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高墙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神秘士兵们杀完人后,就像幽灵一样迅速消失在暗夜中。om

    他们走之前精心破坏了战场上所以可以使用的武器,至于尸体,他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做完最基本的情报搜集后就随手丢在了沙地上,他们空洞的眼神望着天空,透着难以形容的悲伤。

    铁老板果断下令全员转向,切换路线进入交接点。

    小林很奇怪,因为按照铁老板之前的尿性,肯定得把战场上有用的物资全部塞进口袋里再走,怎么这次跑得那么干脆?

    他去问噜噜,结果后者给了他一个白眼。

    “傻逼啊你,这一带都是有无人机监控的,只要敢给这些武装人员收尸,轻则列入摩萨德监控对象,重则直接吃导弹,谁不要命了谁去摸。”

    “可是等等,不是说08年前后以军就完全撤出加沙了,这里应该是‘抵抗运动’控制的地盘才对吧,怎么在自己家门口被人吊着打?”

    “卧槽,你傻逼啊,新闻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这么天真以后怎么当雇佣兵。”

    噜噜第二次对小林用了一个鄙视形容词。

    “表面上确实是撤了,但是暗地里犹太佬的特种部队和谍报机关依然对这一带保持严密控制,有人机无人机隔三差五就闯进来巡逻,当地各派的武装力量都虚得要命,根本没实力正面较量,只能任由人家在自己眼皮底下乱窜,前两年连指挥部都叫炸掉了,现在搞得开会都要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那真叫一个惨啊。”

    噜噜摇头晃脑,还很像模像样地叹起了气,但是小林总觉得这家伙是在幸灾乐祸。

    太阳徐徐上升,地表温度开始升高起来,小林觉得起码有三十度,可是晖哥却告诉他已经破三十五度了,有时候突破四十度也并不困难。

    小林一脚深一脚浅,在荒漠里艰难地踱步,每一次把脚从沙子里拔出来都需要消耗相当的体力,这对于耐力很糟糕的新兵来说尤其要命。

    滚烫的热气像一条电热毯一样紧紧包裹着新兵的全身,汗液像流水一样渗出来,然后又迅速被蒸干,反反复复,最后让整个皮肤都变得黏糊糊的,难受得要命。但是更难受的是干渴,小林觉得整个人都在一点点被蒸干,从喉咙里都快伸出手来。

    小林拔开自己水袋就开始“咕咚咕咚”灌起来,可是还没灌两口,晖哥就看不下去抓住了他的手腕。

    “别这样喝,不然你有一箱水都不够,先让水在口腔里转一圈,然后再进喉咙里。”

    小林按照他说得,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吞咽起来,每次先让水在嘴里转一圈,冰冷的感觉在口腔流转而过,然后在主人的依依不舍中流入喉咙,这感觉可真是不好受。

    就像噜噜说的,整个加沙地带的确是危险重重,各种型号的轻型或大型无人机频繁在空中盘旋,地面上则活动着难以计数的特种部队和谍报人员,编制成一张恐怖的大网。铁老板带领队伍沉稳而谨慎的前进,小林惊讶的发现,在这个时候,这位大爷一点都不暴躁,显得冷静而且有耐心,在极端危险的情况下,他只用眼睛和鼻子就能挖出一条安全道路,整整一天的行军,所有华裔雇佣兵连一发子弹都没用掉。

    傍晚时分,疲倦不堪的雇佣兵们就地休息,小林刚刚扯开能量棒的包装纸,担任尖兵的噜噜就从前方侦察回来了,手来还抓着一把纸片:“老板,或许你该看看这些,前面两三公里的地方都是这玩意儿。”

    小林瞄了一眼,只见纸片上用最大号的字体写着:“加沙警备司令部通告,目前我军已知晓贵军的行动方向和目的,我方需告知,贵军目前是在进行一项最不正义,也最不道德的工作,为了维护两国人民间的友好关系,也为了加沙地带的和平稳定,希望贵军立刻退回。”

    小林突然发现一点异样,因为纸片上并不像一般传单一样采用双语或三语,而是只有单一的中文,也就是说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了。

    铁老板晃动了两下纸片,冷笑不止。

    “切,看不出那些犹太佬还挺会说话的,国家和平都给我搬出来了,想拿这些大帽子压老子,老子还偏不鸟他了。”

    这时,一身沙土的洗脚大仙匆匆忙忙窜了过来。

    “老板,或许你应该去看看前面的情况。”

    铁老板眉头一皱,丢下吃了半口的牛肉,拎起轻机枪,带上小林等几个警卫就跟着洗脚大仙跑上去。大约三公里的奔跑后,铁老板猛地一挥手,所有人立刻就地卧倒,紧张地架起武器。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高耸的钢筋水泥墙,高度至少有六米,顶端布设着高压电网和红外报警器,就算带着工具也几乎不可能翻越。十几台摄像机带着低沉的机械摩擦声旋转着,前方的沙地每隔一段就埋设了地雷,挖掘了壕沟,更可怕的是,不管从左看还是从右看竟然都看不到水泥墙的边缘,这玩意儿仿佛是一条鬼龙一样,根本没头也没尾。

    加沙封锁墙!

