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兵会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嘟嘟嘟”

    排气管喷射着浓烟,大雅马哈摩托载着两位华裔雇佣兵在街上一路狂奔。

    “对不住对不住,这玩意儿也不知道多久没维护了,我没空,家里也没空管,现在只能凑合着开一下。”洗脚大仙扯着嗓子大喊道。

    “没关系,谢谢你能来接我!”

    小林双腿紧紧夹着摩托车座位,用同样大的音量回应洗脚大仙,他觉得自己都快被扑面而来的猛烈气流给呛没命了,鼻涕随风狂飙,话刚废除嘴唇就被直接吹到了排气管后面。

    “哈哈哈哈,客气客气,唉,他奶奶的好像还缺点儿人,我再想想这附近还有谁………啊,有了!”

    雅马哈猛地一个一百二十度甩尾,高速横切两条车道,直插到对面马路,把后方的车辆吓得急停一片,喇叭按得震天响,直唬得后座上的小林魂飞天外。

    “艹艹艹,你在干什么?”

    “接人接人,唉唉唉,先把你的屁股挪正了,接下去可能有段比较长的路要开!”

    晖哥开始敲着桌子。

    他很少用这个动作,一旦开始了,就说明现在他的心情很烦躁,而且是非常烦躁。

    “我还以为大过年的,你会来给我发个红包,来个新年祝福什么的,结果到头来还是给我添堵的。”

    这是一间高级茶舍的包厢,只容得下三四人坐下,仅有的一盏灯笼型照明灯勉强提供着亮度不足的光源,让人的表情看起来始终有一半沉在黑暗里。红木方桌上只有一壶茶,两个杯子而已,极致简单。

    坐在晖哥对面的是一个很帅很帅很帅气的青年人,高大威武,充满自信的气质,第一眼看上去,很多人应该都会认为他是成功的白领人士。

    “这件事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晖哥,”帅气的青年人苦笑道,“我一直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而且对你很有帮助,可是你就是一直无条件拒绝我,以你的能力,在任何雇佣兵团都是主官职位,何苦在疯鼠当个处处挨人冷眼的二把手?”

    “你应该比我更清楚,铁老板根本就是个疯子,他已经完全着了魔了,没有任何人能制止他,就像三个月前他干了什么,他命令疯鼠和一支正规军开战!现在整个雇佣兵圈子里都在传这件事,根据我的内线消息,犹太佬现在可是气坏了,到处纠集力量要展开报复,现在疯鼠的形式可以说是危如累卵,没有一个朋友,周围全都是敌人,随时都可能全军覆没!”

    “晖哥,你何苦和铁老板这疯子一起死,就因为铁老板曾经有大恩于你?”

    晖哥伸手摩挲着眼前的茶杯,突然,他端起茶杯一仰头,把茶水全部干下了肚子,然后用坚硬的视线直视帅气青年。

    “是的,仅此而已,一方面是为了老大,一方面是为了疯鼠。”

    “你们是第二批来的,没法想象我们一期对于疯鼠投入了多大的心血,也没法想象我们对疯鼠有多深的感情,那跟钱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们愿意做而已。”

    帅气青年摇头叹气,他知道这次的谈判又崩了,晖哥的顽固程度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一点儿口都不松。

    “好吧好吧,那只能随你了,老大,不过给你个忠告,根据可靠信息渠道传来的口信,非裔和白裔雇佣兵团的联合报复估计年后不久就会展开,希望你能有心理准备,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这边,兵团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晖哥倔强地拒绝道:

    “疯鼠不会有那一天的,而且你们的堕落程度也超乎我的想象,竟然开始和臭名远扬的摩萨德通气了,真是彻彻底底变成了一群商人。”

    帅气青年满不在乎道。

    “有什么奇怪的吗,现在还有兵团和CIA互通消息呐,我们本来就是商人,争取利益最大化本不就是应该的?恕我直言,你的思想太落伍了,老大。”

    最后,晖哥是一脸发黑地走出茶舍的。

    他并不怨恨帅气青年的顶撞,对方说得很直白,却也很铁切,雇佣兵本就应该是逐利的群体,不管是华裔,白裔,还是非裔都一样,本质上,他们就是一群商人,何必装什么清高?

