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前进防御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开会?

    小林一下懵了,倒不是说他没开过会,只是他只是个新兵蛋子什么都不懂啊,开会该说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算了吧,我算是局外人,你们的内部会议我就不参与了。”

    “嗨,都什么时候了还分你啊我的,大家现在都是共患难的弟兄,当然应该团结一心,共渡难关,好了好了,别瞎**了,快过来。”

    军医二话不说就把小林拽进了一家被炸飞了屋顶的餐厅里,从地上扳起一个拉环把一块地砖拉开,露出一个漆黑的窟窿,原来这里是个地下室。两个人沿着黑咕隆咚的楼梯走了十几米,终于在尽头看到了三哥他们的人影,还有一块一块的腌肉。

    “额,你们就不能选个正常点的开会地点吗?”小林吸了一口空气,感觉全是浓烈的腌渍味,搞得他头昏脑涨。

    “拜托,你是不知道那些抵抗运动领导人怎么死的。”

    阿丘插话道。

    “人还在房间里开会,一枚‘地狱火’导弹直接就从窗户里射进去了,当时我们还是在那儿做适应性训练,顺利帮着当地老百姓就去收尸,那十几个大小头领都轰成零件了,装了几个麻袋才运出去………….”

    众人赶紧摆摆手让他别说了,自己这边还没开会呐,就搞得人心惶惶。

    三哥首先发言。

    “所以现在的形式大家也看到,最头疼的就是晚上之前四组哨都被杀得差不多了,那今天晚上的警戒该怎么布置?”

    小林心里叫苦,要不要一上来就是那么倒霉的问题,这完全是单兵素质的差距,除非在场伙计们突然兵王附体,不然根本无解嘛!

    小林有些期盼其他人说话了,哪怕是馊主意也行,可是在场的华裔雇佣兵一个个眼膛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于是在小林内心的无数次惨叫声中三哥就把目光转向了他这边。

    “好吧好吧,老弟,又要麻烦你了,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小林无可奈何的咕哝道:

    “这个……….技术上的硬杠差太多了,我也没什么办法。”

    “再想想呗给哥们,你的出身好,经验比我们足,肯定有什么主意的!”

    三哥一点也不放松,继续追问道,其实他也是实在没办法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小林发现这位外表强悍的大哥是个不折不扣的好人,脾气良好,待人宽和,可惜这样一个人偏偏不擅长战斗,一到紧急情况就容易大脑短路,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想不开来当雇佣兵。

    这时候不开口绝对不行了,于是小林开始绞尽脑汁的想。

    加强哨卡,把所有人都发动起来值夜?这当然不可能,这样一夜折腾下来敌军没有来,自己这边的人就先累垮了,况且离边境还有三天路程。

    要么干脆不设哨兵了,全部人依托残桓断壁缩成一团?这更不可能,要是对面突然发起全面进攻,这么多人马上都得死光光。

    小林觉得自己的脑袋都疼了起来,而周围眼巴巴瞅他的目光让他觉得压力巨大。

    思维思维,不能走直线,不能走直线,跳起来,跳起来,来个跳跃式的…………..小林在心里疯狂默念着,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高考解立体几何的时候。

    这个线对那个角,这个角能拼成那个框,框加上角,角再加上框…………小林觉得自己的脑子里都要跳成一团浆糊了,思维像榴霰弹碎片一样迸飞出去,可是一块都找不回来。

    突然,一块不眨眼的碎片被他抓住了,也就是那么一小块。

    “我们为什么只能蹲着点挨揍呢?”小林突然冒出一句话,把在场的华裔雇佣兵都搞得一愣。

    小林却没工夫理他们,他急忙跳起来,问三哥要来了地图,然后伸出脏兮兮的手指就在上面比划着,以最快的速度发射出词句,生怕待会儿好不容易飞来的灵感就跑没了。

    “这里,这里,S3号小镇的北面,大约四十五公里的方位,你们看,这是一条旧式公路,我来的时候注意的一下路牌,应该是殖民时代留下的东西,这个位置很安全,也很舒适,如果我是指挥官,一定会选择先用载具机动到这里,然后,再用步行方式向目标机动,所以,这个点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下布个伏击圈,不求歼灭,只要能击溃就行。”

    “但是这毕竟是四十公里外啊,是不是太远了?这都不能算哨戒了吧!”阿丘忍不住问道。

    “严格点说,算是攻势防御吧,与其在这儿蹲着挨揍,还不如豁出命去干一票,彻底解决威胁!”

    小林一口气说完,突然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等等等,自己可是完全在纸上谈兵啊,什么攻势防御,这他妈好像有点扯啊,喂,快来个人啊,来个人反驳我啊,我顺势就能撂挑子了!

    可是在场华裔雇佣兵们的眼神却热切起来,三哥激动地一拍桌子:

    “好的,那就这么干!”

    小林出门的时候绝对是哭丧着脸的,他觉得现在肚子里的烦躁更剧烈的,他口干舌燥,甚至想去啃两口旁边的石头。

    一枝香烟递上来,小林想也不想就一把抓过来叼在嘴里,然后伸手在口袋里乱摸了一通,这才想起自己不抽烟当然没带火机。

    好在送烟人还算厚道,顺便帮他把火也点上了,只见火光一闪,二肥的大脸出现在小林面前,吓得他猛吸了一口烟雾,差点被浓烈的尼古丁味道呛死。

    “咳咳咳,你怎么在这儿!”

    二肥赶紧拍了拍他的后背。

    “刚好上厕所路过,顺便在这儿吹吹风,老弟你慢点儿,第一次抽烟进肺都是这个感觉,习惯了就好。”

    “妈的,你怎么知道我想抽烟?”

    “说起来也是惭愧啊。”

    二肥苦笑道。

    “当初我的烟量也并不大,可抽可不抽的那种,后来到深圳开店,赔了一屁股钱,每赔一笔钱,烟量就上半盒,现在一天至少烧两包。现在看兄弟的举止,我就知道兄弟是遇上烦心事了。”

    小林挑起眉毛看了他一眼。

    “难怪你跑到这穷乡僻壤赚钱,感情是国内混不下去了?”

    二肥好像没听出小林语气里的讽刺,连连点头道:

    “可不是吗,人太多了钱太难赚了,当时人又太急了,一个劲的想赚大钱,好把心仪的老婆讨上门,结果一下就输得精光,还连钻了两个套子,连我爹的厂子都搞进去了,只能举家往埃及搬,”二肥也点起根烟来,烟火让他失落的面孔忽明忽暗,“说起来,移民的钱还是我让大学的一个弟兄担保套出来的,现在想想,还真挺后悔的,那可是个好人,很够朋友,也很讲感情,就是有时候人软了一点,又总坚持些莫名其妙的原则,所以虽然有点儿能力,但是却一辈子都默默无闻………….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反正应该是恨透我了吧,我想,要是干完这一票,我一定得回去替他把债换上,怎么说,也算表个歉意。”

    小林默默的听着,也默默的抽着烟,吞吐着烟雾。

    突然,从远处传来了阿玲的尖叫:

    “二肥,你他妈死哪里去了,这边还一堆事儿要忙啊!”

    二肥吓得把剩下的大半截烟都吐了,急忙赔了个笑脸一溜烟就溜会回老婆身边去服侍了,小林用阴沉的眼神目视着他的背影,把嘴里的香烟吸到了最后一口,然后像断气一样,一口气全喷了出来。

    阿丘走过来,好奇地看了一眼他。

    “唉,那狗日的奸商怎么老是往你身边凑,你的熟人?”

    “不,不认识,”小林吐掉烟蒂淡淡道,“完全不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