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流血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小林发送的信息化为电磁波飞跃到陈茂手机上时,“肥狗”兵团的军需官正坐在一辆翻倒的mtlb装甲输送车上,手里拎着一瓶朗姆酒牛饮。

    陈茂已经干了大半瓶,可是从小接受的麻醉剂训练已经让他对酒精有很强的抗性,现在他的脑子依然很清醒,清醒到让他觉得烦恶,差点就想拿酒瓶往自己脑袋上敲。

    战斗结束后的战场一片荒凉,到处都是破坏和烧灼了痕迹,一整个村子都被摧毁了,叛军和平民死伤无数,大部分人都死在废墟里,有的甚至是整家死绝,五六个人齐齐整整就被埋在了下面。

    迟了十几个小时才慢吞吞进入战场的政府军可不管这些,他们一到场就开始贪婪地在尸体和房屋中间翻找起来,值钱的东西直接塞进腰包。男性俘虏三五成群捆起来,一通乱枪击毙,然后几个人抓住一个女性俘虏,在光天化日下就轮着干起“正经事”,一时间,惨叫声和叫骂声惊天动地。

    激战了一天的华裔雇佣兵无疑被这种野蛮的行为激怒了,阿丘等几个人抡起家伙就要上去废了这些牲口,但是陈茂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他们,他们一个个疑惑又愤怒地瞪大眼睛,仿佛在问“为什么”。

    为什么,陈茂也很无奈。

    打开市场并不容易,他总不能直接就把雇主给枪毙了吧?

    忍耐,是每个安全局特工从刚开始接受训练时就被反复教授的东西,教官们会举出无数的失败典型,告诉那些新人们,冲动会导致多么可怕的结果。

    理论课目陈茂常年稳定在前五位,但是真做起来,他却发现没那么容易。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陈茂随手接起来,一看上面的内容他顿时大吃一惊。

    红鲱鱼:妈的,大兄弟们,别玩了,你们摊上大事了!

    扫黄大队司令官:怎么了,老兄?

    乔丹无敌:怎么了?

    自由高达列宁号:意义不明啊,这哥们是哪个兵团的?

    红鲱鱼:刚刚我们的老板发了一大通火,说你们趁着疯鼠和非裔雇佣兵团打仗的时候抢了生意,要跟你们刺刀见红,还好刚刚我勉强劝住了,但是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兄弟们,你们快想点解决办法!

    自由高达列宁号:我勒个大艹,兄弟你是混疯鼠的?

    雷系影分身:日狗啊,佣兵生意不就是谁拳头大谁吃大份的,老子们做生意还得向他报告不成?

    红有三:别那么说,铁老板可是个不讲理的主。

    乔丹无敌:卧槽,怎么惹上疯鼠了,之前什么都没跟我们说过啊,消息可靠不?

    ……………

    陈茂迅速退出聊天群,转而进入了界面上一个小群组。

    士官长117:伙计们,刚刚群里的信息你们看见了吗?

    匪徒强:又不是瞎子,当然看见了,狗日的,不是之前让我们尽管搞没事吗,怎么疯鼠那帮狗逼有那么大反应!

    警犬小q:艹,你还指望那些老头有什么正确决定吗,估计就是拿我们当枪使,一点也不想想引起华裔雇佣兵内战是个什么严重的结果。

    士官长117:好了,别在这儿抱怨了,之前总局开年会谁敢放半个屁来着,先想想怎么解决这件事,必须得先来找个人去和疯鼠谈判了,对了,还得去一组人,得探探凶鹰那帮人的动静。

    奥特之王:凶鹰那边还算好说话,不过疯鼠………

    警犬小q:…………

    匪徒强:…………

    士官长117:好了好了,疯鼠那边我去吧,如果我出了什么事,记得照顾好我妹妹,反正我也没其他家人了。

    老舰长:等一下,117,。

    士官长117:老大,怎么了?

