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联合行动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面包车冲上高速,非裔雇佣兵们在后排座上安静的整理枪械,把弹匣里压满子弹,现在他们手里一共有三把老式冲锋枪,五把各种手枪,还有一些从市场上买的绳索,砍刀,酒精,手套之类的工具,初步武装了起来。

    车厢里弥漫着炙热的杀气。

    塞亚姆在副座上,袖子一直撸到胳膊上,手里拿着那张地址清单,一个一个对应着打勾,很快上面超过一半的人都被他勾定了。

    “往泰安走,先血洗了他们的老巢!”

    非裔雇佣兵头目冷冷下达命令,司机马上一切方向盘,向高速上的一个岔口拐进去。

    在出发前,塞亚姆带着他的小队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地级市以上城市单位的名称,风土人情,大致方位,他们都已经研究透彻并记在心里,这都是为长途奔袭的掩护做准备,这些该死的东方人的家乡面积实在太大了,想要完全不被发觉完成任务几乎是不可能的。

    让塞亚姆觉得不爽的是,他听说这个东方国家一家往往只有一个孩子,那也就是说,现在他杀光一家人只能砍下两个人头,这样屠杀的爽快感无疑会大打折扣。

    塞亚姆开始思索有没有什么别的比较好的点子。

    突然,正在驾车的突击队员向后做了一个手势,所有非裔雇佣兵在一分钟内就把武器收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胡里花哨的鼓吹乐器,满地的可乐罐冒了出来,啤酒瓶在地毯上滚动,他们也仿佛变成了一支敲敲打打唱rap的流浪乐队。

    两名交;警打着手势,示意面包车靠路边检查,那里有一小队警员正等在那里,为首的一名警官敲了敲车窗,片刻后,塞亚姆带着灿烂的笑容就爬下车来。

    “怎么是外国人,卧槽,一整车都是你们谁英语好一点的?”警官急忙向身后的同伴求助。

    “不不不,我会中文,尊敬的警官先生,请问有什么指教呢?”塞亚姆带着灿烂的微笑问道。

    “哦哦哦,那就好。”

    警官松了口气,这个小动作表明他是个刚刚升职不就,或许连婚都没结的新手,这样的人往往会在对人和对工作上很紧张,生怕什么事做不好落下笑柄。

    但是一紧张人就容易出错。

    “证件,对,请出示一下你的证件,额,伊思摩特,卡拉泽塞亚姆先生是吗?”

    “是的。”

    “你是来这儿旅游吗?”

    “是的,刚好国内放假,就带些朋友来这儿玩。”

    “准备去哪儿呢?”

    “从南方出发,一直玩到山东半岛,听说那儿的海鲜非常好吃,然后我们打算再转个大圈,从济南往回走,刚好再浏览几个挺有名的人文景点。”

    非裔雇佣兵们的证件,从护照到驾驶证都有完美的记录,警官根本看不出问题来,问答中也没有丝毫破绽,所以他盯上了车子。

    “受上级命令,暂时检查一下你的车辆,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当然没有问题。”

    警官一打开车门,一股浓烈的香水味和酒精味就冲了出来,一群喜笑颜开的黑人举着乐器和饮料罐就冲着他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叽里呱啦讲着听不懂的语言,把饮料罐送到了警官的鼻尖下面,这股热烈的气氛一下把检查人员给搞晕了,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候,塞亚姆果断冲出来,大声斥责同伴的无礼,命令他们都滚下车来,让警员们进行工作。这个举动无疑博得了在场人的好感,因为哪怕是自家公民,那么自觉的人也不多了,而且乱七八糟,到处叠着行李的车厢也实在让人待不下去,匆匆翻看了几个行李袋和后备箱后,就下车放行。

    因为实在是太匆忙,以至于没有人注意到非裔雇佣兵们藏在坐垫暗格里的冲锋枪和塞在随身乐器里带出来的手枪。

    “那么,祝你们旅途愉快。”

    “谢谢,亲爱的警官。”

    两边在友好的气氛中道别,没有产生任何问题,这个哨卡继续在公路上拦截“特大纵火案”的嫌疑人车辆,一直忙到深夜十二点才换岗睡觉。

    这边,陈茂开着一辆吉普车直冲高速路口,而心急火燎的小林已经等候多时了,没什么废话就钻了进去。

    “诺,拿着,这枪还是我借的,千万别搞坏了。”陈茂把np22连同枪套和三个弹匣一起递过去。

    “谢谢。”小林随便试了一下手感就把枪收了下来。

    现在可不是客气的时候。

    但是手里没有长枪,只靠一把平时根本看不上的小手枪作战,小林怎么都觉得少点意思。

    “老哥,虽然我知道这问的有点无耻,但是为什么你没带把长火出来?”

