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处罚标准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面包车立刻像个台球一样飞出去,在地上叮铃咣当打着滚,一直卡进了围墙里才算停下。

    “干!”

    飞狗摔了个头破血流,但是侥幸没成重伤,他使劲拉了几下车门没拉动,气得飞起一脚把车门踹开,拿了刀枪跳下车,然后使劲想把后车门也打开,把半死的螺丝和钉耙扒拉出来,三个人一瘸一拐玩命地朝居民区中间跑。

    “哈哈哈,老子就知道这帮孙子挺不住会往老鼠洞里钻,还他妈傻逼一样冲进去,这不是找死吗?”铁老板灌了一大口啤酒狞笑道。

    “是是是,老板神机妙算,要不是老板提前布置了车,我怎么也想不到把人安排到那儿去。”猪头赶紧在一边大拍马屁。

    预备人员拎着家伙蜂拥窜下了车,从四面八方向三个新兵包围了上去,其中有人扯着嗓子大吼道:“弟兄们听着,老板话了,谁先做了他们中的一个,马上转正式编制,大家………”

    话音未落,一把伸缩警棍“嗖”的一下从远处飞过来,直击他的脑门,出响亮的“噗”的一声,那家伙立刻翻着白眼滚倒在地。

    “转你妈个头!”飞狗骂道。

    三人小组立刻遭到了十几个预备人员的围攻,各种长短器械雨点般向他们招呼过来,三个人身上立刻挨了好几棍子。

    飞狗大喊道:

    “枪,准备,家伙,顶上去!”

    三人小组迅组成了一个尖尖的三角形,一起把手里的手枪给亮出来。预备人员一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指着自己,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向后窜去,阵型一时有点乱套。三人小组乘机把伸缩警棍和折刀抽了出来,劈头盖面一顿乱揍,把这一波攻击瞬间打得土崩瓦解。

    “撤!”

    飞狗大喊一声,三个人拔腿就跑,被揍惨了的预备人员们立刻就气急败坏,嗷嗷叫着开始追。

    一前一后冲出去几百米,飞狗突然又是扭头大喊一声,再次组成那个攻击阵型,直接杀了个回马枪,被枪口顶着的预备人员立刻被吓得乱了方寸,被凶狠扑上来的三人组拳打脚踢刀砍棍子抽,打得落花流水,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三人组又再次收队跑远了。

    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几次,几十个预备人员一时被区区三个人打得一点脾气也没有,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真开枪,也根本不敢拿自己的小命下注,自己手里有枪,却被铁老板的命令压得死死的不能用,只能看着三个人干瞪眼。

    “妈的,这群蠢驴在搞毛啊!”猪头急得眼睛冒绿光。

    预备人员是他负责组建的,现在这帮蠢货拙劣的表现无疑是在打他的脸,猪头立刻挂电话给手下几个“兵头”,强令他们带着手下立刻冲锋,不然立刻就解雇了他们。

    兵头就是预备人员里威信最高,拳头最硬的家伙,简单来说就是他们的临时头头。猪头对他们待遇优厚,视为掌控预备人员的重要力量,平时好酒好肉养着他们不说,薪水也比一般小兵高四五倍,这时候听到老板了火,这些恶汉一个个都急了起来,扇着手下的耳光让他们包围上去。

    占据绝对人数优势的预备人员蜂拥而上,飞狗他们打人打得虎口流血,奔跑跑得气喘如牛,依然被追了上来,团团包围住。

    “背靠背,顶起来!”飞狗咬紧牙关出命令。

    三个新兵立刻架起武器,背靠背组成一个小小的方阵,预备人员一起冲上来,把他们包围在了中间。

    铁老板饶有兴趣地摸起了下巴。

    “这是什么玩意儿,罗马方阵缩小版,还是瑞士雇佣兵战戟方阵缩小版?打,给老子使劲打!。”

    “打!”

    飞狗一声暴喝,第一个挥着手枪折刀冲出去,一刀捅翻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倒霉蛋,然后反手一刀剁倒了旁边一个完全傻眼了的家伙,而钉耙和螺丝则像抡大刀片一样,挥着长度有限的伸缩棍,死死防御住飞狗的后背。

    预备人员出现了骚动,中间的人被飞狗杀得溃不成军,狼狈逃窜,而两侧的人群试图冲上来,可是却被伸缩警棍死死抵挡住,被打翻了好几个,他们好不容易突破警棍的击打时,飞狗已经迅缩了回来,一顿乱刀把他们从圈子边缘驱逐出去。

    接下去又是一轮轮残酷的绞杀战,附近的居民全被吓进了房间里,除了拿手机拍照外联头也不敢路。三个新兵不断的出击,缩回,再出击,再缩回,不断在包围圈上制造伤口,预备人员伤了一大堆人,可是就是拿他们毫无办法,只能急的在外围乱挥武器。

    可是新兵的危险也在加剧,他们的体能毕竟是有限的,而且在连续高强度战斗下有耗无补,特备是钉耙和螺丝两个身体素质比较差的,这时已经伤痕累累,几乎连棍子都挥不动了。飞狗明白这已经是最后时刻了,他手里还剩下最后一个机会,对,最后一个,如果不算军需官给的那个狗屁主意的话。

    “弟兄们,准备!”

