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强攻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叛军的进攻又开始了。Om

    华裔雇佣兵们在尖利的哨音中跑动着,小林匆忙扔掉手里啃了半截的压缩饼干,拎着步枪冲上了阵地。

    又是上千叛军,又是步兵和炮弹同时推进。

    整整二十四小时,这种单调的进攻进行了至少十次,阵地前积骸成山,血流成河,尸体密的让人几乎无处下脚,可是叛军仿佛杀不完,宰不尽,每次都能堆出上千人的进攻队伍。这帮家伙也知道自己唯一的活路就是往前冲,一个个都杀红了眼,几乎是用人体在碾地雷,扛机枪弹,一比八,一比十都死得起。

    就在四个小时前,华裔雇佣兵们彻底失去了第二道铁丝网,叛军不顾伤亡,残忍地用尸体和伤兵在上面铺出一条路来,然后继续往后进攻,第三道铁丝网也在叛军的疯狂人海战术下岌岌可危。

    晖哥紧急组织了两次反击,但是只要华裔雇佣兵一脱离阵地,cv雇佣兵团的火炮马上就像毒蛇一样纠缠上来,不管叛军还是华裔雇佣兵一通狂轰,哪怕把人全炸死也在所不惜,最惊险的一次是cv雇佣兵用155远程榴弹炮突然封锁了突击队退路,推油大神他们十几个人差点全军覆没,还有推油大神反应快,硬是找了个空隙奇迹般把手下带回来,但是他自己却被一枚105炮弹的冲击波震成了脑震荡,现在还在野战医院里躺着。

    对于这种毒辣的打法,缺乏重火力的疯鼠雇佣兵们束手无策,活动范围完全被限制在了防御阵地内。

    “射击!”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整个雇佣兵防线上犹如火山喷发,步枪,冲锋枪,轻重机枪瞬间倾吐出无数火舌,手雷和枪榴弹划着抛物线砸进人群里,叛军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僵硬麻木地倒下去。

    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死亡……………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小林架着加装75发大弹鼓和望远式瞄具的突击步枪不断射击,每一次开火都要取人性命。

    机械地瞄准,机械地射击,机械地转换目标。

    击毙的人数不断增加,不大的瞄准镜光圈里堆满了血肉。小林的心情早就从紧张变得麻木,从麻木变得有点厌烦,不管是脑浆崩裂,血浆横飞,还是肢体破碎都勾不起他心里的一点波澜,这种感觉就像是高考前疯狂刷了几个月模拟一样。

    但是小林从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杀人杀到恶心。

    叛军伤亡惨重,但是仗着人多势众,他们依然冲过了第三道铁丝网,所有华裔雇佣兵屏息凝神,可是却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地雷连锁爆炸声。

    “妈的,雷全被这帮傻逼踩完了!”噜噜第一个醒悟过来。

    本来为了防御大规模敌袭,基地正面防线上布设了超过三百枚新型防步兵跳雷,密度按照现代战争规模估算也应该足够,可是仅仅一天半,三分之二的地雷就都损耗掉了,雷场开始变得漏洞百出。

    “日他老娘的!”

    华裔雇佣兵们一起发出咒骂。

    此时,叛军已经兴奋地嗷嗷叫,开始爬铁丝网了,小林干脆直接把突击步枪抱在怀里,像发射水炮一样噼噼啪啪死命开火,可是只听“咔”的一声,突击步枪立刻哑火。

    “妈的,我就知道这破玩意儿不靠谱!”小林满头大汗地卸下弹鼓,试图把卡弹挖出来,结果一看之下却发现靠近供弹口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磕出了一处凹痕,这破供弹具肯定是没法用了。

    眼看突破第三道铁丝网在望,叛军如同疯狗般一**往上冲,黑压压地顶在铁丝网上,似乎是根本就不要命了。

    一开始华裔雇佣兵们还是点射,但是很快所有人都开始用猛烈的连射压制叛军,很多人在短短三四分钟内就打光了身上的所有六个整装弹匣,逼得一部分华裔雇佣兵就地开始一发一发往弹匣里压子弹,就几挺通用机枪还在顽强喷射着火舌,他们的弹药手准备了好几个250发弹箱,弹药供应问题不大。

    “哒哒哒”

    从侧翼传来了一种类似连续撕裂麻布的奇特的机枪射击音,一排排子弹密集射来,连续打倒了数个叛军士兵。

    小林立刻听出是53通用机枪,只有新兵才使用这种过时的792机枪。

    “嗨嗨,伙计们,听听,是新兵,那帮菜鸡竟然在对我们火力支援,”老表打着宿醉未醒的酒嗝大叫道,“这次他们可是掏出大雕尿了你们一脸哦。”

    “啊呼。”

    众人发出搞怪的回音,心里都挺感激,因为他们都知道新兵的装备差,他们那边的压力一点不小,这些支援火力都是牙缝里死命挤出来的。

    在新兵阵地上,叫喊声也响个不停。

    “卧槽,我想不通,二当家,为什么我们还要分出精神去帮那些土狗!”灰子一边按着机枪射击一边大吼大叫道。

    沿用二战老式设计的53通用机枪射速惊人,空弹壳如同流水般从抛壳窗里飞出来,充当副射手的钉耙看得满头大汗,手上使劲把最后一个弹药箱的开口扳开。

    新兵的弹药供应很紧张,却要面对接近一个营的叛军强攻,形势甚至比老兵更糟糕

    “我也不喜欢他们!”

