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短促训练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嗨,醒醒,快醒醒,他妈的,这小子该不是死了吧。om”

    一个粗鲁的声音伴随着一连串摇晃把小林弄醒了过来,他稀里糊涂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杨子不耐烦的大脸,一边还站着半只耳。

    “屁话,你见过死人还会喘气的吗,诺,这不是睁开眼了。”

    “哦,好像是这样。”

    杨子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手一松小林直接一屁股坐地上去了。

    见鬼,这该死的野蛮人。

    小林在肚子里咕哝着,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还是很疼,身边一个小胖墩赶紧跑过来把他扶起来,小林觉得他挺眼熟,再仔细一想,他立刻想起这不是昨天把他撞飞的那个倒霉蛋吗?

    “老天,这都发生了什么?”

    小林摸着脑袋,手一摸就是一阵剧痛,眼前就是更衣室,只是到处箱翻柜倒,衣服裤子丢了一地,好像被土匪洗劫过,新兵们垂头丧气的在到处收拾着。

    “妈的,中计了,洗澡是个圈套,真正目标是我们刚到手的八千块钱。”杨子咬牙切齿道,半只耳的目光森冷,一句话都没有说。

    小林这才意识到,他们又一次被剥光抢净,重新成为穷光蛋了。

    “我去,这是谁干………”

    话才说了半截,他就意识到自己说了句废话,因为答案实在太明显了。

    “妈的,我迟早要剁了他的猪头当尿壶用!”杨子恶狠狠地咒骂道。

    众人一盘点,每个人的钱财都被卷了个精光,甚至连从家里带出来的,稍微值钱些的手机,手表,戒指,玉佩之类物件都被抢走了,就剩那几条臭衣裤还完好无损,一个个又是气恼,又是无奈,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只得骂骂咧咧的四散找地方睡觉。

    第二天上午六点,小林还在做着烂梦。

    迷迷糊糊他好像又回到了大一军训的时候,那时候的校领导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觉得每年都是站军姿踢正步实在太没劲了,于是就指示军训教官们加点新内容进去,于是小林他们这一届新生就享受到了一百米匍匐,卧倒,翻滚,军体拳,盾牌操等等正规军级别训练内容,只小半天就练得一群人哭爹叫娘。

    “屁股放下来,你他娘抬那么高是欠日吗?”

    “挥拳用力,再用力点,奶奶的,饭没吃饱啊,一个个软绵绵的!”

    “下去,立刻,就这么一点疼都受不住你还有屁用!”

    “……………”

    在教官的咆哮声中,小林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啤酒瓶,在地上滚来滚去,立直又翻倒,然后又在瓶子上长出两只手来“啪啪啪”甩个不停。

    好在上届学长们还算贴心,早就大块西瓜,大桶饮料在旁边备着了,休息哨音一响,觉得自己头晕眼花,喉咙都快冒烟了的小林立刻直冲饮料桶,扛起来就咕咚咕咚一通牛饮,冰过的酸梅汤从嘴角漏下来,一直流到衣襟里,小腹里,裤衩里,背脊里,然后又流了他一头一脸………咦,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小林猛地惊醒了,却发现自己的床铺已经变成了个一个水塘,而猪头正一脸狞笑的站在他床板,一只穿军靴的大脚已经踩上窗边,另一只手拎着个还在滴水的消防水喷管。

    “起床了,猪猡们!”

    猪头吆喝着,打开消防水管像机关炮一样在营房里横扫,冰冷的水柱足够把尸体冻活过来,顿时嚎叫声此起彼伏,一个个浑身湿透的新兵连滚带爬的就冲了出去。

    外面早就有老兵们等着了,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的胖揍,逼令他们站好,新兵们鼻尖上挂着水滴,湿衣服贴着皮肤,都能透出肉来,小风一吹,一个个像重感冒一样哆嗦个不停。

    老兵们可不管这个,驱赶着他们立刻进训练。

    但是让小林觉得奇怪的是,一般来说军事训练都是先从体能部分开始的,然后再是器械和战术,可是现在疯鼠的教官们却完全颠倒过来,一上来所有人都被发放了枪械,然后就蹲在靶场上对一堆用车门切割出来的人形靶开火了。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枪口在紧张地哆嗦着,喷射出一团团小小的烟火,小林撅着屁股趴在地上,努力地想把自己手里的56冲锋枪对准靶心,可是只要他一扣扳机,枪口就抑制不住地往上蹿,最后就是让一梭子子弹完全打飞。

    以前看电视剧里那些猛男拎着56的原版货左左右右,狂扫不止,让小林产生了一种这玩意儿谁都能用的错觉,可是现在真正上手他才发现,就算是762托卡列夫手枪弹后坐力和枪口噪音依然大得惊人,一开枪震得他耳朵都要聋了,顶在枪托上的后坐能量撞得他肩膀生疼,连瞄准都没法集中精神,可是看看那些用70自动步枪的伙计龇牙咧嘴,一个个痛苦不堪恨不得把手上的步枪都丢了的模样,他突然觉得自己运气似乎还可以。

    结果就是那么一愣神的功夫,旁边的老兵教官飞起一脚就踹在他的头盔上,喝骂道:

    “你他妈看屁啊,狗眼盯着准星!”

