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的炮灰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轰”

    一声炮响把小林从床上炸了起来。om

    他痛苦地揉着发酸发痛的双眼,他已经不清楚这是今天晚上第几次被炸醒了,在学校里他的睡眠质量是出了名的糟糕,别说是一般的磨牙打呼噜,就是隔壁寝室的人半夜翻了个大身他也能第一时间感觉到,更别说现在和一堆不停发射的大口径重炮作伴了。

    膀胱有点发胀,小林昏头昏脑地穿上靴子出门放水。

    营区其实就是原来一片简易居民居住点,当然没公厕这么高级的玩意儿,小林出门左转有转,总算找到一个还算隐蔽的角落,可是还没等他脱下裤子尽情释放自我,突然从前方传来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卧槽!”

    小林吓得一哆嗦,手上立刻全湿了。他只好骂了一句,胆战心惊地绕到声音来源处,向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是一处低矮的小平房,所有窗户被钉得死死的,只从缝隙里透出一点亮光,里面还拉着厚重的纱帘,显得有些诡异,而在大门框上,挂着一个歪曲变形的铁制十字架。小林一开始还以为是教堂,后来好不容易才认出这是个野战医院。

    “额啊啊啊,痛死我了,求求你们给我个痛快吧!”

    “艹你们大爷的,你们不得好死啊,啊啊啊!!!”

    嚎叫声再次响起,把小林吓了一跳,这时他才发现在医院门口竟然躺着两副担架,上面还躺着人。

    一个中了四枪,肚子都被打烂了,一个被重机枪扫断了腿,两个人都是鲜血淋漓,可是除了伤口那一点绷带没有任何医护措施,进出的人个个冷眼相加,根本没有帮这两个可怜的伤员的意思。

    小林凑上去,立刻大吃一惊,因为这都是他认识的人。

    “胖子,见鬼,大飞,你们怎么搞成这样了!”

    已经只剩出气没进气的胖墩看到小林,晦暗的眼睛一下亮了起来,挣扎着朝他挥手。

    “嗨,伙计,伙计,你来得正好,快,快帮帮我………”

    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瘦长医生正好端着手术盘走过,小林急忙一把拉住了他。

    “长官,长官,快帮帮忙,他要死了。”

    瘦长军医的眼睛比盘子里的手术刀还要冰冷。

    “我看得出来他就要死了。”

    “那就……”

    “那就有什么话快点讲完,他大概就剩下两个钟头的活头了。”

    小林几乎傻了眼。

    “我说,不是,你不是医生吗,不是应该救………”

    “救命不要钱啊,你小子能不能用脑子算一算,”瘦军医的语气变得极度不耐烦,“麻醉剂不要钱吗,消毒药不要钱吗,血浆不要钱吗,缝合线不要钱吗,还有老子的人工费,就为了救两只快死的猪猡,你觉得有意思吗?”

    这根本不是有没有意思的问题吧!

    小林还想说什么,可是瘦军医已经不耐烦地挣脱开走了。

    “伙计,谁让你搞这个了,快,快把枪借我下,”胖墩用力喘着粗气,脸色煞白,“我自己动手动手,这他妈太难受了,还不如来一枪痛快。”

    小林第一反应就是说自己没带,可是他习惯性的伸手一摸,他却立刻面如死灰。

    就算是刚睡醒的迷迷糊糊中,他依然谨慎的把那枝老式54式手枪连枪套一起带上了,甚至还多带了两个备用弹匣。

    “快,求你了,兄弟,快给我。”

    被打断了腿的大飞也加入了哀求的行列。

    小林觉得自己也难受的要爆炸了,可是这样把枪给他们他又有一种杀人的罪恶感,这更是一种折磨,但是在两人的哀嚎轰炸下,他还是犹犹豫豫地摸向手枪握把。

    “现在老子这儿物资储备可是紧张的很,没事别浪费老子的子弹。”

    铁老板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小林惊骇地转过身,看见疯鼠的最高指挥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后面了。

    “你……他们,他们,他们……”

    “他妈的,叫老板!”

    铁老板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是,老板,他们………”

    “老子看得出来他们快死了,一颗子弹出厂成本至少要八毛钱,我们这里从黑店买的就更贵了,你他妈拿老子的一块六说射就射,还真是大方啊。”

    小林直接懵逼了。

    “可是人命起码比一块六值钱,或者说是无价的吧!”

    “哈哈哈哈哈哈,是吗,还真是标准的教科书式说法。”

    铁老板像是听到什么特别搞的笑话一样,放声大笑起来,可是小林却感觉到,他的灵魂一点也没有笑。

    “但是知道吗,小子,那是法律的尺度,那是道德的尺度,那是在那个该死的美好世界的尺度,而现在,你们在疯鼠,在我的手下,唯一能评判你们值多少钱的是老子,而不是别的什么狗屁东西…………在我这里,只能不怕死的,能打仗的,有本事的人命才是好东西,而其他的都是渣子,贱命,垃圾,我给他们喂一口饭,发一毛钱都觉得心疼,因为那都是在浪费!”