    可是,晖哥的心里还是不满着,愤怒着。

    因为他记得,华裔雇佣兵组建之初可根本不是为了这个目的啊!

    “嘟嘟嘟”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晖哥奇怪的接起来,电话那头是洗脚大仙的声音,还伴随着狂风呼啸和老式发动机刺耳的咆哮声。

    “喂,二当家,你他娘现在在哪儿啊!”

    “静怡茶舍,刚和一个朋友喝完茶。”

    晖哥说着,突然觉得自己的另一只耳朵也能听见古怪的发动机轰鸣音。

    “啊哈,原来是那边啊,那就省得我们再拐弯了,稍微等下。”

    发动机轰鸣声越来越大,一辆半旧的雅马哈摩托车风驰电掣般杀过来,卷起一阵难闻的烟味,上面正坐着鼻子冻得通红的洗脚大仙,后排座上还坐着脸色青紫,好像已经快冻成僵尸了的小林。

    “停………停停停,不是………不是说‘比较’长而已吗?”

    “是比较长啊,我一箱油都快跑完了。”

    “这他妈……..他妈,分明是跑了六十多公里,都跨区了好吗?我的脸,我的腿,我的蛋………..我…….我都快要死了,我想吐。”

    “卧槽,你这身体也太差劲了……….你妹的,把你的大头别过去,敢吐老子身上老子砍死你!”

    这两蠢货在搞什么飞机?

    “喂,你们在搞毛啊?”晖哥皱着眉头问道。

    “没事儿没事儿,就年夜饭缺人,二当家你家也没什么人等着过年吧,走走走,一起到我家喝一杯。”

    洗脚大仙大大咧咧地一通嚷嚷,把油门把手捏的“昂昂”作响,可是只听“砰”的一声,整个排气管就掉了下来,接下去是叮铃咣当各种小零件。

    “艹,你这什么狗屁破车啊!”

    “都说是老爷车了,奶奶的,怎么这么不经用,一折腾就坏成这鸟样了!”洗脚大仙满头大汗。

    “你他娘坑爹啊,现在跟我说,我们到底这么回去啊,啊,到底这么回去啊!”

    “你闭嘴,烦死老子了!”

    “………..”

    看着这两货一通瞎鸡毛乱吵,晖哥觉得自己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向自己身后比了下大拇指道。

    “你们这破车怎么坐人啊,坐我的车吧,我这儿是四个轮子还带空调的。”

    回到洗脚大仙家已经是晚上六点半多了,所有人都是饥肠辘辘,洗脚大仙一拧开门,瞬间吓得大叫一声:“卧槽,什么鬼!”

    小林和晖哥从旁边挤进去一看,才发现客厅里已经满当当挤了十几个人,十几箱酒。明明桌上只有几盘凉菜,可是这帮孙子已经就着白酒啤酒黄酒HIGH上了,气氛一片热烈,黄段子满天飞,靴子鞋子脱得到处都是,外套在沙发上堆成了小山,手枪,冲锋枪,甚至是短突击步枪到处乱挂乱搁,把那些地方原本摆放着的物件都顶到地上去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帮喝得半醉的家伙还记得关保险。

    “卧槽,这叫人不够?大仙你他娘不会已经喝多了吧?”小林翻了个白眼道。

    “不是不是,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啊,”洗脚大仙急得满头是汗,飞起一脚就把坐茶几上对着酒瓶唱歌的推油大神踹地上去了,“艹,这人都是哪儿来的!”

    “这不看你老长时间没回来嘛,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多无聊,所以我干脆一个电话,把附近还在的弟兄都拉来了,给你这冷清地方涨涨人气。”推油大神打了个酒嗝,竟然还显得理直气壮。

    说话间,厨房里帮忙的伙计已经“乒乒乓乓”开火了,洗脚大仙家的冰箱被这帮毫不客气的家伙翻了个底朝天,过大年用的冷冻牛肉,冷冻羊肉,全鸡,全鸭,全部被丢进了锅里,一群人切切洗洗,忙得不亦乐乎,只是洗脚大仙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一样,肉痛地直抽筋。

    晖哥满上酒来,踩着凳子站得高高的。

    “那么,大家新年快乐,祝愿新的一年,天下还是疯鼠的天下!”

    众人一起热烈地举杯高喊道:

    “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