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铁老板与杨子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与此同时,另一支疯鼠小队正在丛林间穿行,这就是铁老板亲自率领的增援部队。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

    不过,说是援军,其实这支部队的实力也只能算一般,总共只有七十八名雇佣兵,四挺通用机枪,两门82迫击炮加两具自动榴弹发射器和一些反坦克火箭筒,这其中还有十五名是战斗经验相当不够的新兵。

    铁老板也是没办法了,这两年疯鼠的基地扩建太快,到处都需要人打理,这无形中就削弱了他手里的机动兵力,就现在这七十多号雇佣兵还是他几乎挖空了他在亚洲和中非的基地才凑出来的,刚下单的重武器却还堆在“新长安”基地的仓库里,来不及回收只好就这样轻装上阵了。

    杨子撸下笨重闷人的头盔,冷冷瞄着走在最前面的铁老板。

    因为出发距离问题,他只能带着一部分新兵跟着第二批部队走,但是他没想到竟然会可铁老板这货在一起。

    在加入疯鼠那一刻起,杨子就没有一刻喜欢过铁老板,或者说只要是个人就不会对这家伙有任何好感。这老混球贪婪,狂妄,野蛮,堪称是军痞和恶棍的混合体,所有人在累死累活,这家伙在后方动动嘴皮就能面不改色地拿走分红的大头。

    当然,也不是没人和他贴地近。

    “哎呀,老板,这鬼地方真太他妈热了,我们赶到‘新大庆’的时候会不会人已经死光了?”猪头一边抹着脸上的猪油,一边殷勤地把水壶往铁老板怀里送,里面灌着满满的手煎凉茶。

    铁老板抓过水壶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半壶,然后冷冷盯着前方。

    “放心,阿晖虽然是个挺无聊的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但是职业军人素养比军团任何人都扎实,只要他指挥的战斗,除非人全死光光了,不然敌人就别想踩上他的防区。”

    “就是就是,这一点我也明白,”猪头装模作样地拼命点头,“可是‘新大庆’是我们的命根子,要是血钻长时间走不出去,主力又长时间钉在这儿,我担心我们的资金周转会出大问题的。”

    “嗯,的确,这是个大问题,得迅速解决……”

    杨子用力捏了下鼻子,狠狠挤出一溜青鼻涕。

    看看这王八蛋,现在新兵和老兵在基地打得血流成河,而他连活人的消息也没问一句,最关心的就是他的钱,他埋在地下的宝贝。

    突然,前方的丛林轻轻晃了几下,一个精瘦的疯鼠雇佣兵蹿出来,他气喘吁吁,看起来似乎是狂奔了不少距离。

    “老板,前方的道路被挡住了,有一两百人呐!”

    “是叛军吗,要过路费就给他们,我们急着赶路。”

    “不,并不是,我看了一下,那些士兵军帽上都插着火鸡毛。”

    铁老板的脸色变了一下,一把推开侦察兵,自己大步流星就往前冲去,其他的华裔雇佣兵也赶紧拎起家伙紧紧追上去。

    翻过一个陡坡,一片简易的野战营房出现在华裔雇佣兵面前,营区里人头涌动,有的在挖掘工事,有的架锅做饭,有的则爬到高出调试天线,每个人的军帽上都插着一根红色的羽毛,只要有点经验的老兵都知道,这是精英非裔雇佣兵集团,atl保安公司的招牌。

    据说这是由于家公司的的老板是个深度心理变态,只和穿着羽毛,皮草之类毛茸茸东西的女人上床,每当那时候他就会兴致格外高昂,这个毛病也延续到了雇佣兵团标示上。

    “艹,格鲁温那傻逼也来了吗?”

    铁老板歪了下嘴角。

    “好了,全员给我整一下行头,准备战斗。”

    华裔雇佣兵们都吓了一跳,猪头急忙插话道:

    “可是老板,我们的任务不是迅速支援‘新长安’基地吗,现在就动手实在有点………”

    “你以为我他妈喜欢那么早动手,我也巴不得一刀捅进那些狗日的屁股里,但是atl这帮蠢货干别的不行,就是挖坑打洞技术够硬,只要给他们时间把工事修好,再让他们钻进去,他们就能守到人类灭绝…………看看这位置,看看这防线,他妈的,完全就把这条最速路径卡死了。”

    铁老板气得扯开胸口的衣扣,露出一块块汗津津的黝黑肌肉。

    “还好,他们得到的是错误消息,战线只是刚刚开工而已,这是最有利击溃他们的时机,但是如果拖到他们的工事有了规模,我们再上千军万马都啃不动了!”