    半只耳低吼道,他手里的狙击步枪在同时连响了两个,把一个正举着枪榴弹试图发射的叛军士兵击毙在当场,他随手一拍弹匣卡榫退下空弹匣,换上手里最后一个满装弹匣。

    “但是现在大家都拴在一起了,只有共同前进才能活命,有什么不服不满意从鬼门关趟出来再说!”

    “艹他奶奶的!”

    新兵们咒骂着,但是也竭尽全力把一些班组支援火力往主阵地上分摊。

    叛军一边拼命开着枪,一边向第三道铁丝网涌去,冲在最前面的一批人被钉在了铁丝网上,惨叫着,哀嚎着,被飞射的子弹打成了破布,后面的叛军踩着他们的尸体往上冲。

    “嗵嗵嗵嗵”

    突然,猛烈的炮火从后方阵地飞射而来,从华裔雇佣兵的头顶上打过去,把人人吓得一缩脖子,刚刚来得及爬上铁丝网的叛军瞬间就被轰得稀碎,肉酱和骨头碎噼里啪啦溅了后方的叛军一脸,恐怖的威力一下震慑住了全场人。

    原来是晖哥。

    晖哥眼看形势不利,就命令胡炮带着几个炮兵徒弟把57防空炮尽可能放平角度,用高爆榴弹猛烈轰击着叛军,在叛军队形打出一轮轮爆炸,每一次爆破火光闪过,人群里就立刻多出一个热气腾腾的血肉大坑。

    因为队形密集,叛军瞬间死伤无数,至少有六七十人当场毙命,残余的叛军完全土崩瓦解,丢下伤兵,丢下武器,不管不顾地就往后方阵地跑,毕竟相比57中口径速射炮,点50机枪的威慑力根本不算什么。

    小林放下打得冒烟的突击步枪,抬起酸痛的手腕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中午十一点四十分,本来应该吃午餐的时候,可是满地的人体残骸却搞得任何人都没胃口。不仅仅是**上的消耗,长时间的精神紧绷某种意义上更让人觉得难熬。

    突然,小林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马上扛起两个子弹箱往侧翼阵地上跑,激战后,人人都是精疲力尽,他这个一路乱窜人显得非常扎眼。

    小林赶到新兵阵地时,半只耳等一群人正急得团团乱转,他们的弹药本来就不多,这一通激战又早就消耗地七七八八,此时人均手里已经不到二十发子弹了,手雷和枪榴弹更是连一枚都没有了,所以他们当看见小林扛着大包小包冲上来,那表情就跟看到了亲妈一样。

    “卧槽,可以的大兄弟,真是雪中送炭啊!”灰子激动地就给了他一个欧式拥抱。

    “大兄弟,牛逼了!”

    新兵们涌上来,兴奋的拍着小林的脑袋和屁股,以示感谢。

    迅速确认了一遍所有战友都还在喘气,也没有缺胳膊少腿,小林这才故意没表现出任何激动情绪的样子,打开弹药箱开始分发子弹,不过,新兵的弹药消耗出乎他的意料,两大箱子弹发个精光竟然还缺一千多发弹药,特别是机枪弹相当不够,53通用机枪这个耗弹大户无疑吃了相当大一块份额。

    见鬼了,要是机枪打不响接下去的战斗还要怎么打!

    小林开始考虑着是不是要动用他手里的两百发库存了,可是就在这时,一条大汉扛着两个弹药箱大步走上了新兵阵地,身后还跟着个拎大包的小个子跟班。

    原来是老表,还有他的徒弟铁头。

    “这个,这个,这个,别客气,随便拿,不够我们,我们还有,算,嗝,算还个人情………”老表用他那充满酒气的声音乱七八糟地表达着意思,不过大家也都听懂了。

    箱子里是崭新的子弹,提包里则是一堆堆手雷。

    新兵们惊讶之余又有些感动,因为这批不是他们的定额,是老兵们自己的库存,以前老兵们可都是一粒子弹都舍不得给他们的啊。

    不过两边都没说什么,小林翻着背包摸出瓶牛栏山白酒塞给老表,算是谢礼了,两伙人友好的告别。

    冰块还是硬邦邦的,可是在边角的部分,却出现了一丝丝松动。

    更远处的雇佣兵指挥部,k先生长长吐了一口气。

    “好了,炮灰差不多也完成他们的使命了,接下去就看你们两位手下精锐士兵的表演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