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传说之人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应该说,这一天是所有人的倒霉日,尤其是对那六七个鼻青脸肿的伤员来说,唯一让人有点心理安慰的是,那位暴力厨师做得饭还算不错,一箱是主食炸酱面,另一箱是紫菜蛋汤,炸酱面酱汁浓稠,咸甜适宜,黄瓜丝切得薄如蝉翼,肉丁竟然比方便面广告里的还大,一群人连箱子底上的酱汁都刮着吃了,只有杨子憋着一肚子怒火,动也不动一下。Om

    接下去就是连续几十个小时的漫长航行,整艘船上的人在这几天里似乎都死光了,除了柴油发动机彻夜的轰鸣外,整条船安安静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也根本没人来船舱看一眼这些倒霉蛋,唯一来的就是那位厨师,负责提供他们一日两餐。

    对,没有早餐,只有中晚餐。

    “不好意思,不是老子克扣你们口粮,是铁老板严厉下令的,他刚在你们身上花了两百多万,正肉痛的厉害,在你们产生收益以前,他可不愿在你们身上多花一个铜板。”

    “哦。”

    小林点点头,把已经满了的不锈钢碗端起来,今天的晚餐是番茄打卤面,炖得稀烂的番茄块上飘着一块块年糕一样厚实的蛋花,再配上微微泛黄的手擀面,光这用料看起来就值不少铜板了。

    经过几天的接触,众人了解到这位大哥人称勺哥,是疯鼠雇佣兵团的首席厨师长,不过官职虽然听起来冠冕堂皇,但是实际上整个兵团也就他一个厨师,既要煎炸烤炒,又得刷碗拖地,活得也是苦逼。为了这事他曾经喷遍了铁老板祖宗十八代,但是铁老板就是打死都不吭声,连个临时工名额都不给他,就为了省下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开支。

    “所以我说你们也真是的,好好的日子不过,现在非得给这老王八蛋当手下,以后可有得你们好受了…………”

    “又不是我们志愿来的。”

    溜溜球咕哝了一句,可惜除了小林外没别的人听到。

    很快,面条的盛完,船舱里响起一片沉闷的,用力吸溜面条的声音,其实在不见天日的船舱里关了几天,所有人都处于生物钟失调状态,进食只是应付肠胃的机械反应而已,谁都没什么胃口。

    “那小子还是不吃吗,真他娘的死脾气。”

    勺哥斜睨了一眼坐在角落瞪着他的杨子,这几天他除了喝些水之外,还真一点都没碰勺哥做的吃食,这毅力也着实让一群人佩服。

    我说,你小子瞪着我也没用,哥也是被吓了十几年了,你这点小东西在我这儿根本不够格,不过作为过来人,我建议你今天还是补充点能量比较好,否则到时候扛不动枪闹出笑话来可别怪我。”

    小林的面条刚吃了两口,差点没当场喷出来。

    “等等,扛枪,为什么要扛枪?”

    “因为根据路程表,大概四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和金主接上头,到时候你们可是重要的表演道具。”

    勺哥歪了一下嘴角,脸上透着说不出的讥讽。

    四个半小时后,渔船终于在一个小码头缓缓靠岸,几个破旧的轮胎勉强阻挡住了渔船的侧舷撞击,咯吱咯吱的怪响让人不禁怀疑船壳是不是已经被压碎了。在一帮武装大汉的驱赶下,一群新人像是羊一样被赶出了船舱。

    隔了数天终于看见了太阳,众人还来不及激动就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这哪是什么码头,简直就是垃圾场啊,到处乱七八糟丢着生锈的汽车和各自生活垃圾,苍蝇满天飞,臭气熏天,放眼到处都是皮肤黑不溜秋的黑人在转来转去,偶尔会有挺热闹用好奇的目光瞄着他们。

    这是什么鬼地方。

    全部二十一个人被强行赶到了一块空地上,那十二个人的仪仗队又是首先跑了出来,在一通相当标准的阅兵仪式动作后,铁老板终于大摇大摆的闪亮登场了。

    “听着,崽子们,接下去你们将见到你们这辈子或者说下下辈子见过的最大的领导,这算是你们运气好,但是记住,到时候闭紧你们的狗嘴,谁他妈要是乱说话坏了老子们的生意,我会让他后悔从娘胎里滚出来!”

