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炮灰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整整五天,一群新兵都在和自己手里的枪械玩命较劲,虽然说没练成个神射手什么,但是至少把瞄准换弹之类的基本手段练习了个大概,不至于闹出打光一个弹匣都打不上靶的笑话。om

    奇怪的是,从第五天开始,教学就停止了,连最基本的拆枪清枪技巧都没有教他们,其他战术动作更是无从谈起,等于说一帮人就只会抱着长短枪突突射击而已,教官们似乎也是漫不经心,一点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新兵们无奈之下也只好作罢。

    在这段时间,政府军的炮击一刻不停,从一个炮兵连扩大成一个炮兵营,十几门重炮彻夜向城镇倾泻炮火,猛烈的炮击一度让人无法入睡。可是不管怎么狂轰滥炸,政府军就是攻不进去,每次在城郊就都被打得狼狈逃回,还损失了不少坦克和装甲车。

    第六天凌晨,天还没有完全放亮,所有新兵都被强行拽了起来,一个个糊里糊涂的披挂上枪械,然后就被赶上了三辆老旧的bp1步兵战车。小林用力揉了揉眼睛,此时的天气并不算好,显得有些灰蒙蒙的,分不清是烟雾还是自然雾气,但是整个疯鼠的作战人员全部出现了,而且是全副武装,勺哥板着脸在现场分发肉包子和红糖馒头,旁边是用桶装的豆浆,老兵们随手就把滚烫的馒头包子抓在手里,一边抽着嘴角,一边以飞快的速度把食品塞进嘴里,然后迅速埋头开始整理自己的武备。

    新兵们也想弄些来吃,结果刚一抬腿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猪头一脚踹了回来。

    “上车上车,谁让你们吃饭了,净他妈会浪费粮食,快滚上车!”

    这可不太对,之前几天的训练虽然残酷,但是至少一日三餐还是管够的,今天的情况显然有些异样,可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新兵们只能抱着一肚子疑问上车了。

    bp1立刻加足马力开始狂飙,一堆人像是罐头里的沙丁鱼一样挤在狭小的载员舱里,小林努力抱着枪,缩着脑袋,可是每一次车辆颠簸,头盔就会立刻撞在车顶上发出“乒乒乓乓”的撞击声,像是在演奏某种怪异的交响乐。

    终于,有人受不了了,把头飘到射击孔边张望,可是一看之下就吓得惊叫起来:

    “什么鬼,这根本不是政府军控制的地盘!”

    众人大惊之下急忙扭头向射击孔外看去,只见周围已经不是政府军的野外营地,而是布满高大的建筑的城区,到处瓦砾遍布,尸体,鲜血,枪支,垃圾都被搅了进去,情景惨烈而恐怖。

    “战区,我们到战区来了!”

    胖墩尖叫起来。

    杨子立刻跳起来,狂踹驾驶室的金属隔板,连踹了几脚都没反应,他破口大骂了一句,端起手里的70自动步枪就要来一梭子,但是半只耳眼疾手快,立刻按住了他的护木。

    “你他妈是钢板,要是打出跳弹来,这么小的空间谁都跑不了。”

    “那他妈怎么办,等死吗?”

    杨子正暴躁地叫骂着,突然从侧翼传来一阵巨响,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bp1的小型炮塔转到了左侧废墟中连开两炮,一团巨大的烟火从废墟的门板里喷射出来,碎片如同雨点般乱飞,半截被撕碎了的人体残骸飞了出来,手里还紧紧捏着一枝rpg-7火箭筒。

    像是听到了发令枪声一样,从街道两侧伸出了成排的枪口,对准车队猛烈开火,子弹打得装甲板“铛铛”作响,也不知道究竟埋伏了多少叛军,车长明显晃了神,大吼大叫起来,指挥炮手转着炮口对周围拼命开火还击。

    半只耳一下拎着他的步枪站起来,直扑后舱门,一脚踹开舱门,原本被车体装甲削弱了的枪声立刻放大了数倍,可以说震耳欲聋,乱飞流弹打在装甲车门上溅射出大片火星,新兵们立刻慌乱成了一团。

    “你他妈在干什么,想搞死我们吗?”杨子气急败坏的大叫起来。

    “快滚出来找掩体,再窝在这个铁棺材里就绝对没命了!”

