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同行是冤家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接下去铁老板他们做了什么处罚,小林就不知道了。

    新年就像过去的寒假暑假一样,还没等人尝出滋味来就“呲溜”一下逃跑了。

    和到处窜门走亲戚的华裔雇佣兵不同,除了偶尔去商场采购和快递点取件,小林并没有走出城市多远,更没有回家。他买了一台十四寸的二手联想笔记本电脑,又用一天一百块的价格在一家快捷酒店开了两周房间,整天窝在里面不出来,除了清货锻炼就是看电视打游戏,要么整日整夜的刷剧,好像又回到了那无聊透顶的学生时代。

    唯一能提醒他的,就是半夜偶尔会被关于枪火,杀戮,还有炸鸡那半截尸体的噩梦惊醒,让他心里隐隐觉得难过。

    家这东西,对小林来说好像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新闻上并没有什么华侨被杀,或者车站枪战的劲爆新闻,不是小偷小摸就是无聊的家庭纠纷,傻叉的交通肇事,看样子是都被铁老板用内部关系给压下去了。这让小林松了口气,当过一次通缉犯的感觉实在太刺激了,他可没兴趣再干一次。

    无聊的生活在第十五天走到了终结。

    那天早上,小林打着哈欠,踩着拖鞋去前台准备续费,这时候还算是节假日的尾巴,大家都窝在家里打盹,还没人无聊到这个点去宾馆开房间释放自我,所以这些日子大厅一直冷冷清清的。

    不过今天大厅里却等着两个人,更准确的说是个一脸苦大仇深表情的男生,一副满脸别人欠他一百块的模样左顾右盼,身边还跟着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因为她的脸蛋有些像年轻时代的坂本真绫,所以小林多看了两眼。

    但是没想到那一脸苦大仇深的男生竟然盯上了他,和女孩简单说了几句话后抬腿就向他走过来,这可让小林慌了手脚,这他妈不会是地痞无赖收保护费吧,自己身上什么武器都没带,这货要是掏出菜刀西瓜刀杀猪刀来自己可怎么办,他可没有受过徒手缴械的训练啊。

    “你好,请问是应小林先生吗?”男生开口说话了,可是却不是要钱。

    “哦哦,我是,请问……….”小林一时没回过神来。

    “我自然会告知姓名,不过这里不太方便,能否借一步说话?”男生继续道,态度和善。

    “行,我先去换双鞋。”

    小林说着跑回了楼上房间换了一双旅游鞋,然后他就开始在背包里翻找起来,他的主武器现在都被没收了,但是他以防万一他还带了好几件小玩意儿,从街头格斗装备到伪装成工艺品的单手枪一应俱全,有的是从死人身上搜出来的,有的则是从战区的无良摊贩那儿买到的。

    挑挑选选,小林最后选择了一把Fp-45解放者手枪和一把蜘蛛刀,用扎带隐蔽地别在脚踝上,小林重新整理衣物确认看不出来后,这才走下楼和两位等候多时的客人会和。

    走过一条马路就是全市最繁华的商业广场,面谈地点就选在了二楼星巴克咖啡厅,对于现在身负巨债的小林来说,招牌上一串3o.4o.5o的标价让他的心肝都在抖。好在沉闷青年很客气地主动上前点单。

    “两杯摩卡,大杯,对了,你要什么?”

    “拿铁,谢谢。”

    价值四十元的咖啡推到小林面前,小林觉得光看在这价格的份上,这一波面谈自己就不亏了。

    三人找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坐下,沉闷的男生先自我介绍道:

    “非常抱歉在这个时候把你叫出来,在下陈茂,现任肥狗雇佣兵团军需官之职,这是我的副手林影。”

    小林点点头,既然对方已经知道他的名字想必他也不必多此一举再废话一遍,话说自己是和这个倒霉雇佣兵团有什么孽缘吗,怎么天天遇上他们的人。

    “唉,听三哥说你们不是在迪拉那筹备基地吗,我还以为你们都忙得飞起来了。”

