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缉捕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重新踏上老家的土地,小林一时有点儿紧绷的感觉。

    不是炮弹乱飞,AK乱射的无主之地,而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国家,法律,道德和程序的锁链在下飞机的瞬间就“咔嚓”一声锁在了登陆者身上。

    不过,当全副武装的警员走上来时,小林的心态就更紧绷了,因为他想起自己的包里还有两把短枪和一把军刀,其他伙计个个都怀揣长短武器,最夸张的连56C短突击步枪都带来了,这一检查还不直接就把他们当劫机犯给办了?

    可是谁知道,警队长一见到铁老板就马上双脚一并,激动地行了个军礼:“老排长,果然是你啊,十二,啊,都十四五年不见了!”

    铁老板先是一愣,当看清对方的脸后,顿时郁闷起来:

    “卧槽,柱子,怎么是你小子,都升上大队长了……….妈的,我说怎么这次突然让条子来接我,原来是和老子打感情牌,好了好了,都散了散了,柱子,你带老子见你老板去。”

    “唉,好的!”

    柱子激动地腰板一挺,马上在前面领路,带着华裔雇佣兵一行径直走出大厅,一路上畅通无阻,没有任何人查问,门口停着三辆警车,铁老板大摇大摆地在中间一辆坐着,车胎一转,三车一起绝尘而去。

    华裔雇佣兵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知道这肯定是老板又摊上什么大买卖了,相互打了声招呼就作鸟兽散,只剩下小林拎着一大堆行李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卧槽,禽兽啊,好歹帮他把行李搬上车啊!

    “嗨,老乡,干嘛呐?”

    身后突然被人一拍,小林吓了一大跳只见一个挺面熟的年轻人正站在他身后,他认出这货应该是肥狗雇佣兵团的一个小兵,名字好像是………..

    “阿……..阿丘?”

    “没错,卧槽,这是你家的年货吗,那么多东西?”阿丘看着小林的一堆行李目瞪口呆。

    “不,完全不是。”

    小林尴尬地介绍了一下情况,阿丘更加傻眼了,他在行李里简单翻了翻,看了几个标签,然后让就崩溃了。

    “这他娘东北的,西北的,安徽的,河南的……..还有海南岛的,没有一个地址是重样的,有人还是双份三份包裹,除了送爹妈还有送亲戚朋友,你他妈打算怎么送,寄快递我怀疑都能把你寄得倾家荡产。”

    小林也傻眼了,之前他也没仔细检查过包裹,没想到竟然会出这种鬼鸟情况。

    “行了行了,你这种人才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阿丘满口抱怨着,掏出个手机开始拨号,然后从附近的麦当劳买了两杯咖啡,和小林边喝边瞎扯淡。

    大概四十分钟后,一个体格强壮的少年就开着车过来了,冲着阿丘热情地打招呼。

    “丘兄,突然找我啥事儿,我刚刚才下飞机准备回家呐。”

    “就知道你刚下飞机才拉你的,大奔,你应该是苍南这边人吧?”

    “是啊。”

    “来来来,我们自家的伙计有点儿小麻烦了,帮帮忙捎带下年货,这一堆这一堆还有这一堆,反正都是你老家地界的,哦,对了,还有这两张破采购单,鱼丸鸭舌烧鸡你那边能买着吧,到时候打个快递过来没问题吧?”

    “卧槽,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种小事,行行行,尽管放心,少根毛你就掏枪毙了我。”

    小林赶紧从钱包里找钱,却被大奔一把按下来。

    “行了,大家都是在枪林弹雨里混饭吃的,相互帮着担点儿困难也是应该,谈钱多伤感情。”

    小林这才意识到对方也是华裔雇佣兵。

    “疯鼠兵团,应小林。”

    “铁甲兵团,程一奔,新年快乐,老哥。”

    “哦哦,新年快乐。”

    两人握了下手以示友好,然后那个华裔雇佣兵飙车疾驰而去。还没等尾气散去,又来了十几个华裔雇佣兵,有的开着车,有的骑着摩托车,甚至还有骑自行车的,一群人相互间吵吵嚷嚷,南腔北调哪儿人都有,不过相互间都熟络得很,有人两件,有人三件四件,有人抽两张采购单,就像是蚂蚁搬家一样,不出两三个小时就把小林那堆乱七八糟的行李卸掉了三分之二。

    “卧…….卧槽?”小林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切,觉得大脑有点儿转不过来。

    “没什么,大家都是新营里的新兵团,平时在战场上相互合作共度难关也是常有的事儿,这种小忙一点不在话下。”阿丘满不在乎道。

    “可…….可是我怎么感谢他们啊?我又不认识人。”小林傻傻道。

    “这个简单,加个QQ呗。”阿丘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晃了晃。

    小林再次震惊。

    他还以为阿丘会掏出个绝密终端什么的,然后神神秘秘告诉他暗号口令,说明幕后有什么神秘组织,没想到竟然会是那么大众化的玩意儿。

    “就…….就那么简单?”