    看看,那老狗又开始大脑短路了,他简直就把疯鼠当成一条随时能帮他咬人的疯狗,只要他喜欢就能让整支部队去上刀山下火海。

    “看到那一群抡铲子和锄头的傻逼没有,对了,就是那聚成一团干活的,我敢说那肯定就是现在整条防线上工事修得最烂,防御也最不集中的地方,先给我用迫击炮狠狠打,然后他妈给我一起上,打出一个口子就给我往里面切,至于人头安排,哦,那个叫什么的小子,对,就是你,过来一下。”

    杨子沉着面孔就过去了,可是铁老板的脸色却在一瞬间变得无比凶恶,一把按住杨子的脑袋把他强行抓到面前,眼睛凶狠地直瞪着他。

    “差点忘记了,从出发前就注意到你了,一直看看看,看你妈个头啊,有什么不爽说出来给老子听听啊!”

    原本勉强粘合在一起的新兵老兵立刻像触电一样向相反方向跳开,就像是两个品种的鱼群一样,先是瞄了一眼铁老板,然后用警惕的眼神盯着对方。

    “不爽的地方多得是,从被你拉进来那天就憋了一肚子,请问你想听哪一个。”

    杨子冷静地承受了铁老板的眼神。

    “我的腿还疼着,屁股还疼着,膝盖也还疼着,还有更早更早的旧伤多得我每次洗澡都得数半天。每个月领着半薪就在几天前的过年时候,我都没见上亲爹亲妈一面就这么一堆乱七八糟的烂事,你他妈就别指望老子会给你什么好眼色,而且和军需官一样,我不虚你。”

    铁老板的嘴角歪了起来,如果是外人看来他应该是在笑,可是杨子却明显能听到铁老板牙齿咬得咯咯响的声音,这说明他已经恼怒暴躁到了极点,如果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他早就发疯了。

    杀气腾腾,狂躁暴烈,连一向喜欢在旁边阿谀奉承的猪头也脸色发绿,咕咕哝哝了半天一句完整的句子都没说出来。

    “这混蛋发起火来倒真像学校门口那条疯狗。”

    杨子的脑海里飘过一个念头。

    “现在用你的猪脑子给我记住两件事,首先,没老子救你的命,现在你早就你那肮脏老家里的债主砍死了,其次,老子最不喜欢和我做对的人,一般遇到这种傻逼,我都会在第一时间剁了他喂狗,任何一个老兵都知道当初我是怎么把那几个兔崽子活宰了邮寄回他们家里但是你和小林能活到现在还没死,只是你们的本事让我很感兴趣而已,不过,别以为我会永远感兴趣,懂了吗?”

    “懂了,看在前面那么多敌人的份上,也看在我还挂在包围圈里的几十个弟兄的份上,我并不想搞事情,不过还是那句话,我不虚你!”

    杨子的眼神刚毅,冷锐,直直架住了铁老板杀人班的视线。

    “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铁老板突然挥起拳头。

    如同雷电划过,如同炮弹落下,又快又凶猛,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杨子已经被一下干倒了,他刚刚直起腰来,又是一下重击落在他的下巴上,杨子被打得直接倒滑出去一米多远。

    “还有,就是记得叫老板。”

    “杨哥!你他妈的”

    新兵们躁动起来,怒目圆睁眼看就要动手,但是杨子却举起一只手吃力地阻止了他们,他地鼻子和嘴唇都鲜血直流,看起来被打得很惨。

    “好的,我会记住的,现在说说你的部署吧。”

