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后庭危机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雇佣军营的生活就像是酒鬼的呼噜声,又沉闷又烦人,每天吃饭训练挨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简直没完没了了。om

    小林现在才发现,那些里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军营生活都是瞎扯,真正的军营其实和工厂流水线差不多,也被一套严格的制度规矩约束着,每个人就在这套规矩下生活,就算号称自由战士的雇佣兵也是如此。

    又是一个干热的上午,新兵们跑完了一个五公里,在用帐篷搭的野战食堂里匆匆忙忙吃着早餐。

    勺哥手上忙,一般只给老兵们做饭,于是另外请了两个当地人厨师,这两个家伙的手艺相当糟糕,小林甚至怀疑这两货是不是除了烤面包和热半成品食材就不会做其他东西了。今天的餐点是面包,鸡肉香肠和煎蛋,不算好也不算差,可是每个人都吃得无精打采,纷纷怀念起老家的包子烧饼油条蛋饼胡辣汤皮蛋瘦肉粥。

    就在这时,铁老板一阵风一样闯进食堂了,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脸卫兵——这位大爷走到哪儿身边一定得带一两个手下,哪怕是去五公里外的城镇交水电费也得带个卫兵走,似乎这样才能显示出他的领导气派。

    铁老板傲慢地背着手往门口一站,什么话也不说,但是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双眼都放出了光来,卫兵很识趣地上前吆喝道:

    “唉唉唉,静一静静一静,老板有事要宣布了!”

    其实,从铁老板进门那一刻起,帐篷里的喧闹声就大大降低了,现在听到有事宣布,更是完全安静下来。

    铁老板这时才用力咳嗽了一声,故作深沉道:

    “马上打包行李,一个小时后到机场集中,全副武装,有大生意上门了。”

    经过一段时间训练,雇佣兵们都知道和这位大爷过不去是个什么下场,马上跳起来冲向各自的床位收拾,等到他们跑到机场时,十几名老兵也已经到位,拿鼻孔瞅了一下乱糟糟的新兵就不再搭理他们了,晖哥这时候站出来,挑选了三十个新兵,然后一群人一起挤上了一架安-24运输机的货舱。

    过道很窄,但是不管新兵还是老兵都使出老命往里挤,因为大家都知道疯鼠买的安24是带货舱的型号,座位只有三十来个,出手慢了的就要在走廊里站上好几个小时。

    大家吵吵闹闹扭成了一团。

    “蠢货白痴,都他妈给老子让开。”

    被挤得受不了的雇佣兵破口大骂,可是眼看没人理他们,这些家伙就恼了,把背包往行李架上一甩,挥起还带着点早餐油渍的拳头就往人脸上砸过去,于是嘈杂中又多了不少暴力的成分。小林仗着自己身材瘦小,历经九死一生,终于在角落找到了一个未知。

    旧式运输机直冲云霄。

    这已经不是小林第一次坐安24了,他并不喜欢这种毛子飞机,主要是个人空间太小,椅子太窄也太硬,就像坐在钢板上一样。

    不过,更让他觉得难熬的东西正在前舱。

    “嗨,伙计们,你们听说过我们的雇主吗?”

    疤面在座位上唾沫星横飞,这架安24的空调系统破烂得不行,起飞还不到二十分钟舱内的空气就变得又冰冷有浑浊,让人头脑发昏,也难得这家伙还那么有兴致。

    “好像是那个查什么将军吧,怎么了?”有人饶有兴致地捧场道。

    “哈哈,那小子是个他娘的‘基佬’,在指挥部里还放了一堆小男孩,一有空就享用他们的子。”

    这个消息可是太有爆炸性了,雇佣兵们发出一片兴奋的“哇吼”声。

    “但是那小子最近换口味了,觉得小男孩又哭又叫太没意思了,就想试试新玩法,于是他就找到我了,你们猜他怎么说。”

    疤面故作神秘,等一群雇佣兵的胃口都被吊起来了,他才咧开大嘴嘿嘿一笑道。

    “他让我帮忙找个‘秀气的小青年’,二十左右的,屁股要嫩,找到一个他立刻就给五十万块,还是美子!”

    “卧槽,那么有钱,老哥,有目标吗,弟兄们一起搞?”

