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债鬼

带枪的稻草人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咚”

    当应小林被从车上一脚踹下来的时候,他知道今天自己绝对要完蛋了。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

    头上罩着的麻布袋被扯掉了,那股笼罩了他十几个小时的恶臭霉味也在一瞬间抽去,小林忍不住鼓起肺部大口喘气,但是他身上紧绷着的麻绳并没有解掉,他觉得自己的胳膊已经完全麻了,被人砍一刀估计也没什么感觉。

    清冷的月光洒下来,不远处的偏下方位能清晰听到海浪拍击礁石的阵阵轰鸣,伴随着一阵皮鞋摩擦碎石的声音,一个瘦长得像麻杆一样的男人背着双手,带着两个保镖悠然走过来。

    “哟,你小子可终于来了,我们可找你找得好辛苦啊。”

    麻杆故作惊讶。

    “先是找到你寝室,再找到你家,结果你小子竟然逃得一点踪迹都没有,连24小时盯着你的人都没发现你什么时候没的,我都以为你他娘人间蒸发了,可找得老子好辛苦啊。”

    “麻哥,误会啊,我………”

    麻杆的脸上一瞬间露出了凶相,一把把小林拽起来,抡圆了胳膊,左右开弓就是十几个大耳光。

    别看这家伙身材削瘦,但是手上的力道可不是虚的,一顿乱抽直打得小林口鼻流血,紧接着他的肚子上又被重重踹了一脚,小林直接飞出去砸在石子地上,在地上蜷缩成大虾似的一团,痛得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奶奶的,欠钱不还,还他妈敢逃跑,今天不把你小子扒皮抽筋,大卸八块,我麻杆王在海宁市就混不下去了。”麻杆的怒吼在小林身后炸响。

    小林现在是后悔了,连肠子都悔青了。

    当初自己为什么要听二肥那傻逼的话,为什么要傻兮兮签下那份担保协议书,搞得自己现在连小命都要搭进去了。

    “小林啊,跟你说件事,最近兄弟在生意在遇见一个小小小小的漏洞,急需一些资金回仓,你帮大哥签了这个,也算帮大哥一个忙…………哎呀,别怕,不就是十万吗,在大哥这儿还不是小钱,分分钟就赚回来的事,你也别看那利率那么高,我只要一个月,唉,最多一个半月就回本了,这根本就不是事儿…………你想想,你大哥都三年下来了,大哥的本事就放在那里了,有哪天坑过你吗,绝对放心就好了…………你放心,也不让你白干,事后分你百分之十好处费,而且我在商界有的是关系,到时候兄弟毕业后的工作安排就包我身上了,怎么着,大哥是不是现在说话就不好使了?”

    是的,二肥当时就是那么威胁利诱,信誓旦旦,小林虽然对这份合同满怀疑虑,但是还是签了下来,毕竟从入学那天起,他就受了二肥不少照顾,而且二肥也是出身一个挺了不起的商人家庭,不止一次听他吹嘘过他家好大的纺织厂,还有三层的私人别墅,他家那辆宝马5系更是不止一次在校区里晃悠,这一切的一切,无疑增强了小林对他的信任。

    于是小林就签字了,签下了这份价值十二万的私人贷款。

    可是还不到半个月,最多也就一个礼拜后,二肥就消失了,而且是连人带铺盖卷一起消失,一问才知道这家伙早就办了退学手续,连学籍都注销了。傻了眼的小林想起他老家大得吓人的纺织厂,急忙坐车跑过去,却发现那偌大的场子早就倒闭了,破铜烂铁丢了一地,那场面简直比垃圾堆还要惨。

    一夜之间,小林就成了身负十数万巨额债务的债鬼,还不等他从现实中回过神来,大批凶神恶煞的打手就找上门来了,各种威胁恐吓最后甚至发展成拳脚暴揍,打得他鼻青脸肿,生怕也挨上霉气,整个学院的同学都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小林的家里拼命在筹钱,但是还钱的速度甚至还赶不上利息上涨的速度快,终于有一天,他家的资金链彻底断了,再也筹不到一个铜板,再也借不到一个铜板,终于,小林的爹妈在无奈中开始商量卖掉他们最后的财产——房子。

    听到这个消息,小林立刻做出决定,逃,逃得越远越好,不然不但自己要死,还得拉着全家人一起上西天。

    但是很可惜,他的逃亡生涯仅仅持续了不到一周就宣告结束。

    事实上,从前天开始,他就一顿饭也没吃过了,当被打手们从那个廉价网吧拖出来时,他甚至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了。

