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行刑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唉,哥们啊,真不是我说你,你干嘛不让狙击手一枪把铁老板那傻逼的脑袋打爆了得了,一了百了干干净净。om”

    在工作时,溜溜球憋了整整半个小时,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唉,从昨天晚上算下来,你是第十三个正面问我这个问题的人。”

    “卧槽,竟然还有那么多人不关心?”

    “不是不关心,剩下的人只是在背后问候我的祖宗十八代而已。”

    小林叹了口气,继续开始搓洗手里的迷彩服。

    从昨天他救了铁老板一枪开始,整个新兵队伍里一片民怨沸腾,要知道从第一次见面差点被一棍子敲死以来,所有人都对铁老板和他的手下恨得痒痒,现在小林却反过来去救铁老板的命,这就让很多人怀疑起他的立场问题,有人甚至质疑起他适不适合继续当军官。

    对于所有的怀疑,小林都是两句话。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没来得及想,非常对不起,下一次狙击手爱射哪儿就射哪儿,我绝对看不见。”

    “其实我也不适合当军官来着,那谁来跟我做移交。”

    小林说话的时候身后还拖着三大车垃圾堆一样乱七八糟的物资,恶臭熏天,一般人看一眼就头疼,跟别说做账了,刚刚气势汹汹的人群立马做鸟兽散,该干嘛干嘛去了。

    小林当然不喜欢铁老板,这老鬼又贪婪又残暴宛如一个暴君,根本不把手下当人看,但是小林还记得自己欠的账。相比那些手上动辄几百万欠款的赌鬼和倒霉鬼,小林还是幸运的,算下来,他欠铁老板的钱也就万把块,刚刚弄来那么多钻石很容易就能卖个好价钱还清了,更妙的是其他人连个屁都闻不见。可是一旦债务人死了,荒郊野岭又是个无法无天的国度,这债权可就全乱套了,不管怎么,在他安全离开之前,他都得让铁老板活着。

    至于其他人的怨气,那就是他们的事儿了,小林不想管,也没心情管。

    现在小林,溜溜球和灰子正蹲在基地旁边的河道清洗那些死人衣服,小林搞了个硕大的空汽油桶,里面用皮管吸满河水,倒进半袋洗衣粉,然后把十几二十件衣裤一股脑丢进去,用大木棒顺时针转十几圈,再逆时针转一圈,最后换一遍水冲一下就算完成,每次一换水,倒出来的污水都是酱油色的,恶心得要命。

    这可真是个又累人又恶心的活计,新兵们虽然基本上能同生共死了,但是同甘共苦水平还差了点,一听说要洗死人衣服马上跑得飞起,连人影都找不着,小林瘸着一条腿晃了半天,费了半天功夫才在寝室床上把睡懒觉没跑脱的溜溜球抓了起来,然后又找来了灰子,后者倒是轻松干脆。

    “算了,谁出门在外没点难处,大家都不干不就没人干了吗?”

    于是整个下营几十个人的军装就归他们三个洗了,直洗得天昏地暗,洗得手脚抽筋,可是工作量也才完成了一半。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三个人一边折腾一边开始闲聊,话题当然是自己是怎么进这鬼地方来的。

    溜溜球是老实本分人,不赌不嫖不抽,也没啥不良爱好,初中辍学后就在家乡小镇里跟他老爹老老实实做点烟酒生意,算是新兵队伍里难得的三好青年,按理说可高利贷这种东西一毛钱也挂不上钩。可是坏就坏在他家没钱,溜溜球都二十四五了还没家室,好不容易找来的姑娘又嫌弃他穷,甩手就要和他拜拜。

    全家人心急火燎,一时也不知道听说地下钱庄借钱快,鬼迷心窍就去借了八万块当财礼,女方倒是很开心的收了钱,然后一转身就连人带钱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下溜溜球全家都傻了,卖房卖血都凑不齐欠款,只能用人抵债了。

    小林说八万娶个婊子也确实有点亏,更何况手都还没摸上。

    至于灰子的故事就比较简单了,他本来是在工厂烧锅炉的,工资一般,还有个小家庭,他是个实实在在的好人,谁有事儿说一声他马上就会帮忙。但是从去年开始女儿患了一种很难治的病,灰子东拼西凑借了无数的钱,女儿没治好,账也没还清,一群债主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就把他捆走了,现在失去联系那么久,他也不知道家里到底怎么样了。

    小林说卧槽,那你家现在断了资金链该如何是好!