    这家伙真是骨子里透着凶恶的因子,却又有一套邪恶的道理,小林觉得从胃里涌出一股厌恶和反感,一股冲动刺激着他想做一下抗争,或者说垂死挣扎。

    “老板,恕我直言,钱不是省出来的,而是赚来的,而价值尺度人人自有一杆秤,而不是你想扳成多少就有多少,你把自己的尺度压得很紧,以为那有用,其实那只是一厢情愿,一旦有一天你那死扳着的标尺被冲击开了,你就会感觉比吃了两发八毛钱还要难受………”

    铁老板的脸色黑下来,他的眼神像是两个火苗一样闪着光,他肯定是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恶劣的挑战。

    小林颤抖了一下,他终究还是胆怯了,一溜烟跑了回去。

    小林回到营房时,正好杨子拎着他刚缴获的车载机枪,又是愤怒又是垂头丧气的一屁股坐在一张没了靠背的椅子上,四条摇晃晃的椅子腿在他的体重下发出一阵恐怖的咯吱作响。

    “死了七个,伤了五个,才一天我们就没了一半的弟兄。”

    半只耳在一边冷冷地接话道:

    “应该说本来是还有两个重伤的,铁老板嫌手术花费成本太高,直接把他们丢出了手术室,刚刚都活活疼死了。”

    所有人都打了个冷战。

    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极度的恐惧在每个新兵心中回荡。

    铁老板他妈简直就是条牲口!

    他们身上每一滴血汗都在被肆意压榨着,恨不得从他们的骨髓里敲出最后一个铜板,铁老板的被金钱泡得通红眼睛里已经没有任何人性的东西,在他看来,新兵就是和猪羊狗马没任何区别的经济作物而已,用完就报废,用残就屠宰,多掏一个子都是浪费资源。

    “妈的,反正就我们最后几个人了,明天一次性死光光拉倒了!”

    角落一个伙计出头丧气道,小林认识这人,但是并不知道本名,只知道他绰号瓜怂,一天到晚都是无精打采的一个家伙。

    这时,从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放心,你们是死不光的……”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大堆人就像潮水一样涌进了营房里,穿得花花绿绿,手里拎着大小包裹,南腔北调吵吵嚷嚷,场面乱成一锅粥,先前几个新兵都被挤到角落去了,小林借着昏暗的灯光努力数了一遍人头,竟然一个数出五十多个来!

    “安静,安静,妈的,这都是什么鬼!”杨子被挤得跳到桌板上去了,忍不住大骂起来。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

    “你们的新朋友,和你们一样都是来当猪猡的,一共五十二个,按照目前的伤亡率,至少够死三天的。”

    有些奇怪的是,这个声音并不洪亮,可是却能穿透乱糟糟的环境,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小林突然想起自己很久以前从一本老杂志上看到过对这种声音描写,这似乎是表明习武之人的修为达到了一定境界。

    一个高大而沉闷的男人走进来,论个头他比杨子还高一点,身材强壮得就像一座铁塔,灰色的眼睛沉闷而冷漠,就像是电子摄像机的镜片,他整个人只是站在那里,就能让在场者感觉到难以描述的压力。

    “那个,老板,请问你是………”小林战战兢兢地问道。

    “你要是这么乱叫,老铁肯定先把你拖出去打一顿。”

    “铁塔”闷声闷气地回答道,听不出有善意,也听不出有恶意。

    “在疯鼠里,老板只能有一个,你让他当不成,他就让你没得混,而我只是二把手而已,疯鼠纵队副队长,你们也可以叫我晖哥。”

    杨子又一次忍不住跳起来咆哮道:

    “妈的,你们是倒卖人口的吧,天天都能搞来那么多人!”

    晖哥竟然一点也不显得恼火,面目不改色地回答他。

    “抱歉,我们只是正经的生意人而已,我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自愿卖身的,就因为他们欠的一屁股账和案底,除了一条烂命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就是他们的救世主………当然,对你们也一样。”

    “好好相处吧,后天你们还要一起上战场。”

    晖哥说完就走了,剩下一群人面面相觑,全都傻眼了。

    后天,这不是训练时间更短了吗!

    杨子还没来得及骂娘,他的声音立刻就被人群里爆发的轰鸣给淹没了,这可真叫一个乱七八糟,小林不禁想起了老家的菜市场。

    终于,杨子烦透了,跳下桌子,抡起巴掌就往吵得最响的家伙脸上糊,一开始还收点力气,到后来简直打上了劲道,只要谁嘴角那么一歪,眉毛那么一撇,刚好放在一个让人看不顺眼的角度上,他也是一巴掌抡倒,这家伙力气大得吓人,一巴掌就能把人扇飞出去老远,一顿“噼噼啪啪”的乱响之后,人群总算是稍稍稳定下来。

    这一批五十多个全是青壮年男人,估计是同样被先暴打了一顿,又经过长途跋涉滚到这么个离家数万公里外的战场,现在一个个惊恐万状,似乎随时都会神经病发作。

    “好了,好了,他妈的安静点,还他妈想不想活命了!”

    杨子重新跳回桌板上大吼道。

    话一出口,现场瞬间安静下来,几十双眼睛一起直勾勾地盯着杨子,杨子估计也没想到自己一吼竟然那么有效,搞得他自己反而有点紧张起来。

    “我是……我是说……我是说,我们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就是,就是………大家一起手拉手,心连心,一起共创美好………”

    小林听得在旁边直翻白眼。

    看看这家伙,天不怕,地不怕,扛起机枪就往叛军脸上扫的狠角色,可是偏偏上不了台面,好好的事眼看就要被他说黄了。

    好在关键时刻半只耳一脚把他踹了下去,重新开始演讲。

    “好了,从今天开始,只要想活命的,不管喜欢不喜欢,难受不难受,我们都得抱成一个结实的团,把土狗们都给顶出去!”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