    两个打手连踹带骂,把他赶到了一遍的一堆人群里,按着他的脑袋,强迫他和那些人一样跪在地上。

    那是一群怎么样的人啊,有肮脏不堪的乞丐,有骨瘦如柴的中年人,有半大的孩子,还有各个年纪的女人,足足有四五十个人,每个人的表情都是麻木的,僵硬的,除了偶尔会喘口气,几乎和尸体没什么区别。

    小林只能胆战心惊地跪在这些“尸体”中间,静候发落。

    可是麻杆却在这时闪身退了下去,殷勤的把位置让给了一个人,一个中年人。

    大概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在男人中也算是相当有规模的海拔了,但是和小林见过的那些高瘦型家伙不同,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是结实的腱子肉,像是钢锭一样一块块均匀地附着在骨头上,几乎把军绿色的短袖都给撑爆开,他的双手傲慢地背在身后,头高高的仰着,和礁石一样颜色的脸上透着自傲和不耐烦的情绪,他的头发像鸟窝一样乱糟糟的,可是在这堆“鸟窝”下面却有一双眼睛,一双凶恶之极的眼睛,一个一个把在场的人打量过去。

    “妈的,破烂,破烂,破烂,全是他妈的破烂,”中年人一边踱步,嘴里一边发出不满的骂声,“看看这一个个,不是抽白面抽过头的瘦猴就是重度阳痿患者,还有这一个一个一个个的四眼田鸡,打个滚就成瞎子了,简直是活见鬼,想十年前,走在大街上随便就能跳出一堆棒小伙子,一个人就能扛一门120迫击炮和一枝步枪,现在却净是这些烂货!”

    麻杆陪得小心,赶紧从口袋里拔出上好的中华烟给他递上,并亲手点火。中年人吞吐了两口烟雾,开始在人群里翻找起来,突然,他抬起脚踹了一下一个跪着的小伙子的屁股,身后两条彪形大汉立刻冲上来,二话不说就把他拽走,过了几秒钟,他又踹了下一个小伙子。那是个强壮的家伙,全身上下衣服被扯得七零八碎,额头上还留着一条醒目的血痂,双眼中闪着仇恨的怒火,两条大汉试图按住他,但是这家伙马上转身狠命挣扎起来,两边顷刻间扭打成一团。

    打斗仅仅持续了不到五秒钟就结束了,两条大汉用一种非常巧妙的手段就轻松制服了他,就像是熟练的屠夫捆住一头牛一样,往他脸上狠狠扇了两个大耳光,一路暴揍着拖到一边。

    中年人一共挑选了十一个身体健壮,外貌也算不错的小伙子,可是剩下的,他就一点兴趣也没有了,拍拍屁股就准备走人。

    麻杆急忙上来,陪着笑脸道:

    “铁老板,铁老板,你这就走了,剩下这些烂货我甩给谁去?要不这样,我给个六折,你随便挑人带走。”

    “四折。”

    “唉,铁老板,你不能这样啊,四折也实在是太……”

    “四折半,最多了,老子的钱也不是刮大风飘来的,老子也会心疼,干不干随便你。”

    铁老板不耐烦道。

    麻杆的面部表情有点僵硬,犹豫了好几秒钟,他还是用一种被尿了一脸的神色,郁闷的点头道:

    “行啊,行啊,全凭铁老板意思。”

    于是铁老板继续在人群里挑挑拣拣起来,他瞄到了小林,小林也瞄到了他,铁老板不耐烦的歪了一下嘴角,咕哝着“又是该死的书呆子”,踱步走向另一个人,然后一脚踹起了他。麻杆在一边撬开一瓶白酒,一边咕咚咕咚灌着,一边紧张地看着铁老板的动作,只是当看见铁老板挑选的人头只是寥寥几个而已时,他有点慌神了,急忙向一边一个肥壮得像个猪头的家伙使眼色。

    那家伙心领神会,立刻满脸谄媚的凑上去道:

    “哎呀,老板,你看这小子还挺机灵的,上不了战场当个勤务兵扫厕所也不成问题,到时候我们可以不用付他工资,连清洁费都省下了。”

    “老板,你再看看这个,虽然明显脑子不灵活,但是这身板扛炮弹也是把好手。”

