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拳击战争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精神分裂症患者。”

    在基地医院里,鬼子一边抽出棉纱给小林包扎一边讽刺道,他的房间依然是像宰猪场一样血迹遍布,而他本人似乎也变成了这肮脏房间里的杀猪佬,让人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鬼子也是疯鼠的老资格成员,和推油大神,洗脚大仙与噜噜同属第二期老兵。据说疯鼠实力的巅峰时期拥有一整个完善的医疗班编制,从尿频尿急到精神分裂都能治,一时间成为各大雇佣兵集团羡慕的对象。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国内正规医师待遇不断提高,慢慢就没人想赚雇佣兵这种朝不保夕的卖命钱了,纷纷辞职离去,所有人里一直坚持干到现在的就剩下鬼子一个人了。

    整个疯鼠兵团对鬼子的敬畏某种意义上可以匹敌铁老板,不仅仅是因为他暴力的医疗手段,而且雇佣兵又不是不死之身,人在战场混,哪能不受伤,到要命的时候就全指望这唯一的军医吊命了。

    “之前让你杀人放火,各种犹豫各种怀疑人生,结果轮到你自己动手时比谁都狠。原来老兵各种欺负你,抢劫你,把你扒个精光也没见你怎么生气,可是现在为了几粒破钻石就能把人打得贼死,真搞不懂你的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鬼子像洗猪肉一样用消毒液洗刷伤口,然后用绷带把发白的肌肉严严实实捆上。

    “算是一点无聊的信条吧。”小林龇牙咧嘴的忍受着鬼子粗暴的包扎手法。

    “信条,那是什么鬼玩意儿,你他妈难道还信教?”

    第一,有债必讨,有债必还

    第二,死者为大。

    第三,行事必有意义。

    第四,事不关己,务要插手。

    第五,不忘初心。

    小林并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自己都觉得傻得冒泡,和外人说了也是白说,还白遭一通嘲笑,只是耸耸肩了事。

    “算了,反正我也一直搞不懂你们这些傻逼,”鬼子用一下用力的拉扯终结了自己的作业,“五十二块九,刷卡还是现金?”

    小林赶紧掏钱。

    隔壁房间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音调还挺熟,小林侧耳一听发现竟然是黑狗的声音。

    “他怎么也在这儿?”

    “只要交了钱,不管你是个人还是条狗我都能治,”鬼子不以为然道,“光把那块桌板从他的脖子上锯下来就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小时,还不算处理脑震荡和那些肌肉损伤的麻烦事儿,话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我到现在为止也没见过几个人有把脑袋打进木头桌板里的本事的。”

    小林摇摇头,他当然回答不出来,他只是觉得当时整个人都发起狠来,在他感觉里就没什么东西是不能破坏的,如果再给他点时间,他觉得自己能把黑狗的脑浆子都打飞出来。

    “哦,对了,这玩意儿还给你,免得到时候连我一起打。”鬼子咕哝着在口袋里掏了几下,摸出几粒钻石来丢给小林。

    “谢..........谢。”

    小林的后半句话突然变得别扭起来。

    “怎么了?”

    “钻石,少了炸鸡的两粒..........”

    “不都长得差不多吗,少几颗我懂,问题是谁的事谁的你都分得清。”

    “为了防止拿错死者的东西,我在遗物上全部做了记号,而现在,有两个记号钻石不见了。”

    小林吸了口气,然后扭头往厨房方向吸了吸鼻子。

    “哦,该死的,医生你在煮什么鬼东西,我怎么都闻到锅巴的味道了?”

    鬼子瞬间脸色狂变。

    “去你妈的锅巴,那是老子好不容易搞来的蓝山咖啡,日狗啊,老子就那么点儿存货啊,千万别焦了啊喂!”

    鬼子还没骂完就一溜烟直冲厨房,速度之快让小林惊叹不已。

    这哥们不去奥运会玩短跑真是可惜了。

    于是,小林溜达进了隔壁,黑狗正包了一脑袋纱布躺在床上一会儿有进气,一会儿没出气的,半死不活,但是看到小林的一瞬间,这家伙立刻做了个高难度动作:从床上原地弹起,空中旋转一百八十度,然后大脸朝下咕咚一声落地。

    小林很感慨,果然这个兵团里个个都是人才,伤员都能做高难度动作。

    “你你你你,你他妈想干什么,找死啊!”黑狗趴在地上,说着底气不足的硬话。

    小林心平气和地安慰他:

    “放心,放心,今天我不是来打架的,我只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有屁快放,别碍着老子睡觉!”

