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逃亡者 3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黑狗他们全被干掉了!”

    洗脚大仙对着无线电大喊,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没错,我这边都损失过半了,现在还有三个躺在医院里治脑震荡,”推油大神那边的声音垂头丧气的,“他奶奶的,这帮菜鸡吃错药了,怎么一个个变那么厉害了。”

    不,应该说飞狗本来就很厉害。

    小林在脑海里调阅着有关飞狗的印象。这家伙是一流的汽车维修工,一流的游戏玩家,一流的赌棍,却是个四流的社会人,本来在一家维修店干得好好的,就因为一点小事抡起扳手就把客户和老板双双打进了医院,结果被上了全网通缉,被迫在疯鼠队伍里打工。

    但是这并不表示飞狗是个蠢货,相反,他的学习能力是新兵中顶尖的。任何他不会的东西,不管是枪械分解,军用车辆驾驶,战斗战术,甚至是不同民族的小游戏,只要让他观看七八分钟,他马上就能上手,并且能迅总结出一套自己的手段来,打得人满地找牙,在竞技游戏上,整个新兵团队几乎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只有半只耳能勉强和他斗上几回合。

    “还能判断他们从哪个方向走的吗?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洗脚大仙摔了无线电,带着一票老兵就往老城区出口方向包抄过去。吸取了上一队人马的教训,洗脚大仙命令所有人都准备好防弹护目镜和轻型头盔,以防万一连防弹衣在衣服里套着,防止再被飞狗他们下手阴了。

    所有老兵都打开塞满装备的“应急装备包”,急急忙忙做准备,在一下损失了八个人后,再也没有人敢掉以轻心。

    只是小林一直愁眉苦脸吗,终于,洗脚大仙看得不耐烦了。

    “卧槽,你摆个死人脸毛意思啊?”

    “我只是觉得,以飞狗的脑子,肯定立刻就抛弃那套老打法了,我们穿得那么严实好像不一定顶用。”

    “开玩笑呐,你以为他们还能开辆坦克出………”

    话音未落,只听一阵动机咆哮和人群尖叫声,一辆金杯面包车顶着两个疯鼠雇佣兵呼啸着从斜刺里冲出来,摇头甩尾把两个死趴在挡风玻璃上砸窗的老兵摔飞了出去,像一头怒的公牛一样直接向二队老兵们直冲过来。

    小林一眼就看清了,司机不是别人,正是脸色涨得通红的飞狗!

    “卧槽啊!”

    面包车呼啸冲来,老兵们吓得人仰马翻,四处闪避,小林急忙飞起一脚踹开洗脚大仙,自己借着反作用力弹到街边的围墙上,下一秒钟,车子就几乎贴着他的鼻尖猛冲过去,惊得小林出了一身白毛汗。

    “艹,车,车,车,这帮孙子哪儿来的车!”洗脚大仙说话都语无伦次了。

    小林心知飞狗以前是职业修理工,偷辆车对他来说轻而易举,这家伙的思维果然够跳,老兵上防护装备他就直接上大车碾。

    洗脚大仙急忙把情况上报,谁知道,电话那头的铁老板不怒反喜:

    “啊哈,你说那小子竟然还有撬车的本事,有意思,刚好,我手上有的是四个轮子,不介意陪他玩玩,你们也跟着过来!”

    “老板,后备兵团那么多人一起上,不会闹出很大动静吗?”

    “没关系,要场面大才好玩,让他们随便玩,谁先抓住人,我就聘用谁,但是千万别动枪,谁敢动火我要他的狗命!”

    小林在一边疑惑地皱着眉头,从一开始他就挺奇怪,那个铁老板一直在说的“后备兵团”是什么。

    洗脚大仙看出他的疑问,于是就开始简单解释起来。

    原来从上次利比亚之战中,铁老板深感疯鼠的战斗人员不足,临时弄来的临时工又战斗力太差,可是如果保持庞大的常备战斗人员的话,那无疑是一个沉重的财政负担,毕竟现在疯鼠已经有那么多人,那么多基地要养了。权衡之下,铁老板最终决定设立后备兵团,性质有点类似于预备役部队,平时每周三天集中起来进行进行简单军事训练,平时他们干什么都行,只一个月一千块基本薪,等需要大型战斗任务时,再把人集中过来干活。后备兵团具体有多少人,洗脚大仙也说不清,但是据说仅仅在云南边境一代就有三四百人。

    猪头迅调来一堆各色车辆,现在他知道铁老板的兴致上来了,必须得把他伺候高兴才行,于是使出浑身解数,把能搞的关系户都搞来了,从小皮卡到奔驰车什么牌子都有。雇佣兵们立刻三五成群挤上车,向逃亡者玩命追过去,整条街上一时到处都是车辆轰鸣声,犹如开起了竞赛。

    小林故意选了最后一辆空落落的小桑塔纳爬上去,悄悄塞给司机几百块钱,挥挥手示意他先下去,然后自己握住方向盘挂上档,抽空抽出自己的手机,悄悄拨出了一个号码。

    在远处的居民住房位置上,一架小型无人机悄悄盘旋着,机腹下挂的小摄像机闪着晶亮的贼光,看上去和一般摄影爱好者的小玩具没什么区别,只是没人知道,这架小飞机的信号是直传的,而且一直传到某个人的指挥部里。

    猪头兴奋地咧着嘴巴,给铁老板端茶送水,趁机在铁老板耳边大进谗言:

    “看看看,我就说,这小子不是个好东西,他的心还向着那些菜鸡呐,这么迫不及待就开始通风报信了!”

