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缉捕 3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噜噜回到家时,习惯性地按了一下开关。

    “咔哒,咔哒”

    干硬的声音在房间里空寂地回响着,头上那串破了一半的吊灯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噜噜这才想起来,她已经大半年没有交水电费了,家里早就什么都没有了。

    “哦,真是该死………”

    噜噜咕哝着,在门口踢掉笨重的军靴,光着脚踩进了房间里,脏兮兮的地板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踩上去就像是踩在地毯上一样,噜噜倒并没有觉得多冷。连灯也不用,她随手把军用背包往黑暗里一丢,只听“噗通”一声,一堆死沉的装备衣物准确落在了沙发上。

    不管离开家多久,她对这里的记忆都是无比清晰,从桌椅再到最小的花瓶摆设都是如此,这一度让噜噜烦恶不已,就因为如此,她每年都会鬼使神差的跑到这空空荡荡的破地方转一圈,然后再鬼使神差地搞一遍装修翻新,每年都要花好几万块钱,可是自己一年都可能住不上一次,平时连个鬼影都没有。

    不过,这样说其实也有点不对,因为她两个最亲近人的黑白相正挂在客厅的正中央,给房间里增添了一丝阴沉的气息。

    “咕咚”

    噜噜一屁股坐上了沙发,大大地伸开双腿,把胸口的纽扣胡乱卸开了两个,这才觉得全身的肌肉都得到释放,就像是被肉锤锤过的大鸡腿。

    “好了,老爸老妈,别看了,没结婚没带男朋友没对象连‘保鲜膜’都完好无损,也被问我嫁不出去怎么办,因为这真的好烦啊!”

    噜噜叹着气,大眼睛空洞地瞄着两张遗像。

    “啊,老爸,你说有意向吗,算了吧,完全没有方向感。好吧好吧,老妈你也别掐着话头问我了,哪儿来的有趣的男生,全是神经病和智障,就是我们单位新来的一个小子还有那么点意思,有意志力也有狠劲,比街上那些流氓和弱鸡要强多了,你知道吗,上次他凶起来我都有点被吓住了,我还真没想到这家伙狠起来那么可怕……….啊啊,当然打起来,肯定会被我直接揍死,真是胆大包天了。”

    “咚咚咚”

    突然,房门被敲响了,噜噜一下就从沙发上弹起来,手腕贴着背包侧袋一蹭,一把用伞绳捆得非常好的“蝎子”伞兵刀就落在了她手里。

    和小林这种不多带几把枪就没安全感的新兵不同,老兵隐蔽行动时只选择最有效,最简单的武器。

    拉开房门,噜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把人扯进来,手里的钢刀直逼对方的喉咙,这一连串动作噜噜又快又准,但是蝎子刀只前进了几厘米就被一把改装三棱刺刀架住了。

    噜噜小小的懵了一下,她也没想到对面竟然动作那么快。

    黑暗中响起了洗脚大仙的声音:“卧槽,你他妈先动手再问话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好几次差点砍死我。”

    “那算你活该啰,过年边上你不好好在家过日子,跑我这破烂房间里干嘛?”噜噜把刀子插回刀鞘,不耐烦地问道。

    洗脚大仙不仅是她的同期雇佣兵,而且两人都是同一个小区大的,上的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甚至噜噜能进疯鼠也是洗脚大仙的介绍,交情非同一般。

    洗脚大仙吸了几下鼻子,然后打开打开手电筒,马上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

    “卧槽,你这破房子没水没电,还跟个垃圾堆似的,卧槽,这装修味道比涂料厂都还重,妈的你竟然把油漆桶放沙发边上,卧槽,这又是什么,洗衣机电冰箱热水器,他妈的还是双套的!”

    连续三个“卧槽”让噜噜深感不爽。

    “第一次买了忘记了,第二次又买了一份,结果都忘记拆了,好了,这是我家,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事儿就滚蛋!”

    “滚你大爷,你这地方跟垃圾堆似的怎么住人,走走走,到我家去。”洗脚大仙看得晕了,二话不说拉起撸撸就走。

    “等等等,我先穿上鞋子。”

    噜噜懒懒地套上军靴,然后穿过两幢居民楼来到洗脚大仙家里,可是没想到一进门就见到一个不速之客正蹲在餐桌边大嚼冷盘,一叠凉拌牛肉已经被他消灭了一半了。

    “奶奶的,你他妈在这儿干嘛?”

    噜噜一脸不爽地盯着推油大神,而后者一点儿不好意思都没有,大手一抹油腻腻的嘴吧,声音大得像学校食堂用的大破喇叭。

    “老子和大仙是兄弟,好得穿一条裤子,怎么就不能上他家来了?”

    这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

    要不是没带刀,噜噜觉得自己早就把他当牛肉片切了。洗脚大仙从后面一拍噜噜的肩膀:“行了行了,我爹妈这两天去黄山旅游都不在家,这家伙也是三岁没了爹十岁没了娘的惨人,大家都同病相怜,就别那么计较了。”

    “滚!”

    “好吧好吧,晚上就炖火锅吧,不过那还得多拉几个人来,不然就没意思了,看看看看,今天谁还在市里。”

    洗脚大仙一边高速自言自语,一边掏出手机开始迅速翻着通讯录。

    “啊,对了,就是那小子了,他应该还没走远!”