    “我老婆名下还有两套房子,一套新的一套旧的,她手上还有些小生意,应该能顶一段时候,我把这里的债清了我就回去和她一起赚钱养家,”灰子用力吸了吸鼻子,满是胡渣的脸上活跃着生气,“放心,好人总是有好报的。”

    小林张张嘴,最后还是把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句话吞回了肚子。

    这时,远处的基地突然传来一阵骚动,伴随着当地士兵兴高采烈的欢呼声,小林他们觉得莫名其妙,这破基地前些天死人无数,办丧事应该都来不及,怎么还有那么欢乐的时候,好奇之下,他们丢下手里的活计跑了回去。

    基地内人声鼎沸,一队叛军兴高采烈地回到基地,身后还用绳子拖了两具aut雇佣兵的死尸,屁股后面跟着一个活人,载歌载舞,凯旋而归,有些人甚至高声唱起了rap。

    这都什么鬼玩意儿?

    可是当看见那个活人的脸的时候,小林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绝对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有这种发展,而那个活人也看见了他,脸上满是恐惧,

    晖哥作为华裔雇佣兵的群众代表迎接上去。

    “辛苦了,司令官,请问这些是………”

    “哦,我在带领援军增援的路上,意外遇上了这几只小鸟,当时就把他们干掉了一大半,还活捉了一个,真是解恨,可惜路上还是跑掉了两个。”

    看着查尔斯得意洋洋的样子,小林有点发晕。

    设总人数为x,干掉了一半,现打死了两人,俘虏了一人,总共有多少人?

    补充,光能点数出来的叛军数字差不多就有两百个。

    这么一大堆荷枪实弹,武装到牙齿的叛军,打那么几个残兵败将竟然还只打死了这么几个人,请问叛军的战力是有多废?

    晖哥挂着礼节性的笑容。

    “司令官威武,政府军和aut公司的渣渣何足畏惧,只是我代表老板想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副长请讲。”

    “最近我们的人也被aut公司杀伤了不少,大家都是一肚子火气,能否把这个俘虏交给我们,让我们处置?”

    查尔斯稍微犹豫了一下,看样子他也联系了自己的电视台或者媒体记者,准备大肆吹嘘一番

    然后他就瞄到了人群里的小林。

    小林死命朝他挤着眼睛,可是查尔斯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稍微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道:

    “好吧,那就是你们的了。”然后对小林挤了个暧昧的眼神。

    “那就多谢司令官了。”

    晖哥一挥手,几个雇佣兵就上来把软如稀泥的抽风鬼给拖走了。

    哦,该死的,这蠢货。

    小林懊恼得想继续回去洗十桶衣服。

    但是仅仅十五分钟后,晖哥就转回来传达了铁老板的命令。

    “所有人立即集合,马上!”

    大队人马糊里糊涂集合了起来,在晖哥的带领下,走进了一个远离基地的小沼泽地。

    一踏入这里,所有人都看见了恐怖的一幕:抽风鬼正被吊在一颗树上,全身被剥得精光,一根粗大的绳索勒着他的脖子,把他最大限度给提起来,脖颈皮肤上渗透着鲜血,一会儿就能让人窒息,而他的脚下全是酒瓶的玻璃渣,只要稍微落下一点脚跟,立刻就是鲜血淋漓。

    “救……救命………啊,我……我不是有意的……”

    濒临窒息的抽风鬼对战友们苦苦哀求。

    新兵们皱着眉头,苦着脸颊,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抽风鬼被俘的底细,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没有一个人敢说句好话。

    猪头跳上了前台,用他杀猪一样的腔调咆哮道:。

    “听着,猪猡们,到这儿首先是给你们看个表演,其次再是给你们提个醒,你们就是一群债鬼,是疯鼠出钱赎出来的奴才,奴才就该老老实实做事,而不是瞎鸡毛胡思乱想,除了疯鼠,除了铁老板,这地球上没什么能拯救你们!”

    铁老板稳稳地坐在一个树桩上,就像是掌控一切的国王,他满意地点头,显然猪头的演讲深得他意。

    猪头一挥手,疤面和另外两个手下就打亮了打火机。

    打火机?

    火光一闪,抽风鬼脚下的玻璃渣就冒出了火苗,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汽油燃烧味道,烧灼着他的脚掌,烧灼着他的小腿,烧灼着他的大腿,烧灼着他的胸腹。抽风鬼尖叫着,挣扎着,整个人都熊熊燃烧了起来,彻底变成了一个火球。抽风鬼尖叫着,惨叫着,嚎叫着,最后变成了歇斯底里的狂叫,在烈焰中化为了一堆灰烬。

    这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

    所有新人雇佣兵们都在看着,看得浑身发抖,估计很多人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残酷的死法,很多人都被焦臭的烧烤味熏到呕吐。

    铁老板拍拍手,从他的木头王座上上站了起来。

    “好了,下面我想问一下,谁还想跑路?”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