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格斗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过了快两个礼拜,小林的断腿算是好得七七八八,至少是能蹦能跳了。Om

    于是小林抽空就去找了勺哥,此时勺哥正在处理一口生猪,那畜生被五花大绑捆倒在地上,嚎叫声惊天动地,四个蹄子死命摩擦着地上的泥土。

    勺哥拎着一把硕大的杀猪刀,一把在猪身上比划着,一边头也不回的冲小林打了个招呼:

    “哟,挺准时啊,稍等下,我先把手里的活做了,今天中午吃猪脚面。”

    勺哥说“挺准时啊”的时候,已经一刀捅进了猪脖子,把猪脖子整个刺穿了,鲜血泊泊流出,那畜生的嚎叫完全都变质了,挣扎得更加卖力,几乎要从地上弹起来,小林甚至开始担心这几条绳索够不够用。

    不知道为什么,小林想起了刚刚死了的抽风鬼,当他被活活烤熟时叫得也是那么凄惨。

    或者说,这是动物共性?

    大概十分钟后,这头倒霉的猪终于死透,勺哥挥起大刀咔嚓咔嚓地砍着,从中轴线把猪身劈开,掏出心肝肺肠子丢进一边的塑料盆里,最后把猪身一劈为二,拿出个大铁钩从猪头上穿过去,挂在树上。勺哥这一套手法干得干净利落,小林却觉得全身上下麻麻痒痒的,说不出的古怪。

    勺哥把血淋淋的手套一摘,整齐的叠好,在一边的水槽里擦了肥皂洗了手,这才走到小林面前。

    “事先说好,要练拳击的话,就得做好挨揍的准备,待会儿别哭爹叫娘的。”勺哥用力捏了捏拳头。

    “……拜托,又不是我提出要练这个的。”

    小林努力摆好架势,努力回忆着昨天勺哥教的那些要点和技巧,当时他已经确认自己是都记下来了,可是真的要自己动手,小林立刻就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马马虎虎,不过刚练拳击基本上谁都一样,诺,这东西就给你当沙袋练练手。”勺哥冲着树上的半片猪肉努了下嘴。

    猪眼睛瞪得老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看得小林心里毛毛的,硬着头皮一下一下拳头砸上去,还带着温度的猪肉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滑腻手感,让小林产生了一种正在捶活物的错觉。

    勺哥叼着烟,转着圈,在小林身边指导。

    “手太僵硬了,放松一点,对,不然出拳就没有灵活度了。”

    “不够重,还不够重,你他娘饭没吃饱啊,再用力点,在格斗的时候争取一拳就要把人打得满脸开花!”

    “脚步动起来,妈的,不是叫你拖,是动,蹦起来,对,不然你他妈就是个站着的沙包!”

    “唉唉唉,让你动脚怎么拳头就忘了怎么挥了,吃屎啊你!”

    “”

    应该说,勺哥继承了疯鼠教官一贯丧心病狂的风格,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把小林喷得狗血淋头,一时间,出拳声和叫骂声交相呼应,不绝于耳。

    此时,太阳开始慢慢爬上树上,周围的温度升高起来,小林的上衣湿透了,鼻尖上也滚落下汗珠,他感觉自己的胳膊一开始还是麻木的,后来竟然有些刺痛,但是勺哥没说休息,他就只好一直打下去。

    在猪身上砸下上百拳后,小林逐渐有了一些小小的感悟,他发现拳击是大体上是把人分为两个结构,一部分机动,一部分攻击,小林一开始试图把二者同时进行,结果却是脚步动作乱成一锅粥,甚至同手同脚都出来了,被勺哥骂了个贼死。

    又是百来拳的实践,小林慢慢发现了,机动往往比攻击重要,就像是炮车一样,只有一个稳定的平台才能发挥火力,于是小林尝试着把重心和注意力转移到双腿,然后一下下沉稳地挥出拳头。

    “啪”

    前所未有的平稳直拳带着一股拳风落在猪肉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勺哥微微挑了一下眉毛,但是小林没有看见,因为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抓住这种感觉上了,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爽快感。

    跳起,移步,出拳。

    “啪”

    跳起,移步,出拳。

    “啪啪”

    稳定的下盘让小林一直发飘的拳头迅速稳定下来,变成了一杆沉重平稳的长枪,一下一下猛烈输出着力量。小林一开始只能出一拳,后来随着动作的熟练,他已经可以做到在落地瞬间连出两拳,半片猪肉被打得像摇铃一样晃来晃去。

    只是,这个速度还远远说不上快。

    小林开始琢磨新的方式,但是勺哥却在旁边吐了话:“行了,休息。”

    “行了?可是我还没”小林一时还有点意犹未尽。

    “急个毛线,当年我可是练了整一年才小有所成,你一天就想练完,真当自己成仙了,”勺哥说着走上前,用力拍了两下猪肉,捏起打凹陷进去的猪肉块,“而且我知道有什么问题了,妈的,打了半天你小子连根猪肋骨都没打断,这力气是奶没喝够吗?下阶段先给我整力量训练!”

