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包饺子 1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塞亚姆的眼睛又变红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

    出发前喝下去的一瓶朗姆酒在他的肚子里熊熊燃烧,烧得他身上一遍遍滚过热浪,为了缓解这股难耐的感觉,他掏出磨刀石开始一下下用力打磨自己的两把大号军刀。

    上次来这种刺激的感觉已经是七年前了,就是那一天,他只用一把护木都烂没了的ak步枪和一把军刀杀了二十多个政府军士兵,让路过战场的aut公司老板大为震撼,当下就亲自前来谈判收编事宜,这也是他职业生涯中杀得最畅爽的一次,到现在还让塞亚姆回味无穷。可惜了,后面遇到的战斗越来越没挑战性,敌人也越来越废物,搞得他越干越没兴致,差点就想重新辞职回老家当土匪了。

    幸好啊,现在这种感觉终于回来了!

    连着被挫败了两场,损失了八名雇佣兵,加上一堆伤号,作为aut主力干将的塞亚姆破天荒的被老板劈头盖脸臭骂一通,严令他限期完成任务,否则就让他好看。

    心高气傲的塞亚姆恼怒无比,可是也只能乖乖被骂个狗血淋头。

    从中世纪开始,在雇佣兵的原则里,完不成任务就是失败,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理由。

    现在血洗耻辱的渴望和完成任务的压力,像压缩燃料一样源源不断灌进塞亚姆烧得正旺的邪火里,让它越烧越高,几乎要从喉咙里喷吐出来,他现在恨不得现在就杀进基地里,吧疯鼠的人一个个抓出来,砍了他们的脑袋,剁了他们的手脚,把人切成碎片,让他们在自己面前哀嚎求饶!

    可是现在不行,塞亚姆只能用力和他的军刀较劲,把刀刃磨得飞快,可怕的杀气让离他近的雇佣兵都慌忙退开了几米。

    “嗖”

    突然,一枚紫色的信号弹飞上了天空,紧接着又是一连数枚信号弹,瞬间整个前线阵地枪声震天。

    塞亚姆立刻意识到是突击队已经在障碍区打开通道,渗透进了基地前沿,并且已经开始交火,现在是一口气突破的最佳时机。

    “突击,快!”

    塞亚姆跳起来疯狂咆哮着,一手握r4自动步枪,一手挥舞着他的大军刀,驱使手下的八十多名雇佣兵发起进攻。非裔雇佣们紧张地端着突击步枪,撇开只有他们才有的长腿向前进基地快速压过去,在信号弹惨淡的光芒下,犹如一群狂奔的野兽。

    等新兵们冲进掩体掩体时,aut雇佣兵已经突破了第二道防线,失去战斗意志的叛军士兵丢弃了阵地,丢弃了武器,甚至连头盔和弹匣包也丢得到处都是,四散溃逃。

    “好快啊!”

    小林在一间砖瓦房上抢占了制高点,眯起眼睛观察着前沿阵地。

    和叛军一样,aut雇佣兵以非裔为主,黑灯瞎火时候看上去就是一片模模糊糊的黑影,简直是自带迷彩和隐身效果,粗看之下根本分不清谁是友军谁是敌人。但是小林还是很快把二者做了区分:叛军就像是放羊一样到处乱跑,毫无组织纪律,而每一个aut雇佣兵都紧密地衔接在一起,用集束的火力将溃逃的叛军一个个射杀了,就像是收割机砍倒麦子一样,不一会儿守备防线的一个加强连就被杀掉了一半。

    “真是够凶残的。”

    小林眼睁睁地看着几个叛军士兵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但是都被aut雇佣兵迎面一脚踹倒,然后一枪打爆脑袋,动作熟练得可怕,似乎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干这活了。

    一批aut雇佣兵在第二道防线上停下来,迅速架设好81迫击炮,对准基地内不断发射炮弹,这些家伙的炮术相当出色,几炮就轰掉了一个160重迫击炮阵位,这个死沉而且展开不便的玩意儿连一炮都没打出来,就和几个炮兵一起被炸飞上了天。

    炮火开始收缩,转而不断轰击第三道防线,炸得到处烟尘弥漫,没有经过阵仗的新兵立刻被这种恐吓性炮击吓坏了,哭爹叫娘乱成一团,阵地很快出现了动摇。

    见此情景半只耳果断下令:

    “撤退,守房子!”

    新兵们如获大赦,急忙从阵地里滚了出去,直冲向基地内。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都跑了?”查尔斯吓坏了,急忙拉着小林的衣袖问道。

    小林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个倒霉的拖油瓶在,顿时觉得头疼万分,可是又不能一脚踹飞他,只好敷衍道:“这是战术性转移,正面硬拼不是办法,只有集中力量守点才是上策,我们也快撤吧。”

    查尔斯听得连连点头,急忙扭头招呼他身后那些少年兵准备。

    “轰”

    一枚迫击炮弹突然就在楼底下炸开了花,一股浓烟裹烈焰直冲上来,吓得两人急忙乱开了一通枪,从楼顶上滚下来,直冲基地主建筑。

    这个前进基地早先是一座工厂设施,现在还保留了硕大的办公楼和工艺楼,这两座建筑都是用混凝土砌成,迫击炮弹的爆炸威力根本无法击穿。可是一群人的位置太靠前了,根本赶不上心急火燎的新兵们,他们离工艺楼还有一百多米,大楼的铁闸门就“哗啦”一声拉下来了。

    你妹啊!

