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观察哨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残存的三个雇佣兵拖着查尔斯一路狂奔,谁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出去多远。Om

    终于,炸鸡体力不支,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连连摆着手道:“不………不行了,再跑我就没命了,让……让我休息会儿。”

    小林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抬头看去,只见四周都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暗无天日,刚刚所有人都是一阵乱窜,连方向也没确定,现在只有鬼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

    “喂喂,现在我们怎么办?”另一个新兵像抽风一样哆嗦个不停。

    “不知道,”小林无奈地回答道,并且试图安慰这个可怜虫,“放松点,至少我们暂时还活着,说明我们运气还可以,你看看那些运气不好的,早在公路上被炸成肉碎了…………”

    结果这话一下勾起了几个人刚刚在地狱里滚了一遭的恐怖记忆,新兵哆嗦得更厉害了。

    “好了,老弟,你的这一波鼓励成功吓死我们了。”炸鸡在一边咕哝道。

    小林有点尴尬,没办法,毁灭气氛算是他他天赋特长。

    炸鸡突然想起个事儿,急忙问一边同样在喘气的查尔斯:

    “我说司令,你刚刚说的那个什么aut,还是suv,你好像很熟的样子?能详细说说是什么玩意儿吗?”

    查尔斯顿时露出一脸惊骇的表情。

    “什么,你们连aut都不知道,你们真的是雇佣兵吗?”

    小林赶紧出来打圆场道:

    “抱歉,我们是新入伙的,道上有些弯弯绕绕,我们还真是不清楚。”

    其实他们是一点都不懂,不过查尔斯倒是接受了这个说词,带着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开始用他那略带当地风味的中文解释起来龙去脉。

    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受连绵不断的局部战争恩惠,从18世纪以来就不断衰败的雇佣兵生意迎来了行业第二春,佣金直线走高,各种大大小小的雇佣兵武装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积极投入到各场大小战争之中,这些雇佣兵大概可以分为“散户”和“兵团”两类。

    前者基本上就是单干或者只有个把人的小团队,一接到悬赏通告就三五成群像马蜂一样涌到战场,然后几批人临时合编成一队投入战场,战斗结束后就迅速解散,这样的好处就是成员来去自由,小规模经营赚得多,成本低,但是带来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比如消息不灵通,莫名其妙成为“失踪人口”的风险极高,编组后成员的协同能力完全无法保证等等。

    而后者,就属于当今的主流运营模式,就是一下吸收几十甚至上百人入伙,形成一个强大而稳定的战斗单位,从而广受雇主青睐。这种模式下诞生了一大批以各大洲主要族群为核心的雇佣兵团,其中最知名的有华裔雇佣兵团两支——“双塔”,白裔雇佣兵团四支——“四轮车”,非裔雇佣兵团七支——“识字表”,而混合雇佣兵团主要分布在南北美洲,包括最优秀的三支“动物园”兵团“贼鸥”“野牛”“疯马”。

    “非裔精英雇佣兵团喜欢用创始人或者吉祥物的姓名缩写作为名词,所以被外人戏称为‘识字表’军团,其中aut就是其中的精锐,”查尔斯脸上露出了苦笑,“非洲历史上最贪婪,最凶恶,最恐怖的雇佣军团。”

    “还可以加上最暴力。”

    想到刚刚这帮家伙冷静地掐头去尾,瞬间结果几十条人命的作风,小林感觉背上有些微微发寒。

    “是的,但是无论如何都必须承认,他们确实是相当可怕的对手,每次和他们一交手,都是我们这边被打得落花流水,连一场都没有赢过,还得赔给他们一大笔钱把丢了的地盘赎回来……………”查尔斯垂头丧气道,对于一名指挥官而言这着实是件挺丢人的事。

    几个新兵都是听得从肚子里冒凉气,士气更是直接跌落到冰点,小林只好强行给他们打一波气:

    “没事没事,你看,我们也是精英雇佣兵团的人来着,从等级上来说我们是一个层次的,不虚他们。”

    炸鸡和抽风鬼响亮地回以一个单词——“呸”!

