这是什么鬼枪法,到底是巧合,还是………

    而这时,小林只觉得身上的某种底火一样的东西似乎被击发了,身上充满了能量,这或许就是老兵们经常说的“来手感”了。。

    还有一个缩在楼梯口!

    小林一下试图冲出来,一边的陈茂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拖回来,不到半秒钟的时间,一排排冲锋枪弹就从楼梯口扫射上来,打得护栏火星乱飞。

    “该死,你在搞什么!”

    “我能击中,我能击中他!”

    小林挣扎着大叫道,一边挥起手枪开火,子弹打在墙壁上然后向楼下弹出去,远远落在塞亚姆身边,非裔雇佣兵头子完全没管这个,他拎着冲锋枪一边扫射一边往楼上冲,准备自己亲自解决问题。

    小林身上的躁动越来越强烈了,迫不及待的就想射点什么出去。

    “砰砰砰”

    小林挥着手连续开枪,子弹全部打在了墙壁上,都成了乱飞了跳弹,一发飞下了楼梯井,一发打进了楼上的防盗门里,但是第三发却形成了小林梦寐以求的漂亮弹道。

    “噗”

    塞亚姆的胳膊上喷射出一团血雾,一枚在撞击中变形的9mm铅芯弹头从他的肌肉里打进去,翻转滚动,一直到卡在骨头上才停下,几乎把他的隔壁切断。

    “该死的!”

    塞亚姆措手不及,冲锋枪滑落在地,捂着伤口踉踉跄跄的退后。

    “厉害!”

    陈茂目瞪口呆,忍不住叫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