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兵团战争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确实,如你所说,最近华裔雇佣兵之间的武装冲突似乎大幅度增加了,”雷络拿起桌上的土造红米酒,给自己倒上一满杯,然后又给另一个酒杯满上,“但是我觉得,这责任应该你们也有份不是吗,当年就只有我们和疯鼠两队的时候,可从没有听说过这种烂事。om”

    陈茂接过了酒杯,可是浓郁的酒精香味却刺激不起他心里一点点畅饮的**。

    “好吧,络叔,能别什么屎盆子都往我们头上扣吗,我应该说过,那些都是该死的台籍雇佣兵做的,就像他们主动进攻你的基地一样,那都是他们自己找死,甚至我都怀疑是背后有人指使………”

    “是‘都是’,还是‘大部分’是呢?”雷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冷不热道。

    陈茂一时无言。

    “我不是傻子,大侄子,安全局搞的路数我都知道,那些老狗的意图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就是因为我们和疯鼠不听话,所以迫不及待就想找人把我们的位置顶掉吗?解老鬼和冯老鬼这一手玩得简直白痴地要命,我怀疑他们的脑子还活在二十年前,真当现在还是冷战末期兵荒马乱的时代,随便组个兵团就能在市场上大杀四方,简直是笑话。”

    “现在雇佣兵这行讲的也是市场竞争,大行情就摆在那里,非裔,华裔,白裔,还有混合裔雇佣兵团已经把世界战场瓜分地差不多了,安全局倒好,一下大刺刺地放出那么多狗腿子,那意思就是简单明了地向市场宣战………之前你说到,希望我们看在同胞的份上暂时休战,我只能说,你应该庆幸我们是同胞,不然安全局那些小狗早就已经血流成河了。”

    角落站着的高欢发出轻微的冷笑声,他身边的卫兵也在讽刺地笑着,像是在嘲笑他们的不自量力,又像是在嘲笑决策者的昏庸。

    陈茂挑了下眉毛,不动声色。

    “那么,二叔,有什么要抱怨能能回家找婶子说吗,现在条件我也跟你谈了,道理我也跟你解释了,是不是我还应该给你磕头道个歉?”

    雷络似乎笑了一下,转动着酒杯。

    “呵呵,果然还是老脾气,小子,我的耳朵不聋,我现在也终于搞懂了你为什么能搞定铁老板那老狗,45%,再加上地盘的限额,这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很好奇,你一个小小的安全局尉官,哪儿来的那么大权利?”

    “你也不需要好奇,二叔,只要你一句话首肯,我这边马上就打钱,就是那么简单,行不行你现在就给个话。”

    陈茂似乎有些不耐烦了,直截了当道。

    “哈,哈哈哈,行,当然行,既然铁老板那老狗都答应了,我再不答应岂不是显得我我凶鹰很没有肚量?你小子也不容易,既然我和你老爹是兄弟,那也没理由不照顾着,我给你减轻些负担,35%就行,地盘份额你看着办,到时候和我说一声,我最大限度给你让利。”

    “那就多谢二叔了。”

    雷络大笑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陈茂和林影走了,高欢瞄着他们的背影,欲言又止。

    “小欢,有事就直接说吧,什么时候你变得像个娘们了?”

    “司令,不管是35%还是45%都不是个小数目,而且这条件开得那么大方,我总觉得……”

    “超出了安全局境外特工的权限是吗,”雷络淡淡道,“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但是我更知道,这小子从最小的时候开始,没有把握就绝不会多吐一个字,所以相比资金……呵呵,我倒是更期待他的手段。”

    “另外,你想办法再和晖哥沟通下,不用让他一定要加入我们,只是关键的时候让他作为一个沟通渠道,以资防备,狡兔三窟嘛,我还没天真到会相信安全局的承诺。”

    “明白,司令,那么摩萨德呢?”

    “只有死人才会相信那些家伙说的话,虚与委蛇就好。”

    离开凶鹰的指挥部大约十公里,手机才终于能收到一点微弱的信号。陈茂的手机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各种各样的信息撑爆炸了,他抽空看了两条,他的脸色一点点晦暗下来,然后就把手机丢到一边,默不作声地继续开车。

    林影同样一句话也没有说,她知道在这个情绪下陈茂只需要静静还有一杯酒。

    吉普车一直开进了最近的一个小镇里,陈茂找了个小杂货店买了一提啤酒,就在河堤边开了起来,一口气就把一罐酒一饮而尽。

    “三哥死了,被台仔给打死的。”陈茂的声音如同套上了一个箱子一样沉闷。

    林影点点头。

    “团里刚刚在齐哥的指挥下吊死了十五个俘虏,以血还血,都是台仔伙计。”

    林影继续点头。

    “哈,现在所有人都找我找疯了,骂我不讲义气,兄弟都被人打死光了还飘在外面鬼混,哈哈哈哈。”