    “你以为从武装部队军火库淘一把长枪出来要过多少道手续,不被那些贼死板的保管员逼着问才怪,”陈茂摇摇头,“但愿你说的敌人没什么重火力。”

    “你这边有什么想法吗?”陈茂单刀直入问道。

    “稍微想了下,疯鼠现在光作战人员就接近一千,东西南北各个方向的人都有,而塞亚姆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一整个aut兵团都带进来,况且在内陆他也找不到那么多能装备他部队的武器,所以很有可能只是小队级别的小股武装。”

    或许是过于激动导致血压升高,小林觉得自己的思路比平时要清晰得多。

    “塞亚姆是谁?”陈茂奇怪道。

    “aut雇佣兵团主力干将,砍刀分队分队长,擅长使用军刀,手段非常好,性格上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徒,第一次交手我差点被他直接弄死。”

    不得不承认,现在想起那个飞车追杀自己的凶悍雇佣兵,小林的心里还是有点微微吊着,毕竟当时那家伙的那股疯狂给他的震撼实在太大。

    “好吧。”

    陈茂一打方向盘,把吉普车拉上了高速。

    “我和非裔雇佣兵没交手过,这方面就全听你的情报了,既然是小分队作战,那么他就不可能一口把那么多华裔雇佣兵家属给吞下去,就像军事战斗一样,他只能挑大块的歼灭。抱歉,我不是有心打听你们兵团的机密,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在疯鼠中占比重最大的是哪儿人?”

    小林无奈地摇摇头,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

    为了方便自己挂了之后寄骨灰盒,所以每个人都老老实实写了地址在小林这儿登记,所以军需官手里有比较完整的新兵住址资料,可是这些家伙都是被债主从各地抓来的,籍贯实在是够杂,五湖四海哪里的人都有,并没有是什么一致性。

    至于老兵那边,他就完全不清楚了,那帮家伙老是把自己搞得神神秘秘,话可以说,天可以聊,但是一旦涉及家庭就闭口不言了,尤其是对他们新兵,那嘴巴更是密不透风。

    “好吧,那我们就只能从现有的情报逆推了。”

    陈茂用力踩了脚油门,让整辆车载公路上开始飙起来。

    “我看过老部队荣誉墙上的资料,铁老板是山东泰安人,也是在泰安本地入伍,同时安全局内部档案显示,疯鼠最早的招兵买马和活动记录也是在泰安,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就是他们的老巢。只是泰安市有百来万人,我们就那么大刺刺冲进去和海底捞针似乎也差不多了。”

    小林的思路被陈茂清晰的分析带动起来。

    “虽然不知道详细地址,但是大仙,大神,噜噜,晖哥,全部都是军人背景,而且彼此似乎都是从小混熟的,第二批第三批貌似都是这个尿性”

    高速运转着的思维猛地刹住车,两人的话头同时顿住。

    “军区大院!”

    陈茂立刻抓起手机。

    “我去叫些人手来帮忙。”

    小林一听赶紧阻止。

    “别别别,就不麻烦其他华裔伙计了,我现在不管账,可付不出那么多佣金。”

    其实他是忌惮之前疯鼠和新兵团之间因为分地盘结仇,现在这边收着勒索来的钱,那边去找人家帮忙,怎么都觉得太无耻了点。

    陈茂当然看出了他的想法。

    “行了行了,都人命关天的时候了,你就别磨磨唧唧了,放心,大家伙不是那么没气量的人。”

    于是陈茂就开始打电话了,有几个电话还算顺利,但是大部分只要说到是帮疯鼠的忙,都是调门一下高起来,吵吵嚷嚷,愤怒之情溢于言表,像是说到的杀父仇人,搞得小林在一边如坐针毡。不过,陈茂充满耐心的一个一个劝说过去,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努力把他们安抚下来,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就一句话吼出去了。

    “艹你妈的,人命关天知不知道,还叽叽歪歪的搞派系,活该下次别人来杀你爹妈没人管你!”

    有人在骂骂咧咧,有人在嘟嘟囔囔,有人甚至用屁股对着话筒放了一串臭屁,但是每个距离目标点最近的华裔雇佣兵还是以最快速度从被窝和女人肚子上爬起来。就这样,陈茂竟然东拼西凑拉起了一支队伍,各个兵团的人都有,在陈茂的部署下自发往目标点赶去。

    “目标,泰安,出发了。”

    “走了走了,事情搞起来。”

    “gogogo。”

    “出发出发,我先走为敬。”

    “伙计们,赌一百块钱,我肯定是前五名到位!”

    “”

    乱七八糟的语音,段子,在聊天弹窗里和听筒里响起来,伴随着噼里啪啦的操家伙声音和引擎发动的声音。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军需官被深深感动了一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