    小林的脑海里立刻跳出这个词,记得当初他不止一次在军事杂志上见过这东西的图片和结构图,这是以军为了防止当地武装分子偷运武器和补给品,兴巨资沿加沙边境线构筑的巨型防御工事,强度足够抵挡小口径火炮和便携炸弹的袭击,缺乏重武器的当地武装对此几乎毫无办法,几年来被死死卡住脖子,日益衰弱,连军用步枪都要凑不齐了。

    “妈的,加沙封锁线,这还真是个麻烦的东西。”

    铁老板骂骂咧咧的,他知道,虽然疯鼠的装备和实力远在那些土鳖之上,在这破墙上炸个洞毫无问题,但是这样肯定会吸引来大批以军士兵,就算能完成任务也走不脱。

    “老板,这怎么整?”洗脚大仙问道。

    “还能怎么整,这些蠢货不是最近正在搞地道战吗,送个电讯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滚出来取货,对了,记得用暗语!”铁老板怒哼了一声,带着人马撤出了摄像机的监控范围。

    回到驻地,小林刚来得及卸下无线电,就被急于表现的猪头一脚踹开了,戴上耳机就开始滴滴答答地发起了电讯,这家伙运气还算不错,立刻就得到了回应,当地民兵武装约定在封锁线西南位置交货,这个好消息让铁老板大喜过望。

    稍加休息后,疯鼠重新开始行动,指定地点机动,因为这一带没有任何参照物,也没有gps坐标,只能采用最原始的搜索前进方式,能不能碰上头就全看人品了。

    大约四十分钟后,噜噜第一个用英语发出低吼:

    “前面的是谁,站住!”

    所有雇佣兵立刻举起了武器对准那个方向,只见黑暗中似乎有十几个人影模模糊糊站在那边,冲他们不停招手。

    “别开火,别开火,我们是抵抗阵线的人”

    铁老板使了个眼色,噜噜和洗脚大仙猫着腰冲上去,片刻之后,一个穿着阿拉伯长袍的男人被带了回来,气喘吁吁的挥着手。

    “别误会,我们这样也是无可奈何,这段时候犹太佬追我们追得太紧,实在是……”

    铁老板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少废话,协议带了吗?”

    “有有有。”

    男人连说了几个“有”忙不迭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纸来,铁老板夺过来扫了一遍,他警惕的神色立刻卸下来一大半。

    “你们是什么时候要货的。”

    “就在三个月前,我军严重缺乏武器弹药,不得不提出援助请求,可是这周才得到回应。”

    “之前为什么不用电台联络?”

    “当然是不敢,犹太佬的情报系统实在太厉害了,我们发什么都会被破译出来,所以这才约定了暗语,平时我们的联络都是直接送信件。”

    对方对答如流,铁老板一时也相信了,手一挥,新兵们立刻吃力地把家伙都给搬了上来,小林惊愕地发现,仅仅只是一天的功夫,大半新兵的嘴唇都晒得开裂了,皮肤就像脱水的橘子皮,而他们的水袋都已经喝空了。

    新兵们也看见了小林,每个人眼睛里都透出了疑惑和不满,一些闲言碎语在人与人之间开始流淌起来。

    “看,这小子怎么还那么精神?”

    “还别说,他水袋里还那么多水。”

    “唉,跟土狗混就是幸福啊,吃喝不愁,哪像我们。”

    “真他妈无耻。”

    “………”

    小林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埋头去帮着搬货去了。

    民兵们的人也上来了,详细清点了武器弹药,现场拍照,然后一起打包运走了,临走前,他们的头头还千恩万谢的:“多谢你们的帮助,改天一定请你们喝一杯。”

    雇佣兵们都快累死了,巴不得他们马上滚蛋,胡乱应了几句就转身撤退,这一路上上气氛还是挺轻松的,有人甚至开始讨论回去后吃顿什么大餐比较好。

    但是良好的气氛仅仅持续了三分半钟。

    铁老板猛地站住脚步,差点把紧紧跟在他屁股后的猪头撞了一个跟头,他咬紧牙关,冷冷盯着民兵们离去的方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妈的,这不对头!”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