    杨子的用力擦了把鼻血,眼神没有任何变化,也没有显露出丝毫畏惧或是愤怒,好像挨揍的根本不是他。

    “他妈的,小畜生。”铁老板低声骂道。

    五分钟后,两门82迫击炮安装完毕,有人用炮队镜往atl雇佣兵的阵地上瞄了一眼,惊骇的发现也就那么几分钟,这帮家伙脚边的泥土已经堆成一截小长城了,不愧是前身是二战英国佬手下的工兵部队,挖土确实有一手,亏得铁老板早下决心动手,不然他们麻烦可就大了。

    迫击炮首先开火了。

    一坨坨块头比迫击炮口还要巨大的炮弹拖着低沉的呼啸声掠过空气,猛砸在atl雇佣兵阵地上,更准确地是砸在正在忙活的工兵队伍里。

    “轰轰”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了,破碎的工料和人体随着巨大的火柱飞上了天,似乎整条防线都在炮击中微微震动。

    120炮榴弹,曾经中国炮兵最奇特的装备,通过发射威力巨大的带长杆超口径榴弹,使迫击炮具备了接近榴弹炮的威力,但是带来的缺陷就是射程大幅度下降,而且也不能多次使用。

    atl雇佣兵们纷纷从营房和工事里窜出来,毕竟是精英非裔雇佣兵,他们立刻反应过来遭遇了袭击,抛下手里的工具,操起家伙试图冲进几处临时阵地阻挡进攻。

    但是疯鼠雇佣兵已经开始进攻了。

    四挺aek999像是骑士长枪一样被顶到了冲锋队伍最前面,根本不计算余弹的疯狂倾泻弹药,把非裔雇佣兵一批一批打倒在工事前面,紧接着就是雨点般的手雷,这些近距离使用武器纷纷越过一百米以上距离向他们的头顶飞来,引发一连串距离的爆炸,人员死伤无数。

    伴随着廉价掩护火力,华裔雇佣兵发起了冲锋,突击步枪上装了刺刀,一边射击一边向那些黑脸敌人猛扑过去,一支正面强攻,而另一支拐出一个大弧度则直切后方。

    “杀啊,杀啊!!!”

    老兵们在大吼,用枪射,用刺刀捅,把非裔雇佣兵一个接一个放倒了,在阵线上打出无数个窟窿,甚至铁老板也拎着一枝带刺刀的步枪在冲锋,而且是冲在最前面。

    新兵们惊讶地发现,这位老板的动作竟然是一群人里最漂亮,最完美的,不管是摸爬滚打还是,腾跃突破,都胜过任何教科书级范本,那突击步枪就在他手上灵活地转动着,在他枪口前晃悠的敌人就没一个能活过三秒钟,都被一枪枪打碎了脑袋。

    真正意义上的弹无虚发!

    “跑啊,跑起来!”

    杨子带着十几个新兵绕了一个大圈,切向atl雇佣兵后方,子弹嗖嗖地落在他们脚边,甚至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去,新兵们紧张坏了,也恐怖坏了,一个个脸色白地像纸一样。

    杨子大声喊着每个人的名字,把他们的情绪调动起来,把注意力从流弹上挪开。

    “罗非,你他妈的都落在后面了。”

    “钩子,开枪,对,扛起来,你手里的不是烧火棍!”

    “弟兄们,开枪,开枪,跑动,子弹专找胆小的!”

    “”

    新兵指挥官像是一阵风一样在队列中来回刮着,开枪掷雷喊话打信号,仿佛是全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的情绪感染了,还是精神力确实起了作用,新兵一直冲到目的地都没人受伤。

    “嘿,小畜生。”铁老板又开始嘀咕着骂起来。

    各种枪械架设了起来,新兵老兵从两个方向一起发挥火力,打得流弹飞射,不过实际杀伤效果并不好,特别是新兵一紧张之下几乎人人都忘了调节标尺,都是操起步枪就打,大部分子弹都落在了敌人脚边。

    但是就是这种乱糟糟,不着调的攻击依然效果超群。

    atl雇佣兵被打得晕头转向,因为没有人搞得清究竟有多少华裔雇佣兵在攻击他们,而且情报上不是说他们至少还要三四天才会出现吗?

    精英非裔雇佣兵的士气顷刻间崩溃了,不少人员直接丢下武器和工具逃入了森林。

    “好的,小的们,加快了!”

    铁老板拄起步枪大声吆喝道。

    “疯鼠的命根子就握在你们手里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