    小林差点没神经崩溃,心里把这群王八蛋骂了个遍,但是好在通往大楼内的不止是一条路。

    “上消防梯!”

    整个队伍迅速右转,几秒钟就冲到了消防梯下面,一个身手灵活的少年兵几下抓着边缘的钢条爬上了消防梯,一脚把梯子给踹下来,带着兴奋的笑容向下面招呼道:“嗨,长官,快上来,这条路走得………”

    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少年兵的胸口被打出了一个冒烟的血口子,他瘦小的身躯被冲击力直击打飞了出去,撞过消防梯边缘摔了下去。

    “小崽子们,原来在这儿啊!”

    小林一扭头,看见塞亚姆正提枪端刀,带着一帮雇佣兵杀气腾腾的朝自己这边扑过来,距离一脚不足三百米,吓得差点手足皆废,脱手了好几次才爬上消防梯,拼命窜了上去,紧接着就是查尔斯和他的少年兵们,可是他们已经没有时间破坏消防梯了,二十多名aut雇佣兵蜂拥而上,两边在隔着一层镂空钢板展开一轮短促而疯狂的步枪对射,消防通道上一时火花四射,流弹横飞。

    一个aut雇佣兵被击毙了,但是少年兵也付出了三死一伤的代价。

    战术素养的差距这时候还是显露了出来。

    一部分aut雇佣兵在火力掩护下冲上了消防梯,向这支逃命小队迅速逼近,查尔斯吓得半死,冲着手下的几个少年兵嘶吼道:

    “罗德,卡尔特,林奇,快,快堵住楼梯口,一步都不许后退!”

    “yes,长官!”

    三个少年兵高声答道,立即脱离队伍堵在楼梯上,用他们瘦小的身堵住路口,把自动步枪抱在怀里向下猛烈扫射。

    “你在干什么,他们这是送死!”

    小林惊怒中冲着查尔斯大喊起来,可是吓破胆的叛军司令不管不顾地拽起他就跑,小林一扭头,看见三个少年兵很快就被密集的火力覆盖了,在枪林弹雨痛苦地抽搐着,其中个子最小的少年兵还没有死透,依然拼命抱着ak74试图射击,但是被冲上来的aut雇佣兵一脚踹倒,一枪打碎了脑袋。

    查尔斯又踹走了三个少年兵,然后一路窜上二楼,几个孩子只勉强抵挡了十几秒钟就被乱枪射杀,但是和之前的战友一样,他们也忠诚的奋战到最后一刻。消防梯狭窄,aut雇佣兵的人数优势施展不开,只能和这些断后者一轮轮交火,虽然伤亡不大,但是追击速度大受影响。

    塞亚姆气得发疯,突然他一口咬住军刀,一脚蹬在消防梯护栏上上,整个人像巨大的黑猩猩一样,一下跳起四五米高,稳稳抓住二楼护栏纵身翻入,咆哮着冲上来。小林当然认出这家伙就是当初在丛林里追杀自己的疯狂雇佣兵,没想到现在又和他对上了,一时惊恐得腿如泡面,几乎迈不动。

    忠心耿耿的少年兵们立刻冲上来,试图开火掩护自己的最高长官,但是塞亚姆的动作更快,单手举起r4自动步枪猛烈开火,几个前排的少年兵头部和胸口立刻喷溅出大量血浆,纷纷被打倒。

    小林咬紧牙关顺下自己的步枪还击,可是见鬼的是连开几枪都没有打中目标——明明还不到二十米距离,可是就是打不中。

    塞亚姆俯下身连续扭动脚踝,用一种古怪的动作左右挪旋逼近而来,少年兵们从没有见过这种动作方式,一排子弹顷刻间全部打空,他们慌忙调整枪口,可是塞亚姆突然单手撑地,像个铁球一样迅速滚了过来,只是一眨眼就冲到了他们面前。

    aut干将的身形猛地从地面上拔起来,骑兵刃在同时落入他的手中,他迎面一挥,几乎把一个少年兵的脑袋劈成两半。

    “哒哒哒”

    刀光闪过的同时,塞亚姆把自动步枪甩到腰部,用他强壮的胳膊固定住枪托,犹如旋风般旋转扫射,鲜血飞溅,惨嚎震天,十几个少年兵被刀劈枪射,转眼就死得精光。

    最后一个倒下的是少年兵的小队长,他举起一枚手雷不要命地向塞亚姆猛扑上去,试图和他同归于尽,塞亚姆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少年兵,然后张开双臂好像是要拥抱他,下一秒钟,他的胳膊就像铁钳一样合拢了,把少年兵牢牢固定在胸口。

    “咔嚓”

    少年兵的脖子被硬生生绞断了,软绵绵地歪到一边,塞亚姆甩开尸体并且没忘记飞起一脚踢飞那枚手雷。

    “好的,下伙子,我看你手里的枪挺不错。”

    塞亚姆拍拍手,一步步朝最后两个幸存者走过来,语气悠闲。

    “我记得它,那是我手下一个白痴弟兄的枪,这蠢货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拿枪托去捅鸟窝,所以他的步枪上永远有股鸟屎味……哦,天呐,好像现在还有,但是我有个小问题,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