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搏斗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傻逼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小林懊恼地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上来,又是拍照,又是记录,大呼小叫忙个不停的路透社记者,正想找个什么东西打昏他,却发现这货竟然戴了顶头盔。

    “咣咣咣”

    晖哥亲自操起一门82mm迫击炮开始射击,炮弹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一发一发砸进非裔雇佣兵人群密集处每次都能杀伤一大片人。非裔雇佣兵的冲击开始溃散,只有大羚羊装甲车还在拼命开火。

    晖哥的炮击目标迅速对准了它们,一连又是三枚炮弹轰出去,两枚在装甲车边爆炸,第三发正中装甲车顶部,借助强大的惯性势能一下打穿了薄弱的顶装甲,直接在车体内爆炸,装甲车立刻瘫痪,其余的非裔雇佣兵赶紧一哄而散。

    这一连串漂亮的炮击让克兰特惊得嘴巴都合不拢,小林也是大吃一惊,他现在才发现晖哥竟然是个全能型高手,什么武器都能玩得溜。

    “军需官,把弹药分下去!”晖哥的命令打断了小林的思索,他赶紧钻进了隐蔽部,从用钢板隔离出的弹药室里取出弹药。

    从刚才的战斗开始,他就一直在努力评估着各个机枪阵位的弹药发射量,还好一通折腾后,这些数字还情绪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一号机枪大概打了一百四十发,二号机枪大概是九十三到九十九发,三号机枪被打坏不计入考虑,四号机枪,哦,该死的,我就知道那该死的德国货是吃子弹大户,这至少都打了两百发了………”

    小林咕哝着,把弹药用小盒子分装开,然后再扛了一箱子备用子弹,冲向各个机枪阵位分发弹药,路透社记者也像跟屁虫一样紧紧追来了,乱七八糟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搞得小林不胜其烦。

    机枪手们看到小林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亲儿子一样,欢天喜地地就把救命弹药接了过去。

    说实话,刚开始的时候,一些老兵还是忍不住怀疑小林的胳膊肘是不是往外拐,趁小林不注意打开盒子就开始清点分发给新兵和老兵的弹药量,然后再在各个阵地搞了一遍串联。然而结果让他们大吃一惊,因为小林每次分发的弹药几乎和消耗量完全等同,相差也就是十发上下,搞得老兵们在背后直呼妖孽。

    小林窜到新兵阵地上,却发现那里活跃着一种奇怪的欢乐气氛,走近一看才发现胡炮和飞狗两个孙子正用雨水洗脸,他们身上全是粘稠的泥浆,连头发上也都是,看上去像是两个泥巴蛋,别提有多滑稽。

    “卧槽,你们两个是懒到什么程度了,不能把炮拆回来再打吗,差点就被人炸上天了。”小林抱怨道。

    飞狗吐了一大口污水,直接就开骂。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一门坦克炮有多少重,就我们两个人吃大力丸也搬不动啊,而且炮就在人家眼皮底下,那些黑鬼又不是像你一样脑子有坑………”

    半只耳飞起一脚踢在他屁股上。

    “你他妈脑子才有坑,难得军需官关心一下你,你他妈吐出来倒是一嘴尿。”

    “啊哈?军需官,你………是这意思吗?”飞狗一脸惊骇,好像看到了一个外星人。

    小林急忙想表示你别瞎说,没这事儿,但是胡炮这老鬼已经吐净了嘴里的沙子,开始用他的大嗓门嚷嚷起来。

    “哎呀,我老胡都觉得自己算是会玩了,可是今天见了这小子才知道,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啊。我就一个劲在瞎想怎么把迫击炮弹从它们的舱盖里砸进去,可是这小子突然就来了句,‘干嘛一定要用我们的小炮,人家不是还有杆大家伙在前面吗’,啊啊啊,我跟你说,当时我就感觉眼睛都亮了,这思维有水平,我服,我服!”