    “确实挺忙的,都大过年的一大半主官还回不了家。从头开始拉一个兵团简直是麻烦的要死,找军火商,找地盘,找生意,找运输工具,找蛇头,还有那弯弯绕绕麻烦一大堆的境外务工人员审批。军需官的活就更多了,从螺丝帽到大炮都得由我做台账备案,这工作量简直见了鬼,如果给我个机会再选一次的话,我宁愿在公司做流水线也不愿当什么鸟军需官了。”

    陈茂咕咕哝哝说了一大堆,这个看上去沉闷的家伙一说起话来竟然就像自来水一样“哗啦哗啦”淌个不停,让小林一时有点傻眼。

    最后,他身边的女孩温柔地提醒道。

    “小茂,我觉得你需要喝口水。”

    “哦哦,谢谢,哦,不是,对不起,一个没注意就变成这样了。”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

    真是一对奇怪的组合。

    “那么你们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事先说明,虽然我也是军需官,但是只是管小头的,大管家是猪头,如果是需要借钱借材料什么的话我可做不了主。”小林以最快度阐明自己的权责范围,生怕对方一张嘴就问他借个百八十万项目资金。

    “不不不,我们不是来借钱的。”

    陈茂连忙摇着手回答道。

    “先问你个小问题……..放心,也不是什么机密,你在疯鼠也呆了一段时间了,有没有听说过,你们那位老板对其他华裔的雇佣兵是什么态度?”

    小林一下就尴尬了。

    他直到现在还记得当初铁老板的破口大骂,甚至不止一次在作战会议上大吼大叫要让这些“抢劫犯”好看。

    “怎么说呢………老话说同行是冤家,就是这个意思吧。”小林含混地回答道。

    陈茂和林影都不傻,当然明白小林话里的含义,暗中都叹了口气。

    铁老板,人如其名。

    “不过,好像你们下面的敌对情绪没那么严重吧,你看,你们至少还主动出手帮过我们,我们直到现在都还很感激呐。”林影微笑道。

    小林觉得自己的脸在烧。

    因为他还记得,就在几个月前年终分红的时候,因为营业额不景气被砍了1o%收入的疯鼠雇佣兵们用各种家乡话咒骂那些抢行的竞争者。

    “啊啊,这个大家都是同胞,异国他乡相互照顾一下也正常………..”

    小林尴尬地糊弄着,他觉得自己面前这杯精磨咖啡越喝越碍喉咙。

    两个人闻言却稍微松了一口气。

    “那就好说了,实不相瞒,我们这边一直有个大计划,一直希望全球华裔雇佣兵能积极参与来着。”

    “大计划?”

    “嗯,听说过反法同盟吗?”

    “听说过。”

    “听说过反法西斯同盟吗?”

    “听说过。”

    “听说过正义联盟吗?”

    “额,听说是听说过,但是那应该是另一个次元的东西吧。”

    陈茂拍了下手道。

    “对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的华裔雇佣兵兵团很多,市场也很大,本来这是个很大的盈利机会,但是完全没有相互协作的感觉,甚至相互压价相互拆台,最后搞得谁都没钱赚,这点比其他雇佣兵集团要差太远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联盟,相互协调,把这个市场给稳下来!”

    “确实是挺有意思的计划,可是老哥,你这找错人了吧,你应该去找铁老板或者晖哥猪头他们啊,我只是个小军需官而已,决策层完全说不上话啊。”小林摊了下手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尴尬。

    “咳咳,其实是这样的,”林影咳嗽了两声,解释道,“我们已经找人接洽过无数次了,但是就是联络不上疯鼠的任何主官,我们觉得你是个挺好的人,所以希望能代我们转达一下。”

    小林心知肚明,什么联络不上,肯定是被铁老板踹出来了,但是他也不方便明说,只好点头同意。

    两边又聊了些闲话,很快三杯咖啡都见了底,于是就相互留了联系方式,就地告辞。

    看着小林出门远去,林影斜眼瞄了下陈茂。

    “最后还是决定不挑明了说吗?”

    “拜托,他就是个普通人出身,那玩意儿一说出来,你不怕把人吓飞了,”陈茂苦笑道,“算了,先这样吧,我倒是有个莫名其妙的直觉,这小子肯定有门路。”

    “暂时相信你吧,反正从小时候训练开始你的直觉就一直是很妖孽的东西。”

    (本章完)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