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全局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裔雇佣兵们的分手是在黄昏时分。

    疯鼠一群人匆匆忙忙赶到当地唯一一座小型机场,可是等到要买机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冒了一回傻气——没有人知道基地的详细地址在哪儿,总不能半路上直接跳伞空降吧?

    “嗨,你们几个!”

    有人似乎在大喊,一开始雇佣兵们都没反应,还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直到喊话的人不耐烦了,上来一脚吧一个正唠叨不停的雇佣兵踢飞,一群人这才吓了一大跳吧视线转向他。

    结果一看清人脸,刚刚双脚落地的华裔雇佣兵们马上又跳了起来,因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老兵噜噜,身后还跟着晖哥。

    这两货为什么会在这儿?

    “卧槽,还以为你们多有本事呐,结果连回家路线都没规划好,”噜噜哼了一声,手一挥道,“走了,上飞机了。”

    一群人糊里糊涂从机场的后门钻出候机室,只见一架老掉牙的安-2运输机停在那里,华裔雇佣兵们低着头从低矮的舱门里鱼贯钻进去,在狭小的客舱里一通乱挤,好不容易才找到各自的座位。

    “等等,你们是怎么找来的,难道我们身上有跟踪器?”飞狗一脸疑惑道。

    “想多了,小伙子,从你们离开基地开始,我们就一直跟在你们屁股后面。”噜噜语出惊人,把在场者惊得目瞪口呆。

    飞狗第一个原地起跳,大叫道:

    “不可能,我们明明已经精确计算过,都是从摄像机的死角避开的..........”

    “然后呢?我说你们是不是港版三流动作片看多了,以为仗着几套风骚的走位不被摄像机和哨兵看见就行了?人眼和电子眼你们是避开了,但是基地内外的红外,激光,超声波报警器全被你们触发了个遍,猪头差点就下令哨塔机关炮射击了,还好晖哥眼尖认出你们来,不然你们早就是肉泥了。”

    想到架设在基地哨卡上的23mm双管机炮,所有新兵都是一身冷汗。

    “可是为什么.........”

    这时,洗脚大仙的头从副驾驶位置上转出来。

    “因为老板觉得很意外,你们这帮废渣竟然有种违反他的命令,他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于是让我们几个人跟着,但是不得干涉你们的行动,就算死光也没关系。”

    虽然最后半句话听得人直皱眉头,但是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只要这家伙心情好,那每天都是晴天。

    小林沉默地坐在飞机最后排的位置上,他不停的搓着手,之前他已经洗了不下十遍,可是他依然觉得某种黏糊糊的东西粘在上面,还再加上一点坚硬的机械残留感。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杀人,却是他第一次以自己的意志杀人。

    “别摸了,你的枪在枪套里,没卡在手上。”

    噜噜的声音响起来,下一秒钟,伴随着座椅的咯吱作响,女孩大大咧咧地一屁股坐在小林身边。

    “老姐,你看见了?”

    “是啊,全程在场,你就像甩鼻涕一样甩着枪,把一群人吓得够呛,还以为你要乱开火报;复社会,上来几个人才给你缴了械。”

    小林再次沉默。

    他还记得,那天他打光了所有子弹,可是左轮手枪就像是粘在他手上,他用力甩了一下,然后又甩了一下,最后变成了拼命的甩动,直到甩的手指都差点被扳机夹断他才想起来先放松肌肉。

    “我记得你说起过自己的传奇故事,那家伙应该就是把你搞惨的仇人吧?”

    “是。”

    “听你当时的说话语气,似乎还和他关系不错,曾经还是朋友。”

    “是。”

    噜噜挑起了眉毛,用一种戏虐的眼神瞄着小林。

    “或许是我多心了,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你后悔了吗?”

    是啊,现在整个社会的气氛就是这鸟样,到处弥漫着一股恶心的人文主义氛围,没事干就怜天怜地,一碗碗的干心灵鸡汤,大学里面更是都快变成善人堂了,像小林这样的人,往往都有一副烂好人的心肠,搞不好杀只鸡都要忏悔个两三天。

    可是小林的回答却是果断的,出乎她意料的。

    “不,并没有,有恩就得好,有仇就得报,这是我个人的一点儿原则,没错,二肥是帮过我,也教过我很多东西,但是他让我给他顶包,把我踢进地狱的时候,他有犹豫过吗,有怜悯过吗,既然没有我又何必自作多情,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而已!”

