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亚历山大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小林也真是佩服疯鼠全员的适应能力,铁老板丧心病狂的指挥竟然没一个人表示不满,甚至连句多余的废话也没有,大冷天的一个个男兵女兵光着膀子跳起来就开始收拾行李,到处都是人影乱晃。om

    半个小时后,全员就在野战飞机场集中起来,老兵队伍一如既往的整齐规整,而新兵队伍一如既往的乱七八糟,军装,步枪,水壶,刺刀,腰带完全不能说“穿”在身上,而更像是七扭八歪的“挂”在一个人形衣架上面。

    “唉,你他娘怎么穿着老子的裤子?”

    “放屁,你叫它一声他会应你吗?”

    “卧槽,你怎么挂着三把刺刀,这练得是哪家武功?”

    “我的步枪呢,弟兄们,快帮忙找找我的步枪,就是那杆护木上带个小丁丁的匈牙利造ak,猪头非打死我不可。”

    “………”

    队伍乱了一阵又一阵,中间不断有人传递着装备,然后又把装备给换回来,像是一个个小小的传送带。

    两架安-24带着巨大的轰鸣落地,小林注意到其中一架和正常的型号不同,机舱两侧开出了大量炮位,露出了两门双联57自动炮和成堆25自动炮,造型类似于老美在越战时代装备的ac119炮艇机。

    “欢迎乘坐疯鼠军团的旗舰机,一分钟能往地上丢十吨炮弹,其他雇佣兵团想也别想的重型战争机器,飞鼠号!”

    铁老板叉着腰站在舷梯上,自豪地冲一帮新兵炫耀起自己的大玩具。

    这时,查尔斯也带着一群小兵气喘吁吁地赶来了,这又是一批少年兵,而且年纪似乎比之前刚死光的那批还要小,有的人甚至还没那枝步枪高,但是斗志依然高昂。

    没办法,这就是他们的命,没办法,这就是他们的命

    小林咕哝着,努力让自己发热的神经冷却下来。

    铁老板和晖哥已经与查尔斯相见欢上了,双方二话不说就是一通商业互吹。

    “哎呀,这次可真亏了贵军帮助,之前我以为天下的雇佣兵都是一路货色,自从见识到你们的战斗,才知道雇佣兵部队里竟然有那么出色的精英,本来还希望你们能多留一段时间,帮助训练新兵,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哪里哪里,多亏司令官指挥得当,手下士兵能征善战,我们才能顺利完成任务,不然我们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没用啊,这不是手里生意忙嘛。我们本来都是闲散人,对钱看得就像身外之物一样,本来想好好休整两天,可是客户就是死皮赖脸要我们出山,我们这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临时决定加行程吗。”

    “唉,那可真是太遗憾了,这里随时欢迎诸位光临,用中国话说,应该是‘下次一定要来玩’吧。”

    “哎呀哎呀,客气了司令官,那么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就此别过吧。”

    几位主官寒暄完毕,就带着大队人马踩着舷梯爬上了运输机,小林努力把头盔压低下来遮挡住面孔,埋着头就挤在大部队里走,这段时间查尔斯好几次来找他玩,吃喝嫖赌抽什么借口都用上了,但是都被小林坚决拒绝了,他可不想在这最后关头功亏一篑。

    可惜,在第一脚刚踏上舷梯时,一只脏兮兮的小手却从旁边拉住了小林的枪带,小林扭过头,发现那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兵,穿着一件脏得一塌糊涂的背心,背着一把16自动步枪,胆怯地直磨牙花子。

    “你你好先生,我们长官希望你去谈谈。”

    小林转动视线,看见了正在像鸵鸟一样伸长脖子,翘首以盼的年轻叛军司令官。

    “不,谢谢,我这边还要紧急集合”

    “求求你,先生,帮个忙,就几分钟就好,”少年兵一脸恐慌,抓枪带的手握得更紧了,“求求你,完不成任务,我回去会挨揍的。”

    小林想了想那些像马蜂窝一样的少年兵尸体,他沉重地点了两下头,背着步枪走了过去。

    “嗨,我是说嗨,有段时间不见了,伙计,可是没想到再见面你就要走了,这可真是不幸。”查尔斯又是笑又是叹气,让人不知道这货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

    “司令官,地球上一共有十三四亿人,但是他们中90以上都是生老病死绝不见面,我们都在相隔几万公里的地方出生,却一起扛过枪,一起滚过泥巴,我觉得这已经是人类中比较幸运的。”小林最大限度降低了自己语气的温度,连他自己都能察觉到其中的凉意。

    “好吧,这还是有点道理,这是哲学的”

    “不,只是我个人的理解而已。”

    “我们还会见面吗,我觉得有空的话”

    “随缘吧。”

    小林果断两下出击打断了话头,这让气氛陷入了冷场的尴尬中,查尔斯抓耳挠腮,吱吱呜呜了大半天也没说出一条完整的句子。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飞机快要起飞了。”

    成功拖满两分钟,小林转身就走,查尔斯似乎在身后喊了他几声,但是小林假装没听见一样,也努力不去看清那些少年兵的容貌,三步并做两步冲上了飞机,在他身后,查尔斯最后一声喊几乎被搅碎进螺旋桨巨大的轰鸣声中。

    “我会给你写信的,记得回我邮费我出!”