    铁老板斜靠在一张躺椅上,舒服地展开身子,打量着眼前的画面,仿佛他观赏的并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最新的动作大片。

    “慢慢看,直觉告诉我,这小子不止那么点儿本事。”

    “什么,就这小子,一看就是个废人。”猪头不爽地歪了下嘴。

    “就是这废人把疤面打得半死,还在战场上上蹿下跳了大半年都活了下来,”铁老板不耐烦道,“给老子闭上嘴安静看着!”

    新兵三人组驾车一路狂飙,很快就冲出两三条街道,一路冲到了公路上,飞狗加足油门就往城市外冲去,可是这破车就是加不出度让他怒火万丈,早知道就弄辆好些的车了。

    这时,手机响起,飞狗不耐烦地接起来:“喂,是谁啊,我跟你说…….嗯,军需官?”

    这个名字一报出,车厢里的三个人都是一愣。

    “喂,你怎么有空打电话来,在家暖被窝不开心吗………什么,为什么跑路,屁话,因为老子们无论如何都想回家看一眼,”飞狗脸上的表情狰狞起来,冲着话筒怒吼,“老子们想家都快想疯了你知道吗,谁敢拦老子,老子就打烂他的屁股,塞回他老娘的肚子里去,你就尽管向铁老板把这些话报上去好了!”

    飞狗说着就要挂电话,可是电话那头的小林以最快度补充了两句话,飞狗的表情一时有点儿懵圈。

    “什么意思?为什么?啊啊啊,算了算了,不用你说,我就会那么干的!”

    飞狗扭头一瞅后视镜,只见一片追车在后面紧紧咬过来,有几辆状态好的小宝马甚至已经插到了左右车道上,预备人员从车厢里弹出头来,嚣张地挥舞着铁棍长杆,往面包车上乱捅乱砸,几下就把面包车玻璃砸得稀巴烂,螺丝和钉耙两个一时面无人色。

    “那就来吧!”

    飞狗大吼一声,猛地一打方向盘驱动面包车猛撞在左侧的宝马车上,两个预备人员躲闪不及,像是皮球一样被撞进了车厢,捂着粉碎性骨折的手腕大声嚎叫。

    借着这一下反弹的力道,面包车猛地飞向另一侧车道,直接撞进了一侧车门里,只听一连串金属框架爆裂的脆响,宝马车像陀螺一样转着车身,掉落着金属零碎飞出了护栏,沿着坡道一路滚下去,摔成了一堆废铁。

    “咯吱吱吱”

    面包车的轮子在沥青路面上剧烈摩擦着,喷涌出刺鼻的白烟,但是飞狗迅甩手打了两下方向盘,加上半脚刹车,硬生生把车子钉在了一条直线上。

    “好手段!”

    看到这一幕的老兵不由出一片赞叹声。

    开车飙车大家都会,但是这样都能把车稳住的本事,会的人可不多。

    预备人员被这种亡命徒一样的打法给吓住了,毕竟他们也就是拿一千来块钱一个月的临时工而已,只是为了博个好印象,没必要连命都搭进去。于是,他们的追击势头明显放缓了,再也不敢猛冲猛打,只是在后面紧紧追着。

    一队飞车呼啸着冲出四五公里,中间预备人员开始变换花样,把车辆张开一个大大的圈子,就像是渔网一样,数次试图把这辆该死的破烂小车包围起来,一口气砸个稀巴烂。但是每次他们一摆出这个架势,飞狗就驱车疯狂地向四面八方猛撞,顷刻间就把对手杀得溃不成去,仿佛他手里的不是面包车而是辆坦克!

    预备人员束手无策,只能远远地乱丢砖块向面包车砸去,面包车左躲右闪依然挨了十几砖,车灯保险杠甚至顶棚都被砸得稀巴烂。为了躲避这些流氓丢来的“炮火”,飞狗猛地一打方向盘,驱动面包车一下冲出公路,向下方一个居民区直切过去,打算在那儿凭借复杂地形甩开追兵。

    追兵大骇,立刻乱七八糟地驱动车辆想往下冲,结果因为队形太乱,相互冲撞搞得一团糟。

    双方的距离一下大大的拉开了。

    可是,就在面包车冲进居民区不到二十秒钟的时间,两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侧面凶狠地杀了出来………

    ps:倒三班啊倒三班,总有种一天更过好几回的感觉,估计是上班上出幻觉了

    (本章完)

    //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