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谈判者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裔雇佣兵团大名鼎鼎的‘双塔’之一,凶鹰。和兵源五花八门的疯鼠不同,他们的人员几乎全部来自于退役军人,所以有着严密的组织结构和行事风格,甚至传说连内部军衔都有。不过他们杀人不眨眼的暴戾作战风格倒是和疯鼠不分伯仲,我实在不太想承认,这帮杀人狂竟然是我们的军队培养出来的。”

    冯云翼大校的声音里透着懊恼,显然他并不太愿意聊起这个。

    世界上鼎鼎有名的两支华裔雇佣兵团都有中**队的血脉,可是却都是桀骜不驯,无视国内一切命令和请求的恶主,这对于任何军官来说都是相当丢人的事。

    陈茂不停地摇头。

    “老大,哪个是问你要资料的,这种玩意儿我自己用情报网就能查到,现在我是想询问总部下一步的指示,到底该怎么应对现在的局面。”

    “还能怎么应对,继续对疯鼠和凶鹰保持高压对抗态势,好不容易从他们手里抢来的地盘绝不能再失手!”冯云翼果断道。

    “开什么玩笑,老头子,你的情报网是整个聋了还是瞎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华裔雇佣兵那场战斗的视频资料竟然会被保存下来,而且还发到了佣兵网站上,本来死几个台佬也无关紧要,反正是他们自己去凶鹰的地盘找死,但是大家只认亚洲人的脸,基本分不清国籍,再加上这狗日的视频还……还他妈剪辑的有点精彩,一下就能产生误会。”

    “现在到处谣言四起,有的说凶鹰在杀鸡儆猴,有的说老营要对新营动手,有的说疯鼠要和凶鹰联合清洗新来华裔雇佣兵团,有的更夸张的说这是华裔雇佣兵全面开战的信号,现在团队里人心惶惶,害怕会爆发大规模战争。”

    陈茂烦躁地说到。

    别的不说,光是他的“肥狗”兵团里就有很多人要么是听到了谣言,要么是看见了视频,一时间部队里的气氛都陷入了极度恐慌,到处都在传“老雇佣兵要杀些新雇佣兵立威”,“现在已经有兵团被杀得干干净净,连投降的都杀光了”,一些新兵甚至担心爆发华裔雇佣兵之间的全面战争,开始打起了退堂鼓,这让几位主官头疼的逃命。

    “艹,当兵的还怕战争,你们几个饭桶是怎么带队伍的!”冯云翼一下恼了。

    “该死的,当初我要的是什么兵,你给我的又是什么兵,老头子你自己肚子没点数?”陈茂对于这货上来就是一套想当然的教条思维大为恼火。

    冯云翼直接被噎住了,愣了一会儿,但是回过神来后他还是那副强硬的口气。

    “好了好了好了,别没事就跟我抱怨那些乱七八糟的困难,当年九处成立的时候老子的办公室里连把开水壶都没有,不是照样挺过来了,你们这些小崽子现在可幸福多了。记住,这是总局的指示:要打开华裔雇佣兵市场的局面,就必须翘掉疯鼠和凶鹰两块绊脚石。”

    “有这两个毒瘤在,我们才什么事都做不了,必须和他们斗争到底,所以你把这个精神往下面坚决贯彻下去,一点也不许给我动摇!”

    “行行行,117明白,要是您老什么时候能把瞎鸡毛举例的毛病改掉,我或许能接受地更顺心一点。”陈茂冷嗖嗖地讽刺了冯云翼一句,不等九处处长开骂就直接切了通讯。

    一旁的林影皱着眉头问道:

    “怎么样,交流很不顺利”

    “岂止是不顺利,简直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陈茂用力抹了一把脸,显得相当疲倦。

    “那些老家伙的脑袋和工地上的板砖一样硬,堪称顽固不化,现在华裔雇佣兵在市场上地位整体偏弱势,这种情况下再浪费资源和老营窝里横根本毫无意义,只会让别人渔翁得利。”

    “可是刚刚我听到总局的指示………”

    “无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是为大局考虑。”

    陈茂断然道。

    如果是初次见面,估计林影会被这句话吓一大跳,因为作为特工人员,他们从小接受最深刻入骨的训示就是“坚决服从一切条件下的一切命令”,这也是他们的工作准则。

    可是眼前这个有着强悍个性的男生明显不吃这一套。

    “看来,我需要私下里找那些伙计商量一下了。”

    “需要我帮忙连线吗?”