    老舰长:注意红鲱鱼这个人,这是个重要的点子。

    士官长117:明白老大,我会的。

    陈茂无奈地放下手机,可是仅仅十秒钟后,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数字,更准确的说是特工间的加密代号。

    “我是117。”

    “118号信息确认,”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林影的声音,音调里很罕见地出现了一丝焦虑,“出大事了,严重事件…………”

    “我知道我知道,我正着手准备和疯鼠的谈判,别紧张,问题应该不大。”

    “该死的,不是疯鼠,是凶鹰!”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三个小时前。

    一支华裔小分队正在热带雨林中一脚深,一脚浅地前进着,他们的装备不错,从轻重机枪迫击炮到反射式瞄准镜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最新的,处于概念阶段的体温调节军服。不过,只是短短五六公里的行军就让他们显得极为疲惫,一个个大口喘着粗气。

    “半头生的,这鬼地方真他妈够热,老板是脑袋坏了才去接这种任务吗?”一个扛着t74通用机枪的机枪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骂道。

    “好了,阿鲁,你他妈都抱怨了一路了,如果老子再听见你的放屁声音,老子就做了你!”

    带头的队长骂道,同时扛起自己的t91自动步枪,扫视了一下周围。

    按照雇主的描述,目标的据点应该就在这附近,据说是一个地方叛军组织的小基地,藏了好几千吨“白货”,雇主表示,只要消灭目标,钱是他们的,货也是他们的,这个条件大方到让人无法拒绝,而且自己这是个小兵团,搞一趟生意也不容易,没什么怀疑就接了下来。

    可是这路实在是有点长。

    队长懊恼地看了一眼身后喘成狗的手下,都怪那些该死的军方大佬,一定要在雇佣兵行业里抢一波风头,说什么“增强民国的国际影响力”,结果就给他配了那么一群“草莓兵”,不是跑个一公里就气喘如牛的残疾人,就是长着一张三线演员的明星脸来混日子的脑残,那么一大堆人里,会打仗的不超过十个。

    不过,谢天谢地,按照资料里的描述,对面也就是一帮杂牌军而已,并不用多少担心。

    “砰”

    清脆的枪响震碎了森林间的寂静。

    一直嘟嘟囔囔的阿鲁发出一声哀嚎,手一扬躺在了地上,心口被打了个血窟窿,鲜血直流。

    “哒哒哒”

    下一秒钟,密集的枪弹从四面八方射来,子弹着肉的声音就像是一流的乐师敲击鼓点一样整齐流畅。雇佣兵们立刻像是割草一样成片倒下去,倒地即毙,其余的一下慌乱恐惧到了极点,四下向密林里逃窜,连一枪都没放出来就死伤惨重。

    “宰光他们!”

    伴随着大吼声,大量东方裔雇佣兵从密林里杀出来,他们一个个端着81式自动步枪,身手矫健,动作敏捷,射杀敌人毫不犹豫,犹如一群群饥饿凶残的野狼,一瞬间就把他们剁成了首尾无法相顾的几段。

    这哪里是情报上说的非裔杂牌军,分明就是华裔精英啊!

    队长恐慌了,一边抱着突击步枪乱射,一边钻进一丛灌木里,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已经完全陷入重围,在一枝81式自动步枪对准他之前,他惊慌失措地举起双手,并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大喊着:

    “我投降,我投降,我是中国人………”

    话还没说完,几把突击步枪就一起开火了,瞬间把他打得浑身都是血窟窿,倒地毙命。

    只用了仅仅十分钟,这支四十五人的小分队就全完了,而这时,猎杀他们的华裔雇佣兵才纷纷进入战场,把他们的尸体拖在一起检查。这些尸体上奇怪的武器和着装引起了他们的好奇,抓起一些三五成群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一个高大英俊的青年人冷静地翻检着一具死尸,突然,一本护照从军装胸袋里掉出来,他抓起来看了一眼,立刻吃了一惊。

    “卧槽,竟然是湾仔伙计的人。”

    这个声音惊动了其他华裔雇佣兵,他们纷纷围上来,对着护照指指点点。

    “呀哈,牛逼了,还真是啊。”

    “卧槽,这狗日的繁体字念什么来着,看不懂啊?”

    “之前根本没听说过有台籍伙计啊,这帮孙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

    青年人陷入了思索,片刻后抓起无线电开始呼叫。

    “高欢呼叫总部,高欢呼叫总部,目标袭击者已经被截获,大部击毙,我军无一伤亡,但是打扫战场时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情况………对,台籍,都是台籍雇佣兵………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我手里还有五个俘虏,马上押回来审问。”

    远处,k先生悄然放下他的望远镜,转手套上了迷彩服的帽兜,身手敏捷地消失在密林里。

    战争的迷雾徐徐笼罩在战场上,让一切变得扑朔迷离。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