    华裔雇佣兵的眼里闪着和金属一样色泽的光,语气就像拉动枪机一样生硬。

    “我只是有点儿难过,难过两年的情谊,最终的价值也不过几十万债务和六枚子弹。”

    噜噜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欣赏这个家伙了。

    运输机在“新长安”机场降落,飞机刚一停稳,疤面就带着一群凶神恶煞的老兵就冲上来,强行把所有昏昏沉沉的新兵给赶下了飞机。

    “跪下,都给老子老老实实跪着,妈的,不教训教训你们你们是要翻天了!”猪头挥着一根伸缩警棍在人群里一边乱转一边叫嚣道。

    新兵们被迫跪在被晒得滚烫的水泥地上,老兵在屁股后面一边骂一边拳打脚踢。

    晖哥有点不满地提醒道:

    “老大,你可是说过不打算处罚他们的。”

    “我知道,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我还没到老年痴呆症的年纪。”

    铁老板不耐烦地回答道。

    然后他就走到了小林面前,傲慢地低头俯视着他。

    “哟,小子,好久不见,我都以为你死透了。”

    小林苦笑。

    “听说你把你的仇人给宰了,一枪打爆了头?”

    “准确来说是总共射了六枪。”

    “很好,非常好,那我只有一个问题,希望你认真回答,”铁老板眯起眼睛,直视着小林,“这是你自己想做的吗?”

    小林点头。

    “是的,老板。”

    铁老板放声大笑,笑得声震天地。

    老兵和跪在哪儿受苦的新兵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根据神话传说的定律,一般魔王哈哈大笑不是要吃人就是要发神经,也不知道这位爷台是要闹哪出。

    “好,非常好,小子,这是个良好的开始,你终于从‘求生’这个狭小的圈子里跳出来了,看来待在老子身边那么久还是有点儿用的嘛,记住这个感觉,记住这个兴致,然后继续走下去!”

    小林摇摇头,他只是想杀二肥一个人而已,铁老板似乎是误会了什么。

    不过,铁老板只是不耐烦的一挥手。

    “好了,全给我滚起来,老子这边还有一大堆活要你们忙,别想跪这儿偷懒。”

    新兵们大吃一惊,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这次不死也得脱层皮,可是铁老板今个儿是怎么了?

    猪头一时急眼了,急忙道:

    “等一下,老板,还没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这样放他们走,改天他们还不得一点儿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铁老板却扭过头狠狠瞪着他,眼睛里凶光毕露。

    “得了,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他妈是想造反?”

    猪头吓得一个哆嗦,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

    铁老板骂完人,转身就走回自己的司令部,这时一个秃顶的男人大步迎上来,铁老板认出那是他的情报官,这家伙平时轻易不会离开他的电脑十步以外,现在竟然会走那么大老远出门迎接,那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

    “老皮,有什么事儿吗?”

    “一共有两件,刚接收到的,都还热乎着。”

    “什么情况?”

    “第一,就是关于非裔雇佣兵的。”

    老皮推了一下自己像啤酒瓶底一样厚的眼镜,这玩意某种意义上也是他团队最高学历的证明书。

    “我黑进了他们的邮箱系统,虽然这些黑鬼的暗语鬼鬼祟祟让人看不懂,但是这帮家伙最近似乎在搞些该死的大串联,看样子是想把我们从非洲大陆挤出去,本来这些黑鬼加起来也无所谓,但是让人担心的是,最近两天白裔雇佣兵也加入了进来,极力怂恿,还声称能提供帮助。”

    铁老板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在加沙地带和这帮孙子结的梁子还不小。

    “随便他们来,老子又不是被吓大的。”铁老板冷笑道。

    老皮摇摇头,他当然知道这位老大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他是情报官,并不是参谋官,具体的决策职能看主官们的判断了。

    “另外一份是邮件,发送方你可能就比较熟悉了,来自国防部,内容和之前几份一样。”

    “哪个国防部?”铁老板的眉头猛地一挑。

    老皮再次摇起了头。

    “这话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老板,你应该比我清楚得多。”

    铁老板沉默,然后用一种沉闷的,事不关己的语气回答道。

    “回复他们,我们提供服务没有一点儿问题,但是他们需要拿出匹配的价钱来,看在同胞的面子上,我可以给他们九点五折行业标准优惠。”

    老皮叹气道,

    “那只能是把谈判搞崩了,老板,那位老哥不是你的朋友吗,怎么搞得那么没人情味?”

    “雇佣兵的朋友只有步枪和钞票,其他的都算狗屁。”

    铁老板冷冷回答道。

    “当然,美元最好,欧元和人民币我也勉强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