    “拜托,老哥,我们是雇佣兵,又不是情报员,搞得神神秘秘又没必要,来来来,加一下加一下,大家伙有空多多帮忙,对了,剩下的包裹你自己扛得动吧,我就不管啰。”

    好在机场附近就有卖廉价手机的,小林刚刚入手了一台低配机子。

    阿丘把小林拉进了群聊里,小林一看就吓了一跳,这破群竟然有一百五六十人,满满当当全是人头,这江湖上到底是活跃着多少华裔雇佣兵啊。两人又扯了会儿淡后,小林向阿丘道谢告辞,因为他得去赶前往炸鸡老家那趟车了。

    小林当然没有脑残到忘记自己背包里的武器,于是他只能选择坐大巴。

    11.12年前后的二三线城市客运站就是个超级鱼龙混杂的地方,不需要身份证就能购票,仅有的几台安检仪大多时间都被丢在那里做摆设,形形色色的人马来往不绝,也基本没人会认真查,小林很容易就混了进去,并且买到了车票。

    还好,下一班大巴还有十五分钟开车,买票时小林看见售票员抬起头,用古怪的眼神瞄了他一眼,不过,身负整堆行李的小林也没多想,拎着大包小包就上了车。

    小林拿票找位置坐下,开始头一点一点打起了瞌睡,算起来他已经在路上颠簸了快三十个小时,这时候早就累得半死,不过,稍微想了一下,小林还是暗中把手伸进背包里,打开了左轮手枪的保险装置。

    不过,大巴的开车速度好像有点儿慢。

    小林觉得发车时间至少已经过去十分钟了,可是车辆还是纹丝不动,车上的乘客也开始有点烦躁起来,有的探头张望,有的张嘴骂娘,气氛一片乱糟糟的。

    这时,两个穿皮夹克,脖子上挂着保安证的男人大步走上车来,嘴里叫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出了点儿意外情况,打扰大家回家时间了,请配合下我们工作,都把车票亮一下,车票亮一下。”

    说着,两个人就沿着走廊走过来,虽然左顾右盼嚷嚷个不停,可是两个人的视线却始终锁定在小林身上。

    小林心里名为“警惕”的蛇一下被激活了,血液流速在一瞬间提高了几个百分比。

    “唉,小伙子,亮一下票。”

    小林装模作样地把票伸出去,突然,两个中年人立刻行动起来,一个翻手就去锁小林的手腕,另一个后退一步就把手伸进怀里。

    但是小林这一伸手本就是虚招,中年人的手掌还没触到手腕,他就抢先一步缩回来,飞起一脚猛踢在中年人下巴上,把他踹飞到隔壁座位上,另一只手伸进包里,抽出早已解脱保险束缚的柯尔特左轮手枪,费力把握把抵在胸口上,对准另一个人就扣动扳机。

    “砰”

    中年人胸口瞬间出现了一个喷血的窟窿,他不甘心地摇晃着,重重坐在了地上,一枝77式手枪从他怀里滑落出来。

    被踢飞的家里大叫一声,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77式手枪,小林却早就反手把“护卫者”手枪握在了掌心,连扣扳机,一连三发点38口径子弹飞射而出,击中了中年人的胸口和肩部,把他也击倒在地。

    枪一响,整个车厢里一片混乱,乘客争先恐后逃得精光,小林直接傻眼了,心里狂叫你们好歹留个人下来作证啊,明明是他们先动的手。可是再一想他马上给了自己一嘴巴,妈的,自己可是非法持枪好吗,照样得把牢底蹲穿。

    整个车站警报声大作,似乎有更多的人员在往这边冲。

    情急之下,小林三步并做两步直冲驾驶座,还好钥匙就插在那儿,小林一转钥匙发动了大巴车,咆哮着就直冲出去。在出口位置已经有人开始设置路障,但是这太慢了,大巴车像头红了眼的公牛一样,一头就撞开路障冲上了马路。

    这场面让小林不禁想起了以前玩过的一款叫“极品飞车”的游戏。

    但是这次飞出去的可不是粗糙的3D建模,而是真家伙!

    “砰砰砰”

    呼啸的子弹从背后袭来,把挡风玻璃打得粉碎,小林吓了一跳,只见刚刚被射倒的中年人挣扎着支撑起来,斜靠在扶手上,举起手枪努力朝他开着枪。

    该死的,刚刚为什么不先缴了他的枪啊!

    小林叫苦不迭,从小到大他都被这种做事缺根弦的毛病困扰着,现在又吃了一个大苦头。

    这时候后悔也来不及,小林猛地一打方向盘,让大巴车剧烈地扭转过来,中年人措手不及,太阳穴重重一下磕在坚硬的扶手上,人当即就被撞晕了过去,手枪滑到了座位底下。

    小林还没来得及庆幸,车头就来了更大的麻烦。

    “咣”

    巨大的撞击音震撼着整个驾驶室,转向过猛的大巴车直接撞开了护栏,沿着河堤一路猛冲下去,小林急忙猛踩刹车试图遏制住冲击势头,但是这个鲁莽的动作却带来了灾难性后果。

    “咚”

    在超过四十五度的斜面上,大巴车直接以一百八十度翻了过来,打着滚一头冲进了河道里,激起巨大的水花,冰冷的河水一下淹没了整辆大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