    铁老板用最大音量厉声吆喝着,声音轰得人耳膜嗡嗡作响。可是在场人员的表情很麻木,一副死活都无所谓的模样,这让训话显得有些无聊,最后连铁老板自己都觉得没意思了,像驱赶苍蝇一样挥挥手道。

    “好了,给这些蠢货发枪,把他们弄得像样一点,该死的,现在他们看着就像一群瘟鸡。”

    一声令下,几辆运货手推车被推了出来,立刻一堆大包被定到了新人们的面前,那玩意儿沉甸甸的足有二十来斤重,而且一堆布料里似乎还包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小林好奇地翻了两下,突然一枝笨重的枪械掉出来,差点砸了他的脚。

    那是一枝前南产的56冲锋枪,买了两年兵器杂志的小林几乎是第一时间就确定了,那可不是什么塑料玩具,那个扎实的金属质感,还有清晰的战场磨损痕迹告诉他,这可是实打实的杀人武器

    一巴掌直接扇在了小林脸上,打得他眼冒金星,出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许久不见的猪头。

    “奶奶的,给老子小心点!”

    其他新兵中间也是一片惊骇的呼声,估计在场所有人都没想过自己会有摸到真家伙的一天。有人拿到的事56冲锋枪,有人拿到的是70自动步枪,甚至还有几个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的家伙分到了一枝怪里怪气的76式狙击步枪,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他们第一次接触到制式枪械,一个个手忙脚乱。

    至于其他部分,倒是完全统一的,都是一水老式56胸挂,加上多用途刺刀,备用弹匣,头盔之类的零碎,甚至还有几枚f-1式防御手雷。东西不少,可是都是旧的,像是从军火库最底下掏出来的古董,散发着一股很重的霉味,饶是这种成色的装具,必需品配件依然缺得厉害,连个水壶也没有。

    可是这事也没人管,猪头只是全力咒骂吆喝着,让人套上行头,挎上长短枪械,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通臭骂,再不如意就是直接一脚踹上去了。在他的咆哮下,这些从没有用过军用装具的新人竟然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完成了着装,虽然细看之下乱糟糟的,甚至连皮带军帽歪到一边去的都不在少数,但是也像那么点模样了。

    铁老板一声令下,全部人撤出港区,登上已经在港口外静候的车队,一溜丰田卡车迅速调转车头疾驰而去,一路上两侧的景物飞快的从视野中倒退,低矮破败的房屋,还冒着黑烟的残垣断壁,横七竖八在路边慢慢腐烂的尸体,还有一个连着一个如同被陨石撞击过一般的巨大弹坑………所有人看得直吸凉气,搞不懂自己究竟跑到了什么地方。

    最终,车队在一处巨大的钢筋混凝土工事前停下来,小林从车里探出头看了一眼,发现这玩意儿修得像一条游艇一样大,周围布设着大量老式sa-6防空导弹和100高炮组成的混合防空系统,以第三世界国家的标准来说,这个配置算是相当不错了。

    门口布置了大量武装士兵,一个披挂上尉军衔的军官急忙迎上来。

    “哎呀,疯鼠的诸位,等你们多时了,这边请。”

    铁老板对他点点头,然后对着手下一挥手,一群人鱼贯下车,跟在军官后面进入建筑物,一进门众人才惊讶地发现,这个建筑在地面只有一些简单的设施而已,有一个巨大的阶梯直通地下。铁老板像是很熟一样抬腿就走,众人只好紧随其后,只是走了几十步,众人立刻发现这楼梯还不是直上直下,还带着大量的弯弯绕绕,几乎能把人的脑袋转晕了,好不容易踏上坚实的地面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此时所有人都觉得脑袋有点发晕。

    那位传说中的大人物早就在等候了,这时候立即心急火燎地迎上来。

    “哎呀,铁先生,你可终于来了,这段时间我可真是度日如年啊!”