    半只耳的语气比他还不耐烦。

    “见鬼,你瞎吗,这儿至少还有一层钢壳子………”

    话音未落,一道拖着浓烟的火光从二楼飞射而来,正中头辆bp1的炮塔,伴随着刺目的爆炸火光,整个炮塔立刻被巨大的动能扯离了车体,直接飞到了隔壁建筑的二楼阳台上。

    “保护你妈个头,步兵战车可扛不住rpg的破甲弹,滚出来,快!”半只耳大声咒骂道。

    新兵们终于醒悟过来,慌忙抓起身边的步枪连滚带爬直冲下步兵战车,就在这时,又是两枚rpg火箭弹飞射而来,正中被打飞炮塔的bp1的车体,这辆倒霉的战车正在使劲掉头准备撤退,这一下被直接击中了车体,高能金属射流直接撕裂了单薄的车体点燃了挂架上的备弹,直接把整辆战车炸成了碎片,两个腿脚慢些的新兵也被爆炸波及,被钢甲碎片砍得稀巴烂。

    “该死的!”

    新兵们肝胆俱碎,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几天前可是连看杀鸡都吓得闭眼的普通人,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画面,简直都要昏死过去了。

    “快跑啊,跑啊!”

    “往哪儿跑!”

    “他妈的,他们在往这边开枪啊!”

    “艹,子弹子弹,啊,我中弹了!”

    “妈呀,救命啊!”

    跑下车的新兵们像炸窝的羊群一样乱成一团,没有指挥官,也没有组织,没有人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叛军立刻放弃了对装甲车的攻击,转而用机步枪一起对准这些下车的步兵疯狂扫射,伤亡立刻开始批量出现。

    更要命的是,所有人惊恐的发现,那些老兵们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就只有他们这些毛都不懂的新兵被扔在战场上!。

    当第一颗子弹擦过头皮时,小林还在努力回忆着军训时候教官教的那些基础动作,这时他立刻就像像军训时一样,普通一声扑在地上,因为动作太猛,胳膊直接磕在了坚硬的碎石块上,瞬间痛得他眼泪鼻涕都要下来了,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胳膊上已经是两块乌青了。

    “啊呼!”

    在不算长的人生中,程小林的经历非常普通,普通到连一点波澜也没有,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不翘课,不早恋,更没有打架处分这种传奇经历,甚至连熄灯后在寝室被窝里看也没有过,一直规规矩矩按照学校和家里制定的规矩生活着。所有老师教的东西他都认真的听,认真的记,认真的学,就连一般学生最不当课上体育课他也认真的做着笔记,然后一股脑的存储起来。并不是他对这些知识感兴趣,只是一方面他觉得人家唾沫星横飞讲半天也不容易,出于礼貌怎么也要听一点,另一方面是预防以后能用得着而已。

    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扔到炮火横飞的战场,而且竟然会用上军训课教的东西!

    小林哆嗦着打开56冲锋枪的保险,开始一下一下扣着扳机,把子弹发射出去,但是战场乱成一团,他觉得所有的目标都在一个劲的晃动,狭小的准星几乎罩不住人,这种糟糕的感觉和射击训练场上的死靶子完全不一样,他只能凭感觉射击,直到一个弹匣打光他都不知道射中了什么。

    叛军在阳台上架起了nsv重机枪,向街道上的新兵劈头盖脸的倾泻弹雨,并再次发射了数枚rpg火箭弹,队尾的第三辆bp1被击中了,整个车头连同驾驶员一起被轰得稀巴烂,只剩下夹在中间了最后一辆bp1进退不得,在几秒钟内被重机枪的扫射打得千疮百孔。

    新兵又被流弹射中了两个。

    当场毙命,而且死状相当惨烈,一个是被击中脖子,整个脑袋都被打飞了,只剩下个空荡荡的腔子在狂喷鲜血,另一个被打中了肚子,整个腹部都开花了,肠子心肝肺一起喷溅出来,喷了身边的人一头一脸。

    “趴下,趴下,他妈的别啥站着,找掩体趴下!”