    查尔斯则是一脸奇怪。

    小分队继续前进,小林清点了一下武器,他们还剩下三枝自动步枪(两把ak,一把sig),三把手枪,弹药仅剩下两百多发,刚刚一群人死命地乱射早就把为数不多的弹药打得七七八八,剩下的就剩那么一点了,手榴弹倒是一枚都没用掉,还剩下整整齐齐的六个。

    “好吧,我觉得下面我们要控制弹药量了,如果不看见敌人的脸就绝不能开火!”小林觉得头有点痛,只好伸出大拇指用力按了两下。

    然后他扭头看查尔斯。

    “那么司令官先生,请问你知道怎么从这地方到你的基地吗?”

    “当然不知道,我从来都是坐车出门的,从来没在林子里钻过!”查尔斯爽快地回答道。

    这下小林的头更疼了,他左转右转找了一个尺寸相当大的树木,然后绕着树干,仰着头往上看,一直看了五分钟都还没停下的意思。

    “喂,伙计,你干嘛呐,要跳大神?”炸鸡一脸懵逼。

    “跳你妹夫,我在看枝叶的茂密程度判断方向,你野外生存课上都没听吗?”小林骂了句,伸手比划了几下,终于确定了方位,不过他之前背的都是理论,现在是第一次在实战中用这招,具体有多少准头他也不敢保证。

    热带雨林里根本就没有路,顶多就是一些稍微平坦些的地面而已,不时有从地下伸出来的巨大的职务根茎,像是门槛一样横在路上,稍不留神就能把人绊个跟头,几个人平均都摔了五六次,跌得七荤八素。丛林中湿热的空气也是要人命一样紧紧包裹着他们让人连呼吸都觉得烦闷起来,不一会儿就浑身湿透。对于来自亚洲的几个新兵来说,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非洲产蚊子,一个个差不多有巴掌大,飞起来就像是轰炸机一样嗡嗡嗡作响,让人深刻怀疑自己被叮一口还有没有命在。

    更让人崩溃的是查尔斯这货,小林原以为这种叛军头子肯定是身经百战,本领过人,可是才一起滚了一个小时他就发现自己错得离谱,因为这家伙纯粹就是个废人二世祖,走个两三公里就累得气喘吁吁要休息,一会儿要水,一会儿要吃的,一会儿又要口香糖,就差问他们要把躺椅让他们扛着他走了。

    老大都这德性,也难怪叛军最近的形势越来越黯淡。

    走了大约四五公里,突然一阵异响传入了小林的耳朵,很快其他几个人也听见了,原本累得只剩半条命的查尔斯也一下激动了起来。

    “水流,水流声,我知道,那是博纳河,天呐,这就离基地不远了,顺流我们就可以直接到基地,老天,你真的做到,你实在太厉害了!”

    一群人身上的疲劳一扫而空,拔腿就玩命往声响方向跑去,很快,一条至少有二十米宽度的河流出现在众人面前,河水并没有像想象中那么清澈,还有点发绿,漂浮着一团团浮游植物,看着并不舒服,可是这已经足够让一帮人激动得脑子发晕,叛军司令更是拔腿就要往河里跳,还好小林第一时间拦住了这傻瓜。

    “卧槽,你要干什么?”

    “游啊,漂到下游就能到我基地了,那里有人有枪有大炮aut来了也不虚,快快快,别碍着我脱裤子!”

    小林第一反应就是这人的脑袋肯定短路了。

    “大哥,你知道不知道自己究竟离基地有多少米,要是万一现在我们在上游位置,你他娘飘到基地都变成浮尸了,快找木头板子什么的!”