    飞狗突然举起了“蝎”式手枪,枪口对准天空,所有人都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有个机灵的兵头急眼了,大喊道:

    “不好,这王八蛋要把条子引来,快阻止他!”

    可是来不及了,飞狗的手指已经搭上了扳机。

    “砰”

    自动手枪打着旋飞出去老远,飞狗痛苦地按住手腕,他觉得自己的这块关节就像是断了一眼痛。

    “砰砰”

    另外两个新兵还没来得及举枪,手里的武器再次被双双打飞,三个人一时惊骇万状,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预备人员可不管那么多,一拥而上把他们三个都拿了,就地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晖哥转动视线,看见一个戴着圆边帽的青年射手正举着把加装消音器的sV98狙击步枪挂在护栏上,冲着他比了胜利的V字手势。

    “干得漂亮,阿诚,亏你还记得带消音器。”

    一个活泼的声音从无线电里钻了出来,带着一点儿油滑的腔调。

    “放心,枪口带套我还是有经验的。”

    小林他们这时也姗姗来迟,却挤在外围怎么也进不去,预备人员以为是有人要抢功劳,死挡着不让进,一帮人骂骂咧咧吵成一团,正乱糟糟的时候,从外围人群里传来一阵吆喝。

    “让开,让开,都让开,老板来了!”

    最后几个词像是有魔力一样,所有预备人员和老兵一起向一边跳开,让出一条宽敞的大路来。一身休闲装的铁老板带着猪头大摇大摆从人群中间走过,一直走到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三个新兵面前。

    飞狗抬起青肿的眼睛瞪着铁老板,像是恨不得生吃了他。

    “看你妈个头!”

    猪头飞起一脚就踹在他脸上,飞狗咕咚一声倒在地上,但是他用胳膊肘支撑着爬了起来,再次用那个可怕的眼神瞪着铁老板,结果毫无悬念的又被一脚踹倒。

    铁老板并没有阻止猪头,等飞狗终于被打得爬不起来的时候他才慢悠悠地开口了。

    “还可以嘛。”

    飞狗喘着气,往铁老板的脚边使劲吐了口带血的唾沫。

    “可以你妈个头,老子吃饱肚子.........还能再捅死几个王八蛋。”

    猪头大怒又要抬起他的蹄子,但是这一次铁老板只是挥了两下手。

    “好了,带走。”

    看着飞狗他们被押上了车,小林悄悄松了口气,看来他估计得没有错,这算是他破烂的人生中难得的值得骄傲的成功经历,飞狗他们至少不太可能没命。

    小林正准备转身走人,一只有力的大手却扳住了他。

    “小子,看你刚刚打电话打得很欢嘛?”铁老板可怕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哦,是的。”小林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毕竟这事儿也算在他的预料中。

    小林的镇定让铁老板有些意外。

    “看他们没头苍蝇一样的稀烂表现,你并不是在告密,那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小林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语气尽可能放平。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告诉他们使出全力做就行,把老板做高兴了,搞不好他们就有条生路。”

    铁老板楞了下,然后仰头大笑。

    “抱歉,我觉得这是有点搞笑,可能我说错了………..”

    “不不不,小子你说的很对,我是很高兴,这一点被你猜中了,但是你就没现吗?你打破了一个自己的圈子。”

    “什么?”

    “向之前,你对和自己利益没关系的热奈何玩意永远抱着能走多远走多远的态度,可是现在你竟然主动出手干涉了,这可真是件不可思议的事。”铁老板抹了把笑出来的眼泪道。

    小林傻眼了,完全的。

    不过,铁老板这笑容也就维持了几秒钟而已,熟悉的狰狞迅爬上了他的面孔,他扭头狠狠盯着那些满脸期待,往这边探头探脑的预备人员。

    “他妈的,一群废物,街头流氓都比你们强,你们都被解雇了,算完这个月工资就给老子远远的滚蛋!”

    预备人员慌了,乱了,几个兵头马上开始嚷嚷起来,想煽动下人群闹事。

    可是铁老板的枪直接抽了出来,一下捅进了一个傻缺的嘴里,捣碎了他的两个大牙,那家伙鼓着眼睛,满脸惊恐,呜呜啊啊了半天就吐出一嘴血沫来。

    “给脸不要脸,你他妈是想自己走,还是老子送你走!”

    一瞬间,搞事的预备人员逃的无影无踪。

    “老板,这,这,这…………”

    猪头慌了,满脸尴尬,试图说个情。

    可是铁老板已经懒得管他了,收起手枪自顾自的回车上打盹。

    (本章完)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