    众人一起斜眼瞄着飞狗,感情原来是你小子出的主意,在疯子面前你装个傻子会死吗?。

    飞狗有些尴尬,急忙说了点别的把事糊弄过去了。

    让小林稍微宽心的是,这一波弹药消耗比预期要低,要是这状态能继续维持下去就好了。

    但是很遗憾,这也就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

    仅仅十五分钟后,来自两个非裔雇佣兵团的炮火就再次打响了,但是这一次的炮击很短暂,几乎就是一通乱轰而已,然后黑压压的步兵就开始冲锋,显然他们已经是急不可耐。

    不过这一次杀上来的非裔雇佣兵好像有点不一样,前两排人都穿着厚实的防弹背心,戴着一般只有反恐部队才装备的带防弹面罩头盔,人手一挺班用机枪,武装的像是一辆辆人肉坦克,大吼大叫着冲过燃烧的装甲车残骸。

    “妈的,那两条老**是拿出老本了,伙计们,干死他们!”晖哥大叫道。

    华裔雇佣兵的机步枪立刻开始猛烈开火,迫击炮也紧跟着发出怒吼,爆炸和枪炮轰鸣一瞬间压倒了一切其他声音。

    第一排子弹全部落在了非裔雇佣兵的进攻锋线上,但是762mm机枪弹并没有发挥出想象中的威力,打在防弹背心上就是喷射出一团带纤维残片的烟火而已,被命中的非裔雇佣兵踉跄了一下,马上就开始继续冲锋。

    “他妈的,这帮王八蛋还插着陶瓷板,就不怕顶着蛋啊!”老表射了几个人都没打死,气得破口大骂。

    “管他娘的穿什么,往死里打就是了,扫他们的腿!”灰子大叫道。

    华裔雇佣兵再也顾不上节约子弹了,所有能发射的武器全部向非裔雇佣兵扫了过去,二师兄甚至还架起两支突击步枪一起开火,但是非裔雇佣兵的装备实在是太皮实了,特别是要害全部严严实实塞在护具下面,射杀一个人比平时需要多得多的弹药。

    这一波洒出来的非裔雇佣兵是两家的精英部队,也是两家公司的老底,全部是要钱不要命的亡命徒,根本不惧对面火力猛烈,一边抱着武器一边嗷嗷大叫着冲锋,死命向华裔雇佣兵阵地推进。

    因为发射频率过快,好几把机步枪都过热出现了机械故障,火力逐渐开始不支,被非裔雇佣兵乘机冲上来,阵地瞬间被冲垮了好几处。

    小林和几个新兵像是陀螺一样从这边转到那边,源源不断的把弹药,手雷和榴弹供应上去,物资储备像是雪融一样不断崩溃。新兵们以机枪为核心构筑起一个简易的火力支撑点,两挺m53机枪猛烈咆哮着,把子弹劈头盖面倾泻下去,击毙了好几个试图翻进来的非裔雇佣兵,可是这帮该死的家伙却像是蝗虫一样源源不断。

    “咔哒”

    灰子的机枪首先出现了卡弹,接着还不到半分钟,一旁螺丝的机枪就打光了子弹,一下子阵地上的火力就变得稀疏。

    灰子急忙拉动机枪试图处理掉故障,但是就在这时,一个至少一米八个头的非裔雇佣兵挥着一把上了刺刀的突击步枪,吼着谁也听不懂的土语就向灰子扑上来。

    “砰”

    非裔雇佣兵的面罩上瞬间喷满了血浆,一头栽了回去,原来是半只耳在一边开了枪。但是更多的入侵者攻击了进来,小林急忙端起步枪,而对手也早就杀气腾腾的把枪架在了面前。

    “砰砰砰”

    两边在极近距离上展开了一轮残酷对射,不少人齐排排倒了下去,剩下的人立刻展开了残酷的白刃厮杀,在阵地上格斗扭打成一团。

    “该死的!”