    此时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勺哥切了个猪蹄下锅过水,切成一块块丢进高压锅煮了,接着又动手擀面,小林在一边帮着打下手,勺哥一边用力砸着面团,一边喷着烟圈说话:“你们也别怪这环境不好,你家里舒服,你寝室舒服,你怎么就不能呆那儿,都是你们自己找来的事儿。”

    “你说得大大的有道理”

    “都跟你说了,别他妈乱客套,不舒服都写脸上了还给我装,直着来直着去,对你们这些鸟人来说就那么难吗?下次疤面再挑衅你的时候就这么来,敢骂你娘就喷他爹,敢抽你脑壳就踹他蛋蛋,看看你,之前被骂得像孙子一样都不回嘴,后来看你拿起刀来还挺高兴你终于雄起了,妈的没想到最后还不是。”

    “我这不是还打不过他吗”小林敷衍着,用力剥着手里的大蒜。

    “去你妈的,又忘了老子和你说过什么了,打得过打不过是实力问题,愿不愿意打是态度问题,我看你他妈就是内在的怂,赶紧把你这老鼠胆子给我切了!”

    勺哥一边骂一边把大捆切好的面条丢进锅里,这时,从厨房的矮墙上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哟,教唆新兵打老兵啊,我可是全听到了,不贿赂贿赂我就找铁老板告你造反了。”

    小林扭头一看,发现噜噜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笑嘻嘻地挂在墙头。

    勺哥面不改色道:

    “噜噜你他妈少来,谁不知道你和疤面猪头一派关系差得要死,我看你这是幸灾乐祸吧。”

    “确实啊,看到猪头那张肥脸我就想一拳打烂它,奶奶的,当年竟然还想摸老娘屁股。”

    说着,噜噜一撑墙头,轻盈地翻过一米多高的矮墙,落地时竟然一丝声音都没有,看来这个凶悍的女孩也是有一身硬功。

    “不过,相比之下,我更想看这傻瓜发起疯来是什么样的,真让人期待。”噜噜用力拍拍小林的肩膀,一副“我很看好你”的表情。

    唉,这老兵队伍里果然没一个正常人。

    小林突然有种前途黯淡的悲伤。

    非洲之角,开普敦市,水门区aut安保公司本部。

    “一个分队出去,就十来个人回来,装备还丢个精光,任务也没有完成,老刀啊,这可不像你完成任务的风格,难道是前几天嫖得太厉害人虚了?”

    塞亚姆冷冷地站在那里,他浑身又是血又是泥,几天不间断的逃命让他精疲力尽,可是对方的话依然点燃了他的万丈怒火。

    豪华的红木桌后坐着一个大概五十开外的强壮黑人,浑身上下散发着不可思议的精神气,手上脖子上耳朵上挂满了金制饰品,看上去又是奢华又是俗气,他就是aut公司首任,也是现任老板——安科尔;维克多。

    论实力,aut公司算不上最强的,维克多也算不上最出色的雇佣兵,但是论花钱和享受,整个雇佣兵行业里没人比得过他。就那么一个小小的办公室,维克多就用下了一吨黄金和数不清的上等红木,象牙犀牛角能镶得全都镶上,花费无数,可是维克多却觉得非常快乐,大方的在造价合同外多付了10给设计师作为奖金,他整天坐在这个黄金窝里就不想移动屁股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维克多不管理公司了,塞亚姆知道,维克多的大屁股下面连着无数条细密的情报网,任何公司乃至热点地区的分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目。

    “想笑就尽管笑吧,什么处罚我都接受,但是我就一个条件,下次与疯鼠战斗,不管是什么规模的,我都必须参加。”

    “呵呵,塞亚姆,如果不是你的话,说这句话的人早就被我一枪打爆头了,”维克多用一个镀金的指甲刀慢慢搓着指甲,他的眼神是冷冷的,“一败涂地也敢和我谈条件,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这一趟差事光违约金就能赔上天!”

    这话并没有吓到塞亚姆,aut分队长狠狠一口唾沫吐在脚下的豪华地毯上。

    “我他妈才不管你怎么想的,维克多,我的耻辱只能用血来清洗,谁要是挡我的道,我就一起灭了他!”

    维克多挑起眼角瞄了他一眼。

    “很好很好,算你有种,把战斗过程形成报告上交,明天下午之前我必须看见,好了,从我眼前滚蛋。”

    塞亚姆一时有些不可思议,在他印象里,维克多可不是什么宽宏大度的人。

    “结束了,就那么简单?”

    “是的,就那么简单,本来我就没指望这次你能取胜,只是稍微试探一下疯鼠的实力而已。”

    塞亚姆一跳老高,指着维克多的鼻尖咆哮道:

    “他妈的,你最好别告诉我这场战斗早在你的计划内,为什么我一点风声都没听到,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那是因为你不够资格,这是只有非裔雇佣兵高层才知道的东西。”

    维克多冷冷到:

    “计划就是,我们要让铁老板和他那些黄皮猴子永远从地面上消失。”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