    “咣当”

    询问室的铁门打开了。

    小林是在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进来了,浸水的衣物几乎已经被他的皮肤表面温度抽干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像抱着冰块一样冷,连意识都快要消退了,他勉强试图睁开眼睛,却一下被强烈的刺痛感激得一个哆嗦,他这才想起自己的眼睛被“飞弹”打出了个大口子,还流了不少血。

    于是他只好像独眼龙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好不容易才看清,进来的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正客客气气地和值班警;员交谈,不时发出一连串道歉和难过的句子,只是这个身影怎么看都觉得挺熟悉……….

    咦?

    小林的意识一下全部给吓回了躯壳,这不就是铁老板吗?

    现在,这位狂妄好战的华裔雇佣兵头领正在用从没见过的谦卑姿态交谈着,感谢着,他的腰小幅度弯曲着,每一句话都显然经过了精雕细琢,好像生怕一个用词不对就激怒了眼前的人,如果这是和国家元首交谈也不过如此,可是在他面前的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员而已。

    “对不起,对不起,真对不起,都是我的管教不力,哎哎哎,是啊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真是误会,放心,关于两位的家人补偿我会竭尽所能提供的,请他们务必不要追究。”

    他身后一个铁柱似的男人一努嘴道:

    “还愣着干什么,解铐!”

    小警;;员还有些犹豫。

    “可是,他是杀人重犯,还杀伤了我们的同事,怎么就这样………”

    “卧槽,你耳朵聋了,刚刚是谁给你挂电话你没听见?都说了一切都是误会,马上解铐!”

    小林的手铐脚铐被解开了,他试图站起来,结果却“噗通”一下跪到地上去了,浑身上下的刺痛在一瞬间爆发了出来,铁老板抓住他的肩膀,不出意外他就看见了几道露出来的伤痕,警;员的神情有点儿尴尬起来,但是铁老板什么也没说,只是和他道了声谢谢,带着小林转身离开。

    直到走出大门,铁老板才猛地扭过头,用小林熟悉的,恶狠狠的语气说道:

    “你他妈可是给我惹了个大麻烦,小兔崽子,你竟然敢打老警,真是胆子大上天了,知道这要花我多少钱吗?医药费,误工费,葬丧费,精神损失费,律师费,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费用,没个二三十万美金根本下不来!这还是有关系疏通的情况下,不然以后早把你拖进刑场崩十几个窟窿了!”

    “抱歉,我没想到竟然是………”

    “别给我没想到,给我把道上的常识牢牢记进脑海里,”铁老板把他拎起来,双眼闪着恼怒的凶光,“穷不和富斗,民不和官斗,我们只是小商人而已,别试图挑战国家的行政和司法机器,那将是致命的行为,他们是一个政权的核心,进攻力量比你想象的要强不知道多少倍,历史上就因为犯下这样低级错误而永远人间蒸发的雇佣兵团可一点儿不少,我可不希望这中间包括疯鼠,懂吗?”

    小林心惊胆战地点着头,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那,老板,军队……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铁老板的嘴角挑起一个奇异的角度,有些不耐烦,又有些无奈,最后又重新回归原位。

    “准确来说的话……..就是单纯的武器吧,算了,不说了,看你这穷鬼也拿不出什么钱来,就五万美金算你账上,给我吸取教训!”

    铁老板丢下小林,转身就钻进了警车里,他还有一桌老部下的酒席没吃,而这件事已经浪费他太多时间。柱子则好奇地看着小林,一遍一遍地看,直看得小林心里发毛。

    “请问…….怎么了吗?”

    “真是奇怪了,排长竟然没有揍你,要是当年我们在他手下犯事没有不被打得半死的。真是奇怪。”

    柱子说着,也摇着头钻进了车里,随着轮胎滑动,两个人一溜烟跑了,只留下小林和一堆行李呆在原地。

    好吧好吧,本来好不容易就要还清的债务,现在又增加了五万,还是美金,这要还到什么时候才算完。

    寒风刺骨,让他全身瑟瑟发抖。

    小林慌乱地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号码,但是只响了两下他就咬紧了嘴唇,一把按下了通话结束键。

    现在小林觉得更冷了,从皮肤一直冷到心肝里。

    “嘟嘟”

    突然,手机自己响起来,把小林吓了一大跳,看号码是本地的,不太像是乱七八糟的推销电话,于是抱着好奇心态,他就接通了电话。结果,下一秒钟,洗脚大仙的声音就从里面炸出来。

    “喂,菜鸡,你他娘在哪儿!”

    ……………

    小林消失后大约四十分钟,一辆小皮卡车就在局子门口停下来,一个一脸沉闷的男生带着一个女生下车后一步不停,抬腿就直冲局子内,搞得屁股还没坐热的小警;;员不得不再次跳起来阻拦他们。

    “唉唉唉,等下等下,你们是谁啊,怎么就乱………..”

    女生冷冷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一亮,小警;;员只瞄了一眼证件抬头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结结巴巴道:

    “你……你是………”

    “突发情况,之前被你们抓进来的那个杀人嫌疑犯,现在关在哪儿,我们需要见到他。”

    “这个……….人已经被提走了啊。”

    “什么,提走了?这还不到24小时拘禁时间吧,是谁干的!”

    “是啊,因为…….因为……..唉,求求你们别问了,我不能回答,大哥大姐,我今年刚警;;校毕业,吃这一碗饭不容易,你们就高抬贵手别问了。”

    眼看对方都紧张地要哭出来了,两人也只能无奈地掐住话头。

    “现在怎么办?”女生问道。

    “还能怎么办,找呗,不管怎么样先把人挖出来再说。”男生坚决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