    舱门关闭,机舱里一片吵吵嚷嚷的,小林重重吸了一口气,在机舱里找了一个空位坐下,屁股还没坐稳,洗脚大仙和噜噜两个就一左一右包夹上来,把小林像汉堡肉一样夹在中间,洗脚大仙用胳膊肘用力捅了捅小林。

    “唉唉,小伙子,刚才那场景我可都看见了,都他妈搞出韩剧风味了,你小子就没点儿意思?”

    噜噜也在一边挤眉弄眼的。

    “对啊,这阔佬可有的是钱,你把菊花一献,他一高兴给你个百八十万的,你那点儿账马上就清空了。”

    “额,还是算了吧,拒绝都拒绝了,这玩法太重口味了吃不消啊。”小林咕哝道。

    “切~”

    两个人一脸失望,直接瘫到一边睡觉去了。

    小林暗暗松了口气,看来暂时是没人发现自己的钻石,不然自己可真的要考虑去卖屁股换钱了。

    安-24一飞冲天,然后就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一路上所有人都是无聊至极,噜噜开始啪啦啪啦的和小林不停聊天。从她口中小林得知,这架武装安-24是铁老板亲自下令设计的,当时有一次在中东作战,铁老板看到雇主不断起飞大批米格机支援,眼馋得不行,再加上当时还没有一支雇佣兵团有空军这种东西,就算有也就是一些无武装直升机和运输机,铁老板有心炫耀一把,竟然下令立刻弄几架战斗机来组个飞行中队。

    猪头当然是立即赞成,拔腿就去办,可是晖哥直接要疯了,好说歹说,死说活说,终于让铁老板明白,一支空军的巨额维护保养费用绝不是疯鼠能负担得起的,最终只能作罢。但是铁老板很快又打起了手上几架二手运输机的主意,参照美军炮艇机的标准自行改造了一架,对外称为战斗机,晖哥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综上所述,在铁老板面前,一定要把你屁股下的这玩意儿叫战斗机,不然他老人家会非常不高兴的。”噜噜说道。

    “好吧好吧,他说这玩意儿是b52我都认了。”小林咕哝着。

    他现在特别想睡觉,可是噜噜精力超级旺盛,问东问西兼自己又说个不停,洗脚大仙也不时在一边插科打诨,说些荤段子,把小林难受得想死。

    终于,在七八个小时后,运输机在亚历山大港一座郊外小型民用机场降落下来,飞行员径直就把飞机开进了机库,一点儿也不拿自己当外人,后来小林才从噜噜那里得知,在一些管理部那么严格的国家,雇佣兵集团都偷偷租用了规模不那么起眼的民用机场充当停机设施,顺便也能加油维护,只需要每年支付一笔款子打通关节就行。

    亚历山大港是个相当有历史的城市,虽然基础设施显得破破烂烂,有些建筑的历史甚至还能追溯到殖民时代,但是在地中海的夕阳下,倒是显露出一种沧桑的美感,让好几个月没见着城市的雇佣兵们惊羡不已。

    铁老板站在舷梯上喊道:

    “好了,小子们,现在我要有点事,你们自己想去哪儿玩就滚去哪儿吧,明天这个时间在亚历山大图书馆前集合,谁迟到老子就有他好看的。老兵去找晖哥拿钱,一人一百五十美金,新兵的话,你们的’军需官’那儿应该也有票子。”

    在老兵们的哄笑中,小林板着面孔点点头。

    他手里确实有一笔钱,来自于那些被打死的非裔雇佣兵的钱包和金戒指,或许是由于从小到大各种鬼神文化的洗礼,华裔雇佣兵对死人的钱和饰品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厌恶,所以统统扔给了下营新兵。

    铁老板吆喝完,就带上晖哥猪头和几个亲信卫兵坐上一辆小吉普跑了,新兵老兵们觉得无趣,也各自散去,小林正准备走人,突然半只耳从他的身边鬼魂一样闪出来,把小林吓了一跳。

    “卧槽,老哥你搞毛啊!”

    “嘘,小声点。”

    半只耳眼看四下无人,把一张做满标记和说明的简笔画悄悄塞给小林,待会儿就按这个路线走,你们是五号组。

    小林仔细看了一眼,上面弯弯扭扭画着数个箭头,有的向前,有的向后,中间插入了数条标示街道的平行线,形成一个难以形容的阵型,他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喂,这个是”

    “别问了,照着做就行,不然今晚你就看不见一出大戏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