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营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土狗是个什么鬼东西?”

    小林急忙问身边的溜溜球。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

    “就在你不在的时候,我们暗地里给那些老兵起的统一外号,他们不是叫我们猪猡吗,我们当然要回以颜色。”溜溜球压低声音道。

    “额,这招怎么有点像小学生互相起绰号来着?”

    “………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好了,别说话,听大哥大的讲话。”

    半只耳在上面继续高声说着。

    “想必大家都不是喜欢吃枪子才来这儿的,有的人有债,有的人有案,但是这些我都管不着,也他妈完全管不着,现在我们唯一要想着的,就是怎么活下去,把账给还上,大家说对不对!”

    这一番话说到了新兵们的心坎里,大家立刻发出了热烈的回应声。

    半只耳利用这股气氛趁热打铁。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一个领导班子,但是不是土狗们那个不把我们当人看的狗屁领导班子,而是由我们自己组建的,为我们的利益着想的领导班子,选出我们自己的领导和军官!”

    人群有点嘈杂起来。

    半只耳的说法固然有道理,但是却不能让人完全信服。

    “那么,你的意思是要选你当领导吗?”

    有人像是挑衅一样喊出声来,立刻带起一片起哄般的指责。

    半只耳的回答出乎他们预料。

    “不,当然不是,我可没这个本事,我推荐杨子担任我们的头头,我觉得在战斗中和土狗们的抗争中,他显示出了足够的勇气和指挥能力,拯救了大家,也拯救了战局,足以担此重任,哦,诸位应该也认识他,就是刚刚把你们一个个扇飞的那位大哥。”

    话一出口,那些刚刚想表达不满的家伙立刻缩起了脑袋,胆怯地缩进了人群里,毕竟这年头拳头大才是硬道理,皮痒的人还是占少数的。

    杨子有点晕了,急忙跳上来踹了半只耳一脚。

    “神经病啊你,我什么时候拯救你们拯救战局了,我怎么不知道?”

    “管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就你能镇住场子了,你他妈不干谁干。”

    “可是老子他妈的不会说话啊,以前我在老师面前背个课文都脸红,你他妈让我领导那么多人,这不是要我命吗?”

    “谁他妈让你说话了,这事儿我来干就行,你就好好当你的老大。”

    “…………”

    两个人嘀哩咕噜地一阵咬耳朵,最终还是杨子先屈服了,举起一只手道。

    “好吧,行行行,这活我接了,谁还有意见?”

    当然没人敢有意见,大家伙只是用各种各样的眼神瞅着他,零零散散地叫着好,实际上他们的眼睛里都透着一个意思呐,“看你就是不行,到时候还得听我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草台班子一样的新兵组织总算是搭了起来。

    这时,勺哥在外面敲响了大锅,这是他特有的开放信号。

    “吃饭了吃饭了,今天排骨炖鸡蛋,早到多得,迟到的屁也没有!”

    饥肠辘辘的新兵们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一拥冲出了营房大门,小林打着哈欠也准备撤退,但是半只耳却突然抓住了他。

    “唉,等等老弟,问一句,你是大学生吧?”

    “算是吧,读一个破二本,但是还没毕业。”

    “别管这些细节,至少文化水平比我们高多了,你是什么专业的,会计吗?”

    “………额,抱歉,虽然我是财经学校出身,但是我读的是商务英语,非主流中的非主流。”

    “切,那也差不多啦,我就问一句,你想当军官吗?”

    半只耳的眼睛里闪着光,而小林却吓了一跳。

    从小到大,他干过最大的官职也就是负责收作业的小组长,最大的职权也就是把每交作业的学渣名字登记上黑名单,偶尔也小小的滥用一下职权,把平时和自己交情极差的同学登记进去而已,他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能真正管理人。

    “不不不,这事我干不了,绝对干不了………”

    “好了,没事别瞎谦虚了,现在也不是时候,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我觉得你的计算能力不错,甚至可以说非常出色,我觉得你有资格当我们的军需官。”

    半只耳断然道。

    “军………军需官?”

    “没错,字面上的意思,管理我的弹药,我们的薪水,我们的人力资源………我知道我知道,这工作量有点大,我和杨子商量一下,到时候会给你额外的待遇的,你看怎么样?”

    小林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开玩笑,当初他在收作业的时候就体验过这种当小官的痛苦的,权力没多大,待遇也没多好,还得一边面对同学的威胁,一边面对老师的高压,对方唾沫星横飞还得笑脸相迎,收点作业本就像打仗一样要命,更何况现在管理的对象还是一群劣迹斑斑的亡命徒,这简直就是要他小命啊。

    不过心念一转,他立刻把拒绝的话吞了回去。小林看得出来,以新兵现在的素质,在和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杨子和半只耳都将是新兵团队的主要领导者,这时候和他们好好合作,或许能为自己的将来减少很多麻烦,最好这两位大哥一高兴不让自己上一线拼刺刀,那就更好了。

    “嗯,那我就试试看吧。”

    小林点头答应下来,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对能完成多少任务也心里没谱。

    可是半只耳却很亢奋,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好样的,具体职务运作问题我和杨子来搞定,以后我们就一起干,争取一起回家!”

    小林苦笑着没说话。

    勺哥做的晚餐是一锅烩菜和一锅馒头,一个主食一个配菜,省略到了极点,非常能体现战地特色,烹调极致简单,不过口感却不差,炖菜咸甜适宜,馒头嚼劲十足,大家吃得眼睛都直了。

    就是这位大哥,当初把小林从麻杆的撬棍下面救了下来,这几天的战斗中,小林又有了奇特的发现,他觉得这位大哥在疯鼠里好像是超脱三界以外的存在,只要他叫开饭,就没一个军官敢说稍等一会儿,只要他叫帮忙,就算累得半死也没有任何人敢拒绝,骄横跋扈如猪头和铁老板,对他的行为似乎也视而不见,这倒是个奇怪的现象。

    小林越发觉得这有点意思,于是趁着大家都埋头扒碗,没人顾及他的时候,他抱着碗筷偷偷窜到勺哥身边,试探性地套起了近乎。

    “大哥,谢谢你那天救了我的命。”

    “别误会,我救了你可不是看你有多可怜。”

    勺哥叼着香烟,大大咧咧地喷了口烟圈。

    “我还指望你小子能为疯鼠做点贡献,而不是白白浪费粮食和老子的钱,要是这样我就有点难过了,当初老猪那混球可是把我笑得不行来着。”

    勺哥抱怨着,开始洗碗。

    “我,我能干什么,我只是个毛都不懂的大学生而已。”小林有点傻眼。

    “请问你他妈是阳痿吗?”

    “狗屁,怎么可能,我试都没试过,你怎么有胆说我是……额,抱歉,我有点多嘴了。”

    “没关系,正常反应而已。”

    勺哥一边专心致志地盯着沉在泡沫里的不锈钢碗,以或许是他独有的,不可思议的巧妙手法,飞快地把一堆堆碗筷清理出来,一边淡淡道。

    “你他妈没试过就给自己下结论,你觉得自己是耶稣还是佛祖,想得比做得还灵验?”

    小林非常无语。

    他突然觉得勺哥是个神人,明明是满嘴粗话,却能枪枪命中要害,看来自己想套这个近乎还是太嫩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