    “老板,你再看这三个,也就比标准差一点,问题不大,我们可以打个包一起要了,向那老鬼再压一成价,我算了一下,那开价就是………哎呀,那可肯定是合算的买卖。”

    “…………”

    猪头绕着铁老板团团乱转,叽里呱啦说个不停,热情地推销起人来,铁老板像是铁打一样的脑袋在这一轮轮宣传攻势下大部分时间都在不耐烦的摇动着,只有几次是轻轻点了两下,算是勉强接受。

    “行,老规矩,先付一半钱,其他的可以分期付清。”

    铁老板又多挑了九个人,猪头立刻掏出计算器一阵按,然后提着计算器跑到麻杆旁边给他展示了一下屏幕上的数字,麻杆的脸瞬间变绿了,猪头立刻板着面孔对他说了一通什么,麻杆只好无奈地点头接受,从身后拿出个pos机来,猪头则抽出一张储蓄卡,两边刷卡付钱互相确认完毕。

    现场还有二十多个人,净是些老弱病残,铁老板实在是没兴趣再挑了。

    麻杆喝了差不多半瓶白酒,眼睛里窜出了火苗,他从车厢后抽出了什么东西,一摇一晃地踱步到一个瘦猴似的半老头子身边,一脚把他踹了个狗吃屎。

    “这个………这个家伙虽然是个抽白面,喝大酒的废物,但是会撬锁,会拎包,麻将,从小就在赌桌上扑腾,扑克,摇骰子样样精通,要是您想捞点外快这家伙绝对是个好手。”

    铁老板斜了那家伙一眼,从鼻孔里喷出两道凉气,倒是他身后一个穿着驼色军风衣的褐发女孩放肆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太牛逼了,这家伙会嫖吗,这样就能凑个五毒了。”

    这就是完全不想要的意思了。

    债鬼大喜过望,急忙道:

    “那里老板,既然这里没我事我就先走了,欠你的钱我一定还你!”

    麻杆瞬间目露凶光。

    “好啊,我送你一程!”

    麻杆的手一扬,一道怪风猛击在债鬼后脑勺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债鬼已经被一下砸到地上去了,红的液体白的浆从他的脑壳上喷涌而出,小林这才看清了,原来麻杆手里拿的赫然是一根一米多长的撬棍。

    所有人终于醒悟过来,这次可是不是像以前一样简单打一顿了事了,而是拿他们的命卖,卖不出去就彻底灭了他们!

    债鬼们尖叫着跳起来,四下奔逃,可是荒郊野岭他们能跑到哪里去呢,很快就被麻杆手下的打手抓回来,一个个按回原地。麻杆的眼睛在酒精作用下变红了,行动也变得简单了很多,就问一句“要不要”,要是铁老板没点头,甩手就是一撬棍抡上去打碎脑袋,不出十分钟,整片荒地里已经横七竖八堆了一排死人和半死的人。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仅剩的几个人吓得几乎要尿出来了。

    “救命啊,你们叫我干什么都行,千万别杀我啊,我家上有老下有下,我不能死啊………”

    一个中年人拼命扑到铁老板脚下抱着他的腿放声痛哭,一把涕一把泪的,可是还没等他哭到最高声调,铁老板飞起一脚就把他踹飞了出去,小林还是第一次看到人竟然能被踹得那么远,在空中至少飞了三米多才砸在地上,口吐鲜血,不停地抽搐。

    “滚。”

    铁老板上下牙缝里冷冷磕出一个音节。

    血腥味冲进鼻腔,麻杆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小林面前,他手上的撬棍还滴答着脑浆和鲜血。

    “还有什么狗屁话要说吗,给老子快点!”麻杆恶狠狠道。

    “没有了。”

    “你他妈的不叫两声意思意思?”麻杆明显一愣。

    “那又没什么用,叫完我的小命还是在你的棍子下面,我的债也还是捏在你手里面,浪费时间而已,”小林满脸苦笑,“真的没有了,老板。”

    麻杆再愣,然后狞笑道:

    “好啊,难得你那么看得开,那就去死吧你!”

    撬棍挥起,然后重重抡过来,小林感觉自己灵魂都要被飞来的棍风扫飞了,几乎要惨叫出声,他突然发现接受死亡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来。

    “三折半,这小子我要了。”

    (本章完)本章节首发.爱.有.声.网,请记住网址(om)