    “呜”

    凄厉的尖叫声骤然割裂了丛林的宁静,下一秒,就有什么东西猛砸进了河道里,轰的一声炸出一条巨大的水柱。

    “卧槽!”

    众人连惊骇都来不及,又一连串水柱在河道里爆发,飞溅的河水冲了几个人一脸。

    妈的,迫击炮!

    小林开始懊恼起自己的思路简单了,既然博纳河是这附近最明显的地段标识,那么经验远比他们丰富的aut雇佣兵没理由不会搜索到这一带。

    数门轻型迫击炮连续发射着炮火,把河面打得如同沸腾的汤锅,没有火炮的几个人被炸得不停后退。这时,小林一个机灵,想起一件要命的事来,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把查尔斯按在地上,同时大吼道:

    “趴下,趴下,别乱退!”

    炸鸡和抽风鬼都被炸昏头了,小林一吼他们立刻像机器人一样不管不顾“咕咚”一声往地上扑去,炸鸡还一家伙扑到一根树根上,肚子整个撞凹了进去,疼得脸都变绿了。

    下一刻,一排炮弹挟着狂风从他们头顶飞掠而过,在远处的丛林炸开了花。

    果然没记错。

    小林完全回忆起在米苏拉塔的经历,当时他看政府军炮兵并不是和他想象中一样,用最大射速像机关炮一样轰个不停,而是开一炮就用无线电接上远处的观察哨,一通漫长的调试后再发射。当时小林好奇地上去询问过那些打炮的老爷们,得知这些“会喷烟火”的玩意儿前两三轮射击都算是校准射击,基本上只能轰个大概方向,能不能炸中全看人品。

    根据老习惯,小林也把这些玩意儿全用笔记登下来,然后生吞活剥一起吃进了肚子里。

    小林还想起来一个小小的细节:观察哨!

    河岸边硝烟弥漫,迫击炮开始第三轮装填,小林迅速架起自己的sg510-4突击步枪对着河岸开始目视搜索。

    以轻型迫击炮的射程,观察哨想必不会离得太远。

    树桩,草丛,岩石………

    可是一圈搜索下来,他竟然没有找到一个人影,小林立刻拉回视线再搜索了一遍,这次甚至连河滩都没有放过,可是依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目标。

    不是吧,第一次判断就出错,老天爷也太不把自己当人看了吧。

    小林在心里哀嚎,感觉自己从肠子里发虚,凉气冒个不停,此时,对岸aut雇佣兵的迫击炮随时都可能再装填完成,他甚至都能听到炮弹滑入炮管的声音。

    “伙计,伙计,现在怎么办啊,他们又要炸过来了!”抽风鬼又抽了,不断发出刺耳的尖叫。

    小林一点都不想理他,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部压在准星上。

    “出来,出来,出来…………你他妈到底在哪儿!”

    小林急得眼睛发黑,心脏狂跳不止,血浆像被一个泵机顶着一样不断往大脑冲击,几乎要从嗓子眼里喷出来!

    第三遍搜索。

    小林以最快的速度一寸寸把河岸搜过过去,可是还是没看到什么有价值的目标,他觉得自己离崩溃就差几秒钟时间了。

    突然,他看见地面上的树影,那是面积很大的一片阴影,阴影中带着漂亮的分叉。

    影子能藏人吗,当然不能。

    但是无风就自己动的树影就有点牛逼了,小林猛地一抬头,正好看见一个黑瘦的小子正架在望远镜贼头贼脑的猫在树上往这边看,妈的,怪不得刚刚一直没见着人。

    小林心头火气,一把抬起枪口,稍一瞄准就扣动了扳机,巨大的后坐力撞得他肩膀剧痛,小林咬紧牙关又开了一枪,那个小子哀嚎了一声,一扬手就从树上跌了下去,小林也来不及看自己究竟命中了哪里,反正这个高度摔都能摔死人了。

    “好了,趁这个机会………跳河啊!!!”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