    半只耳的吼声穿透战场,轰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新兵们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再这样呆着就是活靶子,在求生**的支配下,新兵们爆发出空前的活力,连滚带爬着就跳起来往废墟,轿车,沙袋,甚至是垃圾桶后面钻,只要遮住自己的脸就行。

    机枪手盯上了像指挥官模样的半只耳,立刻就是一梭子扫过来,从半只耳的身边飞过去,半只耳竟然一点也没害怕,反而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什么,端起手里的76狙击步枪稍一瞄准就是一枪过去,机枪手的脑袋立刻被开瓢,从脑门上射出一道血箭,一仰头倒下去,副射手立刻上来抢机枪,半只耳骂骂咧咧的又是一枪过去,把他的脑袋也射了个对穿。

    小林在一旁看得真切,眼睛都直了。

    虽然说是狙击步枪,但是76却是从ak步枪变形而来的,和高精度狙击枪根本不是一路东西,准头只能算是凑合,半只耳竟然能用得那么溜也是厉害。

    这两枪让新兵们的胆子稍稍壮起来一点,稍微回过魂来的人开始按照训练时那样,举起手里的长短枪械对着叛军拼命开火射击子弹从街道上乱糟糟地飞向二楼楼层,打烂了数以百计的窗框,晾衣架和阳台护栏,就是没打上一个人影。

    杨子端着他的70步枪一个劲地扫射,就像是灭火中的消防队员,可是自动步枪有限的射速根本满足不了他的发泄**,终于杨子恼了,一把丢开步枪,冒着枪林弹雨几个箭步冲向被重机枪打瘫了的bp1步兵战车,在叛军和新兵回过神来之前,他已经把车载机枪给拖了出来,这家伙就像兰博附体一样靠在车体残骸边,端起没有枪架的机枪对着二楼一顿狂扫,中口径子弹噼噼啪啪落在建筑物上,打得叛军急忙缩头躲避。

    靠着这家伙的一股子神勇,新兵们争取到了一点时间。

    “所有人,沿着街道后撤,妈的,别一起走啊,你们的屁股不要了,留五个人跟我掩护!”

    半只耳大声咆哮着,挥着狙击步枪指挥着战斗,犹如没头苍蝇般的新兵们突然找到了主心骨,急忙手忙脚乱的聚拢起来,拼命向后撤退。

    小林想了一下,拎着冲锋枪就跟着半只耳顶了上去。

    “切,看不出你小子还挺有种。”

    半只耳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在他眼里这个小子整天唯唯诺诺,挨揍也不敢多个屁,完全就是个窝囊废,没想到这时候却表现得勇敢起来了。

    小林嘿嘿笑了两下,只是端起56冲锋枪开火。

    突然,一侧阳台上吼叫的最响的一挺nsv重机枪哑火了,紧接着,整个楼房内都响彻着激烈的枪声,惨叫声接连响起,鲜血喷射在玻璃窗上,紧接着又被飞射的子弹打得稀巴烂,整个叛军的阵地似乎乱成一团,紧接着另一侧的建筑内也是枪声震天。

    新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轰”

    一枚手榴弹丢在阳台上爆炸了,把几个正在负隅顽抗的叛军炸上了天,一个肥硕这身影扭着大屁股,拎着一杆aek973自动步枪跳出来,左看右看后,马上举枪对空射出了一串信号弹,紧接着,从其他几个建筑内都射出信号弹呼应。

    这他妈不是猪头吗?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下一秒钟每个人的心口都膨胀起一股怒焰,几乎想一梭子打烂了他的大屁股。

    他妈的的,他们被当炮灰使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