    “还有几粒钻石去哪儿了,我说的是,炸鸡的钻石?”

    黑狗愣了下,然后闭上嘴巴,一副打死他都不说的死硬表情。

    “你他妈睡傻了吧,说得什么鸟东西,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

    小林只好继续劝说道:“你看看,老哥,现在虽然你的头变这样了,但是你的腰还是那么有力气,你的腿还是那么灵活,你的嘴巴还能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生活并无大碍,我实在不想再卸掉你的其他生理机能了……….”

    话还没说完,黑狗已经恐怖的哆嗦起来,小林就往前伸了下手,他就吓得怪叫起来:“停停停,我服,我服,在疤面大哥哪儿,我当保护费孝敬他了!”

    小林点点头,伸手抓起他的衣襟。

    这时,鬼子又像一阵风一样跑了回来,嘴里骂个不停:“妈的,什么狗屁味道,明明都好好的什么事儿也没有………咦,你们在干嘛?”

    “没事,黑狗大哥起来撒尿脚滑了,我把他弄起来。”

    小林面不该色地说着,把黑狗拽回了病床上。

    回到寝室,时间早就过了午饭点了,而这落后到一定限度的国家当然没有送外卖的。小林只好饿着肚子洗了个不怎么热的热水澡,用毛巾把自己个儿擦干的时候,小林无意中看了一眼洗漱台上的镜子,镜子里一个精悍强健的人影也在看着他。

    原本因为常年累月玩电脑坐出来的小肚腩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块若隐若现的小腹肌,像烧火棍一样干瘦的胳膊明显出现了起伏弧度,虽然没有像电影里那些肌肉猛男那么夸张,但是也算初具规模了。

    不过最明显的还是脸上。小林依稀记得在大学时代自己有段时间天天烧烤炸鸡小啤酒,火锅铁板卤肉饭,顿顿高能量食品,吃得脸都有点微微发圆了,每年回家串门都要被亲戚一通嘲笑。可是现在这张脸却整个削瘦了下去,一丝赘肉都没有,形成一种难以描述的刚毅线条,或者说,这就是军人的线条。

    不过,这减肥代价还真是挺大的。

    小林苦笑了两下,然后拉拉内裤,扯扯头发,在镜子边上比划了几个健美教练似的POSE,然后抬腿就往门外走,可是才走了一步他就傻眼了——浴室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一群新兵正眼膛膛的看着他。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哪个傻逼先笑出了声,接下去很快就变成了全员一起丧心病狂的大笑起来,捂着嘴纷纷窜出去,只留下小林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SHIT,这人是丢大了。

    小林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走出来,只见其他人早就把床铺武装了起来,搭上了折叠桌,摆上沙拉,烤鱼,炖肉,炒饭,还有一口用电磁炉煮着的大锅,里面飘着蔬菜,年糕,饺子,还有些不知名的动物内脏,煮的香气扑鼻,地上还摆着白酒和啤酒。

    “卧槽,你们这是闹哪出啊?”小林傻眼了。

    杨子哈哈一笑,把小林迎进座位。

    “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是庆祝,二是道谢。”

    “啊哈,听不懂。”

    “第一当然是庆贺你把疤面和猪头的忠实狗腿给修理了一顿,当初在练习的时候,弟兄们可没少在他手下受罪,至于第二,那就是我们的过错了,自从那次你从疤面手下逃了以后,大家伙都在诋毁你,骂你祖宗十八代,说你是孬种,废物,杂碎。”

    杨子的坦诚和直白让全场的新兵都陷入了尴尬之中,甚至包括一直冷血冷心的半只耳都低下了头,但是他还是坚持在说。

    “但是那一天,我们才发现,老弟,你是他妈正好汉,打得够狠,够痛快,一点儿也不带犹豫的,我们摸着良心自问,当时那种情况下,就没人能做到你这样的!”

    明明没有摄入什么酒精,但是小林却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烧。

    他知道,杨子似乎是误会了什么东西,这只是他行动原则的一部分而已,如果黑狗不去碰那盒骨灰,不去偷那些钻石,现在就算黑狗往他脸上扇巴掌,他也不会还一下手。

    小林想说明下,但是杨子却已经举起了酒杯:

    “伙计们,这一杯是全体敬军需官的,一示庆祝,二示歉意!”

    “啊哈!”

    房间里的新兵全员一起举杯。

    小林苦笑这举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的酒精烧灼着他的肠胃,他想了几秒钟,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好吧,其实我还有个小小的问题,谁能麻烦转告一声,我想和疤面干一架,一对一的,打死不要紧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