    看着那熟悉的小花边帽,那身大长袍,还有招牌式的中东风格小胡子,新兵们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人,这个当年在白宫门前搭帐篷,莫斯科机场要矿泉水,哪怕是现在依然在在新闻中出境率超高的家伙。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座阴暗潮湿的地下室看见真人了。

    这样一来,现在他们的所在地也就昭然若揭,谁也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接到生意。

    “好久不见,总司令官阁下,身体可否安好。”铁老板说着看似恭维的话,但是就算是小林这样刚进入社会的书呆子都能听出其中的讽刺意味。

    一旁的猪头立刻做了翻译。

    “不好,非常不好,一点也不好。”

    领导人苦笑着摇头,憔悴的面孔上丝毫没有当年叱咤风云的领袖人物气度了。

    “我手下的忠诚士兵已经都派出去了,剩下的净是群要命也要钱的投机客,这几天叛军到处都在闹事,那些蠢货,废物,把刚配发的重装备丢个精光,就这样还厚着脸皮让我加钱…………唉,真怀念和您一起战斗的时光,我现在才知道,职业的和业余的雇佣兵区别有多大。”

    铁老板的嘴角不经意抽动了一下,很快他就给压了回去,但是依然看得出这番恭维对他的心情有相当促进作用,甚至让他有点飘飘欲仙。

    “恕我直言,总司令官,如果不是你当时死死纠结着‘五十人以上’这个指标的话,我早就帮你把那些该死的叛匪给送进地狱了。”铁老板一脸不满道。

    “那也是没办法啊,自从我们开出了那个价码,最近来骗钱的队伍实在太多,有些拉了七八个亲戚几条破枪就敢来捞金,怎么样也得给个门槛…………”

    总司令官低声咕哝着,突然抬起头道:

    “哦,这么多士兵………看来铁老板确实信守诺言,把疯鼠所有的主力都拉来参战了,那么冒昧问一下,人数是………”

    “不用数了,一共六十三个,都是响当当的好汉,久经战场考验的精英士兵。”铁老板咧开嘴,面不红心不跳的吹起了牛逼。

    总司令官的双眼一下放出了光来,挥手招来了一个副官低声说了两句,副官立刻转身离开,片刻后他转了回来,同时还拎来一个精巧的手提箱,一按密码锁打开,所有人的眼睛立刻直了,因为里面全是一捆捆包扎得很好的美金,全是大票子。

    只见副官搓着手指,用犹如银行柜员一样熟练的手法点出一叠叠厚度均等的钱来,沿着队伍头一路发过去,每个人都有一份。

    “这是八千美金,不在合同里面,算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让你手下的弟兄好好放松放松。”总司令官微笑道。

    小林捏着厚厚一叠钱,只觉得手指发抖,差点握不住。

    八千美金,就是五万多块人民币啊,随随便便就当奖金发出来了,看来这位大佬果然如传说中一样有钱。

    新兵们也是从来没经手过那么多现金,一个个都是手足无措,就连最暴躁的杨子也目瞪口呆的盯着到手的票子,连眼睛都快转不动了,老兵们却是歪眼斜嘴,没一个有正经表情。

    总司令官在这时突然绷紧了面孔道:

    “好了,废话就不要多了,你们要多久才能消灭叛匪!只要任务完成,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这点你放心,司令官,我们疯鼠在业界是很讲信誉的,只要收了钱,任务就一定给你完成,只有唯一的一个问题………”

    铁老板用食指悠悠哉地拨动着票子,发出哗哗的响声。

    “您是喜欢死的,还是喜欢活的。”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