    “嗨,你看老哥这样子,还能找什么人呐,肯定就是那小子呗,我看也挺符合条件的。”

    “哎呦,老歪,你很懂我啊。”

    “那还愣着干什么,抓那小子。”

    “反正就一临时工,抓来换钱耍!”

    “…………”

    前舱一阵阵兴奋的鬼哭狼嚎,小林吓得瑟瑟发抖,在座位上都僵硬了,就算不带脑子听,他也知道疤面说的是谁。

    这时,他的胸口突然被重击了一下,一个嚣张的声音响起来。

    “喂,人家可是讨论这要爆你菊花呐,你怎么还能那么淡定的坐着。”

    原来是之前遇到过好几次的那个褐发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了过来,在小林身边大大咧咧嚼着口香糖。

    “啊啊,那也没办法不是吗,话说那货为什么老是针对我?”

    小林揉着胸口,之前可是见过这家伙凶悍的站在枪林弹雨中发射火箭弹,他一点也没胆子表示抗议。

    “还不是那天晚上,你漂亮的一下衣架回旋击,把朱三都给打毁容了,整个去抢钱的十几个人里就他被打得最惨,后来看他脸上难看,大家伙连绰号都给他改了。本来他是猪头的忠实跟班,比猪头的儿子还亲,所以大家伙都叫他朱三,不过现在叫大疤面了,这家伙又是自尊心极强的人,不弄死你才怪了。”

    “神经病啊,抢了我的钱还恨我抽他,难道我得跪着叫他大爷把钱上供?”

    “在朱三,哦,是疤面大爷眼里,就该这样。”

    褐发女孩竟然还大大咧咧回答他了,她从口袋里摸出盒口香糖,像卡夹一样捏开,露出一排像子弹一样黄橙橙的糖块,她抽了两粒丢进嘴里,一边嚼一边继续说。

    “而且间接来说,你也得罪了猪头,他可是很乐意看到你被整死。”

    小林捂着额头,突然有种拉开飞机舱门跳下去的冲动,看来自己的倒霉运气不但没散去,而且还越来越恶化了。

    “唉唉,我还知道他的详细计划哦,想不想听。”

    小林赶紧点头。

    “那就好办了,老铁,一句话五十不过分吧!”

    听到这话,小林差点跳起来,一头撞在机顶舱上。

    “你抢钱啊,五十块我都能吃全家桶了,就买你一句话?”

    “nonono,伙计,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褐发女孩夸张地摇了摇食指。

    “我说的是美金,美金,不是国币,do,you,know?你也别不高兴,这可是关系到你的屁股,想清楚哦。”

    小林只好妥协。

    可是褐发女孩就是不出声,悠悠哉地嚼着口香糖。

    “喂。”

    “什么?”

    “你倒是快说啊!”

    “不好意思,我这边是问答模式,你可千万要想好再说哦,不然每一句可都是钱。”

    也就是说自己问了句废话都要花五十美金!

    小林觉得自己的神经接近崩溃了,只好强压着想发神经的**,懊恼地咕哝道:

    “好吧,那么疤面究竟想怎么对付我。”

    “问得好,总共计划分三步。”

    “嗯。”

    “好了,这先是五十了。”

    “…………”

    “第一步,就是找机会把你孤立起来,最好是落单的时候,这样就有了第一步下手的机会。”

    “第二步,再把你洗干净消毒包好弄进老板的指挥部。”

    “第三步,他们负责收钱,你负责享受后的快感。”

    都已经掏出笔记本准备认真记录的小林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他觉得自己离爆炸也不太远了。

    “神经病啊,除了第一句全是废话吧,时间呐,地点呐,究竟有几个人参与?”

    “我哪知道,那么恶心的事鬼才想打听。”

    褐发女孩愉快的拍拍手道。

    “算上刚才这一句,二百五十美刀,这个月发薪水了别忘了给。”

    小林觉得自己差不多要昏了,怎么这个破队伍里全是王八蛋,他本来还有一个问题,可是一想到绿油油的票子,立刻就闭紧了嘴巴。

    不过,褐发女孩很聪明地猜出来了。

    “啊啊,算了,这个问题当免费吧,疯鼠第一小队突击手,林雯恩,不过,这里的伙计更喜欢叫我——噜噜。”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