    “不用,我自己来吧,到时候追责下来责任人还少一个。”

    可是林影却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自顾自打开军用笔记本电脑,叫出加密通讯界面,开始一遍遍呼叫,陈茂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看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两个能成为搭档的原因。

    两天后,小林收到了来自“士官长117”的通讯:所有兵团均无异议,愿意就地盘问题谈判。

    小林大喜过望,之前几天里他可是一直心惊胆战,生怕这些家伙一个不服,或者嘴臭一点,两边烈火碰汽油,直接就开战打起来,这下可太好了。不过,这些家伙的态度之统一实在让小林觉得有些奇怪,直觉告诉他,这些新华裔兵团似乎在暗中有些什么联系,并非像疯鼠一样单枪匹马战斗。

    于是,小林婉转地把这个想法向铁老板转达了一下,他并没有提到聊天室,只是说自己在肥狗里一个认识的朋友牵线。

    可是,谁知道,铁老板的神情如常,喝酒磕瓜子,似乎一点也不奇怪。

    “屁话,没联系才有病,他们的背后老板就是大名鼎鼎的安全局,你他妈不会现在才发现吧。”

    “卧槽,安全局,就是那那个……那个传说中的安全局………”小林吓了一大跳。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就连安全局这个名字也就是江湖上流传的而已,正式名称几乎没有人知道,”铁老板灌了一大口白酒,陷入了沉思,“据说是个从红军时代就存在的机构,就算是八十年代军事泄密最疯狂的那段时间,这个组织都一直罩在迷雾下面,我刚当新兵的时候,这破机构还打着军队养鸡场的名头来我们这里找人呐,结果老子有眼无珠啊,硬是觉得那地方丢面子没去,白浪费了一个大机会,本来老子现在也该是部门主任这个级别了。”

    “老板,你在以前也在中**队里当过兵?”小林好奇地问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老子一身的本事是从哪里来的。说起来,那时候应该是86年差不多吧,离大动乱结束也就刚刚十年,我那时候运气也不好,整个社会强调的都是为经济建设让步嘛,军费预算砍得不成样子,军队都快穷死了。”

    “我们一大帮新兵是被一辆绿皮车拉来的,当时还年轻,对军队可以说充满了憧憬哟,就一心想着能有漂亮的大营房,卡其布军装,最好还像电影里演的一样,有漂亮女兵夹道欢迎。嘿嘿,结果屁啊,营房给我的感觉真叫一个惨,都是二十年前的破玩意儿,一层楼一个公共卫生间,八个人一个房间,一到早上起床连拉屎都要排队。队伍里毛个女兵都没有,全是清一色大老爷们。第一顿饭说起来你猜都猜不到,是面条,而且是那种就只有调味料,菜叶都没几片的酱拌面,就那种垃圾我还吃了三大碗,差点把自己噎死掉。”

    小林觉得铁老板在追忆或是思考的时候,那样子和平时的狂暴一点都不像,反而更像是个垂暮的,端着枸杞茶乱晃的中年人。

    不过,这个模样也只维持了短短一分钟,铁老板很快就恢复了国王般傲慢的神色。

    “那帮孙子当时还想招募老子给他们打工来着,开的价钱又奇低,天天跟老子这儿卖情怀,老子当时家业做的又大又圆,谁稀罕跟那些穷鬼混。哼,现在倒是长本事了,自己拉人打市场,告诉那帮孙子,想谈判可以,但是必须在老子的地盘上!”

    这老鬼又在打什么主意?

    以小林对铁老板的了解,这小鸡肚肠的家伙是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为难对手的机会。小林肚子里不停地猜测着,可是又实在想不透,只能私底下提醒前来的那位谈判专家,防着铁老板出什么妖蛾子。

    “不过说起来,小子,你好像对这次的事件很上心啊,难得见你那么积极过,这又是什么狗屁原则吗?”铁老板挑起嘴角讥笑道。

    “算是吧,老板,”小林故意板着面孔回答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我投入军迷这行列的时候,许下的第一个心愿就是,为国奋战,没事,我知道很蠢,想笑就尽管笑吧。”

    可是铁老板却没有笑,而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那还真是凑巧,我在入伍时许下的第一个愿望也差不多。”

    只过了一天,传说中的谈判专家就来了,结果小林一看见人就吓了一大跳。

    “卧槽,你不是肥狗的那啥啥啥军需官吗,你就是士官长117?”

    陈茂嘿嘿一笑道。

    “正是鄙人,那么说来,老弟你就是红鲱鱼啰?”

    “算是吧。”

    小林心不在焉地答道。

    “你可得小心点,我们老板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放心,我懂。”

    陈茂点点头,大步走向基地办公室大门。

    门口早站着两排牛高马大的卫队士兵,抬头挺胸,目不斜视,步枪上都上了雪亮的刺刀,陈茂刚跨出一步,就听见推油大神一声吆喝。

    “全体都有,立正!”

    下一秒钟,两排卫兵“咔嚓咔嚓”就把刺刀在空中架成一道道金属拱桥,锋利的刀锋在太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众人齐声吆喝道。

    “有请贵军使者!”

    小林痛苦地按住额头。

    好吧,好吧,说妖蛾子,妖蛾子当头就来。

    “多谢。”

    陈茂面不该色,昂首就从刺刀下面穿过去,直入基地,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头顶闪闪发光的刀锋,紧紧跟随他的林影也是一样的淡定,径直从刺刀中间插过去。

    好吧,看来来者也不是个善茬。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