    “是是是。”

    小林赶紧连声应和着,哆哆嗦嗦把冲锋枪摆正了,可是就在这时,他无意中瞄了一眼教官的脸,却发现他的左脸颊上有半截显眼的暗红色血痂,模样很是怪异,看上去………看上去,就像是用衣架的圆形底座打出来的。

    “你你你,你是…………”

    小林惊恐地跳起来,指着他发出一连串颤音。

    “啪”

    教官一巴掌拍掉了他的手,然后反手一耳光打在小林脸上。

    “什么,告诉老子,你他妈的想说什么?”

    小林头晕眼花,紧接着又是一连串凶狠的耳光落在他的脸上,打得他口鼻出血,教官步步紧逼上来,恶狠狠地瞪着他,他的脑袋很小,但是身躯却很大,很肥壮,看上去就像一个从蛮荒时代穿越过来的怪物。

    “说啊,说啊,你他妈的怎么不说了,是不是不给老子面子啊?”

    “没有,什么都没有,长官,我错了。”

    小林摸着火辣辣的脸颊,颤抖着连声道。

    话音未落,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他红肿的脸上,小林只觉得口腔里一阵泛苦,然后又是一股铁锈一样的腥味,他觉得自己的牙槽破了,口腔也受了伤。

    “那就闭上你的狗嘴,再让老子看见他张开,我就打爆了它!”

    周围看热闹的老兵们哄笑起来。

    “哈哈哈,朱三,你这堵受害人嘴的法子我给一百分啊,你怎么不干脆连他都堵上,让他连屁都放不出来呢?”

    “去你们妈的,搞得好像你们没份一样,老子这是帮你们擦屁股,你们倒挺闲的啊,还不拿些钱出来谢老子。”

    “谢你妈个头,吃屎去吧你。”

    一帮人在新兵眼皮子底下,用粗鲁的语言相互对骂着,一点也不在乎新兵们发红的眼睛。

    这可真是个强盗窝一样的地方。

    这时,一群正在开玩笑的老兵突然肃静下来,一个个以最快速度抬头挺胸,以军姿站好,小林迷惑的顺着他们的眼神看去,正好瞄见铁老板和猪头一左一右沿着台阶走上来,猪头那谄媚的姿态和扭动的臀部,看上去真像一只牵在铁老板手里的宠物猪。

    铁老板的眼神瞄到哪儿,哪儿的老兵马上挺起腰板大喝一声“老板好,老板辛苦了!”然后铁老板礁石般坚硬的脸上就露出一丝满意的神色,傲慢地点点头,算是表示过了,但是猪头却始终没有搞这套东西,显得地位有点与众不同。

    两个人就这样边走边聊,旁若无人的路过小林身边:

    “差不多什么时候能行动?”

    “五天后,绝对没问题了。”

    “好,五天,是你说的,要是这事办不好,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

    铁老板就这样威胁着猪头,走到了小林身边,故意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

    “哦,这不是勺哥捡回来的那个什么玩意儿吗?”

    “小林,程小林。”

    小林咕哝着做了自我介绍。

    “好吧,小子,问你个问题,你会算命吗?”

    “……真不会。”

    “那可真是遗憾,不过还好我会这个。”

    铁老板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双眼微阖,神态庄严,好像是大占星术士,大预言家灵魂附体。

    “哎呀,太悲伤了,我算出你的小命好像只剩下一百多个小时了,而且还会死得很难看呐。”铁老板咂咂嘴道,好像还真是很遗憾。

    “哦。”小林耸耸肩道。

    “怎么,你不觉得这有点荒唐?”

    “是有点荒唐,但是怎么说呢………该来的东西总是会来的,我的小命还能在多久也是这样,什么时候没掉全看老天爷的安排。”小林叹了口气道。

    “我听说你还是个大学生,竟然还相信老天爷,命运这种鬼东西的存在,你他妈读的不会是野鸡大学把。”

    “不,我的学校很正规,老板。”

    小林苦笑。

    “只是有时候多经历一些事情,我才觉得自己是被捏在手里的,它可以把我捏成各种形状,也可以像个番茄一样把我捏爆掉,全看它的开心程度而已,就像我那天晚上都快被敲碎脑袋了,却还是莫名其妙活了下来,这多奇怪。”

    铁老板挑了一下眉毛,神情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没说什么转身就带着猪头离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小林觉得猪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就像看见抢食槽的同类。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