    小林咬紧牙关,把突击步枪紧紧抱在怀里。

    满耳朵都是器械相互撞击的声音,**破碎的声音,还有人类惨烈嘶吼的声音,犹如身处一场恐怖的海啸之中,涌浪冲击着礁石,礁石又撕开浪潮,他被卷在里面,一遍遍抛上了高空。

    这可真是无比疯狂的精神体验。

    一个非裔雇佣兵咿咿呀呀大叫着冲上来,小林抬高枪口对准他就是两枪,本来他想打对方的脸,可是却打在了脖子上,子弹切断了动脉和喉软骨,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在极近距离上,军需官看清了他碎裂的肌肉,看清了他断开的血管,甚至看清了他暴露在创口下的脊柱,都是血淋淋的,新鲜到刺眼。

    小林惊讶于自己的视力,也开始痛恨自己的视力。

    军需官把步枪调成半自动模式,不断在近距离上开火,抵挡着像疯狗一样不断扑上来的敌人,虽然内心极度恐惧,但是他还是得逼迫自己尽可能把敌人放近打,以尽可能节约弹匣里仅有的三十发弹药。因为他很清醒,这种紧张到爆炸的情况下自己根本没有换弹匣的时间,一旦射光了子弹步枪就成了废物。

    射击,射击,射击,射击。

    小林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小林的双手上只有一个动作。

    他已经快打疯了。

    一开始要两枪,但是小林迅速削减到了一枪一个,他把一口气憋进僵硬的身躯里,全神贯注,杀气腾腾,视野里出现一张脸他就打烂一张,仿佛是在宣泄对造物主的仇恨。

    但是有时候越宝贵的东西就越是拿来浪费的,一个强壮的非裔雇佣兵突然从斜侧冲上来,像一头脱缰的野马一样一下把小林撞飞了出去,然后抡起手里的枪托,小林情急之下立刻翻过身,端起突击步枪就是连射三枪,可是却全打在了重型防弹衣上,把非裔雇佣兵痛得嚎叫起来,这更加激起了他的狂怒,一枪托猛击向小林的面部。

    完了。

    军需官无奈地想着。

    突然一发子弹从侧面射来,正好从防弹背心的肋部空隙打进去,击断了一根肋骨,一直打进肺叶里,从非裔雇佣兵的嘴里狂吐出鲜血,他一骨碌就滚了出去。

    “军需官,没事吧!”

    半只耳拎着他的狙击步枪冲过来,把小林抓起来,小林发现他的半张脸上全是血,引以为豪的狙击步枪从枪托开始整个断裂开,连弹匣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还好没死………艹,小心!”

    小林一下大叫起来,半只耳反应神速,掏出自己的tt-33手枪反手开火,一连四发子弹把一个端着上刺刀步枪的非裔雇佣兵击退开,小林也急忙抽出自己的m1873投入射击,一枪一枪猛射在对方身上,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往他头上打了一枪,那小子被打得脑袋整个一扭,一头栽进了战壕。

    “咚”

    突然,一个人影从身后把小林和半只耳扑倒了,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密集的子弹从他们头顶上飞过去。

    原来是钉耙。

    小林激动地正想冲这位大兄弟说声谢谢,却见钉耙的脸色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努力冲他笑了一下,然后一头栽倒,他的后背赫然钉着三四个弹洞,已经没救了。

    “他妈的混蛋!”

    小林狂怒了。

    他几乎从没有感觉过如此暴烈的情绪在他的血液里流动,他一把抓起地上一把挖掘战壕留下了三折工兵铲,对着一个冲上来的非裔雇佣兵就是狠狠一下,那家伙的脑袋一下飞出去四五米远,无头尸体踉踉跄跄的跑出去老远才栽倒。

    小林疯狂挥动着工兵铲,见到一个就削死一个,砍不到脑袋就剁手剁腿,砍得碎肢乱飞,一时间所有非裔雇佣兵都被这疯狂的家伙吓坏了,急忙四散开来。

    半只耳拦腰抱住他。

    “够了,军需官,够了,艹,来个人帮忙压住这货!”

    非裔雇佣兵强壮,近身搏斗有很强的身体优势,很多华裔雇佣兵都被打倒了,有人被扭断了脖子,有人被打烂了脸,伤亡急剧增加,而非裔雇佣兵似乎也非常知道自己的优势所在,死死纠缠这对手,让华裔雇佣兵很难脱离这种残酷的战斗模式。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声音在阵地上炸响了。

    “都他妈给老子………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