    陈茂开始大笑,笑着笑着就突然痛哭流涕。

    林影小心地把他的头抱在怀里,她知道,这个表面上英武刚毅的男生,内心里实在承受了太多压力了。

    入夜,疯鼠小队继续在荒漠中开进着。

    在凌晨时分,他们和其他华裔小队分开了,驾驶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车辆向沙姆领土深处开进,一路上到处都是燃烧着的,枪声震天的城镇,似乎混乱已经入侵到了边境地带,到处都是政府军和叛军在交火。

    在洗脚大仙的命令下,全部车辆统一关闭了车灯,摸着黑在公路上开进,一路上竟然也有惊无险,除了偶尔撞飞了几只在公路边乱窜的牛羊外,什么敌情也没遇上。

    “唉,妈的,闲死老子了,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吃子弹啊。”

    军医鬼子在后排座上烦躁地嚷嚷着,一开口就让人浑身难受。

    闲着无聊之下,小林忍不住开始和洗脚大仙聊起陈茂说说的谈判的事,他还提起了陈茂在分别是说过要去找这次华裔雇佣兵冲突的始作俑者凶鹰谈判,可是他压根儿就不知道凶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军团,也担心陈茂这样大刺刺地冲过去会不会成功。

    可是洗脚大仙却用确定无疑的语气告诉小林。

    “放心,既然那小子能说服铁老板,那么绝对就能说服雷络。”

    “为什么?”

    “很简单,因为很多年前,疯鼠和凶鹰本就是一支军团,直到现在,很多习性甚至是指挥官的风格都是如出一辙,一样的条件,产生的效果不会差到哪里去,或许在凶鹰那儿还能打个折扣。”

    这下轮到小林跳起来了,因为他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事儿,一直在车厢里抱着弹药箱打瞌睡的新兵一听说有大新闻,也顿时来了劲,一窝蜂似的涌到驾驶室。

    在洗脚大仙一边骂一边描述中,新人终于听清了个大概。

    原来在疯鼠就是由铁老板和雷络联手创建的,两人都是退役军人出身,又都有好手段,于是在各自的机缘巧合下,就正式合作在一起,拿出手里微薄的一点退役金组建了疯鼠,因为雷络的军衔更高,于是他就是疯鼠第一任司令官,铁老板则是副手。

    据说,雷络非常精于摆弄关系,打通关节,在人情方面做得滴水不漏,竭力为疯鼠拉来任务,争取最大的人脉。而铁老板则在战场指挥和单兵战斗技巧上有着过人天赋,于是就把战斗和训练两大块扛起来。

    两人在疯鼠草创时代紧密合作,渡过了相当多的难关。当时华裔雇佣兵的环境艰苦可以说是难以想象,粮弹资金全部无着,一天有如果一顿方便面那都是难得的美食,两位主官也只能和一般小兵一样的伙食水平,顿顿咸菜豆腐乳烤土豆,吃得好几次都吐出酸水来。就是在这种极艰难的情况下,他们完成了第一批雇佣兵的训练和整备,可以说,疯鼠的军功章也有雷络的一半。

    当时洗脚大仙并没有入伙,很多后来的事都是听晖哥等等老兵描述的,叙述上有些模糊,反正大概意思就是,在疯鼠成名了,赚钱了之后,两位主官在利益上产生了激烈矛盾,铁老板认为自己这些年付出的苦力最多,得的份子钱却是五五开,应该多拿,而雷络也不是善茬,寸步不让,两边就此闹翻,雷络带着一票人不告而别,出走成立了凶鹰。

    “就在我入伙那一年,爆发了格罗兹尼之战,那堪称是跨越世纪的惨烈攻坚战。疯鼠和凶鹰站在了对立面交火,这应该是华裔雇佣兵之间第一次大规模交战,两边的第二批新兵几乎死亡殆尽,活下来的没剩几个。两帮人都是竭尽全力试图杀死对手,铁老板吃了两发子弹,而雷络的脑袋差点被打开了花,从此后,两军互为仇敌。”

    小林忍不住问道。

    “那……那这究竟算谁的锅?”

    “不知道,反正这种事都是相对的,肯定是两边都有,顶多就是责任谁多谁少的问题。”

    洗脚大仙长长叹了一口气。

    “或许,不管是谁都跨不过‘可共患难而不可共富贵’这个坎吧。”

    前方的道路上突然出现了燃烧的物体,小林立刻举起瞄准镜观望,他发现原来那是一堆堆熊熊燃烧的轮胎,几个全副武装的叛军守在那里,挥手示意车队停下。

    这下可要命了。

    “怎么办,绕道吗?”鬼子问道。

    “我还真想那么干,但是很遗憾,现在不行,”洗脚大仙咬咬牙,“坐标显示,我们的任务点就在这该死的城镇里面。”

    “那………”

    “都给我抓稳了,撞破脑袋可别问我要医药费!”

    洗脚大仙一口气挂上档位,然后猛踩油门,汽车发动机一下凶猛地咆哮起来,在一群目瞪口呆的华裔雇佣兵反应过来前,驱动机车如同出膛的炮弹一样射出去。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